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53章: 怒发冲冠为红颜

《调皮王妃》

第153章 怒发冲冠为红颜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王府里,下人们早已经将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着延奇把晴柔带回来了,而且他们深信,王爷是一定会把王妃带回来的。

果然,王爷把王妃带回来了,众人惊喜,纷纷迎了上去,但是,王爷还是阴沉着那张俊脸,众人都犹豫着,不敢上前半步,延奇扫视了他们一眼,屏退所有的下人,抱着王妃快步向寝楼走去。

“李侍卫,王爷,王爷这是怎么了?!”延奇走远后,一小厮才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们在妓院找到王妃。”李章看了那小厮一眼,回答道。

“啊!!”众人惊呼。“那王妃有……有没有……”另外一小厮问得更加小心翼翼了,王妃竟然被绑架到了妓院。天哪!!又哪个丈夫可以接受在妓院呆了一晚上的妻子呢?王爷要休妻了吗?

“你觉得,以王爷的脾气。会容忍这事情发生吗?”李章轻易地看穿了那人的心思,然后轻轻地说,嘴角带着一股嘲笑,这群没事找事的人,迟早惹麻烦上身。

“不……不会……”小厮们想了想,回答道。

“那就对了。但是王妃受了惊吓,所有,你们最好有点分寸,主人的事情,还是少管为好。王爷生气,那可不单单是饭碗不保的问题了。”李章继续说道。

众人咽了咽口水,然后退回到自己的下人房。

“管家。”

“李侍卫。”管家走上前。

“让下人们管好自己的嘴巴,王爷不希望听到关于王妃一点的只言片语。”李章看着王爷离去的方向,过了许久才出声。

“明白。”

“一些只会嚼舌根,不做事的人……是我越规了,一切有劳管家了。”

“是我管教不当了,李侍卫说得极是。”管家点了点头,“天亮之前,我一定整顿好王府下人的风气。”象是自我暗下决心,老管家严肃地说道。

李章微微欠身,然后往寝楼的方向走去,他需要确保王爷和王妃的安全,即使王爷的身边有影如影随形,但是,那也不行!

“晴柔。”将晴柔放到了床上,延奇摸了摸晴柔的额头,轻声地唤道。

“我……我想喝水。”晴柔轻轻地说道。是的,她安全了,这里是王府了,周围的一切环境都是她所熟悉的,不是那个妓院了,不是了。闻着房间里熟悉的味道,晴柔觉得有些安心,房间里,有延奇的味道!

延奇立马倒了一杯水过来,轻轻地扶起晴柔,然后喂她水。

“还要吗?”延奇的目光一直盯着晴柔,丝毫没有松懈,她的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的心绪。

晴柔摇了摇头。目光愣愣地看着延奇。以前是她太天真了,以为妓院是多么好玩的地方,第一次去的藏香阁是老天对她的眷顾,让她遇见一个那么好的云姨,而这次……想道刚才的那一场面,晴柔又是一阵的瑟瑟发抖,那是后怕!

“没事了,嗯?你已经安全了。”将晴柔抱在怀里,延奇嘶哑的嗓音却能让晴柔感到心安。她已经安全了,那些坏人再也伤害不了她了。晴柔的头倚靠在延奇的胸膛,听着他心脏强有力的跳动,唇畔露出了让延奇久违的笑容。

“乖,躺下来睡,好不好?”抱着昏昏欲睡的晴柔,延奇温柔地说道。晴柔不说话,摇摇头,紧紧地抱着延奇不松手。生怕延奇推开自己。

“好了,我们就这么坐着,你小憩一下,然后我们休息,好吗?”延奇知道她在害怕。晴柔点了点头,向小猫似的撒娇的将头往延奇的胸膛上挪了挪。

更楼打罢了五更,晴柔揉了揉眼睛,问道:“几点了啊?”

“还早,你继续睡吧。”延奇回答道。

“这样睡不舒服。”晴柔发出了小猫似的呢喃。延奇的眼眸中带着连自己的未曾发现的温柔,轻轻地将晴柔放到柔软的床榻上,晴柔碎碎地嘀咕了几句,转过身抱着枕头安静地入睡了。坐在床畔,延奇根本不在乎自己已经发麻的双腿,静静地看了晴柔好久,然后,走出了寝楼。

距离寝楼好几十米远,李章和一个捧着延奇的朝服的婢女站着。李章刚才还在担心着王爷今天会不会是早朝呢,王爷就出现了。

“王爷,官服。”李章说道。

“送到书房去。”延奇对那婢女说道。婢女赶忙地退了下去。

“喜儿的伤好了吗?”延奇问道。

“御医说还要修养几天。”李章回话。

“先去找几个机灵点的丫头服侍王妃。”延奇吩咐完之后,快步走向书房。原本今天,他根本就不想早朝,可是不可以。他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办!!这件事情,哼!刻不容缓!!

