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199章: 给我一个放他走的理由

《调皮王妃》

第199章 给我一个放他走的理由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晴柔的眼中噙着些许的泪水。颤巍巍地走上前,每走一步,眼中的泪水,变多了一分。双手捂住了剑柄,晴柔却不敢拔起来。

“奇……”

“如果他要走,就必须伤得了我。”延奇的眼中依旧是倔强的光芒,他要赌,倒是是那个人重要!还是他重要。

或许,陷入爱情迷潭中的人都是愚钝的。除了爱情,还有很多恩情、亲情、友情是让人难以割舍的。谁能分得清孰轻孰重呢?!一步错,满盘皆输。

晴柔有晴柔的犹豫。

延奇有延奇的固执。

独孤芫有他的执着。

三个人,寸步不让,却走出了一步死局。

动了情,就是要伤心,晴柔握住了剑,一步一步走向延奇。每走一步,心就疼痛一分。奇,何苦呢?到底,你只是在为难我。

“放他走,我可以解释的,我和他没有什么,我们……”

她忘记了他们之间所说的话了吗?只有对她,他才会说,我们!应该,他们是夫妻,他们是一家人。可是现在,为了一个外人,她……晴柔,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你让我如何信你?!”此时,什么狗屁的高贵,风度,他的都不要!他只要她的回答,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了他们两个在一起,延奇竟然感觉到了惶恐……

“你不信我?!”晴柔清幽冷声响起,却是在颤抖着。

延奇心疼,却不加回应。

独孤芫站在一旁,却惊觉,这似乎就是他们两个的世界,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没有了旁人,没有了他,第一次,独孤芫觉得胸口微疼,这种痛,不像是受伤的那种痛,这种痛,如同慢性的煎熬,一点一点地撕裂你的心扉,如同蝼蚁,在你经意之间,一点一点地占据了你的心,捣乱了你的思维……

“你想他走?”延奇最后一次问道,似乎这样,他就可以死心了。

“奇……”晴柔拄着剑,只是颤抖地在哭泣。“不要逼我,只要你放他走就好了,我们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要这么固执,好不好?”

我固执?是了,对于你,我就是如此的固执,不由自主的固执和小气!他不相信他走不了,例如,眼下就是一个机会,可是他不走!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你看,他不走!该死的!!我难道不应该捍卫自己的所有权?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其实,凭着独孤芫的武功,现在离开基本上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他知道,延奇不让侍卫们靠近,也只是向放他一马。但是,他竟然不想走,看到晴柔为了他去请求延奇,他的脚步就如同生了根一般走不了了。她是为了他才这么做的吗?

既然口口声声说心中无他,为什么还要顾及他的生死?他不甘心,他要看着她,她的心中是否有着他的一席之地,是的,不用在心中站着主导地位,只要有一席之地,今天,他就会带她走,远走高飞。

此时,独孤芫早就忘记了把她当作猎物来看了,不在乎他是否爱他,只是霸道地向把她放置在身边,放置在自己看得见的地方。现在的他,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他,陷入情网,铮铮男儿,依旧是过不了美人关。

他不走,不是吗?留下来,不是为了你吗?延奇的心猛然一震抽搐,你为了他,他为了你,果真是两情相悦。

奇,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我看不透你的心思?我不想伤害,不,一点都不。你痛,我也会痛。奇,不要折磨自己,不要折磨我,好不好?

三个人就这么僵硬着,如同一盘死棋。

“够了。”似乎忍受不住了三个人这样冷然的氛围,晴柔终于忍不住出了声,也算是在嘶吼着。

“好,谢延奇。”晴柔擦干了眼泪,忽然变得冷静下来,“你说的,只要我能伤得了你,你就放他走。”

延奇一对眼珠子顿时冷若寒霜,面无表情地望向她,然后,肯定地点点头。

晴柔举剑,指向延奇,一步,一步靠近。终于,到了只剩下最后一步。只要她再往前走一步,那锐利的剑尖就会刺破他的衣服的皮革。

“王妃,不要啊。”李章在旁边喊着。“王妃,不要伤害王爷啊。”

你为什么,不躲?快点闪啊!我已经无路可退了。躲开啊!你的武功呢?你的绝世武功呢?为什么不用出来?

你真的对我举剑了……晴柔,你还是为了他……武功?!对手是你,你有我如何对你用武功……

旁人的嘶声力竭,晴柔听不到,她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眼中流露出一抹痛苦。你痛,我也痛。好!既然你要如此折磨你和我,那么,我们一起痛!

