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41章: 死亡

《调皮王妃》

第141章 死亡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阴冷的低气压一直弥漫着整个冥敛宫的内部。而那天晚上,身着夜行衣,夜闯别宫的人,就是冥敛宫的主人——嗜血冥王。他为什么夜闯?为什么三番两次退让苍廊门的堂主,这一切,也只有赵漓和默心里清楚。一切只因——情。

这个不可一世的冥王竟然中毒了。虽然如此,但冥敛宫的外围还是没有人可以察觉到什么。他们演示地很好。因为,他们的主人——受伤中毒,只有几个重要人士知道。当然,这种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现在,武林的人虽然以他们冥敛宫马首是瞻,但是暗地里却有着很多不知好歹的人上门挑衅。如果一旦让那些会兴风作浪的人知道宫主受伤这件事情,那么江湖,又将是一场不可避免的祸害!!虽然,偶尔杀几个不识相的人来玩玩可以陶冶一下情操。可是人多了,难免会影响他们主人的心情。而且,主人大病未愈,恐怕会寡不敌众。

赵漓深知其中的厉害。所以,一回到冥敛宫,就封闭了几张不牢靠的嘴巴。然后,拿出冥敛宫里的玉露续命丹给主人服下。剩下的,自然是等主人清醒后再吩咐了。苍廊门的人向来习惯用毒,而他们的那个堂主所用的又是一种奇异的毒,连他和默都没有听闻过,主人用内力都无法将其逼出体外,冥敛宫的那些大夫肯定是束手无策的!而事情若是透露给他们知道,如果一不小心遭到败露,那么对于主人的危险也就多了一分。而且,一下子封了那么多张嘴,势必会引起内部人的怀疑,和外人的忖度。所以,赵漓就亲自守侯在主人的门外。美名其曰为替主人护法,实际上是不让任何人有打扰主人的机会。同时,默就乔装成宫主的模样,将宫主房间的帘布都垂放下来,假装闭关修炼。即使有什么不测,有人不小心误闯,也不必就那么容易揭穿事实的真相,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掩人耳目。

每日的三餐茶水,还是照样有人送过来,但是,只能由赵漓送进去。主人不喜欢见陌生人,所以,多日以来,这一点并没有被外人所察觉,然而宫主却丝毫没有转醒的迹象,这不由地让赵漓和默有些着急,却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漓,我知道千山上有对白发鸳鸯。人称妙手回春,医术十分精湛,而且听闻他们对毒有很深的研究,或许他们能救我们的主人。”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点我也想过。可是白发鸳鸯性格怪异,当初舍弃一切只为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而他们医人的准则是只救有缘人。而且他们的武功又是高深莫测。他救完主人后,能留为己用自然再好不过,如果他们不同意,他们知道了主人的罩门,若威胁主人,那就只能杀他们以除后患了!但是,我没有把握可以……”赵漓面有难色。

“可是这么拖着也不是办法。白露续命丹也只能护住主人的心脉不受毒气侵犯,以免毒气攻心身亡。白露续命丹,虽然我们宫里多得是,可是这老这么耗下去,主人中毒这件事情肯定会败露。不要忘了,苍廊门的堂主可是死在我们主人的剑下,他们的门主知晓这些后,仗着主人受伤,还有一些江湖屁侠们的推波助澜,苍廊门的人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小小的一苍廊门,我们冥敛宫还怕他不成?!”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而且他们知晓了我们主人中了他们苍廊门的毒,谁能保证他们不到处去宣扬此事呢?!江湖中人,来冥敛宫挑衅也不是没有的,那些不怕死的蠢货可是多的去了,如果他们知道主人受伤这件事情,还不是会来闹事?!我们冥敛宫虽说人多,但我们挡得了一时,可挡不了一世啊!!而我担心的,也就是这个。”

“报告赵总事!有一对夫妻登门求见。”门外,响起了一个小卒子的声音。

“主人闭关,谢绝一切访客。不是已经告戒过你们的吗?!怎么,我的话你们听不懂不成?”

“可是……”小卒子胆怯地说道,

“可是什么?”

