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48章: 释情

《调皮王妃》

第148章 释情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清晨,一辆豪华的皇室马车缓缓得驶过还是空荡岑寂的大街,马车上的八角车顶,那装饰的铃铛儿发出了清脆的声响,随着清远的晨风,飘散到远处,匿声到遥远的天际……

皇宫,庄严肃穆的大门,在那一队不算浩大的车马要到来之前快速地准备打开宫门,那动作一如既往的麻利,迅速,沉重的宫门发出沉闷的呻吟。那暗红色的宫门,门后,一个身影慌慌张张地跑了来,附在侍卫长的耳畔说了些什么,于是,在他们的推动下缓慢地开启一半的宫门,停止了下来。处于半开半闭的状态。

马车依旧按照它不快不慢的速度继续向前,等到了宫门前,一干侍卫们马上拦截,虽然知道来人是谁,但是为了皇室里头各位人员的安全,一直以来,这该有严谨的程序都是不能少的,不过如今为什么对王爷也进行这个举措,他们也就不晓得了。就在刚才的时候,上面的头儿特别交代,今天一定要好好地检查,不管对方是王爷还是谁,一定要在门口先拦着,让检查了才过去。圣上口谕,他们可不敢违抗。奉命行事,得罪王爷那也是在所难免的了。

马车平稳地停了下来,侍卫们上前,一个侍卫拉住了延奇的“冰魄”,冰魄高傲地长鸣了一声,马头一扬,挣脱开了侍卫手重的长绳,半跃地站立了起来。延奇收了收缰绳,拍了拍马儿的头,安抚着它,那马似乎听懂一般,渐渐安静了下来,然后在原地踏了几步路,然后那马鼻里吐出温热的气息。

侍卫长恭敬地走上前去,然后低头说道:“还请王爷下马,属下们要……要检查!”一干人作了个揖,然后等待着延奇发话。

“放肆!!”李章喊道,然后驾着马走上前去,轻声斥道:“你们长了几颗脑袋?!睁大眼睛看清楚,那是凌奇王爷,不是别人!还不快让开?!”

侍卫长垂了垂脑袋,“上头的吩咐,不管是王爷还是谁,一律进行检查,属下不敢不从。我们也是奉命行事,还望李大人劝劝王爷,检查一下就过去了,不要让属下们难做的好啊!”

“难做?!”李章哼了一声,嘀咕道:“恐怕不及难做这么简单吧!?”跟了王爷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他还不敢挑战王爷的脾气呢!而现在,这群不知死活的人再这么死撑下去,还不知道会演变成什么事情呢!李章的目光窥视了一下延奇。

没有表情的延奇,让人觉得有些恐怖的阴冷!

但是——

出呼意料的是,延奇真得就下了马,静静地站在冰魄的旁边,有一种说不出的冷峻,目光却是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些侍卫们对自己的带来的人进行检查,看不出来,他的心里是生气还是什么……

侍卫进行了快速而严密的检查,延奇冷脸,没有阻止,李章也就侧立在一边,但是他知道,主子的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了,早上出门的时候,还是王妃劝着,半拉半推地才来的。现在在门口了又遇见了莫名其妙的检查,王爷他……李章暗叹,脾气不是很好呐!这皇上和皇后也真是的,一再地挑战王爷的极限,这人好不容易来到门口还挡着不让进去,还说要给王爷选侧妃,还不知道王爷会怎么闹呢!

所有的骑士们,还有步行的士兵们都被检查过去,就剩下——这辆马车上的人了,侍卫长忖度:这上面坐着的,肯定就是王妃了,但是,王妃做的车子要检查吗?侍卫长看了看延奇的脸色,依旧看不出喜怒的表情。

既然,王爷我们都下马让我们检查了,这王妃,应该也是可以看看的吧……手伸上马车……

“侍卫长是怀疑我会携带刺客进去行刺?!”延奇的声音冰冷的嗓音,凉彻心扉。在侍卫长的手快要碰到车门的时候,就这样响起,听出了延奇语气里的不悦,侍卫长怏怏地收回手,垂目侧立到一边。

“属下决无此意。”

“既然他们不想见我,我们回府。”延奇示意大家转头回府。

“王爷留步,王爷留步。”暗红色的大门内,德公公一听王爷要走了,赶紧跑了出来,阻拦了延奇的离去,却又不敢靠近高大的冰魄,只好远远的站在一边,安抚着王爷。延奇冷目,没有看他。

“德公公?!”晴柔走出了马车,试探地出声。

“是,王妃娘娘。”德公公看见晴柔出来了,就如同看见了救星一般靠了上去,但是也不敢离得太近,虽说自己是个宦官了,离王妃娘娘近点也是没有什么的,但是估计王爷的脾气是不乐意自己离她太近的,于是,德公公也就规规矩矩地站在了恰当的位置。

“免礼。”看见外面那么多的人晴柔也是一副大家闺秀,温柔可人的王妃模样,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个伪装就一直这么下去好了!

