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74章: 杀!

《调皮王妃》

第174章 杀!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然而,独孤芫的眼眸中,并没有泛起惊艳的波澜,那把散发着寒气的利剑已经逼近了那人的喉咙。他,不会对不喜欢的人有任何同情,更不会——怜香惜玉。那女子看见紧逼脖子上的剑,脸色微微一变,唇畔上,已经挂不住了微笑。目光定定地,直直地看着独孤芫。他……怎么会这样?!

从霎时的意乱情迷中回过神来,赵漓,云亦舞等人连忙撇头,不去看那人的眼睛。这人,竟然会使用魅术!!

“围严实了!快!别让他们跑了……”外面,人马声嘈杂。顺着窗缝,独孤芫隐隐约约看清了带头者是何人。他的脸上依旧平静着。缄默,是他的表情。

“你带来的人,嗯?!”此时,独孤芫走近了那被捆绑着的女子,轻浮地挑起她柔美的下巴,让她的目光,直视他的双眸。独孤芫的问话好生温柔,那女子恍惚之间也被独孤芫略微嘶哑的嗓音迷惑住,竟是痴痴地答话:“不是。”声音很好听,字字,珠圆玉润。

独孤芫的唇畔,笑意更加地明显。来者,不拒。

踱步回到了床前,独孤芫探了探晴柔的脉象。似乎不想刚才那样混乱了,脸色也不想刚才那样惨白了,独孤芫轻轻地将晴柔的一抹发丝放回到耳后,眼中,深情款款。

一个宛如行云流水般的飞跃。在地下的人还来不及看清来人时,独孤芫已经负手而立,背对着那些人马,眼眸中,有着嗜血的残虐。只是,那些愚昧的人,没有发现。

还在迷惑着,赵漓就已经蒙住了那女子的眼睛,随后,锋利的刀,架在那女子的脖子上,女子的嘴唇抿起,没有了表情。

“哼,连我家主人也敢行刺。”赵漓看了这个女子一眼,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主人?只见女子的脸色稍稍一变,然后,又恢复了正常,动作之快,无人能发现他一时间的失神。

云亦舞踱步走到窗前,窥视着外面的景象。

天底下,敢自称为主人的人,恐怕也就是冥敛宫宫主了吧!

刚才直视他的眼眸,才发现,他的眼眸,是如此深邃,如同黑色的漩涡。容易让人迷失了方向,刚才的他,差点而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来者何人?”依仗着人多势众,对面,有人嚣张着,他们有些紧张,一眨眼的功夫,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人,确实是让他们狠狠地吃了一惊。

“怎么,你连来这里的目的都忘了不成?”独孤芫背对着他们,冷笑出声。

“你……你……”刚才还十分嚣张的家伙听到独孤芫这么一说,立即变了脸色。错不了了,这狂妄的语气,还要这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的背影……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杀人如麻的嗜血冥王了!有不少人都吓得后退了好几步。即使开头说得再怎么壮志凌云的,轮到亲自上阵的时候,也会失了分寸。

“少……少和他啰嗦。我……我们这次来是要讨回公道的。”旁边的人打断了刚才那人的话,话归正题。

“对,讨回公道,讨回公道!”底下,一群人附和着,果然是,一呼万和啊,

“公道?”独孤芫似乎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道:“什么公道?!”

“你……你,你杀死了我们的师公。我们……我们自然是要讨回些公道来的。不然,倒是让天下人耻笑了我们四海会去!?”

“耘璜?哼。是他找死。”想到耘璜对晴柔的那一掌,独孤芫就觉得,耘璜死了,反而是便宜了那人了,如果说还活着,独孤芫又是一阵无声的嘲讽,生不如死,哼!他都敢这么做了,他就肯定做得到。看着耘璜对着晴柔的一掌,独孤芫觉得自己的心被猛地一震,那一掌,似乎就打在他的身上,看着晴柔如同一个破碎的娃娃,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落下,独孤芫说不出心中的感受,那是闷闷的感觉,能让人窒息,独孤芫痛恨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可是,他又不能拒绝这个心情。

他从来不付出感情。就如同他寝楼里的侍妾,总是呆不长久的。几个月时间,就会有几个侍妾从宫中消失了身影。没人敢去问些什么。那些向留下来的人自然不会多嘴,因为,消失的,都是他的充妾。而他,更不会去寻!