“他们说……说有人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该死的,是谁说的?!”赵漓愤怒地大吼。

“小伙子,脾气不要那么大,容易老的。这么好的一美男子,七老了可不好啊。”一白发女子笑盈盈地看着赵漓扭曲的五官。

“老婆子,你不会一见人家年轻气少,就不要我这糟老头子了吧?!”另一边,一个白发男子装着一副可怜的样子,瘪了瘪嘴巴说道。然而,两个人的都是面带笑意。

虽然他们都是白发,然而却是面庞清秀,眼角和额头上竟然没有一丝的皱纹,不像是一副年老色衰的样子。如果忽略去这白发,他们还真是一对登对金童玉女啊!!!而且,皮肤很白嫩,若不是已经明了他们就是白发鸳鸯,赵漓还真是怀疑是不是真得有什么助颜之术存在呢!!

赵漓挥了挥手,让小卒子下去,然后恭了恭手,说道:“江湖传闻的白发鸳鸯今日到访,有失远迎,还望赎罪啊!!”

“看吧,老头子,我说一点都不好玩,你还不信,这么轻易地就被人认出来了!!有什么意思嘛!!”

“哎呀,老婆子,话也不能这么说啊,当初这个可是你提议的啊!我可是没反对跟着你过来的。”

“老头子,你……”百发女子有些恼火。真是担心他们等等就打起来呢!!

“两位,你们到此的目的是什么?”迫不得已,赵漓打断了他们的话,听闻,白法鸳鸯爱吵架,那是出了名的。没有吵上个几天几夜,那是不会罢休的,但是,他们的感情又是出了奇的好。任凭是谁,也无法插足他们的情感之中。这或许就应征了一句,打是情,骂是爱,不打不相爱!!

“对哦,差点儿忘记了正事了。”女子停战,说道。

“你们宫主中的是什么毒,让我们看看。”两个人似乎已经把刚才吵架的事情给忘记了……

“我们宫主……”赵漓顿了顿,不知道应不应该说。

“别告诉我说没有!!”男子微笑,“整个江湖可都是传遍了。欺骗我们对你们可没有好处。”

该死的,该来的还是来了,可是,真是没有想到会传得那么快!!“可是我也想不出你们救我家主人的用意。主人和你们非亲非故,你们不会……除非你们有阴谋!”赵漓防备地看着白发鸳鸯。若他们只是要钱,那就好办多了,多少金银财宝随他们选。可是他们不爱财又是出了名的!!

夫妻二人相互一对视,然后会意地一笑:“阁下既然能认出我们是白发鸳鸯。那就一定知道我们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只救有缘人。而你们的主人,已经引起了我们夫妻二人救的兴趣。所以这点过关。但是……”

“那就不要但是了,先进去救我家主人要紧!”

“哎~~~小伙子,我家夫人的话还没有将完呢!!”白发男子笑说。

“还有什么?”

“我们有个特殊的癖好。”两人对视,不约而同的微笑。

“什么癖好?!”赵漓疑惑,这白发鸳鸯,性情古怪,他们有些特殊癖好,赵漓觉得一点都不足为奇。

“我们喜欢别人欠我们夫妻二个人情。如若我们医好了你们主人,你们主人就欠我们一个人情,日后我们若要让你们冥敛宫还情的时候,还望你们不要推托才好……”

“这点我怎么可以回答?!冥敛宫可不是我做主的地方。”赵漓面有难色,不敢随便答应。

“呵呵,所以说需要你好好考虑考虑了!!”夫妻两人面有喜色,似乎很高兴可以为难到别人,他们现在是以能难倒别人为乐了呀!都是别人拿病症来为难他们,他们也是很喜欢看看别人为难的样子的。

“要是你们医治不好我家主人呢??怎么办?”赵漓反问道。

“我们两个给你家主人陪葬,怎么样?!”

“牛皮先不要吹大了!我们家主人死了,你们两个陪葬都不够解气!!”

“呵呵,我们夫妻两个别的不会,就是爱吹牛皮啊!!”这都能难倒我们,我们名医还混个什么名堂啊!?