“王妃!”李章眼看着王爷就要被晴柔刺伤,赶紧冲了上来,谁料,延奇一扬手,卷起了一道风暴,劲风袭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掀乱了晴柔的发丝,霎时间甩飞了正如靠近的李章,然后,厉声道:“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插手!”

看到李侍卫都被王爷打飞了老远,其他的人,更加不敢违抗王爷的命令,只好原地站着,里李章最近的那些士兵们连忙扶起李章,要带李章去休息,李章却坚决要呆在场外候着。

晴柔转头,看了看李章,李章一直对着她摇头,让她不要伤害王爷,他是知晓王爷对王妃的心意的,如若王妃真的下得了手,王爷是不会躲得,或许,王爷不曾别人伤着过,但是,如果那个人是王妃,即使是要了他的命,王爷也不会躲闪的。

晴柔皱眉,泪水又是涌了上来。看向延奇,目光中,尽是犹豫不决。

延奇,你会躲的,对吧?!

延奇依旧是掩藏着自己的心绪,晴柔,如果对手是你,我不会躲。

剑有微微地向里刺进,锋利的剑已经划破了衣裳,那冰冷的剑顶着延奇的胸膛。霎时间,延奇觉得有些凉意了。

秋天,真的来了。

为什么,还不躲?看着延奇,晴柔摇着流眼泪,她下不了手,他的痛,她也会痛,会很痛。

“给我一个,放他走的理由。”也给我一个,死心的理由!!

“不要,不要逼我。”晴柔的头要的更加的厉害,似乎是要费劲了全身的力气才能握住手中的剑。明明很轻,握在她的手中,确实如同万斤般沉重。

忽然之间,延奇一步向前,剑就这么直直地刺入了延奇的胸膛,他的步子很大,剑的一半都没入了他的体内,还要一些从后面突兀出来。晴柔仿佛被吓住了,直愣愣地站在那里,手中,还握着那把剑。

延奇抱住了晴柔,抱着她的感觉,还是那么地好!就让我,再拥抱一下,一下就好。

殷红的鲜血涌了出来,晴柔霎时慌乱了神智,她,她做了什么?

“血……奇,都是血……血……”晴柔捂住延奇不断冒血的地方,泣不成声。

“不哭。”延奇的眼眸中,尽是无限的宠溺,替她擦去了眼泪,眼神中,流泻出来的明明是对她独有的温柔。

可以,一转眼间,延奇就冷漠地推开了她。也不在乎她是否跌倒在了地上,也不在乎,她是否会跌痛,神情一凛,和刚才的那个人分明是辩若两人。但是,他的力道却是控制地恰到好处,不会摔痛她,也不会摔到弟子里的宝宝。他们的宝宝……

“你可以走了。”冰凉的声音没有一丝情感,仿佛,两个人是毫不相识的陌生人。他,对她,真的可以,如此冷漠?!怎么可以……

“奇……”晴柔流着眼泪,一直摇头,不住地摇头。似乎,她的意识里只留下了摇头,还要无止境的眼泪。

“带她走!!”忽然,延奇冷厉暴烈的怒叱猝然地刺进她耳际,没有一丝预兆!她摇着头的身子猛然一僵,霎时冻结成一尊没有灵魂的傀儡娃娃,毫无生气,直直地向后倒去。独孤芫如同闪电般出现在了晴柔的身后,接住了她软绵绵的身躯,神情复杂地看着延奇。

“你赢了。”许久,延奇吐纳出这样的一句话,语调很轻,很轻,像是深浑的喟叹,那叹息声很长,很长。

看向怀里的人,独孤芫一个转身飞跃,离开了此地!!

“来人,追!”李章挥开了搀扶着他的士兵。

“不许追。”延奇摆了摆手,斥责道,“不许追,让他们走吧,城门也开了,不用封了,不必了。”最后的话,越来越轻,倒像是自言自语了。

“爷。”李章踉跄着,向延奇跑去。

士兵们站在原地,不知道该不该跟着上去。

“罢了……罢了……”眼尖重合着,延奇直直地躺在了地上,没有了知觉。一切的吵杂声,他都听不到了,他想,好好地静一静,静一静就好,什么,都不用管了。

她走了,把他的心,一同带走了……

晴柔,你如愿了,我让我的心,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冥敛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