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01章: 往事纠纷

《调皮王妃》

第201章 往事纠纷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奇王府,一团混乱。

“王爷怎么样啦?!为什么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李章焦急地问道,天哪,他的伤都好了,王爷即使没有复原也是没有关系的,可是,为什么整个人都是没有知觉了呢?!连眼皮都没有睁开!都快半个月了,这药也喂不进去,无论是谁,都来见过了,就是不见有所好转。真是急刹了旁人!

“呃……”御医们面面相觑,相互推挤着,就是没有人赶出来说话。

“快些给朕好好说!朕的皇儿好不了,我要你们全部去陪葬!”一旁,皇帝怒发冲冠。他这个儿子武艺超长,怎么会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人伤着了?!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而且,伤着了也就伤着了,但是,昏迷了这么些日子了,连人都不见清醒!着究竟是怎么个怪异事情。

终于,一个御医被推挤了出来,那人拱了拱手,道:“回皇上,皇后娘娘。王爷这一剑伤及了五脏,但是并未伤及六腑。理当应该修养个十天半个月的就会清醒,有所好转的。”

“混账!!那王爷为什么还不醒?”皇上不由怒斥。

“呃……呃……据下官与诸位大人的推论,王爷是有心病。心中抑郁积压着,下意识,王爷自己就是不想清醒过来……微臣们的药膳也喂不下去,这伤,也就好不了。”御医说着,用余光瞟了瞟圣颜。

阴云密布啊,收回了眼神,御医连忙就退了回去,不发一言。伴君如伴虎!真是没有说错啊。众人用衣角,小心翼翼地擦着额头沁出的汗水。

“你下去看看药好了没?喝不下去,灌也要给朕灌下去!”

“是是是。”马上,几个御医急急忙忙退了下去,留下几个,继续心惊胆寒。

“李侍卫。”皇上低沉的声音响起。众人又是不由地一惊。

“属下在,皇上。”

“给朕说说,王爷是怎么伤着的?”

“属下不知,皇上。”李章双膝下跪,虔诚地低头。

王爷昏迷前,千万嘱咐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王妃伤着自己的。无论是谁,都不许说,幸亏那天在场的都是一些王府的死士,只要封掉几章嘴巴,这件事情,就不会被任何人知道了。

“混账!!”皇上大拍龙案,那案台上的笔墨都蹦了老高,又弹回到了案台上,众人的膝盖也跟着那下落的笔墨一起落下,不同的是,笔墨落到了桌子上,他们跪在了地上,一脸的惶恐不安。

李章的头低的更低,君命有所不从,他是死忠的人,为了主子,犯一下欺君之罪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李章,你给朕说清楚!”皇帝一把从地上拉起了李章。

“属下不知。”李章依旧是原来的一句话。

“你不要告诉我,王爷在是自己拿剑刺自己!”皇上有些气急败坏,这奴才,可真是忠心耿耿啊,不过,延奇受伤这件事情,皇上一直认为有内幕,只是,这内幕是些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

说得是没错,李章回想起来,王妃是不想伤着王爷的,可是,王爷自己一步迈了上去,剑就这么直直地戳入了胸膛。这算起来,也算是王爷自己伤了自己啊。可是,他不能说!自古忠义两难全。

“属下不知。”李章依旧是一句老话。

皇上听此,不由地龙颜大怒。什么时候,这样地一个小小部下,竟然敢欺骗、冒犯到了他的头上,一个用力挥手,李章被皇上甩了出去,李章不能反抗,只求自保,空中的一个翻越,稳住了身子,李安然,以下跪的姿势落到了地上。继续跪着。

“你!!”皇上气极,却也是无可奈何,这个属下的脾气,和他的主子一样的臭!!只有他家主子管得了!想来着是恼人,想他堂堂九五之尊,竟然是拿一个侍卫无法子。总不能就这么推出去砍了吧?!延奇倒是问自己要人,他去哪里找一个一样的赔他?!而且,还落下了一个昏君的臭名!

皇帝难做!父亲,更是难当啊!!

“罢了!朕不刁难你。”皇上摆了摆手,道:“那晴丫头呢?皇儿伤成了这样,哪丫头还和皇儿赌气?!不出来看看?也是太不象话了。皇后啊。”皇上转身,对着身后的皇后说道。

“去,把你那个闹别扭的儿媳妇拉出来。朕好好说说她。”皇上坐了下来,兴许,这儿媳妇有办法治他。皇上想了想,慕容这丫头能活下来,也不是靠她的功劳?!继而对御医们说:“把皇儿的情况倒是和朕仔仔细细地说说。”

“是,臣等领旨。”一群大臣连忙磕头谢恩。

“都平身吧。”

“皇后娘娘……”李章叫住了皇后,皇后转身,看着李章。

“皇上,皇后娘娘,王妃……王妃她不在府中。”李章单膝下跪,如实地禀告。

“不在府中?”皇上撂了一把龙须,道:“尹将军,可是你把女儿接回去了?快些送回来才好,这夫君病了,身为娘子,不是应该在一旁伺候着?!快,传朕的口谕,去尹府接人。”

“回皇上,小女未曾回府。”尹将军如实回答。

“嗯,没有回府……”皇上应道,“什么?!没有回府!”那可怜的书桌再一次荣幸地被龙手拍到!“那王妃的人是哪里去了?!李章,给朕从实招来!”

