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34章:宝宝的名字

《调皮王妃》

第234章宝宝的名字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延奇的怒气瞬间被遏制住,随后渐渐地平息了,继而难得听话地躺在了床上,闭目沉思。

许久,才开了他的尊口——

“李章。”

“是,爷。”李章不由地冷汗涔涔,王爷,现在是要下他的罪状了吗?

“你去万死吧。”平静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波澜,仿佛是这只是一件无关痛痒,芝麻绿豆般大小的事情。

“呃……爷,李章死了,谁来替王爷安前顾后呀。”李章擦了擦额前的冷汗,王爷这一醒过来就要大开杀戒呀,只是,为什么我会是被第一个拿去开刀?!我的爷呀,我倒是希望您现在继续睡一下,等我逃到够远的地方了,你再醒过来。

“李章。”低沉的嗓音继续迷惑李章的神智。

“是,爷。”李章的神经已经崩到了极限了。不会又叫我去死吧?!爷呀,我伺候您,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况且,我都还没有娶妻生子,人生还有很多美好的事情我都还没有享受过呢!

“你一点都不幽默。”严肃的语调,流泻出这样几个字眼。

“……”

天哪,是他听错了吗?一定是他听错了吧!耳朵出现问题了?!李章四处张望了一下,在场的人无有不目瞪口呆的。难道他们也听见了?!这么说来,他的耳朵是没有问题的喽?!只是,王爷这床上躺了两个月的时间,昏迷了这么久,把脑子给躺坏了不成?!天哪,王爷竟然会和自己开玩笑?!真是百年,不不不,是千年难得一闻的奇事呀。李章狠狠地扭了自己一下,非常地痛唉,他没有在做梦啊。

可是,王爷想开玩笑也不用这么严肃吧?!他可是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好笑呢?!小命都快要吓死半条呢?!我的爷呀,是你不正常了,还是我神经错乱了?!

“你们出去,我要一个人静一静。”

“是,王爷。”御医和李章回过神来,迈开了脚步退了出去。停王爷的语气,没有什么变化才对呀。或许,他应该好好利用一下资源,让神医好好给自己看看,他是不是有什么隐疾了……

延奇静静地躺在床上,胸口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他已经无暇估计这些。他已经昏睡了两个月的时间了,延奇不知道,如果自己没有做到那个梦,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永远的都睡过去,只是,那个梦太真实了,让他不觉地认为,好像这件事就是会发生了一般。关于晴柔的事情,他总是会不小心地就慌乱了自己心境,扰乱他平静的步调。

梦里面,他看到晴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却任凭他怎么伸手也牵不到她的手,触摸不到她的脸。一幅一幅的镜头将像是幻灯片一样在他的脑海里浮现成片。

他一直追着晴柔到了悬崖边上,可是,任凭他怎么唤她的名字,晴柔都始终不曾停滞脚步。前面就是悬崖了,可是她还是一个劲地往前面跑。知道最后掉下去的那一刹那,晴柔忽然转头,对着延奇,叫他的名字,但是他却拉不住晴柔往下掉的手,看着她掉了下去,自己却怎么也不能随着他一起往下跳……

随后又是一场对战。他看不清那个人是谁,只防不攻,只是他招招都逼近自己的要害。延奇无奈,挥剑直冲那人的心窝。突然之间,晴柔冲了出来,替那人挡住了一剑。剑就这样直唰唰地刺入了晴柔的身体,他看着晴柔鲜血淋漓地倒在了自己的面前,是他亲手杀死了晴柔,而他自己刚才要杀的人,竟然就变成了自己的父王……

接着便是他望见晴柔不停地往前面走,可是她似乎看不到他。她的怀里抱着一个灵牌,满目哀戚,与决绝。延奇瞥清了牌位,却是无比震惊,因为,上面写着的是——凌奇王爷谢延奇之灵位。他一路跟着晴柔往前走,沿途,他似乎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但是此刻他都已经无心顾及。他指向去拉住前面那个悲怆的人儿,他魂牵梦萦的娘子。

“晴柔,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节哀吧。”

“晴柔呀,为了孩子,你可要坚持住呀。”

