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45章: 书房里的故事

《调皮王妃》

第145章 书房里的故事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书房。

暗门被推开了,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你的弟弟说话可真够伤人心的啊!老狐狸?形容我也太过分了吧?!最起码,用个神算啊什么的,我比较容易接受。”末未走出了暗门,他浓黑的眉,显得那双深邃的眼睛是那样的危险又充满诱惑,英挺的鼻梁让线条分明的轮廓更显男子气概,性感双唇微微的上扬,邪魅的声音充满了自信。

“你怎么来了?”对于末未的出现,延奇没有丝毫的惊讶。那动作和言语,仿佛,他们就是熟悉了好久的伙伴一样,而事实,确实是这样。

末未旁若无人般走到位子上,十分自然地坐好,“你亲爱的弟弟都跑来和你商量怎么对付我了,我当然是要来偷听偷听了,这不然老狐狸我可是会被你们抓住,这依四王爷的脾气,还有对我的恨意,他把我抓了,难不成还以礼相待不成?没把我折磨地半死,我想都是轻了的吧!不来偷听,谁能知道我能活上多久呢!?”

“没有听过祸害遗千年吗?你肯定是最长寿的。”延奇的嘴角没有一丝弧度,说完后,嘴唇紧抿,不再露任何表情。

“这个笑话可不好笑。”末未听出了延奇话里的调侃,“喂,你那表情,再好笑的笑话都成冷的了。”

“我说得难道不是事实?!”

末未浅笑,不理会延奇的话了,随手拿起书桌上的李子,肆意地享用,然后,称赞道:“进贡来的东西就是好啊,在末府就吃不到这些好东西。”

延奇嗤之以鼻,“他们都把称你为地下君主了,还吃不到这些小小的东西?别说那些溜须拍马的大臣们满足不了你这点小小的心愿?!还是,你特地跑回来吹嘘一下?!”

“过奖过奖。你对我的事情还知道得真清楚。要是哪天我真想造反了,说不定我们可以好好得一教高下……”

“没有那一天了。”延奇淡淡地说道。

“唉,不要那么快就否定嘛,说不定哪天我真得就反了呢!这本人被需捧久了,以后要是没有人拍我的马屁了!!难免会心痒痒的,谎话说多了可就成了真话了的。谁让我老是在说,我要造反造反来着呢!!”

“如果你想被你们家老子拍死的话。”延奇对于末未的话丝毫不在意。

“我家老子还没有养过我几年就把我给扔到末家去了。难不成还怕他?”末未露出个狭促的笑意。

“这么多年,是委屈你了。”

“喂喂喂,不要这么说话,我鸡皮疙瘩都快掉了一地了,那话你留着对女人说吧,什么叫委屈我啊?!真是听这边不舒服极了。”末未撇了撇嘴,露出恶心死了的表情,虽然在搞怪,但是那样子丝毫不减他英俊的风采。

“那条鱼,要上钩了吗?”

“还没有,不过已经快了。”末未看了看自己修剪地整齐的指甲,“那老家伙可精明着呢!对于我的圈套虽然有些动心,可是还是在提防我,对我没有十分地相信。在他没有十全地相信我的时候,我是不会贸然出手的。不然我那么多年的忍辱偷生都白干了。”

“忍辱偷生?亏你说得出来?!怎么,末老头待你不好吗?我记得他生前可是把你当亲生儿子来疼。不过,现在嘛,你就继续败坏末家的名声吧!等到水落石出的那天,再追封一个王给他……”

“喂,不要好事都让你们做了,坏人就都留给我来当好不好?!对我的名声可是很打击的。”末未一脸伤心的表情,“想我上官……”

“你还有什么名声可言?!没闲工夫听你唠叨。”延奇起身欲走。

“唉,真是见色忘友啊!刚娶了王妃就每天沉浸在温柔乡里,也不怕肾虚啊!都不去熬几碗十全大补汤来喝喝。”末未嘲笑道。

延奇转身,看了看末未堆满笑意的脸,然后坐下,“你还有什么事吗?”

“目前是还没有想到,就是想和你聊聊罢了。”末未顿了顿,说道,“如果让那老家伙彻底上当,我还有再做些努力才行。”

延奇看着末未,没有回答。

“我想说的是——”末未顿了顿,“上官家族。”

“他的意思?”