“王妃您是来请皇上皇后安的吗?!”德公公说道。

“是呀,但是这阵势是……难道皇上和皇后娘娘不喜欢我,所以是要……”晴柔的脸上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哀戚,海藻般的长发已经梳成了少妇的样子,一些半垂的发缕荡漾在她的身前,瓷白的脸上,潋滟的唇瓣轻启,如同星光般闪烁的眼眸,此时也显得有些暗淡。

延奇的嘴唇轻轻抿着,微微的不悦滑过他深邃的双眸,既而,他靠近晴柔,俯身,垂目,微凉的唇落在晴柔的眉宇,如同微风轻轻拂过花瓣一般,然后渐渐远去。晴柔的脸上,有了一团粉色的胭脂。

德公公对于王爷和王妃当众的亲昵举动,已经见怪不怪了,昨个就已经看到过了……他为难地看着晴柔,现在,也只有晴柔能把王爷给带进皇宫了!

王爷向来是桀骜不逊,抗旨对王爷来说,那基本上就是家常便饭,他即使违背了圣命,皇上和皇后依旧宠爱着他,皇室的条约不能束缚他。是的,各位王爷们都是幸福的!皇上只立一后,废黜后宫,王爷们都是从小受宠爱,但是都过早地送出了宫,或许,这也就是造就了他们现在自由禀性的原因之一吧!

明白德公公的意思,晴柔微笑,抬头,直视延奇,“进去,好不好?”

延奇不语,静静地看着晴柔。没有说不,也没有说好。

“我想见见——我的公婆。”晴柔的眼眸中,蕴涵着笑意,这个男人,是在闹脾气吗?真是可爱!

惊异快速地闪过延奇清澈明亮的黑眸,然后,他冷峻的侧脸微微融化,怀带着晴柔入怀,向宫门口走去。哈,他,还是同意了!晴柔想着,嘴角带着甜蜜的弧度。

众人纷纷退立两侧凌奇王府里的护卫们都默立在宫门口,他们的身份,还靠不近皇宫。李章紧跟,身上带着配刀。他——在皇宫里头,也算是正二品的官,皇上特许可带刀进出皇宫。当然,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保护王爷的生命安全的需要。

曳地的淡紫绸衣,与身边那一抹高大的身影,格外地匹配……

“父王,母后。”微微欠身,延奇就当是行了个礼,晴柔正想展示一下喜儿教她的宫廷礼仪,只是,腰际的大手已经收紧,晴柔根本没有办法动身,只要歉意地对堂上的皇上和皇后微笑。后者理解地笑了笑,毫不在意那点繁文缛节。自己家儿子,那点脾气,她还是晓得的。可以,理解。

而且——

都是自家人,

那么多礼节,那就是见外了!!

“儿子,恩哼,那个……新婚还算愉快吧?!”皇后的眼角堆满了笑意眼神瞥了瞥晴柔的肚子,仿佛那里头,她的金孙孙已经在孕育了。

“这,有没有消息了?!延奇那孩子有点闷,一点都不像我呢!要是他给你气受了,来跟我说,我帮你训他!”皇后扯着晴柔的小手,摸了摸,“哈,这媳妇我看着真中意!老头子,你觉着呢!?”

“你我中意没用,要延奇喜欢才行。”皇上回答道。

出乎意料,皇上和皇后都没有用朕和本宫呀什么的自称,随和地就像是普通人家的家庭。这样的皇室,看来晴柔是有点喜欢上了!不过这说话直接的方式,还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呐!

延奇搂回了晴柔,不悦,“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

“真是没大没小!”皇后抱怨道,然后不理会延奇,笑眯眯地看着晴柔,“好媳妇,告诉母后,有没有消息了?我什么时候可以抱上孙孙?!”

晴柔面红,支吾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脸不知所措地看着延奇。

“怎么?大哥的孩子母后你不疼了?!还有二皇嫂也有喜了吧!?母后你有得操心了。”延奇说道。

“谁说我不疼,大孙孙我疼得不得了。但是大孙孙也说,就他一个,很无聊的嘛,所以你们要多多努力。”人多才热闹嘛!!“二媳妇也有喜了?!呀,那敢情好呀!你看你,你大哥,二哥都有消息了,就你!到现在了还没有动静!需要太医开点什么药啊什么的补补吗?”

延奇的眼角有些抽搐,“不用!”嘴一张,强硬地挤出了两个字。

“皇后说得是。”皇上笑着附和。“皇儿你也要努力些才是。着三媳妇有点瘦弱,也需要补补。”

“对对对,补补身子才好,这样生出来的孙孙才健壮,不然可经受不起折腾的。”皇后马上附和着,然后说风就是雨的叫宫女找太医开药方子抓药去了。

晴柔立在一旁,无比尴尬!这敢情是要把她当母猪可,她的任务就是生养小孩吗!?天哪!这算是哪门子的皇帝和皇后!!

