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24章: 狠

《调皮王妃》

第224章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粉墙低,梅花照眼,依然旧风味。

露痕轻缀,疑净洗铅华,无限佳丽。

去年胜实曾孤倚,冰盘共燕喜。

更可惜、雪中高土,香篝熏素被。

“沙伊小姐,您可不能去啊。”一个丫鬟死命地拉住一个穿着红纱百褶长裙的女子的衣角,苦苦哀求着。

“不要拦着我,我倒是要看看,能把主人迷成晕头转向的狐狸精是何方神圣!”沙伊狠狠地甩开了丫鬟的手,疾步往前走,艳丽的容颜中,有着高傲的盛气凌人。

“沙伊小姐,主人说过,那个后院和前殿一样,是主人休息的地方,女子是不得入内的。”丫鬟情急,要是主人怪罪下来,她还不知道要遭受什么样的处罚呢!地牢如此恐怖,她可不想在那里呆上几天,不!半秒钟都不乐意!

“怕什么?!”红衣女子转身,妩媚的笑容荡漾开来。“要知道,我可是主人最宠爱的人了,天大的事情有我担待着,你尽管随我来。”沙伊哄骗着小丫鬟,然后,神情变得阴冷,“哼,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老是缠着主人,肯定都是她惹得祸!主人都好几个月不去我那里了!”

“可是沙伊小姐……”冥敛宫的人都称她为夫人啊!当然,这句话,小丫头没有说出口,祸从口出,一旦沙伊小姐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出气筒的她可是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沙伊火大,艳丽的脸上有着一丝不耐烦。她都不怕了,她怕什么?!

要知道,您即使再怎么受主人的宠爱,也不能说明什么啊!您只是主人身边众多侍妾之一,如果主人待您是特殊的,早就娶你为妻了。何必拖延到现在,我们都还只是称呼您为沙伊小姐,而不是沙伊夫人……

这话,丫鬟这个旁观者自然是晓得的,只是,她有胆量说出口吗?没有!

脚步凌乱,丫鬟跟上了沙伊的步伐。

如今的晴柔,已是身材臃肿地不成样子。身体笨重地很,自然无法和以前一样出去到处溜达了。天渐渐地冷了,晴柔的脚上也起了浮肿,胀痛地难受,她也嗜睡,愈发地懒的出门了。最常见的就是躺在床上发霉。

今日,难得晴柔有了兴致,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学学闺中的少女调素琴。就当作是给肚子里的孩子一个胎教吧。良好的音乐熏陶也是需要的。

听闻如此,欢儿搬来了十五弦的古筝。这是一张用上等的紫檀木制成的古筝,做工精致,马尾制成的弦,粗细匀称。

晴柔净手后,轻轻地抚过琴弦——柔美明朗、发音松透,高音清亮不单薄、低音淳厚而不浑浊。这确实是一把好琴。一曲《月上西楼》在晴柔的手指中倾泻出来。清幽点点琴声,柔柔地在整间屋子里荡漾开来。

“那个女人会弹琴?”沙伊走了进来,却不得不承认,她的琴艺果然精湛。后面,尾随的小尾巴颤颤抖抖地跟了进来。

看来是个厉害的角色呃!沙伊的心里暗忖着。不过,再优雅的女人,恼怒起来,还不都是一个样子吗?!

冥敛宫内,众位侍妾争风吃醋不是少见的事情。各位侍妾们在主人面前全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柔弱模样。但是,背地里面,明争暗斗的全是悍妇的样子,大吵小闹,泼妇骂街不在少数。这次,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沙伊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

“笑话,都到门口了,哪有回去的道理。”沙伊正了正神色,然后推门而入。

琴声戛然而止。晴柔抬头,看向来人。欢儿一愣,随即走当晴柔的前面,挡住了沙伊的视线。

沙伊自然也是厉害的角色。她一步一步地靠近了欢儿,欢儿一步一步地后退,最后,无路可退。

沙伊的嘴角洋溢奇一抹笑意。和她斗?她还嫩点。

沙伊是晓得,她们这些吵吵闹闹独孤芫何尝不知道?他只是不想管而已,任凭她们胡闹去了。其他人没有明白这层意思,都不敢太过于放肆。但是她明白,所以,她才能压制地住其他人,避免其他人与她争宠。

而现在,来了一个女的,竟然霸着主人好几个月不放。是可忍孰不可忍?!