“这是我的看法,四大家族,为首的慕容家族已经解散了,但是那老家伙还是防备得那么紧!只有拿排行老二的上官家来卸除他最后的一点点防备喽!”

延奇眯着眼睛,仔细地看了看末未,然后说道:“喂,你不会是为了公报私仇吧?!”

“恩?”

“就因为你爹把你送到末家?你就耿耿于怀地想算计回来?!”

“我做人呢,向来不喜欢吃亏,这跟我那没缘分的上官老爹没关系。而且,我象是公报私仇的人吗???”末未一代而过。

“据我所知这上官老夫人对她那出世没多久就‘夭折’的孩子可是思念得紧啊!”延奇的眼神紧盯着末未,似乎想看透他的心思。

“喂,事情过去那么多年了,谁还老是挂在嘴边的啊?!真是……不会是真的吧?!”末未嘀咕着,脸上流露出一抹不自然。

“你小子精明得很,怎么知道我说得是不是真得?!”

“耍我?!”末未的神色有些恼火。

“言归正传,你想把上官府怎么样啊?”

“我想,抄家似乎是个不错的办法。”一提到这里,末未的瞳孔就闪烁着异样的光芒。“这样最具有说服力了。那老家伙肯定会乖乖上当。然后再把通敌卖国的罪证交出来……”

“你可真够狠的啊。”延奇冷笑地调侃。

“无毒不丈夫。”末未笑了笑。

“不是指你的手段。”延奇说道,“只是以后上官家昭雪了,我想,你是不希望我们把家产都还给上官家呢?!”

“不用了。”末未露出他洁白的牙齿,“我有足够的钱养活上官老爹还有,我娘他们。”

“你确定再这之前,你不会被抄家?!”延奇问道。

“你说四王爷吗?”末未笑了笑,“唉,那个小孩子,太锋芒毕露了。作为哥哥,要好好调教调教才是啊,不然可是会吃大亏的。尤其是,当他的对手是我!不过如果你没有空,我到是有时间帮你管管你的么弟。再怎么说,朋友的弟弟,我还是会好好照顾照顾的。你们兄弟仨个我是没辙,不过那四王爷嘛——姜还是老得辣。”

“不劳费心。四弟我们自己会调教。”

(琳听:谁不知道,人要是落到你的手里,延箫会是怎么样的惨呢!我们可爱的小弟弟已经吃了很多苦头了。所以,目前初步决定——不整他了。延箫小弟弟,快来谢谢姐姐的大恩大德!延箫:我比较想直接给你一拳……)

“那就算了吧!”末未看似很大度地摆了摆手,“我家的妹妹对你可是兴趣十足啊。”前者眉飞色舞。

“我没兴趣。”后者兴趣缺缺。

“不要这样了!怎么说都算是门当户对的,娶末家的千金,你肯定是不丢脸的了。我家小妹人还是挺漂亮的了,”末未继续说道。

延奇看了看末未。

“恩,还有脾气冲了一点点。”末未一脸年阳光的微笑。

“缺点就是冲了那么一点点?”延奇一脸的乌云密布。

“这打下人的事情,目前是还没有做过的了。”

“只是拿鞭子抽过吧?!”延奇冷笑。

“呵呵,哪里哪里,那只是闹着玩玩的。”

“让她趁早打消掉这个念头,想嫁进凌奇王府?!痴人说梦话。”

“我妹妹可是对你情有独钟,要非君不嫁的。”

“你妹妹要是敢来王府,我闲着舞刀弄抢的,一不小心弄伤了末府千金的脸,或者是脑袋,这可都是刀剑无情。或者是,她敢嫁过来……”延奇的身上,有着一股令人窒息的煞气。“我可以尝试着杀个老婆来解气。”

有点脑子的人都清楚,他不会杀晴柔,那么遭殃的可是他们末府的千金喽。

“喂,你也太狠了吧?!”末未深知延奇的冷酷无情,他说得可不是闹着玩,改天可要让家丁们看到凌奇王府都绕道走——如果小妹的王妃念头还没有打消的话。

延奇哼了一声,没有说话。但是,该传达的意思可是一样也没有漏下。

“我可是知道了内幕的啊。等你和你的新婚王妃一回王府呢,那里可有一份惊喜送给你呢!我可是很期待叫你妹夫的啊。”末未还是有些不死心,兴许,他知道是皇后赐婚,也就答应了,据他所知,这个王妃也是皇后赐婚的吧!?拿皇后来压,不知道有没有作用。

“把事情讲清楚。”延奇拉住末未的手,一脸严肃。

“哎呀,就是等你回宫就要给你娶侧妃了。我妹妹大度,说是并不在意做小,只要能跟着你就好,怎么样,这样的娘子够好吧?!”