“属下不知……”

“可恶!可恶!!”皇上气得吹胡子瞪眼,“李章,你以为朕不敢砍你不成?!”

“属下不敢。”

“来人,给朕把李章给绑了!连主子都保护不住,要你何用!?拉出去砍了!”皇上一摆手,一群侍卫都走了上来,犹豫了一下,轻声道:“李侍卫,对不住了。”然后,一个反手擒,就将李章擒住,李章也不反抗,就这么束手就擒。

“爷,属下来世替您效忠。”李章朝着延奇的病榻方向磕了一个头,然后被侍卫们带了下去。

“把李章给本王带……带回来……”倏忽,病榻上,脸色惨白的人开口说话,眼睛虽然还是没有睁开的,但是,那嘶哑的声音确实是从那张微微开启的嘴唇里面说出来的。

“恭喜皇上,皇后娘娘。王爷醒了。”御医们不由喜出向外,王爷,总算是醒着了,他们不用替自己的项上人头担心了。

“听……听不懂……本王的话吗?”声音明显的底气不足,却依旧嘶哑着说着:“把李章……给本王……带回……回来!”病榻上的那人咳嗽着,然后,挥舞着要起身,皇后连忙跑过去,按住了床上的人,柔声道:“乖,听话!母后帮你把人叫回来好不好?你不要乱动。小心扯着了伤口了。”

“皇上,还不把人叫回来?!”一转身,皇后对着皇上使了一个眼色。

“何威,去把人救回来。”皇上不情不愿,扯下了自己的金牌,让何威去救人。

何威一听,连忙一个轻功飞跃,赶忙去救人了。

“好了,母后的皇儿啊,你的侍卫给你救回来了,你好好在床上养着,不要乱动,听话,知道不?”皇后抹了抹眼泪。

不久,那双紧闭的眼睑终于睁了开,眼眸依旧深邃,只是多了许久的憔悴,充满着血丝,人,似乎也惨老了几岁,那娃娃脸硬生生地皱成了一团,下巴尽是些杂乱的胡须。

“我的儿,你终于是醒着了。”皇后忍不住喜极而泣抱着延奇的头,贴在自己的胸前,痛哭!

延奇挣扎着,推开了痛哭流涕的母后,嘶哑的声音掩盖不住他的懊恼:“母后!”

“好好好,母后不哭了。”瞬间,皇后擦干了眼泪,乖乖地坐在旁边。没办法,她是“孝子”嘛!儿子的话,她自然是听的。

皇上看了看皇后,将不悦藏匿在心中。做皇帝,不能这么小气的,那是你的儿子……

“父王。”延奇轻声地说了一句。皇帝浑身一僵,莫名的心惊。

“你们退下。”看着屋子里面的闲杂人等,延奇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了下。

皇上看着儿子一脸坚定的样子,叹了一口气,道:“皇儿你还是知道了?!”

“嗯哼。”

“皇儿啊,父王是有苦衷的。”皇上拉下脸,一脸可怜兮兮地道。

“……”

“你们父子两个在说些什么?!”皇后不解地插嘴。

“母后,他没有死。”看了看皇后,延奇开了尊口。

“谁没有死啊?皇儿,你们在说……”皇后笑道,继而,笑容收敛,神情一凛:“什么!?他……唔……唔唔……”

“小声点啊。”皇上捂住了皇后的嘴巴,无奈地说道。继而,轻轻地放开了手。

“他……他……他还没有死……”皇后颤声,“老头子,怎么办啊?他的命怎么这么硬?!他肯定是要来杀你的。对了对了,多叫几个大内侍卫来。你要让他们寸步不离……对,就是这样……”

“皇后(母后)!!”一大一小,给了她一个轻蔑中掺杂着嘲讽的眼神。

“你们是什么态度?!我是为了你父王的生死着想唉!”皇后给了皇上一拳,看了看儿子的伤口,然后怏怏地收回了手。

“当初,咦?皇上,你不是说他已经死了吗?皇儿,不是你亲自监督的吗?”

