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19章: 我,好想你

《调皮王妃》

第219章 我,好想你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宝宝,和妈咪一起去流浪吧!

至于——你的那个沙罗猪爹地!

哼,让他去死好了!!

我再也不要想你了,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死延奇,臭延奇,我恨你。晴柔在心中诅咒着。

忽然,脖子上似乎被重重一击,晴柔吃痛,然后倒了下来,一个身影瞬时接住了晴柔,眼眸中闪过一道喜悦的光芒。

“喂,你找死啊,竟然敢直接敲晕她?!”另外一个身影显然不认同他的做法。

“不敲晕怎么带走啊?!”那个身影的回话理所当然。

“你自求多福。”另外一个影子喃喃地说道。

“少来,快些回去交差!”于是,两道身影消失在了街口,没有人发现发生了什么事情,街口,依然喧嚣着。

“那个,那个穿蓝色衣服的,站站,你站站。”车夫嚷嚷,所说他晓得凌奇王爷的称号,但是真正的凌奇王爷岂是他们这些平民见得到的,所以,我们的车夫也自然不认识凌奇王爷了,他只晓得,现在充满一身正义的他要替刚才的那位夫人讨回一些公道。

“什么人?走开走开。”侍卫们连忙拦住了车夫。

“官爷,我找那个穿着蓝衣服的人。”车夫陪笑道。

“大胆,那是我家王爷,岂是你们这些小民想见就能见的?!”

“王爷??他是王爷?”车夫傻愣愣地指着延奇,大声地说道。

延奇转头,瞥了一眼车夫。他鼻梁高挺,寡薄双唇紧抿成一线,俊美的宛如冰雕的轮廓上,深邃的黑眸闪烁着的是不耐烦。

“快些走开。”侍卫们倒吸了一口气,架着车夫就要赶他走。

王爷近来脾气一直不好,真担心这个不长脑子的人会因此掉脑袋。

车夫一惊,手中握着的龙凤镯也顺势地往地上掉。

延奇暗眸一眯,身形却宛如行云流水般的一个闪挪,一霎那之间,接住了车夫手中掉落的龙凤镯。

没错,这是晴柔的东西,自从成亲以后,没有见她摘下来过的龙凤镯。

“你从哪里拿来的?”清冷的声音越发地阴寒,让车夫的身体如同风中的落叶般抖颤着。该死的,他从哪里拿来的?如果,他有这个东西,说明——对,他见过晴柔!晴柔还活着!延奇狂喜。眼眸中,波涛汹涌。

“爷……爷,您吓着他了。”李章轻轻地吭声,然后小心翼翼地掰开延奇抓住车夫衣领的手指,看到主子没有什么反应,就当时他默认了,李章再慢慢地将车夫放到了地上。让他做一个脚踏实地的车夫。

“喂,我说回神了,我们王爷问你话呢。”李章拍打着车夫的脸,细细地问,那对龙凤镯确实是皇室的所有物。确切地来说,是皇室儿媳的所有物!大王妃二王妃不会好端端地弄丢了龙凤镯,四王爷还没有成亲,所以,这对龙凤镯就是自家主子的娘子——晴柔王妃主子的龙凤镯喽?!上天保佑!他们的苦日子总算是要熬到头了。

这个车夫晓得王妃主子的下落,无论如何都要好好伺候着。

延奇瞄了李章一眼,耐下性子等着。只要能晓得晴柔的下落,他可以耐着性子等。

“我家主子没什么耐心,你可以尽量让他多等一下。”附在车夫的耳畔,李章轻轻地“哄骗”道。

明显,坐在地上的人抖了抖,然后断断续续地开口:“钱……车钱……”

“车钱?!”李章看了看主子阴鹜的脸色,估计耐心都快要磨灭殆尽,李章只好继续和颜悦色地开口:“你好好说。要钱王爷会给你的。”

就算王爷不给他都会给!救苦救难啊!!他可不想再面对王爷的冷脸了。就算贴上他一年的俸禄他都心甘情愿。

“王……王爷……”李章结巴地看着车夫再度被举起。

然后从主子那张寡薄的嘴唇中响起邪魅的声音:“如果,你再不说,我会要你晓得让我等待的下场。”对待其他人,延奇是向来是没有什么耐心的。

李章惊愕地看着主子,这个人可杀不得啊,杀了,到哪里去找王妃的下落。

“说!!”

