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41章: 期满三年

《调皮王妃》

第241章 期满三年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树的手里拿着针线,没错,曾经拿着针就会扎自己的手的人,现在也会缝制一些粗略的衣裳了,而且手工不赖。但是,此刻,无树却望着窗外的梨树发呆,明天,便是宝宝的生辰了,他有多高了,长的像谁?是不是平平安安无病无灾?在冥敛宫,生活的好吗?还有延奇,他和慕容伊允……

“无树呀,堡主他们好像找你呢。”王婆掀开了布帘子,手里面还抱着悠然,对着里面的无树说道。

“娘——”悠悠拍了拍稚嫩的小手,对着无树微笑。

“悠然乖,娘要去古堡,回来再抱你。”无树亲了亲悠然的脸颊,随后让王婆注意些灶炉上面的浓汤,就转身离开。

“堡主,堡主夫人,你们找我?”对于锦绣和谨瑟,她始终无法露出真心的笑容,她不解,为什么他们要将她留在这里三年的时间。但是,他们终究是救了无树的一条命,只是,为了这一条命,她就必须要付出三年的时间。或许在旁人眼中,这似乎是一逼很合算的交易,只是,谷外面的世界,晴柔还有太多的割舍不下。所以,对于谨瑟和锦绣,无树始终都是客气,却从未热络过。

谨瑟和锦绣自然也是晓得无树心里的怨与恨。只是,师命难背,天意难违,留她三年,都是万全之策。眼下,三年的期限已满,她是时候出谷了。

“晴柔。”只有见到他们两个的时候,无树才会想起,自己原来还叫尹晴柔。只有他们晓得,她是尹晴柔。

“堡主与堡主夫人有事吗?王婆和有人还在等着我。”无树的眼神里面尽是客套的疏离。

“晴柔,我们知道你心里有怨恨,但是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还望你多多包涵才是。”锦绣言道。

“堡主夫人客气了。你们是无树的救命恩人,无树怎么会恩将仇报。”依旧是客套的话,却听不出丝毫的不悦。三年来,无树已经能将自己的情感掩饰的很好,最起码,是在这两人的面前,她从不泄露自己的一分半点的情绪。

“晴柔,你应该记得,明天便是你孩儿的生辰吧?”谨瑟问道,“明天也正是你出谷的日子。”

“堡主和堡主夫人不打算继续收留无树了吗?”听到了可以出谷的消息,无树只是矛盾,却并没有惊喜。

“无树,虽说是短短三年光景,但你的医术造诣已经超过外面的江湖术士,或许比宫里面的御医也略胜一筹。”

“无树多谢堡主与堡主夫人的精心栽培。”无树跪下身去,没错,比起外面的大夫们,她的医术是精湛,术数也略知皮毛,但是,懂得又怎样?当初的她还是逃不出去这个山谷。

是的,锦绣和谨瑟待她,确实很好,不仅将医学全部都传授给了她,而且,还帮她安排住处、衣食。只是不允许她出谷,其他的,他们待她,真的很好。即使,当初收她为徒,只是为了保全晴柔的命,但是他们大可以不必调教自己的医术,但是,他们确是精心地做了。

对于谨瑟和锦绣,无树有着说不出的感觉,她不恨他们,但是,也绝对不喜欢他们。这是一种复杂的情绪。

“三年的光景都过去了,外面的人,早已为尹晴柔已经化为一抔黄土,一个已死了的人,何必再回到那个世界去呢?”无树道,现在,三年的时间满了,她倒是犹豫了,以前不是总想着要走出去吗?为什么现在,她开始迟疑了……

“你难道不想见见你的孩儿?”