……

此起彼伏的劝告声言犹在耳,似乎一切都是那么地真实。延奇似乎看到了前面一座高耸的墓碑。喜儿抱着哭闹不休的孩子。但是晴柔却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一般,慢慢地靠近墓碑。

梦里,延奇喊道:“晴柔,你在做什么?!孩子在哭,你不是非常地在意孩子的吗?你怎么忍心他在哭泣呢?!”只是为了转移晴柔的注意力,她脸上的哀痛让他心痛,痛彻心扉。

晴柔听不到他的话。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走,最里面反复念叨的,只是十六个字:“生死盟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没错,这句话是他曾经对晴柔说过的。延奇慢慢地靠近晴柔,却根本触碰不了晴柔的身体,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实体。就如同一缕烟雾一般漂浮在空中,虚无缥缈一般,风一吹就要飘散了。

“延奇……”晴柔的手摸向粗糙的墓碑,低低地喃语着。“谢延奇,你还没有给我解释,为什么就先我而去了?!”

“晴柔,我没有死……”

“你是个大骗子。”

“晴柔……”无论延奇怎么嘶声力竭地喊着晴柔的名字,晴柔都仿佛听不到的样子。根本看不见他的样子。

“也好,我可以跟你一起走。”晴柔毫无预兆地撞上了那块高耸的墓碑。殷红的鲜血顿时四溅了开来,晴柔就这么缓缓地倒了下去,延奇想去接住晴柔下坠的身体,却怎么也触碰不到,任凭她倒在了冰凉的地上。

众人的惊呼声掺杂着婴儿的哭啼声,混乱了一片……随后,延奇就叫着晴柔的名字醒了过来。

晴柔,你会没事的,对吧?!

没有听过我的解释,你怎么可以先死掉?如果你敢死,我就是追到地狱,也要把你给抢回来。

你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在我没有死之前,你绝对不许死,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有事……

“爷,皇上和皇后来了。”门外,想起了李章的声音。

“不见。”惯有的冷淡继续响起。他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那群人,太吵!

“爷,小王爷您都不见见吗?”看到了皇后向自己使了使眼色,再指了指了手里抱着的小不点。李章会意。“小王爷可怜呢。都……”

“哇——哇——哇——”一阵婴儿的啼哭打断了李章的话音,同样,稚儿的啼哭声也传入了延奇的耳畔,这是他的儿子,他才两个月大,他在哭了。

“呃,小王爷您还真是配合呀。”李章摸了摸自己的头,有些尴尬,不知道王爷会不会对软绵绵的小婴儿有着强烈的抗拒感呢。

“进来。”总归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何况,那一天将孩子抱回来的时候都没来得及仔细地看看着孩子的模样,孩子应该还没有名字吧。他和晴柔的孩子……不自觉的,延奇的嘴角洋溢起了一抹弧度。

仿佛听到了大赦一般,一群人蜂拥而至。就连小宝宝听到了延奇的声音之后也都停止了哭声,张大了眼睛,在皇后的怀里面探头探脑。不消一会儿的时间,一堆的人都站在了延奇的面前,将延奇里里外外地观察了个透彻,仿佛是许久未见过了一般。更有甚者便是用眼泪珠子去淹没延奇,用延奇身上的那件单衣去抹眼泪,不一会儿,延奇的前襟就已经湿了一大片。

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果然不假。

“母后……”无奈的声音自皇后的头顶响起。

“呜呜,我可怜的儿啊,你怎么过了这么久才醒过来,你知道母后我有多么地担心……”皇后早已经将孩子交付到了皇上的手中,自己就如同八角章鱼一般拉住延奇的衣袖不肯松手。

“父王,拉开你的皇后!”延奇愠怒的声音朝向了皇上。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儿子竟然拿我来开火?!皇上给延逸和延宸使了一个眼色,两位王爷无奈,走了上去,一左一右架开了皇后。

“皇后呀,你母仪天下的风范都是到哪里去了?!”皇上才舍不得真的去骂皇后呢?!只歹小小声地说皇后一两声。

“又没有什么外人在,老头子,你管我啊?!”皇后不悦的柳叶眉一竖,想着要继续扒上去大哭。一左一右的王爷们开了口:“母后,弟弟的胸口有受伤,你这眼泪鼻涕地全抹在了弟弟的身上,不怕不相信就伤到了弟弟的伤口呀?!神医说了,要是弄伤了伤口,可是要剜肉的。”