延奇换好了官服,李章又出现在延奇的眼前。李章知道,王爷还有事情要吩咐,这是他们之间多年以来的默契,只消一个眼神,一个动作。

“去训练营挑一个女的侍卫过来。”延奇说道。“我要顶尖的。”

“属下这就去办。”

“王妃醒了去通知我。”末了,延奇补充了一句,然后骑上马,向皇宫的方向驶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金銮殿上,庄重肃穆。

“平身。”皇上说道,然后示意了一下一旁的德公公。其实,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皇上心里是一清二楚,往金銮殿下瞄了几眼,很好,除了那个去追老婆了的延宸,这三兄弟可都是来上早朝了!唉!平时他们可难得来那么勤快的。基本上,都是来得三三两两。也不知道这秉性是跟谁学的?!(琳听:这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嘛!)皇帝转悠着眼眸。这滑稽的样子并不会被人看见,皇帝看着下面一群低着头的大臣,无声地笑。真是屡试不爽啊!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德公公会意地说道。

“臣等有事起奏。”兵部侍郎走上前奏本。

皇帝眯着眼睛,看着在下面启奏的人,忽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今天的大臣怎么少了一半人呐!?

“德公公!为什么那么多大臣不来早朝?他们是不把朕放在眼里吗?”皇帝怒斥,自家的儿子不把自己当回事也就算了!但是在大臣面前,皇帝他还是极度地有威严的。

“启奏皇上,各位大臣不来是有原因的。”兵部侍郎说道。

“什么原因比上朝还重要!!”皇帝怒斥!

“各位大臣都被送到了刑部大牢。”兵部侍郎回答。

“左爱卿,这是真的吗?”皇帝挑了挑眉毛。

“王大人所说句句属实。”刑部执行长说道。

“左佑铭!你把朕的大臣都关起来了?这周丞相?工部侍郎,礼部侍中,征事郎,承务郎,儒林郎……你都给朕关大牢里头了?”

“是。”左佑铭回答。

“你好大的胆子!”皇帝的威风那可不是假的,一声怒吼,文武百官全都下跪;“皇上息怒,皇上息怒。”

“今个儿,你给朕说清楚,把朕的大臣都关了,你想干什么?!说!!”

“这……”左佑铭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是儿臣让左佑铭关的。”延奇站在金銮殿下,仰头,目光直视皇帝。

“什……什么?你吧朕的大臣都关起来了?胡闹!!”皇帝气得从宝座上跳起来,众大臣都保持沉默,这个时候,谁上去插嘴,谁就是自寻死路。

“儿臣是民除害。”延奇回答。

“三皇弟说得对。”延逸插嘴。

“三皇兄没有错。”延萧说道。

“你们……你们三个!!”皇帝指着他的三个儿子,有种怒发冲冠的感觉!

“左佑铭,去!把大臣都放出来!”

“慢着。”延奇阻止道,然后转向皇帝。

“父王,儿臣也有事起奏。”从他的衣袖里,延奇取出了自己的奏折,德公公下来去接,但是,延奇却“唰”地一声飞到了金銮殿上,皇帝伸手,接住了奏折。打开看。

金銮殿上,三位王爷站立着,身后跪着一群的文武百官,就这么静静地等着皇帝将延奇地那份奏折看完。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皇帝吼道:“周域!周域!!去!!!给朕去把大牢里的周域给提出来!!朕要面见周域!”

“回,回皇上,周丞相不在大牢里。”左佑铭回答。

“不在?那去哪里了?去给朕找,找不知着别回来见朕!”皇帝大吼。

“他们找不到他的。”延逸说道。

延萧了然地点点头。

延奇不动声色。

“你们兄弟三个,有什么事情瞒不让朕知道的?”皇帝发现,这三个儿子似乎一切都晓得地样子,自己在这里暴跳如雷,他们却似乎早就料到的样子。冷静下来,皇帝的语气也恢复了正常。

“父王先告诉儿臣,通敌叛国,那是什么罪?”

“死罪。”

“绑架皇亲国戚呢?”

“死罪。”“私养军队?逼良为娼?”

“死罪。够了,快说重点。”皇帝不耐烦的说道。

“儿臣已将他就地正法了。”延奇的唇畔露出很虐的微笑,那是一种嗜血的光芒。

“就地正法?”

“是的。”

“那不是太便宜这个叛徒了吗?”皇帝的右手狠狠地拍着龙椅。不过还好龙椅够结实,没有受损。“应该受五马分尸之酷刑才是!”

