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44章: 幸福就好

《调皮王妃》

第144章 幸福就好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初春,温暖的阳光下,垂柳已经有了娇嫩的萌芽。那亮闪闪的阳光,飘逸地洒落在林间,经过层层稀疏的枝叶的片片筛落,在地面上形成黑白交错的零乱影子,令人眼花撩乱。无尽的生机蕴涵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那含着淡淡的青草和泥土的气息,随着风的舞动。弥漫着喜庆的别宫。

“王妃,您慢着点走呀。”一个身着鹅黄色的褶皱百叶涟漪裙衫的人儿很快得在大的不象话的庭院里一闪而过。后面,一群侍女们心惊胆战地跟着,但是却又不敢跑到那位女子的前面。只能在后面半跑半走地跟着,小声地唤着她,千万不要摔到,也不敢太大声地吓到她,只是小心翼翼地看着主子是不是会磕到碰到。

那跑在前头的女子,洁白柔嫩的肌肤,因为不算猛烈的阳光的烘托下,透着粉红的晕泽,细致匀称的五官上有着甜美的微笑。她就是——凌奇王妃。当今王朝之上,凌奇王爷的正室。

这几天下来,再愚钝的人都看出来了——王爷是宠极了王妃的。

只见她身上的穿着,从发丝到脚趾,没有一样是不讲究的。净身的地方,是在一个浑然而成的温泉里,虽然是天然的,但是也少经过一些精细的人工雕琢,但是也恰到好处地显示出这个温泉的贵族气息,和张扬华贵却不失优雅的特点。而且选择的地域隐蔽安全。再加上皇室里工匠们的能工巧匠的技术,一间类似浴场的建筑已经完成。虽然规模比不上净池的浩大。麻雀虽小五脏六腑齐全了。也就是一个操场的面积。(琳听:呃,好象不应该用小麻雀来形容啊!!)还有这衣裳,皇室里的衣服,全部都是靠锦绣山庄来织造,具有的是能工巧匠的全精美手工完成,大到服装质地的色泽,小到边扣上的绣花装饰,全部都是美艳绝伦,更衬托出皇家的气质。

现在虽然说是初春,但是早晨的气温还是有点低寒。而她身上所穿的衣衫全部都是经过熏香熏染过后,再烘热,在晴柔起床后送进来。温热的衣服,穿在身上,没有刺骨的感觉,再懒,再怕冷的人,恐怕也会爱上起床的。

晴柔,一个来自21世纪的女孩,穿着皇宫里的服装,显得格外地醒目,但是,这服装和她,似乎又是浑然天成。仿佛,那衣服的款式,就是为她量身定做一般。头上,早已经带上了皇后差人送来的代表王妃身份的金钗。那是历代以来,皇室专门替皇子们的妻子打造出来的信物……现在的她,已经不在是生活在21世纪的那个辛苦读书的学生——尹晴柔了,而是凌奇王爷谢延奇的妻子——凌奇王妃。

“来抓我呀?!”晴柔边想、向前跑,边回过头,去看着跟自己一起跑动的侍女们。其实她也不是很想跑的啦!如果她们不抓她回去——泡澡的话。

“王妃,您别再跑了。王妃~~~”一群侍女唤道。

叫我不跑我几不跑啊?那不是很没面子嘛!?再者说了,停下来难道好让你们“请”回去泡浴池里头吗?想都别想!!!!天地可鉴哪!她可不是不爱卫生。只是——每天都把你浸泡在水里面。即使那水在清澈,对皮肤再好都没有用了。皮肤都被泡得起皱了。再泡都要脱水了!再泡,她就快全身浮肿了。真不知道延奇哥哥们的老婆是怎么熬过这一关的?!早知道就问问有什么好的方法了。真是够苦的了!想到那个用来刷背的刷子,晴柔就胆寒。就算是喜儿帮自己擦都已经是擦到快脱皮了。她都一王妃了。连洗澡不洗澡的自主权都没有,还被一群丫鬟们追着跑,那她还当什么王妃啊??!!想到这里,晴柔转身,马上来了个急刹车,站在那里。

那些跟在晴柔后头带头的两个丫鬟们看见晴柔忽然停了下来,也都急忙地想停止下来。可是前面的人看得见,停了,后面的人可看不见啊,等到意识道,反应也就慢了一拍。停止的步伐还带着冲劲儿呢。一下子,两批人马很壮观连续地一倒而下。晴柔微笑地看着她们,哈!!真是太有趣了!可是——

为什么站着离自己最近的那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她走过来了吗?不是啊,她……

“啊!!”晴柔还没有想明白,声音已经快过了她的思维。那个人在向自己的方向倒过来呀,难道我要被压成肉饼?!呃,王妃摔倒了,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用什么样的姿势倒在地上,好让自己的形象不至于损坏?(琳听:哪里有人在摔倒前,还有那么多精力想怎么摔的啊?你脑子里出现的第一感觉,应该是——马上闪。天哪,什么人啊!?)

