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24章: 她是谁?

《调皮王妃》

第124章 她是谁?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延箫。”愠怒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在吵闹声中显得那么地突兀。

“呵呵,呵呵呵,三哥,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啊,呵呵呵呵,那你慢慢玩啊,哦,对了!我记得我已经约了李显去酒楼喝酒,那我就先走了。”延箫脸上堆满了天真的笑容地道,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转身,企图逃跑。

“是很巧。”延奇拉住了延箫的衣领,很快地把他拽了回来。轻松而不费多大的力气。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延奇顿了顿,“李显和李章现在应该是起不来床的。你太不会自圆其说了。”延奇薄寡的双唇紧抿成了一条直线,酷颜冰冷而无笑的他,予人强势、冷漠的疏离感。让延箫头皮发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欠了他几条命呢!

唉!!真不知道来这里是对还是错的。这种苦差事怎么老是落到他身上,延箫想起,自己来的时候,两个兄长不怀好意的讪笑。

“四弟,要保重哦。”

“该死的,这就是他们所谓的保重?”延箫嘀咕道,自己真是会给自己找麻烦啊!没事过来瞎溜达什么!

“呵呵,三哥啊,这样子很难看的,有损皇室形象,是不是?还是把我放下来,我们可以好好说话啊。”延箫皱着眉头苦笑。唉,自己到了几个哥哥身上就是没出息啦,每次都会被他们压得死死的。

“来干什么?”延奇松了手,优雅地坐回到椅子上,俨然一副高贵冷情的贵族公子。

无奈之下,延箫也只能坐到一旁的椅子上,他这三哥是断定他不敢跑了是吧,真是被他吃得死死的。自己确实没有胆量跑。毕竟自己是打不过他。

“来看三嫂啊,三哥你怎么让……”心思一转,延箫决定拉一个人下来一起下地狱,这样心里才平衡啊。

“嘘,不要说话。”忽然,延奇把手指放到唇边,示意延箫闭嘴。

延箫也很识相地闭上了嘴巴,顺着延奇的目光看去,三哥的话,还是听得好。

只见,一个美人儿,窈窕的身段,身着一袭鹅黄色的丝绸连衣裙,外罩同色的披风。更衬托出她那抹楚楚动人的古典韵味儿,黑亮地如同缎带的秀发一半都向上轻绾,另一半柔顺地垂下,让她那张瓜子脸蛋更显白嫩娇美。那两道弯月似的黛眉儿下,一对宛如秋水的双凤眼、剪水瞳、葱管鼻,还有菱角般的樱唇,真是好个美人胚子。

不对!不对!延箫的心里警鼓大响,这……这……不就是他那个新婚逃跑的三嫂吗?她真的跑来这里当什么花魁了吗?

无橙微微侧目,就看见那首席上多了一个人——延箫。也少了一个人——绝尘。延箫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无橙有余光看了一眼延奇,心想:哼!肯定是被他这个好色的三哥带过来的!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看脸带果然不行!连自己的弟弟都带坏!我有必要拯救一下这个可怜的小孩子。天哪,延箫今年也就十四吧。带他来这里历练吗?真是!!

还有那个叫绝尘的,今天他怎么没有来?出什么事情了吗?无橙微微皱另外皱眉头,她好象对一个基本上算是陌生人的人太多的关注了。

“你。”青葱小手一指,无橙挑上了延箫。

“我?”延箫惊讶地指了一下自己。

“就是你。”无橙的嘴角荡漾起妩媚的甜笑。

“哦。”无奈下,延箫给了延奇一个很无辜的眼神,起身欲走。

“好好谈。”蓦然,延奇冷冷地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呃?”延箫回过头,有些莫名其妙。

“快点。”无橙嘴角的微笑依旧。但是眼神中可是带着一丝不耐烦。看到了无橙眼眸中的不耐烦。延箫马上快步走上去,他有点怀疑,要是他动作不快一点,是他三哥把他踢上去呢,还是他三嫂亲自下来把他抓上去?好象都有可能哦!

“我们进房间谈。”牵住延箫的手,无橙就往回走。一点都不在乎身后那一道炽热的目光。

不过——

对于延箫来说,他就不得不顾及了。“那个……那个三嫂放手了。我能自己走。”他三哥的眼神停留在他的身上他可是感觉像是芒刺在背啊!

“我喜欢牵着你的手。”无橙给了他一个无恙的微笑。

然而此刻,他们背后那道犀利的眼神变得更加地强烈了。延箫预测着,自己回去应该不用交代什么了,延奇什么都看到了,那就等于判他死刑——直接被他家三哥给挫骨扬灰了。唉!!!来这里搅和这趟浑水真是不应该啊!

“安啦,不会有事情的。”看着延箫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无橙的眼眸中都是笑意,这个小孩真是可爱啊!和他那个弟弟一样地可爱。

“三嫂,你会害死我的。”延箫无奈地看了一眼无橙,兀自地陷入了自我的沉思中,他该怎么和三哥解释,这回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们兄弟要是不和睦,说不定就都要拐她了。红颜祸水啊!