“该死的!!”延奇阴鸷深沉的俊脸霎时间更加阴森。

“喂,不要看我,是你母后的主意,跟我可一点关系都没有,当然,如果不是看对方是你,我也不忍心我家小妹当小的。”末未不怕死的火上浇油。

“不要管那个老太婆的话。我不可能娶你妹妹。”末未很清楚,他家的妹妹如果想活得久一点,是甭想嫁过去了!小妹啊!哥哥我可是努力过了,但是人家不领情啊!!?

“好歹我嫁妆都搬过去了唉。人儿都给你送去了。你怎么好意思让她原轿去,原轿回啊?这让我妹妹以后怎么嫁得出去……”

“趁早混蛋!!”延奇的手眸开始变得深沉幽冷,像两潭深邃无底的湖水,也似两股直透人心的利刃,更使人不寒而栗地颤抖起来。“如果我回王府看到有什么不该存在的东西存在,别怪我杀人解恨!!”“好好好。我马上回去把我妹妹给接回来。”其实,他不说他也是会这么做的。他那个没有血缘的妹妹,唉,怎么说都是人命一条了。总不能让他就这么给喀嚓了吧?!不然就太对不起末老的在天之灵了。咦?!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有人性了?唉,都怪那丫头!!想到这里,末未的嘴角流露出一抹难得的温柔。

“还有嫁妆也给我搬回去。”延奇的怒火似乎还没有消掉。他很清楚,要是让晴柔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她可是会生气的。那个小架子气的女人,心眼可不是很大。

“喂,那也太麻烦了吧?!把人接回来就够丢我末家的脸了……好好好,我会把不属于你的东西都带回去,这样好了吧!?”一看延奇的脸色不对,末未赶忙改口。心里暗忖:看来那位新王妃确实对极了延奇的口味了。这个人,可是宁缺毋滥。唉,真是不好搞定。

“一样都别留。”口气还是那么得冲。

“好。肯定不留。”末未点了点头,然后微笑,那抹微笑带着一丝算计,只是延奇没有看到。我到是要看看你对那未新王妃的迷恋是到了什么地步了?!

“你可以滚蛋了。”

“喂,怎么说都让我见识见识你的王妃啊。”末未笑道。

“你?”延奇扬了扬眉毛,“你还是回去抱你的小丫鬟吧!?你都出来那么久了,也不怕她被人拐跑了?”

“小丫鬟?嘻嘻,没有我,她哪里都去不了。”

“囚禁一个姑娘家,你可真好意思。”

“我只是让她生活在我的羽翼之下而已。”

“听说你还虐待她?”

“虐待?”

“把她关在你的寝楼,几天几夜不让人家出去……”

“我那叫适度保护。”

“你那叫保护过度。”

“什么意思?”

“不要对那个小丫鬟太好,尤其是你现在身份未明的情况下。”

末未收起了嘻哈的表情。有些严肃。

“她会成为威胁到你的把柄。”延奇的语气还是不缓不慢,没有刚才怒气跋扈的样子。

“那个老家伙敢动她?!我废了他!!该死的。”末未狠狠地拍了拍桌子,然后一个闪身,走进了暗门。对于书房里零碎的桌椅,延奇丝毫不在意。

难得看到末未除了嘲讽的微笑之外的其他表情,几张桌椅算得了什么?!看来,他对那小丫鬟也是爱得要死吧!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王爷?”“进来。”延奇允许了人进来。

“收拾一下。”延奇吩咐道,然后快步走向寝楼的方向。

“王爷又发火了?”侍卫们面面相觑,看着书房内一丈多长的镂空雕纂红木书案变成了一滩废木。可是,王爷的样子,也不象是生气的模样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回转皇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