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76章: 明了

《调皮王妃》

第176章 明了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主人,没气了。”探上晴柔的鼻翼,看到晴柔脖子上红红的一圈,赵漓摇摇头,主人,真得下手了。

独孤芫后退了几步,有些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死了?她竟然死了!独孤芫看着床上的人儿,不久前的她还是巧笑倩兮,现在的她,已经是没了生命的死尸了吗?

独孤芫有些颤抖地走上钱,凝视着那具没了生命的的人儿,她的手,没有了温度,再也看不到,她晶亮的眼眸,再也看不到,她调皮的笑容,再也看不到……独孤芫的胸口有一股气流压制着,闷痛。

床上的人儿一动也不动,独孤芫也如此,似乎,变成了一具毫无生命的雕塑。四周,静寂无声,似乎可以听到,微弱的呼吸声。

不对,微弱的呼吸声?赵漓觉得奇怪,这里就三个人,凌奇王妃已经香消玉殒了,哪里还要其他的呼吸声?赵漓看向他的主人,可是,他的主人像是根本没有察觉一般。唉!主人这样很危险的,他竟然没有察觉到另外一个呼吸声,主人真得是陷下去了,可是,陷下去了又有什么用,人死不能复生……

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那么长久,晴柔觉得那个想要谋害自己的人已经离去了,她微微地睁开眼睛,瞟了瞟周围的景象。看到了人影,晴柔连忙有把眼睛给闭上了。

独孤芫猛地眨了眨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他刚才,他刚才看到晴柔睁开了眼睛。

“赵漓。”独孤芫难掩心中的澎湃。“刚才,你有没有看到,她睁开了眼睛?!”

“刚才?没有啊。”赵漓一直都是低着头的,所以,他根本没有看见晴柔睁开眼睛。

晴柔听到了是独孤芫的声音,猛打了一个激灵坐起来!

“啊!诈尸!?”赵漓吓了一跳,出于本能地后退了几步。

“什么诈尸啊……”举动太大,晴柔扯到了胸口的伤,声音也因为脖子上的掐伤而显得略微嘶哑,那声音,件事像是一个七老八十的阿婆说出来的话。

独孤芫诧异地看着晴柔,然后,抱住了晴柔。心中的喜悦澎湃着,她没有死,她真的没有死,她还有温度,还会说话。她没有死。独孤芫紧紧地抱着晴柔,不肯松手丝毫。生怕一松手,晴柔就化作泡沫,消失地无影踪了。

“喂喂喂,松……松手……”晴柔呗独孤芫勒得难受了,双手痛苦地挥舞着。“放……放……”在晴柔觉得,自己不是被人用手掐死,而是被人勒死的要去见阎王的时候,那个如果钢铁般坚固的怀抱终于停止了对她的桎梏。

“唔~~你向勒死我啊。”晴柔没好气地说道,说得有些急了,晴柔用手拍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可怜兮兮地呻吟了几声。

独孤芫的眼神霎时阴冷下来,“你装死?!”这个女人竟然敢对自己使用心机?!该死。暴虐之气从他的眸子中散发出来。

“我……我当然要装了。”晴柔挥了挥手,然后小声地说道:“你都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独孤芫的双目危险地眯起,她知道刚才他要杀她了?!

“绝尘,有人要杀我。”晴柔毫不遮掩地说道。

“杀你?”独孤芫扬扬眉毛,她,到底想说什么。

“就在不久之前,有人掐住了我的脖子,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松手了,或许是认为我死了吧。”晴柔拍了拍手,说得很真切,“不信你看,我脖子上肯定还有痕迹,会痛的。”晴柔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呻吟着叫痛。

独孤芫伸手,去触摸晴柔脖子上的伤口,晴柔明显地一抖,脸上流露出不自然的神情:“会疼。”泪眼汪汪,独孤芫倒是觉得无比内疚了。

跟在我身边一天,两次就差点让你丢了性命。独孤芫的眼眸中又是充满了柔情。

“以后,叫我独孤芫就好。”

“独孤芫?”

“是了,你要记得。”

“你不是叫绝尘吗?”

“那是骗你的,这次是真的,”

“哦。我告诉你的,也是真名。”晴柔笑道。

“我去拿药膏给你涂。”独孤芫的笑意未达眼底。

“夫人!夫人,你终于醒了啊!”喜儿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床上的晴柔,兴奋地不知所以,快速走进去,给晴柔一个大大的拥抱。

“呜呜……小姐你吓死我了。喜儿以为……呜呜,还好夫人您吉人自有天相,不然……喜儿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少爷砍的了。”喜儿不顾旁人,就猛掉眼泪。

看到喜儿来了,独孤芫示意了一下赵漓,两个人无声地走了出去。赵漓还很贴心地把们给关掩上。

“好了,喜儿,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晴柔拍了拍喜儿的背,安慰道,这小妮子,被吓得够呛吧!患难见真情,见着一个关心自己的人,晴柔也觉着高兴。可是,为什么独孤芫他……

晴柔是个聪明的人。刚才对她下手的人是谁,她也猜测到了两三分。只是,为什么他又改变了主意,不加害于她了。他的温柔,是装得?!晴柔不知道,现在的她,很累,只想好好地睡一觉。可是,她又不敢睡死,

“王妃,您是怎么了?!”看着晴柔的神色不对,喜儿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晴柔扯出一个笑容,道:“是谁救了我?”

“哦,是那个冷酷的吓人的人。他给王妃您吃了一颗什么东西,没想到,王妃您就醒了。”喜儿说得眉飞色舞,一点都没有察觉到晴柔的神色变得沉重下去。

“赵漓。”“是,主人。”

“把这药膏送过去。”

“主人您不亲自去?”

“不了。”独孤芫摇摇头。赵漓领过东西,不敢多问,也就去送药膏去了。

向来,他都是个敏感的人,刚才,他触碰晴柔的脖子,晴柔的颤抖他不是没有看到,对于伤害自己的人,又重新附上那人给予的伤口,正常人,都会害怕吧?!尹晴柔,你知道那个要害你的人是我对吗?即使你再掩饰又有什么用?我不是傻子。

独孤芫的眉宇中,有了些无奈的荒凉。

不过——

还好,你活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送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