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05章: 半路的劫杀

《调皮王妃》

第205章 半路的劫杀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此时,谢穹轩却不敢贸然行事。他发现了独孤芫的存在!他用余光细细地打量着独孤芫,估计他对自己所能造成的威胁。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他都差一点忽略了他的存在!若不是他怀里的那个小妮子——凌奇王妃发出了些动静,他到现在还没有认清,还有一个人物的存在!

不过,他在独孤芫的眼中看出了袖手旁观的态度。既然,他想通,只要不威胁到他,他应该不会出手的吧!?既然如此,避开他,大开杀戒——

“杀!”吐出了一个字眼,双方的人士都进入了紧张的作战状态。倏忽,一道劲力的清风扬过,一个颀长的背影出现在了两方交战之处,尘土飞扬,众人纷纷停住了手,如同木头般在风口站立着。

“皇叔,好久不见。”那身影一转,继而微微一笑,灿烂的明眸中,一道夺目的光芒一闪而过,而那人,似乎也并不遮掩。

一身红衣,在阳光下十分的耀眼,晴柔撇头,细细地看着那个人,眼眸中,流泻出一丝怀疑。

“哦!原来是皇侄啊。”谢穹轩的脸上看不出该有的热络,瞥了瞥他的大红袍。反而有几分嘲讽的笑意,谢延奇,比起三年前,你的武功倒是没有什么进步啊,那么,取你小命,自然不在话下。今天是的吉时,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慕容伊允看着那人,然后,愣愣地被他怀抱进自己的臂膀之中,此时,她还是没有分清,谁是谁。他和他,过于相像的五官,现在的新衣穿在他的身上……

独孤芫看了来人,微微一愣,继而嘴角扯出了一些轻微的弧度,这个人,不是他。

谢穹轩离开之际,延奇才出生不久,虽然他后来知道还有一个皇侄,但是毕竟没有见过,此次,他截的是延奇新娘的花轿,来的人,应该也是谢延奇吧!?好,就先解决了他,再是谢延逸,谢延宸,谢延萧。最后,他要留着他亲爱的哥哥!不,他不会让他的哥哥就这么死去。他怎么忍心呢?!他要他活着,日夜想着他的儿子们的惨死。日日夜夜,难以忘却!

“皇叔,束手就擒,我绕你小命。”那人冷着脸说道,却不晓得他的心中在暗笑,狠狠的笑。

“皇侄,你未免太小瞧皇叔了吧?!”谢穹轩阴险的一笑,三年前,你的武功虽然略胜我一筹,可是还不是成了皇叔的手下败将?!而今,你的武功倒是没有进步,谢穹轩嘲讽一笑,不怕连小命都保不住?!虽然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可是,他就是说不上来。

“当年,是皇叔你用了卑劣的手段,才会……”那人愤慨,不悦地说道,那娃娃脸微微一皱,说不清的可爱。

“唉,还是这么得年少不更事。沉不住气,呵呵,没关系,还是一个黄毛小子嘛,皇叔不与你一般计较。”谢穹轩虽然如此说着,但是嘲讽的语气愈加强烈,谢穹轩望了望手中的剑,心里琢磨着用荠城公里就可以解决了这个小子,据说,这四个兄弟里头,谢延奇的武功最精湛,打得过他,他们四兄弟就一个也活不了!看来,传言也是有假的啊!谢穹轩得意的妄笑。

“真是愚昧无知的家伙。”那人摇摇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心想,笨蛋,真是个大笨蛋!除了我会客气的叫你一声皇叔,你以为我们兄弟四个还有谁会理你啊?!真是。

“臭小子,你说什么!?”谢穹轩怒吼,虽然这些年他都是在逃亡,不断地专一阵地。但是,过的日子也算是尊贵,惟我独尊。人人都是敬重他,何人的说过一句污蔑他的话!?

“皇叔,你以为我是谁啊?!”那人神色一凛,冷哼了两声,装得倒是有这么几分想象之处。

“谢延奇?!”谢穹轩觉得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这容貌和记忆中的有了些微的出入,但是人都是在长大的,有一些差别应该是正常的才是,而且,谢延奇最主要的特点就是——娃娃脸,虽然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却看上去和十几岁的小童没有什么差别,而眼前这个,看上去似乎更小一些,不过,没关系,他不是来研究他的长相的,他是要取他的小命的,无所谓你的样子,只要你死了。一切就解决了。

