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28章: 战乱

《调皮王妃》

第228章 战乱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右远尖叫着冲了出去。左近强行忍住胃里面的翻江倒海,没有恶心作呕,更坚持着抓住了手中的最后一张王牌——晴柔,没有将她也扔了出去。

虽然面对独孤芫与延奇,有着面对恶魔般的畏惧,也宛如看到地府勾魂使者的招魂幡般胆战心惊,但是,他还是清楚的,如果,再把肩上的晴柔扔出去,他们就必死无疑!!

这个人,或许是他们手中唯一的筹码。

托罗回神,急忙从左近的肩上夺过了晴柔,挡在身前。至于右远,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他们也顾不得他了。眼下,保全自己的小命才是最最重要的事情。

“放下她。”暴烈的怒叱猝然传入托罗的耳畔。

托罗一惊,却还是拉住了晴柔。晴柔依旧是昏迷不醒,全身没有力气的挂在了托罗身上,托罗道:“不放。除非你保我安全出去。”

“好。”延奇一口就答应,只要能救下晴柔,一切条件都好商榷。

“不可以。”独孤芫冷声说道。“人你是必定要放!出去?哼,别想。”

放他回去,后患无穷!表面上看,托罗只是一个善于用毒的老家伙,事情却不尽然,他的武功在西域也算是数一数二的高手!再加上为人阴险狡诈,不得不防!此番,一定要将他解决掉才可以。

“既然如此,我坚决不放人。”托罗捆住了晴柔的腰身,不肯放人。

“你以为,你不放人就可以活命吗?愚蠢。”独孤芫不屑地撇了一下唇角,表面上不以为然。现在,如若越表现的在乎,他就越不会放人。

托罗并不是想死的人,他细细地考虑着独孤芫与延奇的话,然后对着延奇道:“你杀了他,我就放人。”

“杀了他?”延奇眉峰一挑,望向独孤芫。却不给以回复。

“哼。”独孤芫冷笑,不以为然。

“你到底……到底做不做?!”托罗问道。

“如果我说不呢。”延奇的唇畔上的笑意未达眼底,那眼眸中的千年积雪似乎更加厚实。

托罗心一冷,从腰带内侧取出了一颗细小的药丸,撬开了晴柔的嘴,然后将晴柔的下巴一抬,只见,晴柔的喉咙“咕隆”一声,毫无知觉地吞下了那颗药丸。

“该死的,你给她吃了什么?!”独孤芫沉声问道,向来平淡的语气中有了少有的慌乱。

“鸠毒。听说过吗?”托罗苍白的眉峰一扬,喜悦地回答道,这药是他费劲毕生心血完成的,是他的骄傲。

独孤芫,你还是在乎她的吧?!

“鸠毒?”延奇的脸霎时更加阴冷。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个是一种毒药,而且,是相当厉害的毒药。延奇给李章使了一个眼色,李章会意地点点头,然后不着边际地退了出去。王爷的意思他明白,是要他去宫里面抓几个太医回来……

一匹快马迅速地奔向皇城的方向。身后,扬起了滚滚黄土……

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很惨……赵漓一步一步,小心地退到安全领域。惹怒了主人已经够恐怖了,他竟然还不怕死的去同时惹怒两头狮子。这下子,恐怕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了吧。砰砰跳跳,赵漓决定远观。该出手的时候,主人会支吾一声的。不该出现的时候,他还是不要出现,碍主人的眼好!

“有没有解药?”独孤芫当机立断,要问清楚有没有解药。如果没有解药,留住了托罗也是没有用的。

“托罗。”阴森的声音响起,托罗抬头,看向独孤芫。

“你应该知道,女人对我而言的意义。”独孤芫的唇畔笑意明显:“我不会让任何一个女人威胁到我的决定。我今生最痛恨的——就是别人的威胁,我想,你是清楚的吧。”冷漠的表情,独孤芫似乎真的不在乎。

“交出解药,全尸。”延奇压抑着眼眸中隐藏着的两蔟狂盛的炽焰。体内,蠢蠢欲动的嗜血因子叫嚣着要将眼前的这个人杀之而后快!