“小孩,不要在心里骂我。”无橙抿着嘴巴,毫无淑女样子地坐在太师椅上。

“你怎么知道?”延箫奇怪地看着无橙。“三嫂,你还是早些跟三哥回去吧。”说不定三嫂在三哥耳边吹吹枕边风,那么他的小命就好说话了……

“删掉你心里头的想法。”无橙冷淡地说道。

“三嫂……”马上摆出可怜息息地样子。

“不可能。”幻想破碎了。

“三嫂……”

“收起你那副可怜相。我不是你三嫂。你可以叫我无橙,花魁……”

“呃……三嫂,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里啊!”再接再厉,自动忽略掉你上句话。

“哼,回去问你三哥吧。我想他应该会很清楚的。”

(琳听:好象和延奇没有什么关系啊无橙:怎么和他没有关系?没有他我会气到跑出来,不跑出来会被别人拐到妓院来卖吗?不被……反正说到底都是他的错!!琳听:那他又怎么会知道嘛!你都说了你自己偷跑出来的,那他不是很冤枉,你把什么事都怪到他头上。无橙:那是他的事情,他活该!琳听:……)

“三哥把你扔到这里来的吗?”延箫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不是吧,看三哥对他的那强烈的占有欲,怎么可能会把三嫂放到妓院里去呢!天天绑在身边还差不多吧!

“可以这么说。”说到这里,无橙的脸上开始有了一丝愠怒的之色。哼,都怪他,都怪他,明明看到自己身处火坑中了,都不来救自己于危难中。(路人:你根本就不危险好不好啊!我到是觉得别人比较危险……)

“三嫂你爱三哥吗?”“我才不爱那种人呢!狂妄!自大!虚伪!”无橙很快地就接下话来,那么快的否定让无橙的脸上有些红晕。

呃,这反应也太大了吧!看……看来也只有提到三哥才会让三嫂的表情有变化啊。还否定地那么快,肯定是心里有鬼才是!那么这么说来,三嫂肯定也是爱三哥喽,那么就好办事多了!嘿嘿,母后可是等着抱孙子的呢!

“是是是,我家三哥脾气确实有点差,那种人不值得三嫂你爱。三嫂你谁都不爱。”延箫故意不点破无橙的谎言。

“可是上天偏偏让我爱上了不该爱的人。”说到这里,无橙晶亮的眼眸中有了一丝心伤的落寞。

“呃?”延箫有点难以适应。刚才三嫂说什么?爱上不该爱的人?是三哥吗?还是——三嫂爱上了别人。

“延箫,你三哥,他有心爱的人?”无橙小心而无奈地问道。

“三嫂你难道知道慕容伊允?”延箫不假思索回答道。不可能啊,三哥明明失忆把她忘记了,而她人也不在皇城啊!怎么会有人和三嫂提到她呢!但是话以出口,看到晴柔木呆了的样子,延箫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慕容伊允?她是谁?”女人都是敏感的动物。很快地,无橙就抓住了延箫话里的语病。慕容伊允?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她是谁?和延奇有关联吗?或者——她就是延奇心爱的人?是吗?是她吗?

惨了!惨了!!这下子完蛋了,三嫂绝顶聪明,这……这该怎么说?延箫的脸上尽是焦急之色。慕容伊允,三哥是爱她没有错。但是,那都算是过去的事情了啊!谁能告诉他他应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看来不会有错了,那个慕容伊允应该和延奇有一段故事。不然延箫不会是这样的表情。可恶,他既然都有心上人了还来招惹我!无橙看着延箫的脸色,更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丝丝苦涩在心中慢慢荡漾开来。一阵阵刺痛掠过心头,原来这种感觉就是叫心痛。你让我的心那么轻易地就痛了。

“三嫂,你误会了。慕容姑娘其实就是三哥的师妹,我的师姐!呵呵,我们就小时候一起玩到大而已。就这样而已啦。”延箫想力挽狂澜。

“哦?”语气里尽是不相信,而且那眼神分明就是快掉眼泪,呜~~~~~三嫂,你要是哭了,我的下场可就不是哭那么简单了。

“三嫂,你要相信我啊,她确实是我们的小师姐啊。”只是——她是差一点成为我三嫂的小师姐。当然,这句话延箫只敢在心里补充了一句。其实其中的具体内幕消息他也不清楚,毕竟那时候他还不大。

“恩。”语气依旧不冷不热。

“三……三嫂,你不要和三哥提她哦。”三哥想不起来是对大家最好,希望三嫂不要去提啊。

“恩。”他们之间有情,我又怎么会去打扰。

“三嫂,三哥真得是爱你的。”

“现在说爱?不觉得荒唐吗?”无橙的脸上依旧是浅笑,但却是迷离而清远。

“三嫂,三哥现在心里只有你。”延箫有些着急。

“我累了。”无橙走到窗边,看着窗外那一池被微风吹皱了的池水。然后视线开始慢慢地朦胧了。我哭了吗?无橙问自己。不,我才不会为那种人哭泣呢!不会,我不会!我不爱他,一点都不。

无橙摇着头,泪水就这样没有止尽地滑落了。

奇,我真得爱上你了,可是为什么你却有了爱人?为什么要骗我?慕容伊允,呵。一个很美的女人吧。

三哥三嫂,我对不起你们啊!唉!这下子麻烦了。真是多嘴啊,没有事提伊允干什么!延箫退了出去,十分自责。

不行,还是赶紧找大哥,二哥来帮忙才行,不然不仅三哥不会放过我,父王母后也会打死我的!想到这里,延箫赶紧先去找延奇,在打算飞鸽传书给皇宫。

慕容师姐啊!很抱歉了,你把三哥害成了这样,我们怎么可以再让三哥爱上你?现在,三哥忘记你了,也找到了属于他的幸福,希望你不要来打扰他,很抱歉,我们必须选择把你给遗忘掉。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代替(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