手中的人抖了抖,然后结巴地开口:“有……有个夫人……坐车……车,说……说到……到王府……拿钱……让我把那个……镯子……子交……交……”

“她人呢?!”阴鹜了的面容,现在的他指向知道,晴柔的人在哪里。

“那……那……”车夫指着一个地方,颤声道。

话音未落,他就直直地落到了地上,幸好一旁的李章顺手接了那车夫一把。才让他避免于与大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那人恍惚了神情,哈!他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那位夫人……不,不!是王妃要休夫!!因为,王爷真的是太恐怖了!肯定会虐妻!呃,那他把那位王妃的地址告诉了王爷,是不是害了那位王妃啊?!

不一会儿,一道旋风扫了回来。

“没人!”低沉的声音中压抑着狂怒,他已经很克制了,没有直接掐死这个人。

“没……没人?!”车夫的脑子短路。“怎么……么可能没人……人?”

一双闇黑并且阴鸷的眼眸迸射出了狂怒的火焰,下一秒,似乎就要碰发出火焰,烧灼了车夫的全部。

“哦!王……王妃有……话说……说。”车夫忽然想到了晴柔告诉她的话。

“什么?”声音微微平和,他还要在他口中套出话来了,他还不想,吓坏他。最起码现在,他还有一些利用价值。

“王妃说……说……”车夫脑海中回忆着晴柔的话语——我只要他一纸休书就够了,我对他没感情了,好聚好散。

话已出口,车夫就后悔了!他干的好事!王爷的脸一下子就阴冷地要杀人。延奇浑身散发出阴冷的气息,让人不觉地毛骨悚然。

延奇暴走,离开了王府,出去寻人。

晴柔,你在哪里?

我,好想你。

“唉,王……王爷,王妃答应……应要付我……车……车钱啊!”延奇走了好久,那车夫在后知后觉地想到了车钱。

李章叹了一口气,放下一定纹银到车夫的手里,然后微微叹气。听车夫的语气,王妃又是离家出走了吗?

唔,王妃啊!你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呢?!这样你追我跑,很好玩吗?

“李侍卫,大军还候着呢。”

“告诉他们散了吧。”李章摆了摆手,这么些天了,或许不久之后,他就可以好好睡觉了。

“呃?”“王爷现在没空挥兵南下了。”李章笑道:“因为——王妃回来了。”

众人窃喜。

或许,整个皇城里的人都要放鞭炮庆祝。因为,或许一股低气压马上就要消失了,他们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回来了。

“你完蛋了。”晋嬉皮笑脸地看着默,说道,“你把夫人打晕了,到现在还没有醒,主人肯定会怪罪你的。”

默一道眼神瞄了过来,晋连忙噤声。什么嘛,虽说学主子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把主子的那个阴冷脾气学过来可不是什么好的行为。

“默啊,你下手会不会很重啊?要不要检查一下有没有伤口?!”晋看了看床上的人儿。“而且,她是孕妇唉!天哪,主子看上了一孕妇。”

“你最好不要碰她。”赵漓的警告响起。

“咦?漓,你什么时候来的?!”晋高兴地冲了上去,拍了拍漓的肩头。

“对夫人不可以无礼。”赵漓耳提面命。

“晓得了!”晋怏怏地点头,真不晓得他们是怎么想得,这个女人,难道和主子哪可以和后宫相媲美里面的美人们不一样吗?主子会这么在乎这个女人?!

赵漓和默看了晋一眼,然后沉默着。

这个女人,对于主人的意义,绝非一般。

“她呢?”独孤芫的脚步踏进了寝楼,就看到床上躺着的人儿,没错,是她。是晴柔,她果真没有死!独孤芫有些窃喜地摸着晴柔的脸蛋,勾勒着他精致的五官,似乎,多日以来一直悬挂在心间的那块大石头已经落地。

“为什么,她一直睡着不醒?!”独孤芫清冷的声音,有着一丝微微的起伏。

“主人,因为夫人累了。”默半跪在地上,声音冰凉却是虔诚的。

晋微微偷偷抬头,看了看默。

“累了?!”独孤芫微微挑了挑眉峰,目光落回到了床上的人儿身上。

“是的,主人,孕妇容易疲惫。”这句话倒是实话。

“让她好好休息。”独孤芫亲了亲晴柔的额头,然后说道。“叫那个丫头过来伺候她,我不希望出任何差错。”独孤芫抚摸着晴柔的发,眼眸中,一丝溺爱。

晴柔,你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我,好想你。

“属下明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是认真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