“晓得。儿臣一直很努力。”

什么?他竟然说晓得!晴柔觉得自己要去找个缝钻起来,再也不要出来了,这个笨家伙,他到底在说什么呢!丢脸死了……

“这就好!”皇后点了点头,满意地微笑。

“有出息。”皇后撩了撩胡须,眼角舒展。

那三个人,根本就无视晴柔的尴尬。

“对了,皇儿,我们还有点事情想和你说说……”皇后预言又止。延奇扬眉,并不认为他们会给他说出个什么好消息出来!

“如果你认为,是我不愿意的事情,还是别提的好!”延奇明了她想说什么。只是他不想,而且当着晴柔的面,他——不想让她知道。

“这怎么可以?!我都答应别人家的闺女了。”皇后一脸地无奈。

晴柔听出了话里面的古怪,看了看皇上和皇后,,最后,把目光盯在延奇的身上。

该死的,

为什么他会觉得心虚!!

延奇暗恼,却不露于神色。

皇后正了正衣襟,说道:“晴丫头也在,那事情也就摊开了说清楚。”延奇的脸色愈发得难看。但是皇后也顾不得了。

“母后请讲。”晴柔婉约地螓首,她道是很想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似乎,还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我们要给奇儿立侧妃……”皇后不看延奇的脸色,只是一脸关切地看着晴柔,那神情,为什么有点——幸灾乐祸!!

“另立妃子?!”晴柔的语速保持平常,微微抬头看着身边,不说话的木头人。

“不是另立,只是再立,再立而已。”皇后连忙解释道,“正妃的位置还是你的。你永远都是正室。”咦,不对呀,这反应也太出人意料了吧!皇后有些失望,这皇儿没有反应,这皇媳妇也没有表态!这算是什么?

皇上和皇后相互对视,然后目光探想两个相互对望的人身上。

终于,延奇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晴柔的目光,开口:“不好!”

与此同时,晴柔出声:“可以。”

皇上和皇后面面相觑,这儿媳妇也太大度了点吧!?

延奇皱眉,不理解晴柔的态度,她明明是说过“相公,我们的床就那么大,我不喜欢还有其他人夹杂在中间。”为什么现在……为什么现在又是另外一种态度?!

三个人的目光一起看向晴柔,晴柔毫不在乎,神态自若,“似乎我还没有说完,再立可以,另立也行,休了我!怎么样都可以。”

呃。原来三媳妇确实好“大度”呐!

“不行,我决不休妻。”延奇快速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

“那么。”晴柔顿了顿,“我绝对不允许另一个女子和我分享我的丈夫。”

皇后的目光上有股赞赏的韵意,可是,她还不想就这么轻易地放过她的第三个儿子,让他吃点小苦头也是不错的,从小到大就没有见过他栽跟头过,难得有次机会。所以——

“晴丫头,男人三妻四妾那是正常的,奇儿是个王爷,他娶别的女子,那也是理所应当的,他有这个能力,这个权利。”

“这么说,皇上也有喽?!”

“呃……是的。”

“那皇上为什么不娶?”

“……”皇后无语。

“大胆,怎么这么跟长辈说话!?”皇上斥责道,“朕乃是一国之君,想娶几个就娶几个,论得到你来说教朕,教训朕的皇后吗?”皇上不悦,虽然皇后是装坏人,但是,他就是舍不得皇后被人教训!!谁都不可以!

晴柔撇了撇嘴,“皇上乃是一国之君,万万人之上,是可以想娶谁就娶谁,左右着生杀大权。但是,如果江山和美人,您选谁,您决定辜负谁?!”

“朕不可能遇见这个问题。”皇上吹了吹胡子,不悦地嘀咕。

“是的,如果别国的人来和亲,或者是来求亲,皇上和皇后大可以把自己的儿子女儿贡献出去。这就是所谓的成全,不顾别人的意愿,乱点鸳鸯谱,那就是所谓的圣明吗?!我的爱情,只是两个人的故事,我不喜欢其他人的介入,如果该退出的人是我,那么我绝对不停留。皇上和皇后如果想替凌奇王爷选妃,那请先休了我,然后谁该娶谁就是你们皇家的事情了。”晴柔的眼神里有着决绝的不妥协。

延奇摇头,“我说过,决不休妻。”望向晴柔,延奇说地坚定,“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晴柔的眼眶一热,冰冷如他,竟然说出这句话!望着他,他那望眼睛,深沉、孤傲,像一泓潭深邃的潭水,此时,却流露着爱意!

奇,有你这句话,足够了!

“可是……”皇后还想加点料。

“够了,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事情点到为止,不要太过分了!我没心思陪老太婆老头子玩游戏!你们脑子里的打算,给我彻底忘记。”然后,六给他们一个冷酷的背影,带着晴柔扬长而去。

“老头子,儿子有了老婆忘了娘……呜~~~~~~~~~~呜——”

“没关系,那就没有人和我抢了!”

……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