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章: 导演意外

《调皮王妃》

第2章 导演意外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终于,还是来了。”白发男子望着星宿,唇角若有似无的笑意像是惊喜,又仿佛是无奈。一头银发折射出润泽的光色,转头,却是一张俊秀的面庞。

“谨瑟。”一个女音低喃着,谨瑟侧头。

“那个人,真的来了么?”

谨瑟半响不吭声,背影沉默。

良久,才凉凉地吐出了一句,“顺应天意。”

回头,逆着月光,锦绣看不清谨瑟的面容,谨瑟问道:“锦绣,今生若是负你,来生……”

“来生太遥远,我只求今生。”锦绣摇摇头,拒绝听谨瑟的下文,或许今生都是强求了,还有什么借口去承诺来世呢,该来的总该来的,只要有他陪着,她,无悔。

拥着锦绣,谨瑟的下巴拄着锦绣的银发,深深的喟叹。一切皆是宿命,锦绣,生同床,死同穴。我答应过的,那就一定会做到。

********

头痛。发胀地几乎要裂开了一般,耳畔,还有嗡嗡的耳鸣声,震得耳朵好难受!晴柔皱着眉头,不安分地转动着头颅,汗珠从她的身上沁出,沾湿了她身上的汗衫。

立即,那被她踹开的棉被就覆盖到了她的身上,额头有凉凉的感觉,晴柔别扭地辗转反侧,就是不睁开眼睛。

耳畔的嘈杂之声愈发地扰人,晴柔的眉,皱了又皱。

“尹晴川,滚回你自己房间里面去!”虽然很累,但是,晴柔的河东狮吼还是挺有功效的。

刹时,一切吵闹声音都消失了。

看来,尹晴川还识相厚。晴柔一脚踹开身上的被子,转身,继续睡。

不着片刻,那被子就重新覆盖回到晴柔的身上,噪音不减。

“该死的家伙,真是越来越狂妄了。”晴柔碎碎念着,随手抄起一个枕头就往声音的发源地扔去,顺道又补充了一句:“臭小子,等我起来你就死定了。”

“呼——”枕头不负厚望地穿过人群,向那门上飞去。

与此同时,一位白衣少年推门而入。

房间内的人看清了来人后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迅速地倒退到他们认为是安全地带,惶恐不安地低眉信手,余光都不敢胡乱斜视。

“唰——唰-——唰——”几阵刀光剑影闪过,快得如同闪电般瞬间消逝。而那个可怜的枕头,霎时间就见变成了一团团轻飘飘的棉絮,轻轻地悬浮在半空中,再缓缓地落向地上。

飞絮还未落定,一屋子里的人便诚惶诚恐得跪到了地上。主子素来尊贵无比,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竟然在昏迷中冒犯了主子,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死。哎,她死就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连累了他们一屋子的人。素闻王爷性情残暴凶虐,嗜血成性的,这一下可是有的血腥了。

白衣男子只是阴鹜着脸,抿着薄唇,对于跪了一屋子的人视而不见,立在门口处,目光,落在了床上。

这些人不知道主子是喜是怒,便更加得惶恐,耷拉着脑袋不敢抬头,不敢起身,唯恐明年的今天便是自己的忌日。

而李章,早已经把刀架在了那个以下犯上——晴柔的脖子上了,只等白衣少年的一句话,就将晴柔就地解决掉。

脖子上的寒意是那么地令人忐忑不安,晴柔睁开了眼睛,愣楞着看着眼前的景象,一个面无表情的家伙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她倒是做错了什么事情了?!晴柔稍稍转动了一点点的脑袋,看见跪了一地的人,脑子片刻的短路。

转动的眼球很快地便看到门口站着一个白衣少年。唔!这小子可爱得真是过分耶!俊美无暇的脸上,如同星辰般耀眼的双眸,刚挺的鼻翼随着呼吸略微地颤动,下面,一张性感的薄唇紧闭着……粉嫩的小脸——真是想让人狠狠地咬上一口。晴柔猜忖着,这娃长大了以后一定是个祸国殃民的大祸害啊。不知道多少女孩会为了他打架呢!啧啧,真是太可爱了。

那白衣男子的眼睛似乎有着神奇的力量,深邃的黑色如同旋涡般让人陷入他的世界中。这不应该是个小孩子有的眼神啊,可是,他的年龄看上去真的……好小哦。有没有十岁了?!晴柔根本就忘记了自己现在所处的危险,还真是难得有这样的一个小孩子可以让她忘记了身处何处呢!