没错,是他下的手!

不能怪他心狠。一旦他发现对于某个人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那么那个人的死期就将至。他是个寡情的人。他,不爱任何人。

可是,晴柔呢?

为什么当他把手放在她的脖子上的时候,他会心有不忍?为什么脑子里总是会浮现晴柔的音容笑貌。为什么,他会把历代宫主收藏的冷凝丸给她服下?为什么……

难道——

他爱她!?

“你……你。”那人在心里痛斥独孤芫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却不敢当面说出来。毕竟,这种傻事,没人会去做,犯不着和自己的小命过不去。

“可是,我们叔公他已经退隐这么久了,你竟然还……还下毒手……”一个不知名的小卒胀大胆子说道,但是,这声音在空旷寂静的夜晚,却是显得那么唯唯诺诺,撑不起什么场面了。

“退隐?若不是他签了生死状后战败,他会甘心退隐江湖?!”独孤芫冷哼,被打乱了心绪,独孤芫非常不悦。

这些不知内情的人,凭什么装作一副正义的样子前来声讨他?!他虽然隐退,却热心于过问冥敛宫的事物,竟然敢在他的身边安排内应!呵,是他太大意了,才会连累到晴柔,想到晴柔的伤势,独孤芫的双眸又危险地眯起。

人在江湖,谁对谁错,一切都不重要了。不同的立场就注定了不同的定论!无谓对与错。

他只是——

懒得解释。

“总之,冥敛宫宫主,你要给我们四海会一个说法。这么说,我们四海会也算是名门正派。”一个看似有些威望的长者说道。

“要怪,就只能怪他——”独孤芫转过身,“先犯到我。”解释?!好,等会儿,他会让他们的叔公在黄泉路上,和他们好好解释解释!

众人诧异地看着独孤芫。只见,他是个鹤立鸡群般的高度,不同于身高的是,有着一张带着天真气息稚儿脸蛋和童稚未脱的分明五官。皮肤白里透着些粉红,如果身高矮一些,那就是一个确确实实的粉妆玉琢小宝宝,那毫无锐利的眉毛下,却是有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如果不是在瞪着他们,甚是可爱!

不对,这般模样。怎么可能会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冥敛宫宫主。众人缄默了一盏茶的功夫,忽然之间,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的,全部的人都开始扯开嘴,捧腹大笑起来。所有人,都一扫刚才那股肃杀的气息,开怀大笑!

“小娃娃,你开什么玩笑,冥敛宫宫主会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回家喝奶去吧!哈哈哈哈……”

“就是!你……”只见一道白光闪过,一个黑影急速而来,下一秒钟,又飞旋了回去。定睛一看,几时,地上已经躺着两具尸体了。那两个人临死前,嘴巴还是微笑着的,似乎,根本没有意识道自己下一秒就会丧命一般。众人都还来不及看清他是如何杀人的,独孤芫已经回到了原地。那张娃娃脸上,怒气显而易见。但是,此刻的人却丝毫不觉得他是一个幼稚的孩子了。因为——他身上的暴虐,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能表现的出来的。

所有人大惊。敛步后退。拿出了十二分警惕,

“哼,今天,所有人都要死。”独孤芫一撇嘴,根本不在意他们的防备。阎王让人三更死,岂敢六人到五更!他要他们死,他们,就没有一个人可以活着离开。

“大家听着,这个性情暴虐的嗜血冥王为害一方不是一时半刻了。既然他不让我们好活,我们就拿命出来拼一拼!反正横竖都是死,那我们就搏一搏吧。”

“好!”众人一齐应声。然后一齐向独孤芫涌去。

“愚昧。”独孤芫不屑地吐出了两个字。呆在原地不动。

在离独孤芫还要一丈远的距离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大家相互推挤着,踌躇不前。

“冲啊!大家一齐上!”一个人说道。但是,连那个喊的人都不敢率先走上去。应该,他们都是贪生怕死之徒。

独孤芫的唇畔尽是冷冽邪恶的微笑。“不用推让,你们——必须死。”

朵朵剑光洒然地流泄,在清幽的月光下,如同一泓流泉般倾泻肆意,四溅的寒芒光灿缤纷了月夜的寂静,溅起的层层剑花迷乱了所有人的视野,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片刻之后,月夜恢复了岑寂。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下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