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73章: 暗杀

《调皮王妃》

第173章 暗杀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晴柔身上穿着的,还是中午出门时的水色开襟百摆褶纱裙。只是,中午的时候,晴柔的眼眸中即使没有往日里的神采奕奕,但还是有着阵阵忧郁的神态,而现如今,那双慑人心弦的双眸此时看不到光彩,已经痛苦地紧闭着。那雪白柔嫩的肌肤也霎时变得惨白。那巴掌大的小脸因为疼痛皱成了一团。嘴角,是那一抹殷红的血迹……

“晴柔!”独孤芫平静的脸上此时流露出少见的慌乱。他连忙上前,从喜儿的手中接过晴柔,看着她的脸色,连忙探向晴柔的脉搏。脉象混乱无序,体内有毒气乱串,呼吸略显得急促,有微弱下去的趋势。独孤芫神色一凛,“唰唰”地封闭了晴柔身上的几大重要穴位,避免让毒气侵入五脏六腑。

“你要对我家夫人做些什么?”喜儿看着独孤芫的举动,再看看晴柔毫无生机的脸蛋,就要上前夺人。

“别动,主人是在救你家夫人。”赵漓一把扯住喜儿,生怕喜儿打扰到了独孤芫,一不小心就成为了主人的剑下亡魂。

云亦舞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独孤芫,那张终日里面冰霜覆盖的面孔,竟然会为了凌奇王妃变了表情。真是该说可喜,还是可悲?!

扭头,看了看尹晴柔的伤势,云亦舞也惊变了脸色。

“这……这……分明是……”云亦舞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他当年不是退隐江湖了吗?这么又出现了?

“赵漓。”独孤芫没工夫理会其他人,也没有替别人解决疑问的善心。“是。”赵漓连忙恭敬地行了一个礼。

“想办法联系到千山上的白发鸳鸯。”抱起晴柔,独孤芫一脚踹开了房间里的门,相比于刚才的粗鲁,将晴柔放到床上的动作显然十分温柔。深情的目光一直停留在晴柔的脸庞上不曾离开,但是因为背对着所有人,晴柔又只是昏迷不醒,没有人看得到他眼眸中的意乱情迷。

喜儿快步走上前,一把推开独孤芫,颤巍巍地挡在了晴柔的前面。独孤芫的双眸霎时间,温柔褪去,闪烁著狂野残忍的血色光芒。

“主人,不可。”一进门,赵漓就看到了独孤芫欲杀死喜儿的光景。无奈之下,只好上前阻止。“这是夫人最喜爱的婢女,主人要是弄死了她,夫人起来会伤心的。”并不是赵漓对那笨丫头有好感,他只是希望主人不要做出后悔的事情才好。

生冷的目光撇向赵漓,赵漓意识到自己多话了。低着头退了回去。然后给喜儿使了使眼色,希望,她识相一点。现在凌奇王妃昏迷不醒,若是惹恼了他家主人,可是没有人保住她那条小命的。

独孤芫的目光恶狠狠地盯了盯喜儿,回味着刚才赵漓的话是模糊也有几分合理之处,就暂且压抑住心中的不悦。但是,仍旧伫立在床畔,不肯离去。

只是怕她伤心了,独孤芫你就放过了一个在你面前放肆的人!云亦舞在心里暗笑。一旦动了情,独孤芫,你也不过如此。

还好,这夫人在主人心中是有着几分不同于寻常人的地位的。不然,依照主人的秉性,曾几何时见过主人为哪个女人心慌的了?不!即使是主人的生母逝世,主人的脸上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波澜。而现在……或许,这个女人可以走近主人封闭的内心。但是——为什么她的丈夫偏偏是凌奇王爷?!想到那个冷清恨绝的王爷,赵漓就觉得,以后主人的路走得,恐怕是要坎坷了。不久前的怒发冲冠为红颜的事情还记忆犹新呢。

经过刚才那么一吓,喜儿即使想说什么,也不敢乱说了。只是刻意地站在两个人之间。不让独孤芫对晴柔作出越轨的举动。她这样做也是为了那人好!想想自家王爷,要是晓得有人会对王妃有非分之想。那人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喜儿安慰着自己!

啊!!!!不对!王爷!喜儿的一下子垮了脸,这可怎么办才好!王爷临走时候可是千交代万嘱咐地要好好照顾好王妃的。可是现在她跟着王妃翘家的事小,让王妃受伤的事大啊!哦,天哪!这下第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人可是她了!

不行,这个人也不知道可靠不可靠,还是要去通知延逸王爷他们的。

“别想了,宫里头的那群太医是治不好的。”赵漓压低声音,阻止了喜儿的行为,一旦那些王爷知道了,事情必定会变得复杂很多,赵漓回忆着——那四位王爷,一位位,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呐!喜儿一愣,霎时又红了眼眶,难道王妃没得救了不成?!

