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33章: 清华池

《调皮王妃》

第233章 清华池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马车摇晃了好久才缓缓驶进一个山谷里面,山谷内,有着草药奇异的香味儿,放眼望去,漫山遍野尽是一些琼花瑶草、幽林清涧,远处的一黛远山弥漫着幽悠远朦胧的岚烟,空气里面充盈着令人心旷神愉的丝丝清凉。

马车行驶过后的铃铛,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叮当声,散入了这片空气里,渐渐停息,继而又是一阵清脆的声响,马车过了窄小的通口,驶过平野,留下了一折折的车辙痕迹……

再过了一会儿,马车驶进了一条曲折的僻径,虽说已经是冬天了,但是谷里面的树木却没有一片枯黄的落叶,四季如春,无有了夏的炙热,停了秋的萧条,也失了冬的肃杀,马车经过之处,惊飞了一群群栖息着的飞鸟。

车再往前面驶去,一座大型的石头叠置成的古堡映入眼帘,古堡的占地面积大约有十亩地的大小,后有山丘,前有溪流,不愧是个隐居的圣地。

但是此刻,谁都顾不上去欣赏美景,马车在堡面前停了下来,一位白发男子子车上飞跃而下,脚不沾尘地飘至到了地上站稳。

“堡主,您回来啦。咦,夫人呢?”一个年迈却手脚依旧利索的老人推开了一半虚掩着的古老巨型石门,跑了过来。帮谨瑟拉住了马的缰绳,四处张望,却没有看到锦绣的影子,堡主和夫人两人是鹣鲽情深,总是同时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如今怎么都分了开,只见堡主,不见夫人了呢?!

“她留在谷外,暂时不会回来。叫吴妈准备医药箱,我有病人。”谨瑟说得全是实话,只是,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告诉李叔罢了。

谨瑟从车上小心地搬下晴柔,随后快步向堡里面走去,她的内症拖了这么久,寒气已经渗入了脏腑,看来只有靠泡澡,再加上针灸说不定会起到一些快速的疗效。

“李叔,去烧几个暖炉过来。”谨瑟将晴柔抱进古堡,“我会在清华池救治她,你们把东西送去清华池。还要,一定要叫吴妈过来。”

“是,堡主。”李叔急忙地跑了回去,开始张罗着谨瑟等等救人需要的药物和器材。这次堡主似乎特别上心这位病患,他是有史以来第一次看到主人把外头的人带进谷里面来治疗,而且还要带到清华池去治疗,看来这个女人的身份和堡主的关系非比寻常呀。

因为当年祖师爷开创了这古堡就已经规定过了,不能带外人来谷中治疗,除了至亲至敬的人,或者就是堡主的娘子,而堡主已经娶亲,那么这位……

“吴妈。”听闻门外面有声响,谨瑟微微提高了声音问道。他晓得他们都在猜测着自己将会怎样安排这个病患。娶她为妻?!不不不,他已经有了锦绣,何况,凌奇王爷与冥敛宫宫主为了她而大打出手,他只是尊奉了谕令才去蹚这趟浑水的。不然,他大可以与锦绣在着山谷里面过着神仙美眷的生活。至于救好了晴柔怎么安排,他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主意。只要等到锦绣回来就可商榷实行……

“是,堡主,我来了。”一个体型中等的中年妇女站在门口,身着一身合身的蓝布素花仿麻衣裳,一双手不知道应该怎么放,只好不时地在身前的围裙上抹了抹,犹豫地走了进来。堡主一向不许下人们靠近清华池,而如今让自己进来究竟是为了哪一桩事情呢?!

谨瑟已经准备好了泡药澡需要的药材,已经用炙热的水沸过三遍,随后撒入了药缸里面。药缸里面装着的并不是水,而是炼制出来的一种褐色的水,是将甘蔗灼热,混着水炼成的。此药能泡,亦能口服,里面还加入了党参、白术、茯苓、炙甘草、熟地、白芍等药材。

“进清华池前,要事先服用这粒药丸。”谨瑟面不改色地从衣摆里取出了一粒白色的药丸给吴妈服用。“清华池内,毒气与药气混杂着,吴妈你一定要吃了我才能保你无事。”

“哎,好。”吴妈不疑有他,拿来了药丸就吞了下去。

谨瑟点了点头,随后让吴妈跟着他走。

偌大的药缸内,氤氲的水汽冉冉地升起,巨型的屏风形成了一个椭圆的弧度,贴近了药缸的模样,大小足够遮住了一半的药缸,谨瑟站在外头,吩咐着吴妈的一些注意事项,随后让吴妈走了进去。

“堡……堡主,我不行的。我怎么会救人呢?!我根本……”吴妈踟蹰着脚步,迈进去的脚步有退了出来,一脸的担心。“要是救不回人家,我会坏了堡主您的名誉,还会害死一条人命……我,我不要!”