“妹妹,姐姐特意来看你的。”沙伊俨然一副当家女主人的模样,款款生姿地走向晴柔。

心里暗道:这会是一个劲敌。

晴柔暗笑,也不心急。给了欢儿一个眼神,欢儿连忙走了过去,小心地扶起了晴柔从作为上站了起来。

沙伊这才惊讶地发现,晴柔的肚子,呃……是大的。

“你的这里,不会是枕头吧?!”沙伊目瞪口呆地指着晴柔的肚子。

“如果你也可以塞一个试试。”晴柔笑着,没有丝毫的怒意。

“你……你……你……这……这……这……”沙伊气地说不出话来。谁都晓得,主人是不会允许任何一个女人替他怀孕的。而现在的这个女人,竟然冠冕堂皇地挺着大肚子出现在主人的主卧的隔壁。不得不让人匪夷所思之后,有些担忧了。

“欢儿,她怎么称呼?”

“夫人,她叫沙伊小姐,是……是主人的侍妾。”

“哦,侍妾啊。”晴柔莞尔。

但在沙伊的眼中看来,却是另有含义了。这个女人,竟然敢看不起她?!

“不知道妹妹如何称呼?!”沙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次来是给她一个下马威。而不是被反将一军的。

“晴柔。”晴柔依旧微笑,或许是因为不在意,所以,她并不觉得有什么好生气的。相对于沙伊的怒气冲天,晴柔这边可是平静地多了。况且,容易生气对宝宝也不好。

“原来是晴柔妹妹啊。”沙伊特意将妹妹两个字要的特别重,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她可不喜欢这个后来者居上了。想她在独孤芫的身上浪费了多少的心绪,怎么可以被一个外人给占去了?!她不服。

“晴柔妹妹,虽说主人宠爱你,但是你也不能老是霸占着主人不肯放手啊!你说是不是?!你现在是有身孕了。霸着主人也是没有用的啊。”沙伊顿了顿,而晴柔只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茶,饶有兴趣地听着沙伊讲话。

“罢了,妹妹啊,姐姐是过来人,就奉劝你一句,你现在肚子里面怀着的是主人的骨肉,主人自然是疼爱你的,不过,等到你肚子里的这块肉落地的时候啊,主人还会不会这么疼你还是一个未知数呢。”沙伊看了看晴柔的脸色。原本以为,她会恼羞成怒的。

但是,晴柔只是但笑不语。平静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你还是早些离开吧,依我看呢,你还是把孩子打掉好了,毕竟说不定就是一个女娃娃。现在有几个月呢?!应该还是打的掉的吧。我认识一个……”

“主……主人……”身后,那个丫鬟吓得跪倒在地上,身形却是止不住地瑟瑟发抖,宛如秋天里枯萎了的叶子。

沙伊回头,却发现颀长的身影背手冷漠地伫立在门外,冰冷的眸子像结了冰的琥珀。沙伊的心“咯噔”地一惊,立刻从座位上弹跳了起来,面色慌乱地看值得独孤芫。

沙伊平了平气,鼓起勇气缓缓的向独孤芫靠近。那双涂了红色蔻丹的纤手柔若无骨地抚向独孤芫的衣襟,长长的指甲自上而下的滑落,动作之中,充满令人酥软的挑逗。

她想借此平息独孤芫的怒火?!

