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23章: 西域

《调皮王妃》

第223章 西域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独孤苍云是骗子。

所有人都说,少夫人活不长久了,云亦舞犹豫着,没有抱回她的孩子!这是她一生的痛!她想让霓裳走得毫无遗憾,却让自己的人生,陷入迷谭。

为了孩子,霓裳活了下来。虽然一直都是病怏怏的,但是她仍旧是在支撑着,为了她的孩子,为了她的相公。

一个月后,慕容苍云抱回一个孩子。但是云亦舞知道,这个孩子,不是她的孩子。他不是。或许生为一个母亲,对于自己的孩子都有一种莫名的感触。而这个孩子,她没有丝毫的感觉,何况,他的胸口,没有胎记。

“从今往后,这就是你的儿子。”独孤苍云将孩子放到了床上。

“亦舞,我已经负了你,我不能,再去辜负霓裳了。对你多亏欠,以后,我会补偿你的。”对于云亦舞,独孤苍云只是抱歉,愧疚。是,他的心中有她,但是,他们两个走岔了路,霓裳……等到霓裳死后,他会娶她进门,给她一个名分。

女人想要的,都是名分吧?!

“我要我的儿子,你还我吗?”云亦舞看着独孤苍云,独孤苍云却不看她。心冷,或许就是现在的感觉。

“大夫说,霓裳就这几天了……还是,你一定要抱回孩子,让霓裳……亦舞,算我求你,不要去刺激霓裳。”

“够了!”云亦舞避开了独孤苍云,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求自己,她是要感到荣幸,还是感到悲哀?!“你确定,等到霓裳……霓裳不行了的时候,会把儿子还我?!”

“是。”独孤苍云点点头,孩子本来就是她的。是他们的孩子吧。

“请宫主出去。玄冥累了。”云亦舞的所有情绪都收回,脸上,是一副公事公办的冷漠。

“亦舞,知道我为什么选择辜负你吗?”临走的时候,独孤苍云问道。

“……”

“因为,我相信你够坚强。没了爱情,你还可以活下去,霓裳不可以……是我辜负了你。将来必定回报你。”独孤苍云深深地望了一眼云亦舞,然后走了出去。

就是因为——我比较坚强?!云亦舞坐到了地上,只是因为我看上去比较坚强,你就要辜负我的感情吗?是,没了爱情,我是可以活下去,不会去寻死觅活。独孤苍云,你果然很了解我。云亦舞的嘴角挂起了一抹苦笑。所以,你也把我伤的很透。

但是,独孤苍云,你错了,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希望自己是坚强的。她们渴望的,也是心爱的男子,宽厚的肩膀为自己遮风挡雨……

我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却听着他叫别的女子娘亲,却不能相认,怀里抱着的别人的孩子,却要强颜欢笑。霓裳,你要我如何不恨你?!

是的。你很柔弱,受不起一点风吹雨打。所以,独孤苍云将你捧在手心里疼。只是因为,我是弃儿,看惯了人情冷暖,我就要承受那么多的痛。即使你是我的好朋友,但是,我还是恨,我还是恨你。你抢走了我的心上人,还抢走了我的孩子。连为何独孤苍云最后的一点记忆都不曾给我留下。

为什么你不是一个有心计的女人?这样我就可以毫无愧疚地从你的手中抢回我的所有,可是你不是,我下不了手。

霓裳,我只是想要回我自己的孩子。但是,我的孩子恨我。因为你,他恨我啊!云亦舞靠在了墙上,顺着墙壁,慢慢地滑落到了地上。

晴柔很乖,为了孩子,她在床上躺了两个月。

延奇也很乖,他一直在王府,静静地等着晴柔的消息。

晴柔,我们孩子的寝楼已经建好了。

可是,你和孩子,现在在哪里?

慕容伊允只是偶尔在王府走动,却一直不曾住下。外人都不知,称她一声王妃,却不知,这两个字,叫得她心中,苦啊。

他的心中无有她。而且,他一直坚信着晴柔没有死。

皇后曾经问过她,为什么不住王府里面,她只是但笑不语。那里面,没有她的安身之处,皇后让她。去哪里?

她不要施舍的爱情。不!或许那连爱情都算不上,或许只是同情。即使,延奇同意她住进去,她也不会愿意的。她有她的自尊。一个不爱自己的丈夫,她不要,但是她深爱的人,她放不下。她不愿意嫁给别人。

皇后摇头,只能说这是孽缘。

是孽缘吗?慕容伊允不知道,或许是,或许不是。她也不晓得,自己在等些什么,坚持些什么。延奇现在的样子,她会难过。可是,她不晓得应该如何安慰。延奇和晴柔之间的爱情,似乎没有她插身的余地。或许,在延奇的眼中,她连一个第三者都算不上了。

我是对了,还是错了?我是爱了,但你忘了。望着你,我是哭了,还是怎了?现在,我笑了,心却痛了。

“师傅,我们的目标是?”夜行路上,一行五人趁着夜色快速在林间飞驰着。有了暗夜的庇护,他们的动作也如同猎豹一般迅速。

“冥敛宫!”苍老的声音有着一丝恨意。

“冥敛宫?可是师傅,冥敛宫不是易主了吗?”

“哼!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可是,师傅,据说现任的冥敛宫宫主武功比起上任的宫主,更上一层楼啊。”

“难道没有一丝破绽?”

“武林盟主被他一招杀死。”

“他的武功,当真如此厉害?”

“武林之中,至今没有人打败过他。”

“或许,他的武功是没有任何破绽,这种人的缺陷或许是在情感上。玄武。”

“是,师傅。”

“去打听一下。”那苍老的声音如同经过了磨砂纸一样沙哑。“独孤芫,有没有喜欢的人?”

“这……师傅的用意是……”“哼哼,这样的人,一旦有心爱的人,那必定是死穴。”

“师傅英明。”

“呵!独孤苍云,独孤芫!!我们旧账新张,一并地算!!欠我的,是时候还清了。”

夜色中,传来了阴暗的笑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