回过神,晴柔才发现,他一直阴沉着一张脸,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天煞的,被一个小屁孩瞪着看,她多么没面子,晴柔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

两个人对视着,交流着视线,却没有任何情感好交流的。

“说,你是哪一国的奸细?”李章一副审问奸细的模样,虽然对方是个女子,还是细皮嫩肉的那种,但是难保使得美人计,万不可掉以轻心。

“啊?奸细?!”这又是演得哪一出啊?流苏、刀、木床、木桌、木椅……他们……他们穿着的是——古装!神啊,到底是怎么了?她记得——嗯,她是从阳台摔下来了没错,难不成她变成植物人昏迷了好多年?现在流行的是——复古风?

“不要装糊涂,小心你身首异处!”李章恶狠狠地说道,对于敌人,他从来不讲究仁慈,即使对方是个女子。

晴柔用无辜的眼神看向李章,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弱弱地道:“我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里到底是哪里啊?没有一个人是认识的,莫名其妙,她的老爸老妈小弟哪里去了啊?

“快点从实招来!”

凶什么凶啊,晴柔嘟着嘴,心里不悦但还是没有彰显出来,在陌生的地方,适度的隐藏是必要的。

在白衣男子看了晴柔许久之后,终于不再保持他的缄默,轻轻地挥了挥手,刚才还对他虎视眈眈的人就立马地退到了一旁。

忽略掉性命之忧,晴柔猜忖着白衣男子的身份,现在的复古风是这么猖狂?威胁别人都是用刀的……他的面子可够大啊!这里的人看样子都是听他的话嘛,晴柔思考着,又是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少爷?!哎,这年头真是人比人起死人呀。

慢慢地徒步走到床前。延奇居高临下地看着晴柔。

“为什么盯着我看?”轻轻抬起晴柔的下巴,让她的眸注视着自己,白衣男子问道,从来没有一个人敢在他生气的时候看着他的眼睛,即使是父王母后,他们,也未曾。

“因为你好看啊!”不假思索地回答出来了,晴柔后悔地想咬掉自己的舌头。对着一个小孩子犯花痴,她真是糊涂了,不过,一个小孩子,应该不会在意那么多才是。

“你的名字。”那张阴鹜了的脸使得娃娃脸变得更加的狰狞,白衣下,男子的手紧握着,似乎在极力地压抑着些什么。地下跪着的人都倒吸了好几口冷气,天哪,王爷竟然没有动手掐死这个不知死活的丫头唉!要知道,王爷是最讨厌别人用“好看”两个字来形容他的了。

“尹晴柔。”晴柔不低头,却乖乖地回答。脸蛋红红的,不过可不是害羞,而是人家在生病。

“你在这呆着。”忽然,延奇收回了牵制住晴柔的手,低语地出声。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他竟然没有对她痛下杀手,为什么?连他自己似乎都有些迷惑了,最近做得事情,都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是。”晴柔乖乖地答应着,虽然刚才他抬自己的下巴的时候并没有用力,但是,晴柔觉得眼下自己看是听话点好,他似乎是这里的主人没错唉。那么,她现在应该不用为自己的住所烦恼了。天煞的,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到底是几几年呀,不知道口袋里面的人民币是不是已经报废了,第一次,晴柔觉得人民币上的毛主[xi]爷爷一点都不和蔼可亲了。

“替她看病。”白衣男子看晴柔点头答应后,回头交代了一句。

“是,王爷。”

“以后你伺候她。”他随意地钦点了一个瘦瘦弱弱的丫鬟。

“是,奴婢遵命。”丫鬟有些惊喜若狂地点头,那神情,真是可以用感恩戴德来形容。

白衣男子看着晴柔迷惑的神情,唇畔似乎有些微微向上翘。留下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

谁能告诉他们,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所谓后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