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目录] > 第59章: 最近最远的人 (五十八)

《云胡不喜》

第59章 最近最远的人 (五十八)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怎么没有答应过?怎么没有?”静漪她强忍着内心翻江倒海的苦痛,紧咬牙关。这样冰冻般的时间过去了几秒钟,她才说:“你不能这么说话,陶骧。我是囡囡的母亲,就算我离开陶家离开你,也不会改变这个事实。”

陶骧冷漠的望着她。

“再说,你要再婚了不是么?”静漪问。

陶骧坐端正了,点燃了另一支烟。

但他没有吸烟,任香烟燃烧着。

“这跟你没关系。”他慢吞吞的说。

“对,跟我没关系。但是跟囡囡有关系。”静漪抱着手肘。在这阔朗空洞的大厅里,她只觉得冷风肆虐。“囡囡是个敏感的孩子……况且时局不稳,我不希望囡囡还留在这里……”

“这更不需要你操心。我女儿,我自会护她周全。”陶骧朝后一仰,靠在沙发背上。

他随手关掉了落地灯,于是他的四周,暗下来。

静漪望着陶骧所在的位置,暗影里一点荧光,火红。

“你既然打了这样的主意,也别怪我……就算是与你对簿公堂,也要争回囡囡的监护权。陶骧,我不想事情变的这么难看……我也不妄想你理解我的处境和心情,但是你既自诩为一个爱女儿的父亲,总该知道什么对她来说才是最好。”她对着黑暗,清晰的说着她要说的话。胸口就像是被暂时掏空了的洞穴。她纹丝不动的站着,似乎此刻一动,那洞穴里的回音会出卖她心底隐藏的的那些秘密。于是她只盯着那点火红,久久的。

那点火红似逐渐的向她靠过来,灼的她眼睛疼了,她后退一步。

陶骧的沉默,开始让她焦躁。

他惯用沉默对待她。在他怒火中烧的时候,更是如此。

她太了解陶骧。也就太了解自己的处境。

“你说话啊……”她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那些忍耐不住的情绪,“你说话,陶骧!”

“我有话问你。”陶骧说。

静漪等着他的下文。

陶骧却有那么一忽儿不出声,只是抽着烟。

她默默的望着他,除了手在小幅度的摆动,他人几乎是定住了的。

“那个孩子……后来怎么样了?”他问。

静漪像被雷轰了一下,全身的汗毛都炸了开来。

她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孩子……孩子……她跟他要遂心,他呢……他要的不止是遂心。

她的眼里涌出来泪水。

泪水是滚烫的,洪水一般,只是浇不灭滚滚的热浪。

热浪中的陶骧是如此的清寒。

在无数次的午夜梦回中,陶骧的面容都如此清寒……他清寒的面容、冰冷的语调,在重复着说程静漪你别对我笑,你一对我笑,我就知道你又算计我了……他到最后,不再相信她。

她拿着那一纸离婚协议书,那上面有他签章。

她从未见他将字写成那样的工楷,也从未见过他用那样的印章,鲜红的一枚,血肉刻成似的……又像是锥子,直刺进心底,让她疼到麻木。她用同样的工楷,签下自己的姓名,就像她当初,曾那样端庄的站在他的身边,起初并未想过天长地久,总归后来也期盼过细水长流……

她听到他问:“到现在了,你还想骗我?”

“不,不会了。”静漪说着,对陶骧笑了一下。她就想笑一下。

她笑的有些艰难,而且连呼吸都有些艰难起来。

四周是如此的热,热的她已经忘记此时正值隆冬。

她又仿佛回到了那个热的离奇的夏天,那个所有的事情肇始的夏天……

那时候她还年少,对未来有无限憧憬,还有绮色的梦。也并不知道自己,会将别人的人生,也翻个个儿。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亦云亦雨的夏 (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