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36章: 远远地驻足,也是一种幸福

《调皮王妃》

第236章 远远地驻足,也是一种幸福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哥哥,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不要呆在这里,哥哥,让我出去呀……”伊允拍打着门,手变得红肿也顾不上,她只是想要出去。

她不要呆着这个似乎是与世隔绝的地方,这里的生活,会让她想到了在那个山谷里面的生活,什么,都是一个人的事情,没人人声,没有人语,只是偶尔间,会有几声悦耳的鸟鸣,但是也会很快消失,连鸟儿也不愿意在这个冷清的地方停留。以前,还有平秋何以陪着她,说会话,可是现在,只有她一个人,似乎她又回到了三年前,三年前,那个从天堂掉入地狱的小女孩,一夕之间,所有的人都不要她,离弃她了。

这似乎就是一个挥不去的阴影,伊允害怕一个人,却一个人在这个外人都进不来的地方住了长达两个月之久。她不要呆在这里,即使是呆在牢中,也比呆在这里,在华丽的金丝笼里面,做一只孤单的小鸟。最起码,牢里面,她可以看到其他的人影,让她可以感觉道,自己还是存活在这个世上的,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

已经有太多的太多抛弃了她,不要再这么残忍,把她丢在这个隔绝人声的地方。

哥哥,我会害怕,你知道吗?我从来都不敢一个人在夜间睡觉,你知道吗?夜里面,她只是会哭,却不让别人,听到她的哭声,眼泪落在衣襟上,“嘀嗒嘀嗒”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还是个活物。

慕容霍司慢慢地靠近了门的方向,端详着伊允,随后,右手一挥,一道黄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继而,门上的那把锁直线落地。

“出来。”慕容霍司打开了门,冷声对着慕容伊允说道。

伊允快步地走了出来。似乎走出了一个不安的世界,伊允脸上紧绷的神情地变得欢yu了些。紧紧地抓着慕容霍司的衣裳,生怕会被再次丢弃在这个地方。

“怎么有不走了,你不是说要出去吗?”慕容霍司瞥向慕容伊允。爱情已经让慕容霍司盲目了头脑,他根本就忽略了妹妹眼中的那一抹畏惧。

“哥哥,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忽然决定要放我出来了?”慕容伊允望向慕容霍司,慕容霍司却撇开了眼睛,顺便,扯回了自己的衣裳,伊允这样拉着自己,会让他想到了某个不该想起的人。

“我只是想让你对他死心。伊允,我搞不懂,既然你不想嫁给他。为什么还要纠缠着他,你不知道这样会给别人带去困扰吗?为什么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口里面说一套,又是做着另外一套,你们都一定要口是心非吗?”

“哥哥……”慕容伊允望着慕容霍司,这是她一生之中,唯一一次,听到哥哥对自己的大呼小叫。她不知道,为什么哥哥要对自己大呼小叫,只是,哥哥的心情看上去很不好,他不让自己拉他的衣角。哥哥似乎变了,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我受够你们这些人了。”慕容霍司转身,轻功掠过了水面,将船留给了慕容伊允。慕容伊允呆呆地望着慕容霍司离去的方向,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以前的那个爱笑的哥哥,哪里去了?还是,哥哥已经不再疼伊允了……

“小姐,您别难过,少爷自从回来之后,脾气一直都不好,而且愈发地容易暴怒,动不动就会把下人骂的狗血淋头的。吓人都不敢轻易靠近少爷,怕触了少爷的霉头。”平秋看到慕容霍司走了老远才敢轻声向慕容伊允说说慕容霍司最近的不正常。

“沐纯嫂嫂都不管哥哥吗?”慕容伊允望了望平秋,有些疑惑。这样,根本就不像是自己的哥哥呀,哥哥最近的所有举动,都和以前的哥哥,不一样。

“小姐,在少爷面前,您可千万不要替沐纯嫂嫂四个字。”平秋抓住了慕容伊允的衣服,拼命地摇头,这几个月,平秋深切地感觉到了少爷在一点一点地变得恐怖。

“为什么?”慕容伊允不解,“对了,为什么沐纯嫂嫂没有跟着哥哥一起回来?是沐纯嫂嫂和哥哥走散了吗?”是因为,找不到沐纯嫂嫂,哥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呃……少爷已经将少夫人的名字划出了族谱。”平秋整了整伊允身上,单薄的衣裳,然后给伊允加了一件披风。小姐,还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呀。

“划出了族谱?”慕容伊允惊愕,以前,虽然她还小,但是她还是能看出来哥哥与嫂嫂两个人鹣鲽情深,现在……哥哥,伊允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不希望,你不快乐。

“小姐,您还是不要管闲事了……”

“这不是闲事。”慕容伊允道,“哥哥和嫂嫂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要弄清楚。”伊允坐上了船,对着平秋道:“平秋,开船,我要去找老管家。”

“是。”

“少爷……少爷怎么会有事呢?没事的小姐,您别担心。”老管家摆了摆手,笑容后面隐藏着秘密。

“管家。你告诉我,好不好?我不晓得哥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想老管家你,也一定想看到哥哥变回到以前的样子。”慕容伊允拉住老管家的手,对上他躲闪的目光。

“唉。小姐,我……我不能说呀。”

“哥哥和沐纯嫂嫂之间出了什么问题了吗?”慕容伊允开门见山,只有晓得了发生什么事情,找出了事出的根源,才可以解决问题。

“小姐……”老管家左右为难。

“老管家,你放心,您说了,哥哥那里,我也不会多问。”

