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02章: 隐晦的内幕

《调皮王妃》

第202章 隐晦的内幕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哥,你竟是不信我?你竟认为,我会害你……”牢中,所有的哽咽之声,无人能听。四面冷墙,也只是无语倾听。

或者,人是从这刻开始改变的吧!?伤心了,就把亲情遗忘,过往种种,都转变成恨意吧!

“奉天承运,皇弟自小与朕一同长大,念自幼情分,不忍杀戮手足。自此放逐至皇陵旁,戴朕守孝,将功补过。以感皇恩。钦此。轩王爷,接旨吧。”公公手中,明晃晃的圣旨在谢穹轩眼中,确实如此刺眼。这一切,原本,都是应该属于他的,是他用了卑劣的手段,抢走了属于他的一切,皇位,荣誉,权贵,还有——母后!

“罪臣,领旨。”谢穹轩接旨,眼眸中的阴鹜,却是挥之不去。

昨晚那人的话,言犹在耳。

他是在陷害你!他为了做皇帝!他是在陷害你!他为了做皇帝……谢御轩,原来,你也是这样的人!?要做皇帝,与我说,让你做便是了!可是,你竟然用这等卑劣手段!王位,我一定要夺回来!!此仇不报,我谢穹轩枉为人!!

自此之后,皇陵那边,不断传来轩王爷的举动,可是,皇上每每都是挥挥手,把奏折搁浅了下来。

麒璟元年,轩王爷与几个大臣暗中有书信来往。

麒璟五年,轩王爷秘密离开皇陵。

麒璟九年,轩王爷辞王印不拜,不肯回转皇城。

麒璟十四年,轩王爷招兵买马。

麒璟十六年,轩王爷叛乱拉开了序幕。

麒璟十七年,轩王爷与周域勾结,联手陷害了慕容家。此时,贤妃与其父亲都已经相继去逝,周域接手了丞相之位。

次年,轩王爷更加肆无忌惮地勾结朝廷官员,意图谋反。

同年,凌奇王爷平乱,轩王爷造反之事被血腥镇压,轩王爷兵败,而周域,苦于找不到证据,动不了他,一次天罗地网的搜查,确实让慕容家遭受到了周域的栽赃嫁祸——通敌卖国。无奈,慕容家只好依照通敌卖国的罪证抄家,充军全部男丁,流放所有女眷,同时,轩王爷以谋反的罪证逮捕,铁证如山,按律当斩!本应该是延奇监斩,但是,延奇在慕容府被暗伤!生命危在旦夕!只好临时换成了延逸。

不料,皇上一手狸猫换太子之计,救出了轩王爷!

“你走吧。”

“你放我走?”

“你们本是亲手足,手足相残,朕不愿意看到。”

“你已经做过了,何必顾及现今的手足相残?”

“此话何意?”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今日你不杀我,来日,我必定取你的命!”

“穹轩……”

谢御轩看着谢穹轩离开,叹息声才心中蔓延。你该知道,我根本无心骨肉相残啊。不然,岂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你的放肆呢!还有延奇,那是你的侄子啊,你竟然忍心设计他,……弟弟,你真得是变了吗?!

“奇,你是什么时候发现你皇叔没有死的事情?!”思绪回潮,皇上问道。“这么说,你的记忆都恢复了?!”眼眸中闪过一丝复杂,延奇点点头。“自从那日战胜回朝,伊允帮我挡了暗箭,我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后来恢复了记忆,我才想到的。”

“嗯。”皇上点点头,道:“你有见着你皇叔吗?”

“见过他曾经的一个部下,已经收押进牢了。”说道这里,延奇的眼眸中闪过一丝阴鹜与令人窒息的煞气。若不是他的出现,他也不必担心晴柔的安危,自然,也不会设计,逼走了她……晴柔,你是不是,哭得很伤心?对不起,我不能事先告诉你,如果和你说,你一定不会走。我不能让你处于危险之中!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只有你!即使有一分的危险,我都不能让你在这里!我都不能冒险!!即使你会恨我……没关系,只要你活着,就可以了。等我手刃了叛贼,我必定亲自去迎接你回府。

“这么说,你身上的伤是你皇叔伤的了?”皇后道。

“不是。”延奇回答。

“那是怎么弄呢?这么得一个大窟窿呢。”皇后夸张地用手比划着。

“我自有分寸。”延奇微微咳嗽,然后不悦地避开了皇后的话。

“那你是想如何?!”皇上不安的问,他这个儿子,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任何会转化成危险成分的东西放在身边的,宁可错杀一百,不肯放过一个!这次要保全自己的弟弟,是不是很困难了?!似乎这次,皇儿是势在必得了。

为了晴柔,我一定会剔除掉一切的危险因素!她是我今生最大的弱点。谢穹轩现在或许不知道,可是,这个弱点是拳皇城的人共知的事情,随便问一下,不怕打听不出来!到时候……不,他不喜欢无法掌控的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局面,那么,一切就按照计划来做。该杀的,一个都不能活着!