“吴妈,相信我。因为她是女病患,所以我不方便亲自为她治疗。”谨瑟将吴妈推了进去,道:“若是除了差错,我也不会怪你的,好吗?!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医者并非能救活所有的病人,只要尽力而为都是问心无愧的。吴妈,拜托你了。”

“可是堡主……”吴妈犹豫着,堡主都这么说了,她还好意思抗拒吗?只是……吴妈开了口,“这把她脱光了放到要缸里面,吴妈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您还让我去施针救人,我是真的办不到啊。我拿起针就要抖,而且我看不准穴位啊。这……我要怎么配合堡主您的救人呢?!”

谨瑟略微沉思,走进了氤氲的水雾之中。取出了一件汗衫,让吴妈扶起晴柔,比对着汗衫,在晴柔的背上画出了重要穴位。随后取出了一枚炙烤过的银针,封住了晴柔的任、督二脉,道:“你若要问我为什么不叫堡里面的其他侍女过来,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不相信她们……”谨瑟的眼神中,某道光芒一闪而过。

“堡主你……”难道堡主都已经晓得了?!吴妈担忧地看了看堡主,若不是她们威胁自己,绑架了她唯一的一个儿子,她也不会……吴妈的双眼中充满愧疚。

“吴妈,你看她年纪轻轻,还有那么多的大好年华没有走过。你是个吃斋念佛的信徒,你忍心看着这么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死掉吗?平时吴妈你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而现在在你眼前的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谨瑟洞悉了吴妈眼中的含义,他果然是没有看错人,吴妈没有背叛古堡。

但是,那些人,到时候便是顺藤摸瓜,直捣黄龙,也不会再一次出现漏网之鱼,那些叛徒,必定是要一网打尽才是,当初师傅就是过于仁慈,才留下了这些祸害再次扰乱古堡的和平与安详,师傅,我一定替您报仇……

“好了堡主,您别说了,我答应您,尽力而为好吗?!”吴妈勉为其难地点点头。能帮上堡主的,她就尽量地帮了,这样也好弥补一些她内心的愧怍。

谨瑟满意地走了出去,眼下,重要的是救活晴柔,一切都建立在晴柔伤好了的基础上,不然,什么事情都进行不了。

一道声音自屏风后面响起:“吴妈,你现在可以将她放入药缸,小心不要碰到了银针。”任督二脉是大穴,不能掉以轻心。

吴妈咬了咬牙,心里暗忖,只要按照堡主的吩咐,应该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吧?!随后应道:“是。”

“堡主,已经将她放进去了,我还要做什么吗?”吴妈抹了抹额上面沁出的汗珠,这么一些小事就能让她大汗淋漓了,果然是人老了,不中用了。

“将那件汗衫与她穿上。我已对准了她的穴位,你只要按我的吩咐施针即可。”谨瑟答道。此番,尹晴柔这个人,他是非要救好不可的。

“堡主,已经与她穿上了。”吴妈将汗衫套进了晴柔不着寸缕的身躯上。

倏忽,一道金光闪过。一条金丝线已经捆绑到了晴柔的右手腕上,谨瑟左手一扬,牵紧了金丝线,并使金丝线保持了水平位置,左手稳住金丝线,右手在金丝线上轻轻的点颤,探向晴柔的脉搏。

“银针,肺俞穴,一寸深度。”

“堡主啊,肺俞穴倒是在哪里啊?!密密麻麻的小字,我现在看着就手软眼花。”屏风的另一头传来吴妈急迫的声响。她真的是没有救过人,不晓得应该如何做才好呀。

“在病患第四胸椎棘突下旁开一点五寸处。找到了吗?”