“是啊,母后,打在儿身,同在娘心。母后您也不想我们的三弟在受到一点点的刀伤了吧?!你知道剐肉有多恐怖吗?!就是拿起一把匕首,把你身上的腐肉,一刀,一刀的切除,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呃呀—行了行了。我不过去就好了。”皇后听着有些毛骨悚然,这两儿子就会拿这样的话唬她,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听起来,确实是挺恐怖的啦。

延逸与延宸对视一笑,随后松开了对皇后的钳制。

皇上立即噤声,在场的确实是没什么外人,都是自己家的人。好吧,老是装作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是很压抑皇后了,他不管了总可以吧?!还是乖乖地去哄他的小金孙孙,小孩子才是最乖的,想他怎么样就怎么样,好好玩哈。

还是孙子最乖了……

“哇——哇——”皇上手中的婴儿啼哭出声来。皇上的八字胡一塌,小心地怂了怂手里面的宝宝,轻轻地哄:“乖孙孙不哭。皇爷抱抱宝啊。不哭不哭。”

皇上手里面的宝宝,才听不懂他的话呢,涨红了一章粉嫩的小脸,吊开了嗓子大哭。叫我不哭?

哼,谁理你呀。

宝宝大声的哭了起来。那架势,好像任凭是谁都没有办法哄住。皇上凑过脸,却不料,两个月大的婴儿会张开双手去握东西。皇上的八字胡很不幸地落到了我们的宝贝的手里面。宝宝一哭,皇上下巴的胡子也被狠狠地一拉,小孩子,虽说还没有断奶,手劲倒是不小。抓的皇上差一点而就想陪着小孙孙一起哭了。

“父王,把孩子给我。”延奇忽然吭声,想要抱抱自己的孩子,不是为什么,只是单纯地想抱抱他,仅此而已。

谁知,不止是皇上迅速地后退,就连其他人都挡在了宝宝的身前,不让延奇的手触碰到宝宝的身体。

“奇儿啊,小孩子就是这么会哭会闹的。随便哄哄是不行的,你大皇嫂就带过孩子,你问问问问她。”

大王妃被众人推了出来。她尴尬地说了几句:“其实宝宝就是不好哄,虽然有的时候确实是不听话,让人忍不住想打他的屁股……”

延逸连忙捂住了自己亲亲娘子的嘴巴。免得找来什么事端。“三弟,我娘子的意思是说呢,对待孩子就一定要有十足的耐心,使用暴力是没有结果的,因为孩子根本就不晓得大人的残忍,你说是不是啊?”

“是是是,大哥说的对,对待孩子有有耐心,不能恼怒,孩子的生命是很脆弱的,经不起大人的折腾……”

“你们到底要说什么。”延奇收回了自己的手,冷声问道,他们话里面的意思,似乎在控诉着,孩子到了他的手里就是有去无回,小命休矣了。即使他再嗜血,虎毒况且都不食子,可狂他是一个人呢?!真是一些大惊小怪的人。

“你们认为我会伤害自己的孩子?”延奇直接点破。一道低沉的声音宛如魔音传脑般穿过众人的耳畔。众人不由地心头一惊,冷冷地看着延奇,没了下一步的举动。

“他是我的儿子,你们认为我会怎样?!”延奇恼怒,他只是单纯地想抱抱自己的儿子而已,怎么会让事情变得如此复杂。

“呃……”众人面面相觑,是他们想复杂了吗?

“我只是想抱抱他。他是我的儿子,不是吗?”延奇耐着脾气继续和他们磨着嘴皮子,努力地告诫自己,不可以生气,不可以发飙。他们这样做都是为了自己宝宝的生命安全。

切!什么生命安全!!延奇现在指向照顾东西好好地练练功。到底在搞什么,他会伤害自己的亲生儿子吗?这群人未免想象力太过于丰富了吧?!就算再生气,他都不会一掌劈了自己的儿子的。绝对不会!!!(琳听:以你现在的情况来看,是不可能,你是伤患来着的。没那功力了。延奇:……)

“是你儿子没错。可是你的神情就是想要把他……”皇后想说些什么,才意识道不应该这么说,连忙噤了声。

延奇挑眉,看着这些与自己作对的人,轻声问道:“到底,给还是不给?!”

