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26章: 上门要人

《调皮王妃》

第226章 上门要人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灰蒙蒙的天气,天空中布满了厚厚的云彩。将阳光遮掩地一丝不露。阴沉的气压弥漫开来,原本处于荒郊的冥敛宫前,也变得门庭若市般嘈杂,一种停滞着窒息气息的嘈杂。瑟瑟的冷风胡乱地吹起一地的黄土。

大阵临前,放眼望去,黑压压地一片全都是人马。

战火硝烟,一触即发!

“主人。朝廷的人马过来了。就在离宫门口的不远处停留着,我们要怎么办?!”赵漓有些慌乱的出现在了大殿之内。不为其他,只是因为,站在人马之前的人,他认识——凌奇王爷。当初,主人与不止一次地他交过手,两个人的武功平分秋色,不分伯仲,这要是真的就这样打起来,还不是拼个鱼死网破?!

“谢延奇?!”独孤芫淡淡一哂,然后消失在了殿上的宝座上。

“快!跟上主人的步子。”赵漓连忙吩咐道。一队人连忙跟着独孤芫而去。别人都到家门口嚣张了,他这个做主人的,怎么有不去的道理?!

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在了冥敛宫的门口。这才使得两军对垒的局势稍稍平衡了些。

“好久不见。”独孤芫的唇畔扯出一抹似有若无的邪魅笑意。带着面具的他,更显邪气。嗜血魔王出现了。

“你带走了她?”

“是的。”

“为什么?”“我可以照顾好她,比你好。”

“她是我的妻子。”

“那又如何?现在是我的妻子。”

“当真与我做对?”

“我不与任何人作对。”

“那好,放了本王的王妃。”

“她现在是冥敛宫的主母。”

……

这两人语气无波无澜,神情没有一丝的变化,一点也不像剑拔弩张的敌人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在聊聊家常。只是,在这个时候,聊家常,合适吗?但是,他们的身上都流露出一抹嗜人的杀气,场上,充斥着一股晦涩的诡异。

到底,要不要打呢?!

双方的人迟疑着,领头人都没有说话,他们自然也不好说些什么。握手言和,有可能吗?

不可能了。

因为——已经开战。

倏忽的两蔟疾风闪过,两个影子已经打到了一块。

一道迸射着寒芒的银白色光芒与一道闪烁着蓝色光辉的光华在众人的眼前一闪,接着便是交接到了一起,光华碰撞之处,迸射出星星阴寒诡异的火光。

在众人来不及惊呼的同时,独孤芫的身形倏忽的一个翻旋,倒挂在了空中,如同一条青龙盘踞在了延奇的上空,手中,绚蓝的光影蓦地挥出了一道来不及捕捉的光闪,瞬间,独孤芫手中的宝剑在空中划破出一轮轮无懈可击的弧影,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挥向延奇!!电光火石之间,离延奇只有半寸的距离。

延奇的眼眸冷峻寒酷得宛若千年寒冰,却是蓦然一跃,他的身躯凌空飞跃,双臂微张,停留到了十几米之外,右手一转,手中的银剑进射出了万道闪烁的光芒,银灿灿的寒光如同绽放中的烟花般四射着,那看似绚烂夺目的光弧却卷起了一股狂乱的飓风,在虚无中平地而起,一个蜻蜓点水般,延奇合着剑气扬起的飓风呼啸着逼近独孤芫。

兵刃交接,倏忽,两个人身形龙翔蝶舞般地飘然飞旋,一个交汇之后便从然分离,割据了一边,却是交换了方位。一盏茶的功夫,两个人的对招不下一百。

“把本王的王妃交出来。”延奇的手自然地垂下,与身形形成了一个不大的夹角,剑直直的指在地上。

“我的宫中,无有你的王妃。”独孤芫冷僻地说道,握紧了宝剑几百道剑花在他的手中闪现,宝剑一挥,那方圆十丈内,如同地雷爆炸般,直冲冲的袭击着延奇脚下的那块土地。

仓促间,延奇倏翻暴旋至了空中,在空中一道横斩,冷厉而幻沉的寒光如同除了笼的猛虎般扑向独孤芫。

独孤芫一个暴起,两个人定定地悬浮在半空中。

但是,其他人却躲不过延奇与独孤芫带来的杀气与强硬的剑气!地上,横七竖八的躺满了死状恐怖,形状惨淡的人尸马骸,这些都是来不及离开独孤芫与延奇交战的雷区而无辜丧失的生命。剩余的人在李章的带领下退到了安全地带。