众大臣咽了咽口水。

“儿臣相信,他死地并不比五马分尸的酷刑惨。”延奇说道。

呃!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皇室啊??众大臣的喉咙再次咕噜一下。

“嗯。那抄家……”

“儿臣都已经办好了。”延奇说道。

“那大牢里的大臣是怎么回事?”话归正题,丁是丁,卯是卯,皇帝正色。

“这些,都是和周域有所联系的人,受了周域的贿赂,或者贿赂了周域的人。”延奇说道,“那些人,儿臣只是从妓院里顺便抓去大牢的,我想,在朝廷之上,还有很多的党羽没有铲除……”延奇意有所指。很多大臣都冒起冷汗。

“王爷,有些人也只是一时糊涂,是不是……”兵部侍郎说道,没办法,受贿赂,他也有份,只是,昨天晚上被家里的小妾们缠着没有去醉烟楼寻欢作乐,不然他肯定也呆在了大牢里了。这次,可真得是碰到了钉子,还是个不好解决的大钉子。

“斩草,要除根。”延逸说道。

“防患于未然。”延萧扯出一个无害的笑脸,但是未达眼底。

“原本,我是想放过你们。”延奇说道。众人的心稍稍放松。

“但是……”延奇话音一转,众人的心有被提到了嗓子眼。

“你们犯到了本王的王妃。这就是你们该死的地方。本王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本王的王妃,任何人。”延奇说道。

“嗯,皇室的人都敢绑架。看来,大家的安宁日子过得太久了。”延逸说道。

“王爷,那都是周域那老贼说道,也是他一个人做的,和我们无关呐,我们……我们也都是受害者,我们那是……是利欲熏心,一事糊涂。”

“是啊是啊,一时糊涂一时糊涂。”众大臣附和,

“哼。”延奇冷哼,不做理睬。

“王爷,王妃醒了。”李章从外面走来,附在延奇的耳旁轻轻说道。

“父王,该怎么办您看着办吧。我的意见是——决不轻饶!希望您别让我失望。儿臣先行告退。”延奇走出了金銮殿。

“儿臣告退。”延逸辞退。

“儿臣也告退。”延萧也告退。

金銮殿上,沉默了好久。

过了许久许久,皇帝说道:“把你们全都杀掉,那是不可能的。”

皇帝都这么说了,大家的心都放了下来。

“可是不杀掉,朕的儿子不依……你们知道怎么办吗?”皇帝说道,其实,那些重要的党羽们,都已经蹲大牢里头了,这些都是犯了小错误的人,全部赶尽杀绝,那也太不人道了。

“皇上的意思是……”

“我的儿子不好说话。”皇帝说道。

众人心冷。

“可是——我的那皇儿媳妇心软。”皇帝指点迷津。

众人了然,会意。

“退朝吧。”

众人等皇帝走了之后,纷纷快步往家里跑。哈哈,他们指点怎么保命了!好心的王妃啊!我们是死是活可全看你了。

皇帝做在龙鸾轿上,心里暗道,我的好儿媳妇,也只有你才治得了延奇了,那些人的死活可全掌握在你的手里了。

大街上,一匹匹马从皇宫出来,快速地在大家上飞驰着。百姓们的心里都纳闷着:这都出了什么事情了?

“噯,你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那么多大官的脸上都一副我要死了的表情啊?”平民甲说道。

“原来你不知道啊!”百姓乙说。

“是啊是啊,你给说说。”一群人围了过来。

“昨天晚上,大规模的搜家,大家都知道吧!”

“那是,官府还给了五十两银子做补贴呢。”

“其实啊,是当朝的周丞相绑架了凌奇王妃呢!”

“呀,那怎么办啊?”

“多亏王爷找到了。据说那些绑架了王妃都人都被王爷打死了呢!周丞相也畏罪自杀了呢。”

“什么呀,我听道可不是这个版本的。”

众人又纷纷围住了另外一个人。

“据说呀,是周丞相贪恋王妃的美色,掳走了王妃,王爷就带兵搜索,看吧,周府都已经被抄家了,而且。”声音变小,“周域涉嫌造反。王爷一个横劈,周域的身子就变成两半了。大肠小肠流的满地都是,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呢。”

“这么说,那王妃真是绝世佳人喽!王爷都为她怒发冲冠,昨天晚上啊,皇城里最大的温柔乡——醉烟楼被烧了,是王爷下令放的火呢!说是就是烧到皇宫了都不许救火呢。附近的好多户人家都被安置道别的地方了,醉烟楼都化为灰烬了。”

“呀,醉烟楼的后台可是很硬的呐。”

“可不是,但人家是王爷了,烧都烧了,那也算是为民除害了。怒发冲冠为红颜。”

“嗯,烧得好,那地方,不最大要多少钱才进的去呢……”

“好想见见凌奇王妃啊,那是什么样的美人啊,把王爷都吸引了,王爷连侧妃都不肯立。”

“王妃是你想见就见的吗?不过肯定是个大美人,不然怎么配得上咱们的凌奇王爷呢?”

“是啊是啊。”

……

很快,大姐上,又扬起了一道旋风,只见众大臣都往凌奇王爷府跑去,这,这又是出了什么事情了?百姓们的心里,全都是问号。

……本章完结,下一章“ 新来一丫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