“在病患……第……第四胸椎棘突下旁开……一……一……是一寸吗?堡主。”吴妈的声音有些火急火燎。额头上冒得汗也越来越多,奇怪了,明明是冬天了,虽说谷里面不冷,但是也不会让她热到直冒汗的地步呀。吴妈此刻专注于应该怎么办,根本忘了去在意这些细微的情节。

“一点五寸处。”谨瑟心平气和地与吴妈说道。

“哦哦哦,一点五寸处。”吴妈拿手在晴柔的身上面比划着,找到了谨瑟说的肺俞穴。

“找到了吗?”或许是医者的本性吧,谨瑟保持着一贯平和的语气。

“嗯嗯。堡主,我扎针了。”吴妈一手按住了穴位,另外一只拿着针的手不停地颤抖着,犹豫着下着手,那银针慢慢地刺入晴柔的肌肤,扎进入了穴位。

谨瑟探了探晴柔的脉象,然后道:“吴妈,你不要紧张,放轻松慢慢来,就当你是在绣花。明白吗?”

“当作是在绣花?”吴妈惊讶,救人还可以这么来?!

“是的。当作在绣花。”谨瑟柔和着声音,随后有告诉了吴妈几个穴位,大概是一回生二回熟,吴妈的手也不是那么颤抖地厉害了。一针一针虽然扎法不怎么好看,但也都是扎对了穴位。

“吴妈,你做得很好。”谨瑟道。“现在只要扎最后一针,我们就完工了。”

“只剩下最后一针了吗?太好了。”吴妈雀跃。

“吴妈,保持平和的心态,找一下命门穴。但是你一定要小心扎针。这是最后一步。”如果一不小心,扎偏了或者是扎中了就容易造成病患的瘫痪。当然,这句话,谨瑟没有说出口,他怕造成了吴妈的恐慌,到时候真的扎偏了,就是功亏一篑。

“堡主,我真的……”吴妈的慌乱又开始浮出,心慌意乱。

“吴妈,我相信你。”谨瑟的话似乎有镇定的作用,吴妈的心情渐渐地平复。

一句话,却足够让吴妈热泪盈眶了。“堡主,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吴妈决定了要对堡主坦诚,她不能为了自己的儿子就害了堡主,堡主对他们恩重如山,她这样背叛堡主就是下了十八层地狱,阎王爷也不会收留她的。儿子……大不了她就陪着自己的儿子一同死,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良心也过得去一些。

“吴妈,现在什么都不要说,我们现在是在救人,要专注一些。”谨瑟自然是晓得吴妈要说些什么,只是眼下,说出来必定保不住吴妈的儿子,何况,吴妈晓得的那些事情,他都已经知道了。他没有必要让吴妈的儿子和吴妈为自己冒这个险,而且,这个险,冒得不值。

“堡主,我……”吴妈擦着越来越多的汗水,欲言又止。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些心慌气短的感觉。

“吴妈,先救人,好吗?”谨瑟平和的语气中有着一丝不容抗拒的味道。

“好的。”吴妈点了点头,把肚子里面的话又压了回去。还是先救了这位小姐再说吧,人命比较重要。

“命门穴。扎入两寸长短。穴位在在第二腰椎与第三腰椎棘突之间。吴妈,你扎针的时候一定要慢,慢慢地扎下去。”谨瑟将该交代的都交代了一遍。现在,只是希望吴妈不要出了任何差错,免得伤到了她。

谨瑟毫不松懈地把握住晴柔的脉搏,生怕除了任何差错。只要过了这一步,以后都只是配好药材,泡药澡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吴妈热汗涔涔,连手心上也都是汗。他将手在围裙上面抹了抹,随后,拿起了一枚银针。按照谨瑟说的,找到了所谓的命门穴。

吴妈屏住了呼吸,靠近了晴柔的背部,一手按住了等会要扎针的部位,一手握紧真银,慢慢的靠近晴柔的命门穴。针尖很细,吴妈将针慢慢地扎入晴柔肌肤的表皮。

“吴妈,一定要慢。”谨瑟的声音再次传来。

吴妈的手顿了顿,停了下来,有些不敢下手。

“吴妈,慢慢扎,不是停着不扎。”谨瑟探了探晴柔的脉搏,有些紧张。

“是,堡主。”吴妈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用手握住银针,慢慢的转着银针,将银针转入了晴柔的体内。

过了许久,吴妈才吭声:“堡主,好了。”

探了探晴柔的脉象,好像并无什么意向,谨瑟点了点头。

“啊!!堡主!”屏风内,传来了吴妈的惊呼声。

谨瑟手中的金丝线猛然一怔,没了脉搏了?!