“主人,白发鸳鸯四海游玩,我怕找不到人……”根据冥敛宫发回的情报,赵漓不得不如实已报。

独孤芫的薄唇紧闭着,下巴也缩紧了。整个人散发出肃杀的凛冽。只是——看着晴柔的双眸依旧柔和。轻轻地抚摸着晴柔细致的面容,独孤芫痴迷着。

一旁,赵漓连忙捂住了喜儿的嘴巴,生怕她等会又在那里鬼哭狼嚎。喜儿呜咽了几声,然后挥舞着手臂!

独孤芫忽然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浅黄色的小囊子,然后从中取出一颗红色的药丸向晴柔走近。

或许,这个可以救你。

“你……你要对……对我家夫人做什么?”喜儿早就被独孤芫的气势吓破了但,只是处于保护主子的意识,紧紧地将晴柔护在怀里,双手确实在不停地颤抖,现在的她如同惊弓之鸟,经受不得丝毫的恫吓。

“赵漓,拉开。”

“是,主人。”赵漓连忙上前,扯开这个不知死活的喜儿。若不是主人念她是真心对待她自个儿的主子,就凭她这么地和主子讲话就不知道够她死上多少回了。况且,主子给那凌奇王妃吃的可是个宝贝啊。那是提升内力,化解百毒的良药啊。冥敛宫几年来也才炼成那么二十来颗的,原先一直由着老宫主保管着,这几天才交付到主人手里头的。主人竟然把这么名贵的药丸给了她吃!看来,这位王妃在主人心中,不仅仅是那么几分的地位了。

“主人,我们需要加强防御措施吗?”凌奇王妃已经受伤了,这狠毒的手段,像极了一个人的作为,现在不在冥敛宫的势力范围之内,恐怕他们会对主人不利……

“不必防他。”独孤芫阴冷地开头。

“犯到了我的人,你认为他还有命活着?!”

“主人,那人是……”

“冯钰棠!”

“主人,冯钰棠是四海会总舵主。您杀了他,恐怕会和四海会结仇。”

独孤芫的嘴角洋溢起一抹冷笑。“四海会?!它就是下一个苍廊门。”

“来人呐,给我将这里给围喽!”外面,吵闹声传入了在场所有懂得武功的人耳中,众人不由得儿进入了戒备状态。

独孤芫转身,拥有灵敏的听觉的他在嘈杂声中,听到房屋上面有人走动的细微声响。剑眉一皱,独孤芫随手扯下了纱帘在手,那白色纱帘在他手中仿佛赋予了生命一般舞动着。如同一条被揪住尾巴了的白蛇扭动这想要挣脱。

眼神往上一瞥,独孤芫侧耳,聆听那脚步轻轻落在瓦片上的频率,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一挥。那看似毫无攻击力的纱帘猛地飞上屋顶,击破了那厚重的瓦片,然后,那纱帘如同蟒蛇一般在那人的脚上绕了几绕。在那人还没来的一反应的时候,独孤芫单手一甩,只看到他白色的衣袂一现,屋顶忽然出来“轰隆”一声巨响。片片尘埃在空气中弥漫着。

待尘埃落定时,那房梁上的人已经跌落在了地上。他穿着夜行衣。黑布蒙面,一双大眼充满着恐惧之色,一脸惶恐地看着那个将自己从房梁上拽下的男人。

“赵漓。”独孤芫修长的手指一挥,那纱帘仿佛受到操控一般,快速地全速围绕在那个此刻身上,把他捆了个扎实。

赵漓上前,一把扯掉那人脸上的黑布,连带着扎在头上的黑布,如同黑色瀑布的发丝倾泻下来,那人出于本能地甩了甩了头发,那发丝在烛光下闪烁了些柔和的光芒。众人诧异。他——竟然是女子!

一双眼眸如一潭泓泓秋水,两道秀眉如同春日杨柳,一颗殷红的血痣在她的眉宇间,分外妖娆。凝脂若雪,唇若涂脂,腰肢纤细,一头长至腰际的乌丝,更衬托出她动人的花容月貌,水汪汪的双眸中,此时闪烁着迷人的光辉,及畏惧的复杂光芒。正如晴柔所说,美人儿,无论是什么情况下看,都是赏心悦目的。即使她的情况很落魄,她依旧美得让人摄魂。那樱桃小嘴微微地开启着,似乎在喃喃絮语些什么。赵漓等人都目光涣散地向那女子走近。那女子唇畔的笑意,更加明媚。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