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72章: 云姨的身份

《调皮王妃》

第172章 云姨的身份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可是,最后的结果却是很让喜儿失望了,等到了掌灯时分,喜儿还是没有看到晴柔的身影,挤压下来的恐惧让喜儿有些不知所措。

“可恶,你们家的那主人把我们家夫人拐到哪里去了?”这都出去那么久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喜儿的齿贝咬着下嘴唇,眼眸中,尽是慌张之色。

“不行,我要通知延逸王爷他们才可以。”喜儿来回地踱步,然后,下定主意就要往外面走去。

“哎哎哎,你要去哪里啊?”赵漓连忙拦住喜儿的去路。

“混账东西,别拦着我!”

“再等等吧,兴许就回来了。”赵漓的眉宇间,也有了些担忧之色。照理说,自家主子不会这么失了分寸的。都天黑了。也应该回来了吧。难不成是,遇见了那些敌对的人?赵漓笑了笑,然后自我安慰着:这么可能,主人武功那么高强,天底下能伤他的人又有几个?!不能自己吓自己。

“你晓得什么?”喜儿一把拍掉赵漓拉住自己的手,道:“我家夫人不是寻常人家的娘子,若是真的除了什么差错,那可是掉脑袋的事情。你但当不起。”

“喜儿。”云姨走下楼来,唤住了喜儿。

看清了来人,喜儿也不吵闹了,此人,连王妃也对她客客气气的,喜儿自然不敢大呼小叫了。聪明的女人,总是懂得在什么时候住口。

“你们在吵些什么?”云姨问道,“我看你们连饭也没故得上吃。”丹凤眼扫视了一下店里的人,然后问道:“喜儿,你家夫人呢?”

“呢,被他们家主子不知道带到哪里去了。”喜儿急红了眼,声音微带着哭腔。“别人兴许是不晓得,但是云姨您是知道的,我家夫人是何等尊贵。现在就这么消失了一个下午……呜~~~呜~~~~云姨,我没办法向上头交代的……”

“糊涂东西,你家夫人不见了一下午你才晓得哭!还不快去通知你家大爷四爷过来!!?”云姨也心急,毕竟现在正逢两国交战,这冲锋冲锋陷阵的也是凌奇王爷,现在王妃失踪了,难免不让人心慌。

“嗯,我这就去。”喜儿抹了抹眼泪,往门外跑。

“不准去。”赵漓举刀,挡住了喜儿的去路,“我家主人不会让你们夫人出事的。你们要相信我家主人。”

“怎么相信,你以为你家主人是个什么东西?”喜儿口不择言地说道,爱主心切的赵漓刀锋一转,霎时,刀架在喜儿的脖子上。“你说什么?”声音凛冽寒冷,让喜儿有些不寒而栗,赵漓的双眼也因为愤怒而发红。

“不要因为一时冲动伤了和气,年轻人,不要那么血气方刚。”云姨挥了挥手绢,然后碰了碰赵漓的手臂。表面上看来,哪与常人无异,但是,那被手绢遮掩下的手却在赵漓拿着刀的手臂上点了几个大穴。赵漓的手一软,那刀就这么明晃晃地掉在了喜儿的脚前,“咣当”地一声,十分清脆。喜儿被吓住了,呆呆的。

“柳红柳绿,你们照顾好喜儿。”云姨给柳红柳绿使了一个颜色,那人会意地点点头。然后云姨向楼上走去。那赵漓揉了揉无力的手,赵漓快速地捡起地上的刀,跟着云姨往楼上走去,因为,他需要弄清楚,她,到底是不是她?!

跟着云姨走近了房间,云姨示意赵漓把门关起来。

赵漓站在离云姨几尺远的地方,细细地打量着云姨,她,会是她吗?

云姨没有在意,就让他这么打量着,自己缓缓地喝着茶。

赵漓面露疑惑之色,就是不敢肯定下来。

半响,云姨放下了茶盏,正了正神色,道:“你对我的身份很好奇?”

“嗯。”赵漓据实以答。

云姨的唇畔扯出一抹醉人的笑意,“不怕我是弩枳国的奸细?”

