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云胡不喜 [目录] > 第9章: 最近最远的人 (八)

《云胡不喜》

第9章 最近最远的人 (八)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静漪说。

“哈哈……我就说嘛,我的眼,不带看错的!只要一眼,只要一眼!”逄敦煌哈哈大笑着,食指比在鼻尖眉眼前。他用这样夸张的动作,掩饰着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见静漪微笑望着他,他说:“因为你,我耽误了军务。要被军法处置,你可得负责。”

他眯眯眼,忽然的有些赖皮的味道。

“堂堂的陆军少将、35军军长,这一带的防务全由你负责,说你是土皇帝都不过分,谁处置你?”程静漪并不理会他的“威胁”。

逄敦煌再次哈哈大笑,看着静漪恬淡从容的面庞,意味深长的说:“看来,我们的状况,你都摸的很清楚了。”

程静漪看看他,逄敦煌倏然住嘴。

静默的,两人相对。

逄敦煌打量着眼前的程静漪:雪白的医生袍浆洗的平整挺括,穿在她瘦瘦的身上,无端的给她又增加了些分量。白皙的面孔,严肃的神情,依稀是当年那倔强的女子……好像只多了一副金边眼镜。

逄敦煌慢慢的,将眼中的这个影子,和记忆中的那个影子推到一处……

他单边眉毛一抬,说:“死丫头,还是这么着。”他没有说,在她脸上,他连堪称多余的皱纹都看不到一条。不知是他的眼神不好了,还是他仍然觉得她永远会停留在他认得她的那一年,就算是有皱纹,在他眼里也不会存在。

“不这么着,还能怎么着?”程静漪语调平平的说。

逄敦煌默然半晌,说:“你回来就好。”

“敦煌,安排我见见囡囡。”程静漪望着逄敦煌,说。

逄敦煌看着她,似乎在琢磨该怎么给她回答。

“好吗?我不想突然出现吓到囡囡。”她没有婉转的表达她的意愿。

“不见他?”逄敦煌问,眼睛瞅着静漪。

“不见。”她立即回答。逄敦煌摇了下头。她说:“起码现在不见。”

逄敦煌沉吟,说:“静漪,你既然回来了……”

“我眼下,只想先看看囡囡。”

“那我来安排。”逄敦煌终于松了口。

“谢谢你。”程静漪和逄敦煌走到了花园出口。

逄敦煌笑着。

他伸出手来,她也伸出手来,紧紧的,他握住她的手。

“跟从前一样,我最不想从你嘴里听到的,仍然是一个谢字。”

“你几乎一点儿都没有变。”程静漪轻声的说。

“我却希望你变了。”逄敦煌松开手,整了整军装,“改天见。”

“你不问我住在哪里?”静漪问。

“就像你说的,这是我的防区。只要我想,你们家厨房里的蜘蛛几只公几只母我都能知道。”逄敦煌哈哈笑着。

程静漪微笑。

看着逄敦煌上了车,车队鱼贯驶出医院后门。

雾又渐渐的浓了。

*************

“报告!”一声清脆的报告声。

“进来。”沙盘旁边,正在与参谋们观察地形的将官头也不抬的说。他宽宽的肩膀在挺括的灰色衬衫下,若两截浑实的圆木,一动,肩上的两颗银色梅花星光闪耀。“什么事?”他问话之前,指挥部里鸦雀无声。

“报告司令,中央军来电!”通讯官报告。

“念!”他直起身,目光仍没离开沙盘。顺手从一旁取了烟盒。

“陶骧部:命令你部即日起原地休整,听候调遣。程之忱。”通讯官合上电报本。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近最远的人 (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