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96章: 掳人

《调皮王妃》

第196章 掳人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主人?”赵漓轻呼,看了看主人怀里的人,顿时明白了半分。

主人此番进城是为掳人来的。

打开门,让独孤芫进了来,赵漓警觉地左右张望了一番,然后小心的阖上门。

“赵漓,收拾好东西,我们即刻就走。”

“这么急?!”赵漓嘀咕了一声,随即明白了怎么回事,连忙去收拾了一些简单的行李,不多时,赵漓就已经准备好了。

“赵漓,去看看,城门有没有被封闭了?!”点了晴柔的睡穴,将她安置在了床上,独孤芫忽然决定不走了。

“是,主人。”赵漓领命,出了门。随后,不忘细心地将门关上。

坐在床畔旁,独孤芫仔细地端详着晴柔熟睡的容颜。瘦削的高贵脸庞洋溢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尹晴柔,我要你,爱上我。

“主人,城门被封了。”赵漓一进门,就向独孤芫禀报。“外头士兵们很多,到处搜查……要逮捕……逮捕掳走王妃的逃犯……”

“赵漓。”独孤芫的身上有着寡绝的暴戾。

“是,主人。”不明白哪里惹得主人不悦了,赵漓单膝跪下,听从吩咐。

“从今而后,她不是王妃。”独孤芫霸道地宣称,“叫她夫人!”

“是。”赵漓头一低,心中甚是明了,夫人的意思,就是相当于冥敛宫的当家主母了,主人对她的迷恋,果真是深入骨髓了。不敢去看向床上的人,赵漓晓得了,无论如何,也要平安得地将夫人带出皇城!

在凌奇王爷手中抢人是抢定了!而且,主人已经做了,不是吗?

注定,要成为宿敌了……

虽然被点了睡穴,但是,晴柔的脑子里,却一直在转动着。慕容伊允,延奇。他们两个人的过去如同一张张缄默的幻灯片,在她的脑子里不断的闪现着。眼角,泪水不由地涌出,悄无声息之下,却已经是泪流满面。

“为什么,睡着了还会哭?!”独孤芫有些粗鲁地提轻柔抹去了眼泪,然后自言自语道:“女人,果然是麻烦!”

看着擦干了眼角又湿润了,独孤芫忍住了想咆哮的冲动!“这个女人!她到底有什么好哭的!”

赵漓刚进门,不说话,他选择自动忽略掉刚才的话!这个女人……呃,无论是她的哪层身份,都不适合他放肆,刚才的那话,也就主人说说吧!他可不敢喊,他肯定,如果他想被主人死成两半的话,尽量可以放开嗓子叫叫看……

“打听清楚了?”独孤芫看都没有看一眼赵漓,冷声道。

“如主人所料,城门都被封了。根本就走不出去。”

独孤芫的唇畔扬起了一抹笑意,“这才像是我的对手。城门是他亲自把守吗?”

“回主人,不是的。据说是慕容家的小姐受了伤,凌奇王爷送她恢复疗伤去了,城门是他手下的亲信受了他的指令去做的。”

“老婆都被人拐跑了,他还有功夫照顾别的小狐狸精?!”

“呃……”

“他果然不能照顾好她。”

“是,主人。”主人说是就是喽,附和是不会有错的。

“我会好好待你,只要你听话。”目光一转,看向晴柔,独孤芫的声音听似温柔。

赵漓不由地冒着冷汗,自家主子不会是想和凌奇王爷起正面冲突吧?!不过,这冲突也是早晚的事情了,主人抢得是人家的老婆唉!怎么说,都是要找上门来的。唉!到时候两虎相斗,也不知道要死伤多少人呢!

两个人的武功不分伯仲,可不要是两败俱伤了……

“赵漓。”

“是,主人。”

“去张罗些吃的,我饿了。”

“是,主人。”这就是所谓的皇帝不急太监急吗?!自家主人竟然还有心思去吃饭!哦,天哪,他都急死了,敌众我寡!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主人还真是置生死与度外啊。赵漓摇了摇头,然后,退了出去,张罗饭菜去了。

独孤芫想了想,解了晴柔的睡穴。

幽幽地睁开眼,晴柔觉得刚才似乎做了一个漫长的梦。“这是……”床上挂下的流苏根本与她房间里的摆设不同。虽然有些头疼,但是,晴柔还是很清楚地意识到,这里不是他熟悉的环境。

“醒了!?”声音微凉。独孤芫道,“过来吃饭。”

“独孤芫?!”晴柔坐起来,看到屋子坐在那里吃饭的独孤芫。

“很好,你记得我的名字。”独孤芫冲着晴柔微微一笑,然后,继续吃饭。

“你带我来这里的目的?”晴柔也不怕独孤芫毒害她,拿起筷子吃饭,不久前地那么一闹,再加上还要一个孩子在肚子里,她是真的饿了。

“吃饭。”

“呃?”来这里只为了吃饭?

“有事饭后说。”

晴柔静静地吃着饭,不过,餐桌上的才都是晴柔以前喜欢吃的,他是有心了,但是,怀孕之后,以前喜欢吃的东西她都不爱吃了,晴柔动了几下筷子,然后停了下来。

独孤芫扬眉,望了望晴柔,然后道:“赵漓。”

“是,主人。”墙角边的那块木头迅速地移动了过来。

“收掉。”

于是,赵漓动作麻利地收掉了碗筷,房间里,只剩下了晴柔和独孤芫两个人。空气有着明显的压迫感。晴柔忽然觉得有些不自在。

“告诉我为什么。”晴柔开口询问。

“你想知道什么?”独孤芫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你知道的。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你不怕被杀吗?”

“你是在关心我吗?”独孤芫戏谑道,“害怕我被杀?”

“天!”晴柔觉得自己是在鸡同鸭讲。

“好吧,我是来带走你的。”

“带走我?为什么?”

“我要你做我的妻子。”拉住晴柔的手,独孤芫的眼眸中已不见了原先的戏谑,反而充盈着几分认真。

深邃的眼神,让晴柔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没来由地心慌,晴柔挣脱了独孤芫的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原谅我的心有所属”↓↓↓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