“师傅,您觉得这次,分得出胜负吗?!”左近右远有些害怕的问道。这两个人武艺高强,就是十个他们也打不过他们当中的其中一个啊。

“不分伯仲……嗯,看来会是一场恶战。”年长者观测着局势,不由地担心,如若真的动起手来,他恐怕连留下全尸的希望都没有了。

“主……主人……啊!!”一个丫鬟气喘吁吁的跑了出来,看到外面的情景却不由得吓得噤了声。

“大呼小叫些什么?!”赵漓严厉地呵责道,两人交战,由不得半点分心。如果主人因为她而受了伤,她就是有千万条小命也不够赔罪的。

“是……是……是夫……人……人……”

蓦地,两道身影飞了过来,同时揪住了丫鬟的肩膀。

“她怎么了?”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要……要生……生了。”丫鬟哪里见过这等气势,结结巴巴地表达了意思之后,腿软的站不住。

两个人同时很有默契地放手,丫鬟跌落到了地上。回过神来,尖叫着,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如同上来好了一半,延奇与独孤芫收了手。

她要生了?!

晴柔要生了?!

独孤芫右手一扬,宝剑归鞘,随后,一闪挪,独孤芫往晴柔的寝楼跑去。延奇见状,连忙尾随而去。

赵漓等人想拦,可是拦得住吗?于是,无奈之下,放了延奇与李章两个人进去。

“好机会!”托罗拍手叫好。

“师傅。”右远不解。

“趁这个机会,我们溜进去。”

“是,师傅。”

一行五人鬼鬼祟祟地往冥敛宫靠近,却是没有人看到……

寝楼外面,两个颀长的身影挺立着。寝楼内传来了晴柔痛苦的令人撕心裂肺的呻吟声,一声一声传入独孤芫与延奇的耳畔中。两个人的拳头同时握紧。素来冷淡的性子里面有着一丝恼怒的火气与不安。

丫鬟捧着一盆盆热气腾腾的水匆忙地走进,端出了的,却是一盆盆血水。

独孤芫、延奇不由的心头一惊,心念一转,就要冲进去。

“爷,不能进去啊!”

“主人,别进去啊!”

李章和赵漓同时挡在了延奇和独孤芫的前面。

“让开!”冷厉暴烈的怒叱在李章与赵漓的耳畔炸开。

“爷(主人)不能进去啊。”

“她在喊痛。”延奇冷声中有些颤抖。

“爷,女人生孩子都要痛的。那是必然的,爷,您冷静些,冷静些。贸然进去也帮不上忙,说不定王妃还要气您呢。”

延奇下颚猝然绷紧,深邃的黑眸闪烁着焦急的光芒。却强忍住了脚步,不再上前一步。掌风一挥,寝楼前,那座巨型的假山化为了一堆沙砾。视野顿然开明。

“主人,痛是一定的,你担待着些,您进去要是吓着了稳婆,这夫人没人接生,生命可就危在旦夕了。”

独孤芫的暗眸瞥了一下赵漓,恼怒的抽息响起,却直直地收回了脚步。手中的利剑一挥,在一排枯萎了的杨柳树上打穿了一排整齐的洞眼。赵漓瞧了瞧主人的脸,然后迅速的跑过去,把独孤芫的剑捡回来。

主人和王爷是打算要改造冥敛宫不成?!

一个震垮了假山,一个毁了一排的树……夫人哪,您可要顺产呀,不然,这再大的冥敛宫也不够主人和王爷两个人拆啊。

“啊!痛,好痛……”晴柔躺在床上,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了被单,虽说是大冷天,但是,她的脸上全部都是汗,精细的眉毛全都挤到了一起。一阵一阵抽搐的疼痛自脊椎这里一直绵延下去,一种似乎被撕裂了的疼痛,不言而喻,她的脑子里面剩下的只是一片空白。

“呀哟,夫人,这样可不行啊,来,跟着老奴一起做。深深的吸气,吸气,然后呼气,要慢慢的,慢慢来,不要着急,还有好长时间要疼啊。”稳婆教晴柔如何呼吸,然后让丫鬟上去帮晴柔擦擦汗。

“啊!”晴柔握紧了床单,丝绸般的床单被抓出了褶皱。“痛,我好痛……”“夫人啊,你忍耐些。”稳婆有条不紊地说道,“生小孩也是讲究耐心的。这疼痛啊是自己的,没人可以替你承担。你要自己熬过来才可以。来,按照我教你的,慢慢地呼吸,越慢越好,慢慢来,对,就这样慢慢来……”

晴柔喘着粗气,一阵阵痛痛了过去,道:“还要……还要多久?!”

“嗯,快了快了。把参片含在嘴里,补充点体力。来,张嘴。”稳婆将参片塞到了晴柔的嘴里,让她耐心的等待下一阵的疼痛。

“来!加油,一二三,用力!用力!!”

“啊!”

……

寝楼外面,两个男人的拳头,握紧,又松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绑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