“这……”虽然如此,但是赵漓的脸色告诉他们,他动摇了。这作为一个大夫嘛,察言观色是最最基本的本事了!!

“赵总事!门外有人闹事!”一小卒子慌里慌张地跑了过来,附在赵漓的耳畔轻声说道。

“你们先去厅事喝茶,我等等就过去。”赵漓招呼好白发鸳鸯,马上匆匆忙忙地向前面赶去。

“老婆子,你说江湖的人来得那么快啊?!”

“唉,老头子,江湖上的人,有的就是速度,见风就是雨啊!”百发女子露出了个不屑的表情。

“那我们还要不要搅这趟浑水啊?!”男子看了看妻子,其实,只要妻子开心就好了!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人来都来了,你说搅不搅呢?!何况啊,这让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嗜血冥王欠我们一个人情,多么有面子啊!?”白发女子浅笑,发出了如同风铃般清脆的声音。

“呵呵,老婆子,你说你是不是真得老了?!怎么越来越爱管闲事了呢?!”白发男子宠溺地看着白发女子。

“老头子,我那叫放松身心。”女子笑了笑,迈开步子大方地走开了。

………………

“怎么,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都来我们冥敛宫做客吗?!该说是篷壁生辉吗??”赵漓冷笑,睨了一眼冥敛宫范围内人头济济的江湖人士。来地还真是够整齐的呀!!各大门派,基本上都派了个代表过来啊!!这江湖上的人,凑热闹的本领,还真是不赖嘛!!

“各位还真是爱凑热闹啊!!”赵漓意有所指。

一看见赵漓出现,大家都不由地往后退了一步。这人是冥敛宫宫主身边的贴身侍卫,身份和本领也不容小觑。领头的,是苍廊门门主。只见他说道:

“冥敛宫的主人未必太小气了吧?!虽说我们这几位,武功是怎么说也比不上你们冥敛宫宫主,可怎么说我们都是江湖上有头有来年的人物了,怎么,连出门迎接一下都不要不得吗?是你们宫主为人太孤僻高傲,还是……”苍廊门的另一位堂主笑了笑,然后摇头不语。

“堂主想说什么呢?!”一旁有人起哄道,原本他们也不相信冥敛宫的主人会受伤,毕竟人家是武功那么高强的一个人,他们本来可是不想来的,得罪不起啊!!而且这耳听为虚。如今,他们在冥敛宫门前叫嚣了那么久,即使对方是冥敛宫宫主身边的贴身侍卫,而怎么说他也只是一个总事!或许他们的主人真的中了苍廊门的毒也说不定。如果真得如此,他们打败了武林第一,那么武林盟主的宝座就是非他们莫属了。

等会让他们先上去打头阵!!等到把冥敛宫的主力消灭的差不多了,苍廊门的人再上。除了本门的人,全部都杀无赦,然后对外宣称,冥敛宫宫主为人心狠手辣,他们江湖人士好心登门拜访,他却为一点小事,一怒之下下掉所有人,而——他们苍廊门,替天行道,杀到了那个嗜血冥王!这样做,不仅可以得到了武林盟主之位,而且还得到了江湖上的威望,假借他人之手!呵呵。真是一举多得啊!!!苍廊门门主暗暗笑道。

“我想说……唉,算了。还是请赵总事再进去叫叫你们的宫主吧!这冥敛宫的宫主的架子未免也太大了吧!?怎么说我们都是前辈,请他出来迎接一下远道而来的贵客们,难道还是有屈他的身份不成?!或者,你们的宫主病了,恩,或者是中毒了?……”

苍廊门的门主很“好意”地点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赵漓,说道:“我也是听江湖朋友在传言。现在来了,就求证一下,这不会是真的吧?!”

“哦!?”赵漓反问道,露出一个模棱两可的表情。心里暗暗咒骂苍廊门门主。这个人,果然是心怀鬼胎!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暗好心。

众人看着赵漓的表情,又不觉地犹豫起来,若他们的宫主没有一点事,而苍廊门的门主也就是为了吹牛皮而宣扬自己的名声。那他们就都会被苍廊门门主给害死的!!这真是当做替死鬼啊!