“儿孙自有儿孙福,向来他已经认为他的娘亲已逝,逝者已矣,何必再去……”

“晴柔,这不像你。”锦绣道。

“人都是会变的。”无树淡笑。

“你这是在逃避问题吗?如果我说,你的孩儿一直盼望着他的娘亲回去,你会怎么做?三年的时间,你还是没有忘记你心里面的人,自然,他们也没有忘记你。”锦绣道:“或许,你可以欺骗天下所有的人,但是,你永远不能欺骗自己的心。”

无树抬头,逼视锦绣的眼眸,平静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惊愕,但是已被谨瑟捕捉到。

“无树,出去吧,留你三年,我们也有苦衷,但不方便告诉你。一切皆有定数,顺应天意吧。若是你当真忘得了他们,你自然可以不走,若是出谷,我们也不会加以阻拦,梅花桩上的玄术已经解了,你随时都可以出去。”锦绣语毕,转身,进入了内厅,三年后的劫,已经解了,剩下的难,只是这个古堡里的了。

谨瑟望着无树,末了,终于开了口:“或许出去了,你才不至于会恨终生。”

回到王婆的小屋子里面,无树还是在思索着,她到底要不要出去。

“无树呀,你看上去很烦恼的样子。”王婆哄了悠然睡午觉,然后撩起自己的围裙,与无树并肩坐在了小板凳上。

“没事。”无树笑了笑,继续晒制着草药。她对草药于一种特殊的敏锐。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天分吧,她的医术很精湛。轻功也甚是了得。但,轻功并不是谨瑟和锦绣教的。而是王婆。

王婆原来也是行走江湖的女侠,只是经历了一些事情,最后隐居在此,她一声,病没有任何弟子,反而老了的时候,收了无树这个徒弟,王婆老是说,这就是缘分,是缘分让他们走到了一起。王婆行走江湖的外号号称“踏雪无痕”,她将毕生的轻功绝学全都传授给了无树。拜师学艺,靠得,也是缘分吧。

无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遇到危险逃跑保住小命还是绰绰有余的。

王婆了然,也不去逼问,帮着无树一起挑选着优良的草药,继而,碎碎地念道:“人生说白了就如同拣草药一样简单。拣去了的劣草、小石头等等的杂物就像是人生中的意外一般多,但是,拣完后的草药才是纯色。当你拣完了所以的杂物。人生也就走到了尽头了。孩子,不要让一块大大的劣草坏了你的人生呀。”王婆拣出了一根大块头的异样草,放到了其他的篮子里面,道:“这拣出来的东西,有时候也不一定都是坏的。”

无树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若有所思。

脑中浮现的,依旧是延奇的容颜,还有一个模糊的孩子影像。那是她今生的至亲了。即使,他们忘掉了她,她去看看他们,总是可以的吧?!如果,他们现在的生活很幸福,如果,他们不需要她,她就可以离开……只是看看他们而已,仅此而已。

现在,她才恍然惊觉,不是她不想他们,只是刻意不想。

“王婆,你会和我一起出去吗?”无树问道。

“不了,我不出去了。”王婆笑着摇头,“外面,没有我牵挂的人,更没有牵挂我的人,我就在这个安静的地方,安度余生。在这里,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了。”

“那,悠然……”无树想带悠然走,但是又怕王婆顾得,舍不得孩子。

“当然要你这个娘亲带走了。”王婆笑道,“我一个老太婆了,带着个小孩也吃力,还没望到她长大就去地府报道了。孩子一个人可怜,你要带出去的。”王婆摆了摆手,道:“这么个水灵的娃,不属于这里呀。”

“那王婆岂不是要一个人……”无树有些不舍,三年的感情,无树已经将王婆当作了奶奶看待,最无助,最伤心的时光,都是王婆陪她度过的。

“我本来就是桀骜一身。再说也有其他的人陪着我,我不会孤单的,若是你们出去了,没事的话就不要回来了。知道吗?”

“为什么?”

“我是担心要是有些不安好心的分子趁机溜进来,坏了我们的隐居。”王婆的笑意里面,有着一丝苍凉。

无树思忖着,在这里的人确实都是一些退隐江湖的人,行走江湖的,难免都会有些仇家,要是寻上门来,他们都是些年迈的人了,动起手来比帝国吃亏,王婆考虑的甚有道理。没有看到王婆嘴角笑意的涵义,无树道:“好吧,那么王婆今晚要再做一桌满满的好吃的给我和悠然饯行才是。”

“你这丫头呀,好好好,我去做晚饭,就做你们最爱吃的桂花猪蹄花。”

“王婆最好了。”无树对着王婆,粲然一笑。

王婆转身,步履蹒跚地走近厨房,如果无树转头,会发现,王婆的背影,是那么地悲凉。

……本章完结,下一章“ 出谷,归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