“你不是。”这点,赵漓是可以肯定的,弩枳国的人其实很好辨认,一般的弩枳人都身材矮小,圆脸大眼,最重要的标记是——他们手掌明显要比平常人来的宽厚。那种宽厚不想是练武功让手变得粗糙的样子,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他们的手都是那么宽厚,只是手上有无厚茧来区分贫贱。“再说,即使你是弩枳国的奸细,对我们来说也并无大碍。”

“很好。不愧是独孤苍云教导出来的徒弟。”云姨依旧神色不变。

但是,赵漓却分明是变了脸色的。

“属下拜见宫主夫人。”寻了这么久了,赵漓讲刀放到一侧,跪了下来。

躲了这么久,总究,还是遇见了。云姨叹了一口气,道:“唤什么宫主夫人?现在冥敛宫不是易主了吗?!”

“宫主夫人……”赵漓低头,惶恐地看着云姨。

“你叫我一句师母,那倒还是不过分的。”云姨看着跪在地上的赵漓,道:“你起来吧。”

“是,师母。”

周围,一股寂静包围着他们,云姨不说话,赵漓也不敢吭声。

“他……”许久,云姨开口,却只是一个他字,接着想问下去,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当初是她执意要走的,不是吗?

“师母,老宫主一直在寻你……”看着云姨的脸色突变,赵漓的声音戛然而止。

“都过去了。”云姨淡淡地说道,眼中确实少有的落寞,这些年来,思念都将要泛滥成灾,她开妓院也只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可是,为什么现在,他们找到了自己,她又不敢见他了,她不是很想他吗?

“师母,少主他……”赵漓不得不问,毕竟,那是老宫主特别交代过的。

“难得你们记得,还有一个少主人啊。”云姨的目光暗淡下来,双眸中,有着明显的恨意。

“师母……”赵漓不敢胡乱答话,毕竟,上一代的恩恩怨怨,他,是说不清楚的。言多,必失。

“请师母、少主人和少宫主一起回宫。”

“你在命令我?”

“不敢,我只是在传达老宫主的意愿。”

“当初我选择离开了,而且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去过,为了什么,独孤苍云的心里也是清楚的,他做不到,我是不会回去的。”

“师母,可如今冥敛宫当家做主的是少宫主了。请您……”

“是他又如何?我从来不承认他的身份。”

“我无须你的承认。”独孤芫严厉低沉的声音如同魔音传脑般穿过了云姨和赵漓的耳膜。室内,两人抬头,看向独孤芫。

赵漓转身,道:“宫主。”

“许久不见了,玄冥护法——云亦舞。”独孤芫的目光定定地看着云姨,一字一顿。

“我已经离开了冥敛宫,冥敛宫宫主还是不要这么叫得好。”云姨有些心惊,但还是勉强保持镇定。几年不见,这小子内力猛增不少。

独孤芫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促狭诡笑忍不住露出促狭的笑意。“你以为冥敛宫是什么地方?想进就进,想走就走?!我认为,我没有同意你的退让。”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向云姨逼近,坐在椅子上的云姨感觉到了明显的压抑。

“玄冥护法,这是你见到主人的态度吗?”独孤芫的声音不高,却足够让在场的三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云姨浑身一颤抖,然后,跪在地上:“云亦舞见过宫主。”

“宫主……”赵漓轻呼,再怎么说,她都是前任宫主的夫人。宫主不应该这么待她的。

“有何不妥?”独孤芫的表情变得阴冷、危险。

“下属觉得……玄冥护法是……前任宫主夫人,主人不该……”

“哼。”独孤芫冷哼,“我有承认过她是吗?”

这句话,霎时让在场的人变了脸色。

“赵漓,你太健忘了。”独孤芫冰冷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我可以在提醒你一次。”一抹邪魅的笑容在他俊美无俦的脸上闪现。“前任宫主夫人的灵位还在冥敛宫里的灵石前摆着。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代替我的母亲!”

云姨瘫坐在地上,他说得没有错,他确实是做到了,把她逼出宫外,让自己的琴声骨肉和自己分离两地……独孤芫,你果然够绝的。

“是,属下记下了。”

“啊!!夫人!!!”门外,喜儿尖锐的声音传了进来。独孤芫暗叫不好,快速飞奔了出去,哪翩若惊鸿的身影一闪就稍纵即逝。赵漓和云姨回过神来,也连忙往门外面赶去。云姨的眼眸一转,心里面道: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独孤芫刚才胸口上有片片暗红色的血渍。可是看他底气十足,不像是受了内伤的人,那么——受了伤的人是——凌奇王妃!

匆匆忙忙跑出去,独孤芫看到的是这样的场面……

……本章完结,下一章“ 暗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