一看大家的神色有些犹豫,苍廊门门主不由的加重了分量:“我来冥敛宫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苍廊门门主正了正神色,清清嗓子,继续说道,“我是来送解药的。听说你们的宫主一不小心中了我们门一堂主的毒,这毒,即使是本门的人,也不一定会解的啊!我知道是本门的小徒不对,所以今个儿,本门主亲自带着众多门徒,来登门道歉,还有,来给你们宫主送解药来的!!”

果然,听到这句话,赵漓的脸色略微一变。不过,这到是让不少人看清楚了。众人更加坚定冥敛宫的宫主有点问题,不然的话……

大家的神色一凛,以冥敛宫宫主的脾气,有人在他的地盘撒野,他即使自己不动手,也会叫手下去要了他的小命,而现在,一切都没有发生,没有人来杀他们,也没有人来赶他们,他们的脑袋还是在他们的脖子上好好的长着呢。

“我们主人好的很,这点小事情,还不劳苍廊门门主您费心。”赵漓正了正脸色,不悦地看着苍廊门门主,他们的堂主用毒伤了主人,这笔帐,迟早是要算清楚的!只是早晚的问题!!!而现在,他竟然带人来上门挑衅,难道真是认为他们冥敛宫上下没有人了不成!??

众人听到赵漓的语气,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他们的宫主确实是中毒了,只是,这中的毒是深是浅还不晓得。这贸然闯进去,不知道是否是凶多还是吉少啊!!

“怎么,各位想来我们冥敛宫做客?!我们主人可是喜欢清净,这不喜欢吵闹,大家如若是想来做客,还望多多担待,我们主人这脾气可是不好地很啊!这一不小心,就杀个人来解解闷也是常有的事!”说完这一句,赵漓很满意地看到有一半的人有了退缩之色。

“苍廊门门主,我忽然想起我寺还有些事情未处理,小僧先行告退。”少林寺的人都走了。而后,娥眉,武当,华山等大门派已经走了四个!而剩下来的都楞在那里,不知道是该前进,还是该后退。

“既然赵总事好意相邀,我怎么敢推辞呢?!那么就由我们苍廊派先行吧!!”苍廊门门主看着人走了一半左右,知道再没有人带头,这人势必会走完的。所以他带头走了进去。这公然与各大门派为敌,相比冥敛宫的主人还是有点顾及的吧!!苍廊门门主想着,然后,一只脚已经跨进了冥敛宫的大门,那祁红的大门,及膝的门槛。泛着一丝寒冷的光芒!众人的心里有些毛毛的,但是又都不得已地迈开步子想里走。赵漓沉着脸色,将众人引到了大厅。

“各位自便吧!恕在下奉陪。”

“唉唉唉!这主人要是都不在,我们怎么自便地起来啊?!”苍廊门门主说道,

“什么意思?”

“怎么说我们都进了你们冥敛宫的门了。这主人都见不着,我们怎么会走呢?!见见故人那是应该的吧!”

“我们,是故人吗?”冷漠的声音响起。大厅上,主座上忽然出现一个身影。然而帷幕遮住了主座,而那坐上主座的人带着面具。众人看不清楚那人是谁。不过,即使他们看清了,也没有人会认识嗜血冥王!见过他的真面目的人,少之又少!!或者说,见过他的面目的人,都已经在坟墓里躺着了,不过,有一些人是例外的。

众人都大吃一惊!从那人的动作上来看,并不象是一个中毒很深的人啊!一个中毒很深的人,手脚怎么可能那么利索!?

“原来宫主的身体很好啊。那我们告辞了!!”一些人已经慌了阵脚。看着那个传说中的嗜血冥王就近在眼前,苍廊门门主也不由地有些冒冷汗,但是此番是他带人前来,他要是退缩了,在江湖上岂不是让人耻笑了去?!他是说什么都不能让人去耻笑了的。

赵漓明了的点点头,他感激地看了看里面,心里默念,默啊!你来地可真是够及时的呀!!