很快地,一个影子闪出,有力的手掌托住了晴柔的腰际,再是一个宛如行云流水般的闪挪。那两个在前头的丫鬟很荣幸地和大地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

不用回头看晴柔也知道“救”自己于为难中的那位人士是谁了。不就是她的亲亲老公喽?!而后者,正在对趴在地上的一群人儿不悦地挑着眉头。那神情就是在说:犯到我的人,我很不爽!!

“王……王爷。”一群人马上改了趴的姿势,乖乖地跪好在地上。唉!!这给皇室里的人做侍女,就是危险呐!一不小心就是脑袋搬家的事情。虽然说是有很厚重的月饷。但是,这王爷们也都不好伺候啊!!!这不?又生气了!!脑袋马上乖乖地低下,又快有和地面接触了……

“我以为,你们清楚了主子和奴才的差别。”森冷的黑眸扫过来,冷酷坚硬像铁一般,直勾勾地看着地上颤抖的人儿,和看他身旁的人的样子,迥然不同,然后一道严厉低沉的声音宛如魔音传脑般,不急不慢地穿过地上跪着的人的耳膜。

“奴婢该死,奴婢该死……”下面,一群人忙磕头,连声说道。唉,这把脑袋系裤腰上的工作,真是难做的啊!

“既然该死,那……”

“那就快点下去,别在这里碍眼了。”晴柔连忙出声,将声音盖过了延奇,然后朝那些丫鬟们使了使眼色,示意她们快点离开。于是,那群人还管什么要王妃沐浴不沐浴的了,小命要紧,很听话地退离到延奇的十尺之外,然后,快速地拔腿狂奔。

“呵呵~~~”看着她们的样子,晴柔丝毫不吝啬她的微笑。想笑就笑,这压抑着可是不好受的事情啊,何况,天大的事情也有人顶着啊!

这种感觉,真好!

“我的王妃,可以解释一下刚才那么做的原因吗?”延奇宠溺地将晴柔搂在怀里,然后向着凌禧宫走去。

“我是不想以后没有人敢来替皇室工作了嘛!”晴柔微笑着:“这王爷的脾气那么差劲,谁还敢来当下人啊?看见你别人脚都抖了。”“这是皇室里的人的威严。”延奇不在意地说道,晴柔很不以为然地给他哼了哼。延奇丝毫都不在意,继续宠爱地说道:“明天我们就起程回皇城了,开心吗?”

“不开心。”晴柔瘪了瘪嘴,不知不觉中,来到古代都已经一年了。唉,现代的尹晴柔都已经消失了一年了,也不知道老爸老妈是不是已经替自己做好公墓了……

延奇看向晴柔,用眼神问她为什么。他很不喜欢——她皱着眉头。和他在一起,什么都不需要,她应该有的,就是快乐。

“那里向是一个华丽的大鸟笼。我不喜欢别人把我当动物一样养着。那根本就没有自由。”想起自己在王府和将军府的日子,晴柔就直皱眉头。虽然,大家对自己都很好,可是那里,真得是好无趣。

“你想要什么自由?”

“最起码,我有逛街的自由吧?!”晴柔叹了口气。

“好吧,只要你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不会在日落之前不回王府。你想去哪里我都不阻止。可以吗?”原来这个小丫头担心地是这个,有些微微紧张的心忽然放松了。

“确定不会派一群的人跟着我?”晴柔有些眉飞色舞。

“宝贝,不要太得意忘形了。”延奇冷声说道,“我并不认为你有自保的能力。”

“奇,不要让人跟着啦,那样子很招摇的啦,更引人注目,不要这个样子啦。”晴柔摇摇头,撒娇地说道。

“这样刚好可以满足你的小小虚荣心。”延奇眼睛也不眨一下。

可恶!!晴柔暗暗骂道,我虚荣吗?呜!!~~!反正是女人都有点小小虚荣心的啦!她确实是———好啦,她承认自己是有那么一丁点的虚荣啦,可是这又怎么样嘛,老公有资本满足一下让她小小虚荣心啊……咦??不对不对,想远了,现在要搞定的是,不让一群人跟着自己出门。对,有了!!!