“哇哇!原来我和三哥想象到了这个地步唉!怪不得要我来打头阵。”那人笑开了怀,没错,此人正是皇室里的老幺——谢延萧。

“你是?谢延萧?!可是你明明穿着……”谢穹轩有些不相信,这眉目,这嘴角,分明与谢延奇相似。他……

“谁说大红色的衣服就是新郎的啊?!我有承认我是吗?我有说吗?!”谢延萧眨巴着他的大眼睛,装无知。“而且,我叫你皇叔,也是没有错的嘛!”这句话说得,倒是有些可怜兮兮的了。

谢穹轩这才恍然惊觉!谢延奇从来没有叫过自己皇叔!刚才的不对劲,原来,就是这个称谓!是他疏忽了!该死,致命的疏忽。

“皇叔难道没有听说过?!皇室两子,相像之极,一个冰冷,一个火热吗?!唉,真是不巧,我是那个火热的,皇叔你认错人了啦!虽说三哥和我都是娃娃脸,都是一样的可爱,但是,我比三哥活泼唉,我是不是更可爱?!”谢延萧吐了吐舌头,一副孩子脾气,那隽秀的五官也都笑开了怀。

“四弟,不要玩了。”延逸说道。这个老幺,都什么时候了,还晓得玩!?

延宸摇摇手,指着一个方向,对着延萧打着哑语。

延萧顺着方向看去,虽是哭丧着脸,却还是嬉皮笑脸地道:“我就知道,我学不来三哥的那副阴鹜样子嘛。明明是这么可爱的娃娃脸,硬是要扭曲成触目惊心,明明是可以和我一样可爱……”

“四弟,小心你的舌头。”同胞兄弟,延宸还是很好心的提醒道,免得由于他的得意忘形,他们就要多一个哑巴弟弟。如果真的成了哑巴。表面上看去,或许和延奇就没有什么太大的诧异了吧?!

延逸与延萧相互对视一笑,心中了然。

延萧惊了惊,马上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延奇现在就过来,拔掉他的舌头,然后带着慕容伊允,蹦蹦跳跳地躲到李章的后头。似乎这样子就可以保全自己的舌头一般。

其实,他们兄弟二人是很好区别的啦!他们喜欢的衣服风格可是不一样的。不过,如果他装得深沉点,再穿上三哥平时喜欢穿得衣服,表面上,还是何以忽悠一下大众的眼光的,前提是,不要试他的武功。

这也是为什么三哥小时候比较疼爱他的原因了吧?!可是现在……呜呜,三哥是娶了老婆忘记了兄弟,想当初,三哥都会帮自己挡着师傅的作业的……

慕容伊允看向延奇,心里不觉一冷。即便是假婚,他却连新郎的衣服都不曾穿上,确实让自己的弟弟代穿。三哥哥,你的心里,就这么无我?!无论我做什么事情,你都不再多看我一眼?!

晴柔的目光一直落在素衣的延奇身上,今天不是他大婚吗?他为什么没有穿上新衣?还有他的伤,好些了吗?!看他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应该是差不多痊愈了的吧!?

忽然,晴柔觉得有些气急!她在为了他的伤势担忧,他竟然是要琵琶令抱,再娶他人?!真是可恶!!谢延奇,我的眼泪都为你白流了。

延奇的目光微微带过晴柔的方向,继而,不悦。

是谁允许她这么被别人抱着的?她难道不晓得自己是有夫之妇吗?可恶,等他收拾了这个逆贼,他在与她好好理论。还有,娶妻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李章办事,真是……

李章被延奇的目光狠狠一瞪,连忙缩了缩头。

王爷,可不能怪我啊!你又说要隆重,又不要王妃晓得!这有心人打听打听就晓得的事情,您不是为难我吗?!希望王妃要好好听王爷解释才好,不然死得最惨的人可就是他了。

“等会,我会给你一个交代。”延奇慢步走向独孤芫的方向,淡淡地说了一句。

交代?!晴柔不解,挣脱开了独孤芫的怀抱,问道:“什么交代?!”独孤芫微微皱眉,却尊重了她的选择,阴沉着脸,确实站在一旁。脸她自己都不晓得,为什么要如此委屈了自己,他向来都是不顾及别人的感受的……

延奇回头看她,却不语。

“没有人,比你更不知死活。”延奇看向谢穹轩,冷冽的语气,令人不寒而栗。

“你才是谢延奇?!”谢穹轩的话里,有了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恐惧。因为,他察觉到了浓浓的杀气,他甚至不晓得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他出现在自己的背后的时候,他甚至是一点察觉都没有,这是习武之人最大的弊端,让人悄无声息的靠近自己五章之内竟然没有察觉,是他疏忽了,还是,他的武功太过高超了……这些事,只有谢穹轩自己心中清楚。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