“我绝不会放过他。”延奇浑身散发出阴森的气息,眼眸中,闪烁着嗜血的乐趣,想威胁他的人,那就去和阎王说吧。

“皇儿。”

“父王,儿臣已经和皇兄们商量过了,此次,皇叔赶来,必定要他悔不当初!”“皇儿,放他一命,饶他一次!他是你皇叔啊。”

“皇叔又如何?”延奇冷笑,“不该留的人,一个都不能放过。父王,你不该心慈手软,惹出了这么多的是非来。”

皇上不语,沉默了下去。

“如若放虎归山,将来必定又是一场战争!边境百姓民不聊生,流离失所,只为了一个一直要迫害我朝稳固的皇叔,父王可曾忍心?此人的项上人头,儿臣势在必得。”

“皇儿,自古以来,手足相残……”

“手足相残?他不是我的手足,何惧?”延奇冷哼,“如果儿臣不杀他,他必定会杀了儿臣!父王认为,皇叔是会心慈手软的人吗?父王!王书已经不是当初您的胞弟,他现在只是一个乱臣贼子,此人不除,社稷必不稳定。”

“够了!”皇上无这头,一阵怒吼,延奇冷睥了一眼皇上,道:“即使违反了皇命,我还是会杀了他。”“皇儿,为什么你就是这么不肯放过你的皇叔。”

“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他犯到了我的大忌!”

“大忌?”皇后吸了吸鼻子,道:“你皇叔嘲笑你这张娃娃脸了?”

“母后……”咬牙切齿的声音传来,一双闇黑的眼眸迸射出炙热的怒焰。

“好好好,当我没有说,没有说。”皇后连连摇头,然后,退到了一个稍稍安全的地方呆好!他这儿子,自懂事以来就不笑加不孝了,唉!不就是说他娃娃脸,粉嘟嘟的好可爱嘛,嗯,最多在他还没有学武功的时候,喜欢这天抱着他捏捏他粉嘟嘟的小脸。这样都会生气……她这做妈的容易吗?!

“那是什么大忌嘛?!你倒是说给母后听听啊!母后可是好奇地紧呢!除了那个大忌,你还有什么是不可以隐忍的?!”

“晴柔。”延奇淡淡地吐出两个字。

“嗯?儿媳妇,儿媳妇怎么了?!”

“他会用晴柔威胁我。”延奇冷淡地说道,“晴柔是我致命的弱点。我必须除掉他。”

“除掉谁?儿媳妇吗?”皇后四处张望,“怪不得看不到晴柔那丫头了!奇啊,你就是不喜欢人家也不能害了人家啊!母后我还是挺喜欢这个丫头,你不要人家了,我可以让她转嫁给小幺嘛!我看延萧老喜欢粘着晴柔丫头,反正都是我的儿媳妇嘛!第三个和第四个没有什么差别的,老头子,你说是不是……”皇后看向皇上,皇上给她使了使眼色。

皇后立即尴尬地笑了笑,道:“那个,御医的药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好?奇啊,母后去给你催催,你和你父王好好聊,好好聊。”皇后一个转身,快步往门外跑去,动作之敏捷,根本就是跑路皇后之典范!!出了门,皇后又是人前的一副端庄典雅的一国之母,完全优雅地让人无处挑剔,双面人,做到了这个地步,这个善变的桂冠也就非皇后莫属了吧?!

室内,两个人还是沉默着。许久,皇上才说了一句话。

“皇儿,真的是不放过?!”

“可以考虑,给他留个全尸。”

“奇……”

“父王,我是不会妥协的,相信各位哥哥也是。”各位哥哥也是生怕自己的王妃受到了任何伤害吧?!他不认为,心中的谢穹轩做事情,还会是什么光明磊落,或许以前是,但是,现在的谢穹轩,肯定不是!只是,父王还是没有认清而已。

……本章完结,下一章“ 花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