“此毒无解……”当然,如果我精心研究的话,或许能研制出来解药。但是,这句话,托罗已经无有机会说出口了。一道银鞭瞬时猛攻了过来,离托罗脑袋半米的地方,在墙上狠狠的凿出了一个大窟窿。托罗的头如同乌龟般一缩,担忧的眼神瞥了一眼独孤芫,又看了看那堵墙,难以想象,如果他的脑袋被这银鞭打中会是什么样的下场。

独孤芫倏忽的一个甩手,银鞭如同一条扭动的银蛇般乖巧地回到了独孤芫的手上。

看到晴柔从自己眼前消失,一次就够了。这一次,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他都不会让托罗再伤害到晴柔。

延奇厉眼一转,趁着托罗分神的那一霎那,身形如龙翔蝶舞般地飘然飞旋到了托罗的身前,左近早已看出了延奇的想法,快速地取出怀里的药粉,在延奇的眼前一洒。延奇首先想到的就是怀里的孩子,立即用另外一只手捂住了孩子的鼻息,然后屏气飞旋了回去。不料,自己却还是吸入了不少的药粉。

左近冷笑;“这药就催命散。只要你放了我和我师傅,我保证你无事。”

“好徒儿,不愧是我的首席大弟子!”托罗称赞道。

左近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延奇瞬时封住了自己全身的各大血脉,不让毒气四处乱串,攻入五脏六腑,一边,延奇探了探孩子的脉象。脉象平稳。

还好,只是中了迷*,没有吸入催命散。延奇小心地将孩子包好,如同捧着一块易碎的珍宝,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只要晴柔和孩子没事……

起身,延奇将孩子转手,用左手抱住。右手一挥,从腰间抽出软剑,动作一气呵成!那软剑在空中闪出了好几道耀眼的光芒,带着些微的震动停滞在了空中。今天,就是他们师徒的死期!

“你……你想做什么?!”左近望着延奇,脸上流露出了胆颤,朝着托罗的身边靠了靠,托罗却不着边际地远离了左近的身边,他不会让自己靠近任何危险,他是个自私的人。

“死。”延奇的话音未落,拿道身形已经飞闪了出去,手中的软剑迸发着的寒芒如同闪电般耀眼掣飞。瞬间抵制到了左近的喉咙前面。左近慌乱之中拉过晴柔想挡住这致命的一剑,却不料这剑如同长了眼睛一般回收了回去,还未喘气之间又一个左拐出现在了左近的右侧。左近的右手上也有毒药,下意识就用手去档那锐利的剑气。还未察觉到疼痛的时候,左近就发现有一个东西急速的飞了出去。

他抬手,却发现自己的整只胳膊肘已经被砍掉了。毒气攻进了延奇的体内,延奇的眼睛看定左近,随后,给了他爽快的一剑封喉!左近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直直倒下。

延奇的脚步微颤,软剑一挥,指向了托罗。

托罗发现,现在一味地退让也不是办法,这小子武功虽然不弱,但是他已经连续中了两种毒,恐怕也是力不从心。独孤芫与他有矛盾,出手杀了他,独孤芫应该不会出手援助才是托罗的眼眸望了望独孤芫,然后在延奇的身上停住。

随后,托罗抽出了随身携带的长刀!手中的这个女人已经中了毒,没了她也是一样的后果,带在身边反而碍事!

托罗将晴柔随手一扔,甩了出去。

独孤芫一个翩若惊鸿的飞跃,接住了晴柔。

晴柔只穿了一件单衣,独孤芫探了探晴柔的脸颊,冰凉的温度让他心惊,连忙将晴柔抱回了寝楼里面,最起码,室内的温度比外面高得多。

“赵漓!”独孤芫怒吼。

“是,主人。”赵漓以平身最快的速度飞奔而来。

“多搬几个火炉过来,还有被子,丫鬟!”

“是主人。”

独孤芫将厚厚的被子盖在了晴柔的身上,焦急地看着晴柔毫无血色的脸蛋。她刚生完孩子,受不得风寒……

该死的西域的人!独孤芫眼中,杀气渐渐浓稠。

“你以为,你伤得了我?!”延奇轻蔑中掺杂着嘲讽的眼神斜睨着托罗,这个自不量力的家伙。看来不是中原的人。

“我是西域的人,你不能杀我。”托罗撕开了身上中原的衣裳,露出了西域的服装。

延奇的眼睛瞟了托罗一眼,道:“那又如何?!”

西域这块小地方,不足为惧。

“你要是——伤了我——会破坏中原与西域的良好交情。”托罗骄傲地抬头,“我是西域国王的上宾,你伤了我,西域的军队就会南下,西域的铁骑……”

“我想你错了。”延奇深峻脸孔竟然含着笑意。“你还记得,当年我朝的金戈铁马将要踏平你们西域的国都吧?!”“这……这……都是皇帝的一个儿子所做的事情,与你何干……”

延奇莞尔,娃娃脸显得格外可爱……呃……可爱……

……本章完结,下一章“ 杀杀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