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89章: 赌命

《调皮王妃》

第189章 赌命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们去看看她,好不好?”倚靠在延奇的怀里,晴柔开口。那伤,怎么说都是因为延奇而挨的,她是该去看看她的。虽然——她不愿意看到自己。

“我和她……”延奇叹了一口气,道:“我和她是青梅竹马,你知道吗?”

“知道。”大街小巷都传遍了的事情,就是不想知道,也难吧。

“我们曾经,定过亲,我答应过她,我会娶她。”

怀里的人,明显一惊。延奇是明白的,她是在害怕,。可是,总是要摊开了说的。不是吗?迟早要面对的事实,躲避又有什么用?但是,或许是他错了,她现在的状况,不适合知道太多,可是,可以吗?让她把疑问一直积压在心中?她从不开口问他。这样,她的身体,吃得消吗?延奇的眼中,逐渐被忧愁取代。

“你会娶她吗?”许久,晴柔才幽幽地开口。

“如果,她要求。”多年来,他一直是宁缺毋滥的人,没想到,还是躲避不了,有妻有妾的问题。

“她会吗?”她不相信,慕容伊允甘愿做妾。

“不知道。”

晴柔张了张嘴,像是无声的叹息。靠在延奇的怀里,晴柔问道:“这样抱着你的日子,还有多久?”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晴柔笑着,热泪翻涌。宝宝,你听到了吗?你的爹地是爱着妈咪的,无论以后如何,你都是父母相爱的时候出现的。或许,等到你出生的时候,有些事,有些人已经变了,但是,你的爹地和妈咪会永远爱你的。宝宝,我们都要,好好地,好好地活下去。

“我们去看看她吧。”

“好。”

慕容府,一直有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压抑着府上的每个人。一切,只因为——小姐。

“张御医,你说,为什么我妹妹吃了这药竟吐血了,你快点看看啊。”一进门,就听到了慕容霍司的怒吼如雷鸣般响起。

“这,这恐怕吐出的是毒血吧。”御医唯唯诺诺,此刻的慕容霍司,似乎是要将他生吞活剥。

“毒血?!”慕容霍司的声调不变,依旧高昂。道:“血是红的!血是红的,怎么会是毒血?!你确定这药治得了我妹妹的病?治不好,我要你偿命!!”

“慕容公子,我们是同僚,你说话未免……”

“我管和你是不是同僚!我只要我妹妹平安!”

张御医也有些不悦了,一转身,就看到了延奇和晴柔走了进来,连忙道:“王爷,王妃,您们可要给我评评理啊。”

“什么事?”延奇搂着晴柔,将她护在怀里。

“这……慕容小姐吃了药之后就一直吐血。”

“一直吐血?怎么会?”晴柔说道。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慕容霍司看到了晴柔,霎时气红了眼。一个犀利的掌风就向晴柔劈去,快、狠、准。

延奇瞬时将晴柔拉进怀里,一步飞旋,用脚踢开了慕容霍司的掌风,然后,退了退立定。“慕容霍司,你太放肆了。”延奇的表情变得阴冷、危险,因为皇室亏欠慕容家,所以他可以容忍慕容霍司的放肆,但是。他绝不容忍,任何企图对他的人有邪念的人。即使——他是慕容伊允的哥哥,慕容霍司。

“这个女人要害我妹妹!”慕容霍司也顾不得什么礼节。继续出招,招式变换着,招招要取晴柔性命。

“慕容霍司!”延奇寡薄双唇紧抿成一线,那双深邃的黑眸不带任何温度地看向慕容霍司,眼眸中有着压抑的残忍和嗜血。与此同时,朵朵的剑光流泄了出来,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弧线,下一秒,那剑已经指向了慕容霍司的心脏。如果,慕容霍司再敢动手,那把剑,必定毫不犹豫地让他当场毙命。

气氛霎时冷却,空中,空气都已经滞留了,四处弥漫着的,是浓浓的杀气。

“王……王……爷。”张御医吓破了胆,这年轻人,怎么说风就是雨,说着说着就动了手了?!