“宫主,在下苍廊门门主,此次前来一是给宫主送解药的,不过,看宫主的样子是不需要解药了,二来嘛是给宫主道歉来的。是我家小徒有眼不识泰山,误伤了宫主您,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小徒已经死了……不过这宫主您下手未免也太重了吧!虽然……”门主背躬拘膝地说道。

“你是在怪罪?!”转眼间,主座上已经失去了人的踪影,而那嗜血冥王,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双苍白如玉的手已经放在了他的脖子上,邪魅的微笑带着一股残谑。却是令人不寒而栗。

“你是?”

“我?我是冥敛宫的主人。”那人顿了顿,然后放轻说道:“我就是你们嘴里所称呼的——嗜血冥王。”声音虽然轻,却足够让在场的人都清楚地听明白,也让所有的人都颤抖起来。

“我……我不相信……”苍廊门门主的声音有些颤抖了,他曾经见过冥敛宫宫主的两个贴身侍卫,而如今就见着一个,据下属来报,而自己也亲自检查过,堂主是死在嗜血冥王的剑下,而原本用来对付谢延奇的毒用来对付了嗜血冥王。那他是中毒了没有错,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说不定眼前这个冥敛宫主人就是另外一个侍卫假冒的呢!!

“哦?”声音明明透露这个慵懒,却是那么得令人毛骨悚然。

“我……我要见识……见识一下你的真面目。”苍廊门门主壮大胆子说道。

“真得要吗?”声音有着一丝玩味。

“恩……恩。”

“如你所愿。”冥敛宫的宫主微笑。却显得那么阴冷。那修长的手指一挥,那脸上的面具就飞了开来。

不是另一个侍卫的脸!!而是另外一张绝美地如同雕刻的脸蛋,刚毅的五官近乎完美。虽然,可以用美丽来形容,可是,苍廊门门主失望地垂下了眼眸,然后有些瑟瑟发抖,这张脸,使他害怕。

“不对,你不是冥敛宫宫主。”苍廊门门主的身后,一个人的声音响起。声音不大,却引起了在场的人的侧目。

“为什么?!”那人的嘴角扬起一抹让人费解的笑意。那略显苍白的脸上,眼中的笑意却未达眼底深处。

“我见过你!”那人颤巍巍地指着拿掉面具的人。

“在哪里?”

“在……在去往荠城的一个县城……”

“聪明。”嘴角扬起一抹弧度,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高兴的样子。

“那你还晓得我叫什么吗?”那人俯身,嘴角的笑意更加灿烂。

“你……你叫绝……绝……尘。”那人更加害怕。

“全部正确。”绝尘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我记……得得你有个……个规矩,如果……有人知道你的……的秘密,你就……就不杀……他。”

“可是——怎么办?那不是我真名。”绝尘的脸上露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那……那……”

“想知道我的名字吗?”

“恩……恩恩……”

“记住,我叫——”绝尘的眼睛微微眯起,“独孤芫。”

然后,一个清脆的骨头错位的声音,一个人的头颅就那么被独孤芫拧断。然后,只见他拍了拍手。一个仆役很快地送上了一个丝绸抹布。独孤芫擦了擦手,然后唾弃地扔到了地上,说道:“当初,给过你们机会了,而现在,你们全部都该——死!”当“死”字吐出了独孤芫的嘴唇时,他的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异样光芒。

“你……你……不可以……你这样……是……是和江湖……作对。”苍廊门门主现在已经开始吐字不清了。

“刚才杀的不是你,你很遗憾吗?那么快就想来送死??”

“你……”

“整个武林?呵,你以为,我会让你们都活着出去吗?还有——会有人傻地送上门来!?”独孤芫冷笑。

“杀!”然后,性感的薄唇微微一扯,吐出一个字,接着,就快速飞离开来。血腥的场面,他喜欢,但是——不爱看。

默和赵漓快速地提刀出现。大厅内,惨叫声不间断地响起,血染红纱,那颜色,显得更加妖娆艳丽……

——————琳听小语:大家新年快乐哦!!!鼠年吉祥!!QQ群都已经满了,大家就不要再加了哦。有事就发邮件给我好了[email protected]

……本章完结,下一章“ 你们全是骗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