“吴妈,到底怎么回事?!”谨瑟难得流露出了一丝慌乱的迷惑。

“晴柔!!”延奇猛然坐起。脑中,晴柔的模样一扫而空。

“王爷,您醒过来了?!”御医喜出望外地看着延奇猛然坐起。昏迷了这么久的王爷总算是醒过来了。他们都担心了好久,以为那个女神医是骗人的呢。

延奇回神,望了望屋里面的摆设,是他的寝卧没错。延奇正欲下床,才发现全身根本没有一点的力气。胸口上还有火辣辣的烧灼感的疼痛。体内四散的真气也不能汇集到一起,脑子里,一片厮杀的镜头闪过之后,延奇才意识到,自己受过伤。

“该死的。李章!”延奇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开口说话了,耗费了体力的他已经不修边幅一个月多了,憔悴的脸上杂乱无章的胡渣已经很长了,眼眶有些凹陷下去,有着深度的黑眼圈。那张脸上哪里还看得到当初凌奇王爷的半分模样?!倒像是一个一只脚已经迈入棺材了的糟老头子。

“爷,您终于醒过来了。”李章喜极而泣。跪在了延奇的床头。看着延奇的样子,道:“爷,您打我一下吧,我都不相信这是真的,爷您真的醒过来了。快!派人通知皇上和皇后娘娘。顺便将小王爷也抱回来。”

“是。”外面,王府的小厮一路轻骑,一溜烟地奔向皇宫。

“李章……”

“爷,您喉咙这么嘶哑,还是多喝些水。来,喝水。”李章沏了一壶水,端到了延奇的床畔。“爷,您喝。”李章以前向来无有表情的脸上,难得流露出了一副惊喜的模样,延奇扫视了李章一眼,接过茶杯,一饮而尽。

“本王的王妃呢?晴柔哪里去了?”喝完茶,延奇就探寻着晴柔的身影。他记得,晴柔有被带回来的。

“爷,您别激动。王妃还在治病,治病呢。”李章说道。这里的女神医呀,和男神医都又有用信鸽联系。一个月前,他们提到过王妃已经顺利到达治疗的地方。眼下,应该是在治疗吧。王妃没有练功武功,底子薄,应该好得比王爷慢才是。

“治病?”

“是的,王爷。”

“白发鸳鸯您听说过吗?王妃就是在他们哪里治疗呢!他们是神医呀,肯定能治好王妃娘娘的毒的,王爷您放心好了。”

“我要去看她。”

“爷,您不能去。”

延奇的那一双阴鸷的眼眸顿时迸射出了炙人的怒焰,“你说本王不能去?!”

“不,不,不是说王爷您不能去。”李章连连摇头,道:“这是白发鸳鸯的规矩,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他们的治疗,何况我们根本不晓得他们的治疗之处。万一惹怒了他们,他们不给王妃娘娘治疗了。”

李章的眼眸一转,道,“爷,您也不想王妃娘娘有什么性命之忧吧?!”李章知道,只有是牵扯到了王妃安全的事情,王爷就是再三思忖,果真,他没有猜错,王妃果然能钳制住王爷,汗,只要是为了王爷好,他犯个大不敬之罪也心甘情愿了。

延奇静静地坐在床畔上,没了下一步的举动。

李章连忙顺势将延奇踩落在了地上的脚搬回到了床沿上,继续瞎掰:“王妃娘娘说了,让王爷一定要养好病,保重自己的身体,还要照顾好小王爷。”李章思忖着,这似乎不像是王妃说话的语气,末了在大胆地补充了一句,“你要是不听话,等我回来就死定了。”

霎时,延奇的一双黑眸璀若琉璃,此刻却迸发出了嗜人的火焰,阴冷的气息在室内不断地蔓延着,很快就将李章冰冻成了一个模样。

李章噎了一声窒住了话音,跪到了地上,求饶道:“爷请恕罪。属下全是按照王妃的意思说的。冒犯了王爷,罪该万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宝宝的名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