“是这样的,少爷和少夫人之间,似乎出了什么问题。”老管家犹豫了许久,才轻轻的开了口。或许,告诉了小姐,小姐会想办法,找回以前的那个,爱笑,和蔼的少爷……

“出了问题?”慕容伊允的眉峰微微蹙起。

“少爷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寝楼里面一天不出来,不许任何人靠近寝楼。我曾经偷偷地去看过。少爷一个人在寝卧里面喝着闷酒,喝醉了就开始念着少夫人的名字。寝卧里面,有一幅少夫人的画像,少爷喝醉了就会将画像撕得粉碎,然后满屋子地乱撒,过后,又哭着将所有的碎片找回来粘合到了一起,然后又是撕碎,粘合……呃,少爷。”老管家惊恐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无比地虔诚。

“看来,你是太闲了。”慕容霍司的语气里,充满了戾气。

“哥哥……”慕容伊允转身,看到了慕容霍司阴沉着脸,站在了慕容伊允的后面,不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阴鹜的脸上,挂着一抹邪魅的笑意。

“妹妹,你就这么想听我和那个人的事情?”慕容霍司慢慢地逼近慕容伊允,冷冽的神情,就像是一个受了伤的野兽。

“哥哥,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慕容霍司冷笑,道:“好,既然你想听,为什么不亲自来问哥哥呢?!你知道的,只要你撒撒娇,哥哥就会什么事情都告诉你的,不是吗?”

“我……”“有什么人会比当事人还清楚这件事情呢?!伊允妹妹,你想听故事,哥哥就亲自讲给你听,怎么样?”慕容霍司钳制住了伊允的手,眼神中,尽是狠虐的杀气。

“少爷,是我,是我告诉小姐的。”平秋跪下来,拉住了慕容霍司的裤脚,被慕容霍司一脚踹开。

“平秋……”慕容伊允看着被踢飞的平秋,眼中升起了氤氲的雾气,她的哥哥,不是这个样子的,不是。“哥哥,沐纯嫂嫂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会难过的。”

“难过?!”慕容霍司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仰天长笑,但是,伊允却觉得,哥哥连笑声都充满了哀伤。

“哥哥……”慕容伊允看着慕容霍司,这三年里面,哥哥,你经历过什么?为什么,你都不和我说?

“你不害怕?伊允?”慕容霍司伸手,抓住了伊允,恶声地询问。

“我不害怕,哥哥。”慕容伊允答道,“你是我的亲哥哥,你不会伤害我。”坚定的眼神望下慕容霍司,慕容霍司却是但笑不语。抓起了慕容伊允的衣领,就往寝楼的方向飞去。既然,妹妹想知道真相,那么他就告诉她真相,她心目中纯洁无暇的沐纯嫂嫂,是一个怎么样水性杨花的女人。

……

“这就是全部的真相。”慕容霍司的喉咙有些嘶哑的哽咽,他已经尽量压制住了内心翻涌的狂潮,尽量不去吓着伊允,这是他最疼惜的妹妹,那个该死的女人已经从他生命里面退场,他的亲人,只有一个妹妹了。

听完了全部的故事,慕容伊允望着自己的哥哥,只是觉得心痛,心痛自己的哥哥。而她,对沐纯嫂嫂,增添了一份怨恨,对自己,也多了一分痛恨。

有的时候,有些事,是不可以问的,如果,你硬要揭开事情的真相,最后,往往伤害了自己至亲至爱的人。

只是因为她的好奇,她的不解,她就这样轻易地揭开了哥哥鲜血淋漓的伤口,把慕容霍司的隐藏在黑暗里的隐晦赤luo裸地昭示在阳光之下,伤口没有愈合,有被掀起,很痛,特别是,在心口的伤口,更痛。是她错了,她只是想关心一下自己的哥哥,却用错了方法,枉费她自恃聪明,却不料,依旧不懂得顾全身边人的感受。

“哥哥,对不起……”慕容伊允的头,轻轻地搭在慕容霍司的肩膀上,就像小时候一样。小时候……小时候的事情,似乎都已经很遥远了,慕容伊允的眼神微微游离,温热的眼泪无限地落下,为了她的哥哥,也为了她自己。

“妹妹,哥哥只是,不想你也和……”慕容霍司摸了摸慕容伊允的头,望见她手上的红肿,怜惜之情,慢慢涌现。这是他致力保护的亲妹妹,却还是伤到了她。

慕容伊允轻轻地说道,“哥哥只是不想让我受伤,对吗?”

“伊允,痛吗?”

“好痛,哥哥。”伊允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轻声说道,“哥哥,你知道吗?有些爱情,注定是美丽的错误。有些情,不是说断,就能算了的。我会慢慢放下,然后忘记他。”

“哥哥只希望慕容家的小公主能幸福。”

“哥哥,你也会忘掉她的,对吧?”伊允抬起头,看着慕容霍司。

“时间久了,我想,会的。”过了许久,慕容霍司的声音响起。

“伊允,近来的所有,都对不起。”慕容霍司的话随着呼呼地风声,飘散地无影无踪。肩上的人而,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或许,她已经睡着了。

慕容霍司正了正伊允的头,随后,眺望着远处,炫目的晚霞……晚霞虽美,却只是一瞬间的光景。

两个人,静静地坐在屋顶上面,一抹夕阳的余晖打在他们的脸上,似乎,再见小时候。

有的时候,会言不由衷的,伊允,哥哥,忘不了她,即使她背叛了我,我还是,好难忘记她。

哥哥,我会忘掉他的。只要他幸福了,伊允就幸福了。我从来没有想着要牢牢地抓住延奇,真的。

很多时候,爱情只能让你远远地驻足,望着,自己爱的人幸福,也是一种满足。

……本章完结,下一章“ 毫无结果的逼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