“亲爱的,如果你让人跟着我,今天晚上你就睡书房,或者和李章挤一张床去。”晴柔得意地扬了扬眉毛。

“恩?”延奇的目光很快地扫了过来。

“恩也没有用,不同意你就永远别想回来睡。”晴柔的小脸红扑扑的,但是为了自己以后的福利,这些话……不算什么。可恶,不要瞪人家啦!!

“一个。”过了半响,延奇转过头,吐出一句话来然后继续向前走。

“什么一个?说清楚啦。”晴柔追上去,不解一个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我会派一个人跟着你,是个女的。你不必担心她也会影响到你。这个是我的最低限度,不然,即使你不让我进房,也是一样!!我相信我有的是办法进去,或者是——让你,进不去。”延奇诡异地笑了笑,然后,趁机偷香。

“喂!”晴柔着急地四处望了望,生怕被人看见。“被人看见了怎么办?”

“你是我家娘子,光明正大的,有什么好担心被人看见的?!”延奇不以为然地继续偷香。也不想想谁敢来打扰他们之间的沟通沟通感情,除非是混得不耐烦了的。

“可是……”

“好了,我们回房。”把人儿一把拦腰抱起,然后悠哉悠哉地望寝楼方向走去……

“箫王爷吉祥。”别宫的总管太监连忙起身行礼。

“我三哥呢?”延箫快步走到主座上坐下,喝了一口下人端上来的茶,然后问道。

“奇王爷现在还在寝楼……”

“恩,那你呆着吧,我去找我皇兄。”一股风般就飞了去。“唉,箫王爷……”总管太监低着头说道,可是一阵急风吹过,当他抬头的时候,哪里还有延箫的影子。“唉,箫王爷,希望你不会被奇王爷打得太惨才好!”总管太监缩了缩脑袋。“不要怪我啊,是您不听我将完的……王爷这段时间是不接受人打扰的。”总管摇了摇头,继续去忙他自己的去了。

“三哥,快点开门啊。”延箫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人回答他。

奇怪,难道不在吗?延箫诧异地左右看了看,然后,他看见那些下人们马上快速地闪到了远远的地方。

延箫笑了笑,继续“坚持不懈”地敲门。

还是没有人理?没关系,他有的是耐心,继续敲,敲,敲……

“该死的,你最好有一个说服我的理由!!”门被粗暴地打开,延奇怒火中烧地走了出来,一把揪住延箫。

延箫暗叹:惨了!!延箫看了看延奇的衣冠不整,看样子,打扰到了三哥和三嫂的好事了…………

“三哥,你先松,松手,这样很难看的。多少给我点面子嘛!”延箫扁扁嘴,瞄了瞄好远好远的地方,那些看热闹的人,

“该死的你。”虽然这么说,但是延奇还是松了手,眼神一瞥向那群看热闹的人,那些人马上跑得找不到影子。“去书房谈。”

“有话快说,说完滚。”坐在座位上,延奇就是两个字——不爽。

“是是是,我说完就滚。”延箫配合道,火上浇油的蠢事,他是不会干了的。这火气,也就三嫂控制得了。

“密探来报,大鱼那边有动静了。”把门一关,延箫一改嬉戏的态度,一脸地严肃。

“蛇要出洞了?”似乎,话题很对延奇的味。那双黑眸不具带任何表情和温度,有的只是掩埋着的残忍。

“是的。狐狸的尾巴马上就要露出来了。”想到这里,延箫就兴奋,终于可以把这个狡猾的狐狸就地正法了。

“三哥,我们马上派兵去包围了末府,他肯定没有什么花样了。我看他不爽已经很久了。就我去逮捕他,我保证他逃不了……”

“不行,不能动他。”延奇打断了延箫的话。“放长线,才能吊大鱼。”延奇的眼眸中闪烁着灿烂的光芒。

“可是三哥,不把握住这个机会扳倒末未那个混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那个混蛋窥视我们谢家的江山已经很久了!!”