她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手倏忽的被独孤芫紧握住,沙伊以为,自己的挑逗成功,喜悦地抬起头,却不料望见了一双深黝得教人窒息的瞳眸。沙伊一惊,他的表情是……

“赵漓。”那冷幽淡漠的表情犹如一张面具,充满着冷酷与绝情。

“是,主人。”赵漓望向沙伊,

汗,又是一个为了主人争风吃醋而自不量力的女人。

“我不想再看见她。”

不想再看见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沙伊抓紧了独孤芫的衣角,瘫坐在地上,又抱紧了独孤芫的双腿。

“主人,我错了,我以后不会来找她的麻烦,我真的错了,您饶过我吧……主人,求求你念在这么些日子的情分里。”沙伊毫无形象而言的抱住了独孤芫的双腿,苦苦哀求。

但是,独孤芫始终是用幽长而深远地凝视着晴柔,没有在乎沙伊半分。晴柔撇过脸去,不去看其他人。

冷淡的声音再次响起:“别让我说第二遍。”长腿一伸,沙伊滚到了门槛边。衣衫与云鬓都乱了,沙伊哭花了妆容!!可是她都不在乎,现在,没有什么比她的生死更为重要的了。

沙伊连滚带爬地回答独孤芫的身边,祈求着:“主人,我真的晓得错。我真的……真的只错,您绕了我这一回……就这么一回……”

赵漓明了了主人的怒气来源,连忙走近拽起了沙伊往外面拖。沙伊的手紧紧地攥着独孤芫的衣角不肯松手。赵漓一使劲,那衣角随着沙伊的用力而破裂了。沙伊绝望地看着这个冷情的男人,手中还紧紧的攥着独孤芫的衣角,绝望的目光中有着不甘心……她不想死,不想啊!!

他当真如此冷漠?!

“晴柔!你……你不用得意,你就是我的下一个!!你就是我的下一个,你……”沙伊尖锐的撕心裂肺的声音渐渐远去。独孤芫停滞了一会儿的脚步,然后靠近晴柔,依旧保持着三步之遥。他想在晴柔的脸上看出些什么。

晴柔对上独孤芫的目光,那对双眸中的深沉教人几乎要灭顶于其中,却依然找不到半点波澜。鸷冷的眼眸,对着她,确实没有丝毫怒气。这一切,都让晴柔心慌。

“她对你说了一些什么?”沉稳的嗓音中,听不出任何的起伏。

“没什么。”晴柔微笑,却是有着疏离。

独孤芫深深地看了晴柔一眼,柔声道:“那个女人你不用管她,歇着吧。”

修长的腿跨出了晴柔的房间。独孤芫停在了晴柔房门的不远处。

她们之间的对话,老远他就听得一清二楚。他也搞不清楚,微有凉意的天气里,他站在风口一动不动,只为偷听两个女子的对话。

晴柔,她的话,你不会生气?!

你的心中,依旧没有我的存在吗?

我就连,让你为我生气的资格,都没有吗?!

簌簌的风声,卷起起了几片枯了的叶子,在风中,打着个圈儿,渐渐远去……

那双深邃的眼眸一直注视着晴柔的房间,久久没有离去……

“师傅,打听清楚了。”

“说。”

“几个月前,独孤芫从外面带回一个女子。那女子已经有了身孕。”

“哦?!有身孕了?是独孤芫的孩子?”

“这……应该是的,冥敛宫里的人都尊称她为夫人。”

“夫人?!”沧桑的声音里包涵着一丝喜悦。“这么说她是独孤芫的妻子喽?!”

“不过,独孤苍云是很反对,一直不同意这个儿媳妇进门。”

“独孤芫怎么表示!?”

“独孤芫让下属都称她为夫人。”

“好!”年长者的喜悦不言而喻。“独孤芫是爱上了那个女子了?!”

“据徒弟连日以来的观察。独孤芫很宠爱这个女子,而且保护地也很周全。外人几乎不晓得他的宫里面还住着这么一个女子。也没有人晓得他已经成亲了。那女子所住的地方,都是使者保护着,一般的人是进不去的。所以,徒弟无能,没有探清虚实。”

“那你是道听途说的了?”年长者一脸不悦。“这么多月,你就打听到这些不实不虚的东西?左近!你的大师兄是当假的吗?”

“师傅,徒儿知错。”左近低头,唯恐失了首席弟子的身份。“徒儿确定,独孤芫对名女子是特殊的!”

“果真?!”

“果真。”

“哈哈!!天助我也!”

……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打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