“不敢如何,我妹妹今日如果有事。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慕容霍司感觉到了明显的杀气,此时,妹妹生死未卜,他也无心闹事,只是怏怏收手。

延奇的眉峰皱了皱,手腕一转,那软剑如同一条银色的水蛇一般在空中舞动了几片冷冽的幽光,然后,瞬间归鞘。怒气,显而易见。

“皇上驾到,皇后驾到。”外面,太监来报。

室内,众人唰唰跪倒在地。

“皇上吉祥,皇后吉祥。”

“免礼,免礼。”

“皇儿和晴丫头也在啊。”皇上撂了一把龙须,笑着进了房间,谁料,房间里面分氛围冷得可以。

“伊允丫头的病好些了吗?张御医,你给朕说说。”

“呃……回皇上,从脉象来看,慕容小姐……”

“给我讲重点。”

“是,皇上。情况不妙。”

“给朕说说清楚。”

“慕容小姐,从吃了药之后,一直吐血到现在,微臣怕……怕慕容小姐熬不过今晚。”张御医有些害怕,毕竟,那药,是他说可以用的。现在,如果治死了人,他倒是罪过了。可是,好端端地,怎么会这样?!

“你是大夫,是御医!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张钰,你是拿人命当儿戏不成?!”皇上的话不怒而威。

“微臣不敢。”张钰两忙跪到了地上。

“父王。”晴柔出声。“药是我给张大人的。”

“什么?你给的?”皇上觉得头疼,她怎么也来凑热闹。她会什么医术吗?!

“是的。”晴柔答话。

“胡闹!”皇上火大。晴柔一惊,看着皇上。

“父王。”延奇凉凉地开口,暗示意思明显。

皇上看了看延奇,然后声音转为婉转:“你给的是什么药?随便地就给了别人吃了?会出人命的,你是不知道吗??”

“知道。可是那药能治百毒。我是亲身尝试过的。”晴柔诚恳地说道,她能活下来,还多亏了这药。独孤芫是不会害她的。如果要害……那天晚上,早就下手了,何必多此一举,糟蹋了这些药材。没来由,她相信他。

此时,皇上也不好说些什么。皇后看了看晴柔几眼,想说些什么,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也就将话憋回了肚子里。

“小姐,呜呜……小姐……”内室,传来了平秋哭哭啼啼地声音,倒是更让人烦躁不安了,空皮里,不安的成分,蔓延着。

一盆一盆血水从内室搬了出去,若是说延奇没有感觉,那是假的,毕竟,里面的那个,是他曾经深爱过的人。

曾经?延奇想着,难道,她只是属于曾经了吗?延奇自己想来,对于慕容伊允的愧疚,大于了爱恋……

终于,晴柔守不住了这里的气氛,走上前,道:“我想进去看看。”

“不要去添乱。”延奇的嗓音中,明显地急躁。他,也在为里面的人担心着。熬不过今晚吗?她,真的会死吗?

“我可以救她。”晴柔说道。“让我进去,好不好?”

延奇看着晴柔,按了按太阳穴,平稳着自己的语气,道:“晴柔,你不会医术。”

“可是我说不定能救她。”晴柔依旧不肯放弃,一直失血,恐怕过不了多久她就要贫血死掉了,倒是真的是药石无灵了。

延奇深深地看着晴柔,然后拉起她,往里面走。

他,相信她。

“我是不会让你碰我妹妹的。”慕容霍司挡在病床前。眼眸中,全是警惕和鄙夷。

“我可以救她。让我试试,好吗?”

“你叫我如何相信你?”慕容霍司冷冷地说道。

“如果你妹妹死了,我替她陪葬。”晴柔的声音虽轻,但是却让在场的人都听得明白。

“晴丫头,你可要想明白了。这……”皇后出声,这个赌注未免太大了。伊允这丫头已经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她何必白白配上了一条性命。

“相信我。”像是和大家说,也像是和自己说。延奇握紧晴柔的手,此时,他害怕她失手,他害怕——失去她。

“好。就依你所言。”慕容霍司思忖了片刻,答应了下来。

晴柔转头,对着延奇笑了笑,像是安慰。然后,拉开了延奇,紧握的手。

一步一步走进病床,晴柔侧头,凝视着床上的那个人儿。她依旧美丽。即使,脸上已经惨白地失了血色。那黛眉紧紧蹙起,如同肤色惨白的唇染了些血,倒是显得妖媚极了。

平秋怨恨地看了晴柔一眼,然后不甘心地退到了旁边。她不相信,她能救自家的小姐。少爷这是拿小姐的命在赌啊。

可是——

晴柔何尝不是拿自己的命在赌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 喂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