“给给给。”皇上连忙答应道。

众人,全部的怨恨目光都瞥向皇上,西湖他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杀人凶手。

“爹爹要抱抱自己的儿子,你们有什么理由阻止两父子之间的沟通呢?!”皇上抱着哭闹不休的小宝宝缓缓地往前面挪动。

“可是……”皇后还是有些担心。这两个月来,小孙孙一直都是她带在身边的,比起自己的亲生儿子,花的时间都多了不知道多少倍。就是因为疼惜这个宝宝,爱护这个宝宝,才舍不得让他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的。

“皇后,奇儿是宝宝的爹爹,我们不应该怀疑奇儿会伤害到自己的亲生儿子。这份心情,只有作为父亲的人,才可以理解,母亲疼爱孩子,父亲何况又不是呢?!”将孩子交付到了延奇手中,孩子竟然松开了紧拉着皇上的胡子,也止住了大哭不止的声音。圆圆的脑袋在延奇的怀里挪了挪,继而,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水,转溜着看着延奇,一动也不动。那双小手竟然还紧紧地攥住了延奇的单衣,就这样,父子两个默默地对视着。

两个月大的宝宝,皮肤已经不想刚出生的时候那样皱巴巴的了。只是这么大的宝宝还只能抱在手里面,不会笑,不会说话,就连自己坐住的本事都没有。只会张着嘴巴狠狠地哭,或者就是咕噜咕噜地睡个天昏地暗的。

宝宝的眼睛,像极了晴柔。延奇略显粗糙的手轻轻地抚过宝宝稚嫩的脸蛋,替他擦去眼角边的泪珠。宝宝急忙地闭上了眼睛,略微地一番挣扎,随后又睁开了眼睛,定定地看着延奇。

众人只能在心里祈祷着,延奇不要受不了小宝宝把他扔掉才好。就算是扔掉……皇后给延萧、延宸、延逸、还有李章四个人使了使眼色。让他们注意着点,要是延奇真的把小孩子给认了出来,他们也好接过宝宝——她的心肝肉,乖孙孙唉,你可千万千万不要乱哭哦,不然会惹你的爹爹生气的。乖,不要哭。

众人的呼吸声都是跟着宝宝的一举一动忽然顺畅,忽然遏止的。唯恐延奇一个“失手”。宝宝的这条小命就没了。

“宝宝有名字了吗?”延奇抱着宝宝,轻声地问道。

“还没有,一直等着你醒过来,给宝宝取名字。”皇上说道,眼角确实有着一抹晶亮的东西在翻动着,皇上急忙地避开了延奇的视线。

延奇望了望自己的父王,忽然之间有些体会到了父王这些年来对他们的关爱,回叙只有当知己为人父母,才能体会道父母的用心良苦!

“谢煜祺。”延奇略微思索,给宝宝起了一个名字。

“谢煜祺?!”皇上撂了撂胡子,道:“煜,光耀的象征,祺,福也。谢煜祺,嗯,是个好名字。”

“好好好,就叫谢煜祺,赶紧地叫礼部侍郎将宝宝的名字载入族谱,都拖了两个月了。”皇后兴匆匆地说道。

“我的乖孙孙,你有名字喽,你叫谢煜祺。知道吗?!呵呵呵呵。”皇后逗弄着延奇怀里面的宝宝。

不料,宝宝撇过头,不理会皇后的逗弄。

“好你个小家伙,有了爹爹就忘记了皇奶奶了。看我怎么修理你。”皇后作势要抱回煜祺,不了手还未曾碰到煜祺的身子,煜祺就开始猛掉眼泪了。

“母后。”低沉的声音充满了警告的意味。皇后怏怏地收回手。看了宝宝一眼。

宝宝咧大了嘴,露出一排还没有长牙的粉色牙床,双手握拳,使劲地哭,粉白色的小脸都涨成了猪肝色,可是他似乎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他倒是哭上瘾了?!延奇暗眸一沉。

……本章完结,下一章“ 悲伤灭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