“如果我说,他是我们的人,你信吗?”延奇忽然很冷静地对延箫说道。

“怎么可能?”延箫笑道,但是看了看延奇一脸严肃的样子,又小心地问道:“什么意思?”

“总之,管好你的人,我不希望我的计划出什么差错,明白吗?”延奇摇了摇头,“该知道的时候,会让你知道的。”

“三哥!!”延箫愤怒地喊道,兄弟之间,最讨厌地是有事情隐瞒了。

“如果你打得过我,就按你的方法去做。或者,告诉你原因。怎么样?”延奇看了看自己的弟弟,认为,现在根本是他该知道的时候,目前还算年幼的他——太冲动。

“你根本就是勉强我。”延箫抿了抿嘴。谁都知道四个兄弟之中,就他的武功是最差的。怎么和他的三哥打啊?这个意见根本就是白提。真是!!!

“既然父王任命我是主帅,那你就要听我的。”延奇拿出父王来压延箫。其实,这也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当初,为了那个老狐狸,不知道牺牲了多少人了,现在正是关键时刻,他不能让弟弟坏事,也不能让自己的弟弟去冒险。慕容家已经被迫灭了门,就剩下慕容霍司了。但是,为什么好象隐约记地,还有一个谁,也没有死的……延奇揉了揉发涨的脑袋,暂时不去想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想起慕容家,总是有什么零碎的影象在脑际闪现。而且头疼欲裂。还是不要想得好。

“对了,慕容霍司有消息了吗?”延奇问道。

“目前他还没有和我们联络。据探子说,末未那个老贼没有派人去追杀他,三哥,你说那老贼搞什么鬼?”

延奇笑了笑,“他也就虚长你几岁,用得着喊老贼吗?”

“三哥,为什么我觉得你要是在帮那个狐狸说话?!”

“你多心了。”延奇摇了摇了头。

“算了,问你你也不知道。我还是先走了。”延箫暗自骂道,你真是蠢!怎么可以怀疑到自己的哥哥身上?!谁都可以怀疑,自家的人,绝对是不可以的,兄弟齐心,才能齐力断金!!

“等等。”延奇说道。“慕容霍司,他还有什么亲人吗?”

“恩?”延箫闻到空气中不同寻常的味道。三哥,怎么会忽然想到问这个?难不成,他记得了什么吗?那么,三哥知道他们兄弟几个骗他了吗?还有——三嫂怎么办?

“比如说兄弟姐妹什么的。为什么我好象记得……慕容家这一代好象有两个的。”延奇敲了敲脑袋,继续说道:“而且,我想起他们来,就特别地头疼。”

“是……是有两个……”延箫暗惊,这三哥,不是想起什么来了吧?!

“没什么了,在找慕容霍司的时候顺带着找一下他的亲人。毕竟慕容家为我们谢家的江山负出了太多了。我们能做的就是让他们亲人团聚一下了。”

“三哥想说的就这些吗?”延箫小心地探测。

“难道怎样?”对于延箫话里的保留,延奇很疑惑,却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

“知道了,我先走了。”看了看延奇,然后,补充说道:“三哥,你喜欢三嫂吗?”

“喜欢?我不喜欢她。”

“我爱她。”不等延箫开口,延奇补充道。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三嫂是个好女孩,三哥你可不要辜负人家呀。”

“你小子今天是怎么了?”延奇听出这话中有话。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想先告诉你呢,三嫂那么漂亮,对三嫂垂涎的人可多了,想让三哥你好好把握。”

“放心,那些人没有机会了。”延奇自信地说道。

“希望如此。”

听到这句话,延奇不悦地挑着眉头,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家的兄弟们有件事情瞒着自己。

“还有——三哥,如果想起什么事情你会感觉痛苦,那就不要想了,不觉得现在挺好的吗?不要破快掉现在的关系啊。”

“你想说些什么?”

“没什么,只是忽然有感而发罢了。”延箫笑了笑,“就当是我嫉妒你的幸福好了,恭喜三哥娶了一个如花美娇娘。三哥,我们全部都是一切以你的幸福为重的,只要,三哥你幸福就好了。”说完,延箫快步地走出了书房。

这小子,今天怎么这么感性了?!延奇的嘴角不由得扯出一抹微笑,有兄弟的关心,感觉,真不错。

……本章完结,下一章“ 书房里的故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