“……”延奇不语,只是拿着眼神看着皇上。后者则是心虚地撇开了头。

“给我说清楚啦。”皇后掰过皇上的头,道:“看着我的眼睛,你要好好地说清楚。”

“他是我的胞弟,我如何下得了手。”皇上苦笑。“何况,王位原来定的人,就是他。”“什么?!”皇后掰过皇上的身子,道:“这么说,是他还活着?!哦,天哪!!”皇后瘫坐在椅子上。头疼地摸着自己的额头。

皇上垂头不语。

延奇一言不发。

皇后一脸抑郁。

三十七年前,皇室第十四皇子,十五皇子出世。

当皇上还不是皇上的时候,他的名字,叫做谢御轩,当朝王爷,他不是独子,他还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兄弟——谢穹轩。

自小,两个人是打一处长大的。那时,后宫三千,佳丽无数,七十二妃。却都是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之处,杀人于无形。后宫,是最肮脏的地方,有些脸面的妃嫔们的手上,都是染了血的。他的父王原有十五个儿子。却因为种种暗杀毒害,剩下了四个。

年迈的皇上也察觉些了什么,自古帝王之位,骨肉相残都是常有的,忽然之间似乎领悟了些什么,将他们兄弟四人分开了寄居到不同的地方。

他们兄弟二人,还有一个淑妃所生的儿子与皇后的嫡子。他们的母妃是德妃。当朝丞相的嫡孙女,家世显赫,他们的外公自然也是派人暗中保护,他们才得以生存下来,兄弟二人看惯了宫廷险恶,自小是惜惜相惜。可是王命难违。在他们十岁的时候,无可奈何之下被迫分离。直至——父王驾崩的前夕才见得面。

时间可以改造一切,何况是一个可以塑造的儿童。

宫中暗杀是杀人于无形的,皇后的父亲私通邻国被抄家,树倒猢狲散!一下子,皇后那边的势力打垮,宫廷之上,唯有贤妃的父亲,一手遮天!

于是,皇后嫡子无人支持力挺,不久,就传来了太子暴病而亡。自然,这后面,是有人动了手脚的,不过,这位算是大哥的人生性软弱,什么事情都听从他的母后。自然是个耳根子软的人,不过,却是一个好人。

谢御轩与谢穹轩也去参加了太子的葬礼。兄弟十五人,虽说是没有多少感情可以联络,毕竟是血肉相连,骨肉相残,遗留下来的只有他们兄弟二人。

选太子的时候,朝廷上下都是议论纷纷。无论如何,都是贤妃的儿子继承。丞相一家的势力可谓是如日中天了。

可是——

他们哪里知道兄弟之间,为了王位,也有相残的时候!即使是一母同胞,即使是同甘共苦!为了权贵,还不是照样手足相残?!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祭拜太子之后的次日,谢御轩在王府中歇息。不料,司马家忽然急招谢御轩过府商议大事。谢御轩虽然心中甚是不解,却也找不出理由推辞,只好登门拜访。

直至第二天才回到了府中,不想,却是传来了一个惊愕的消息。

一小童进了谢御轩的寝楼,谁料却被里面的毒气所杀,七窍流血而死!

虽然只是一个小童,却是有人要残害当今皇位的继承人之一。丞相自然是要彻查到底的。

严刑逼供之后,确实一个让他们心寒的答案。谢御轩的寝楼旁人是进不去的。

那天晚上,只有——

谢穹轩进去过。

朝纲大乱!原本,朝廷半数居多的人是支持谢穹轩继承王位的,现在却纷纷倒阀,支持谢御轩。

贤妃向来是宠爱小儿子的,听此,不由病倒在床。谢御轩整个人也是大吃一惊。

千算万算,就是想不到,自己的胞弟竟然要取了自己的命。他们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亲兄弟吗?

牢狱之中,两兄弟再次见面,却是一个乃是当朝天子,千万人之上,一个是死牢囚徒,只等秋后问斩。

同样是兄弟,相同的面孔,确实不同的命运,他们,是双生子啊。一个高贵,一个落魄。

“你来,做什么?”谢穹轩看着外面的人,冷笑。

“告诉我,不是你做的。”谢御轩看着与自己相同的脸,却是心寒。

“我说过,可是你信吗?”

“罪证,都是指向你的……”

“既然如此,再让我说一遍,又有什么意义?!”牢里面的人冷笑,“说什么我变了,变了的人是你吧?!皇上。”

最后两个字倒像是嘲讽,谢御轩忽然感觉到了彷徨!如果,有人真的是要陷害他们兄弟二人,那他岂不是上当了?!不,他的弟弟,不可以死。

“穹轩……”

“我承认,是我干的。我讨厌你是长子,讨厌你的彬彬有礼,讨厌你的才高八斗!明明是双生子,凭什么你会赢得比我多的瞩目?!总之,我恨你。哈哈……哈哈哈……”牢中,传来了谢穹轩狂妄的笑声。

谢御轩忽然觉得心冷了。他颓唐地走出了死牢,回头,却还是看不到谢穹轩的脸。

所以,他看不到,谢穹轩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最终,听到脚步声远了,谢穹轩笑着,笑着,竟然是哭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隐晦的内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