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47章: 我娘亲是不是死了?!

《调皮王妃》

第247章 我娘亲是不是死了?!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拎起了手里面的东西走到门外,独孤芫不解,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拎回一个累赘来麻烦自己,这似乎根本不符合自己的作风。

独孤芫伸手,有些厌恶地将手里面流着口水的东西扔给了站在门口的赵漓。赵漓一惊,顺手接过了不明飞行物。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张放大了的娃娃的脸。

“主……主人。”赵漓一吓,根本忘记了对独孤芫的称呼要有所隐瞒的事情,不过幸好也没有什么其他人注意到。手里面的悠然差一点被赵漓又转手给扔了出去。

“不许扔掉。”独孤芫警告意味颇重,赵漓连忙抓回了要往外抛的有人,大男人不懂得如何抱着孩子,想赵漓他堂堂玄冥使者,竟然要抱着一个走路都还走不稳的女娃?!传了出去,天下人都要耻笑了去。

赵漓收了收肩上的披风,将悠然隐藏在了披风下面,生怕是被人看到了,遮遮掩掩地追上了独孤芫的脚步。不料,觉得天上面忽然黑了一片,悠然害怕,哭着就喊着要娘亲:“娘——娘——”一个大男人的怀里面,忽然有一个小孩子哭着喊着找娘。

坐在客栈里面的众人哄堂大笑,赵漓感觉到,自己厚厚的衣料闪有些润湿,这个小鬼用得到底是口水,还要鼻涕眼泪?!此时无法与悠然计较,生怕惹出了更大的笑柄来,黝黑的脸庞上竟出现了几丝可疑的红潮。想他堂堂的冥敛宫使者,竟然也有这样丢人的时候。

独孤芫已经率先跨上了马背,冷漠的眼神望向赵漓,赵漓咬了咬牙,爬上了马,两个人就这样扬长而去。

********

院子里面,煜祺一个人坐在九曲亭的栏杆上,望着脖子上面的金锁静静地发呆。孱弱的背影,流露出的是不符合他的年纪的哀伤。

“煜祺,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不和别人一起玩?”伊允找了好久,才看到煜祺一个人在这里发呆,走了过来,摸了摸煜祺的脑袋,煜祺白里透红的脸蛋上有着粉雕玉琢般的俊俏五官,融合了延奇和晴柔的模样,稚嫩的脸上,更显可爱之色。

这三年来,伊允一直都在照顾着煜祺,没娘的孩子,特别让人疼爱,而煜祺又是如此的懂事机灵,就更让人怜惜了,前面的皇孙们有着各自的娘亲陪着,玩得好不痛快,一个不注意,才发现煜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煜祺不答话,而是将玩弄了许久的长命金锁放回到了衣领里面,想要收进内衫内,贴身放置着。

“天气凉了,金锁贴着你的皮肤,你会着凉的。”伊允将金锁拉回到了内衫外头,然后拨了拨煜祺的发丝,煜祺只是低头,不说话。

“煜祺,你是在想娘亲吗?”伊允笑着问道,金锁是晴柔给煜祺套上的,自此以后就从没有摘下来过,每当煜祺看着金锁发呆的时候,伊允就知道,他在想娘亲了,虽然煜祺都不说,但是,只要心思有些细腻的人,都能看出来。

煜祺的两只手不自觉地玩弄着衣摆,听到了慕容伊允的话,抬头,望了望伊允,然后才徐徐地开口,“允姨。”

“煜祺有心事哦,可以告诉允姨吗?”伊允蹲下身,和煜祺并排坐着,然后一脸和蔼地看着煜祺,小小的一个孩子,就已经是满腹心事了,原来,不是所有的皇孙子弟的童年都是快乐无忧的,因为娘亲不在身边了,煜祺不快乐。

“允姨你说,我娘是不是死了?”犹豫了半响,煜祺终于开口说了话。

伊听一愣,脸上流露出了惊愕的表情,继而问道:“为……为什么煜祺会这么想呢?!爹爹他们不都告诉过煜祺了吗?煜祺的娘生病了,所以不得已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煜祺的娘亲其实是很想煜祺的。”

“那她为什么连一封信都不肯寄回来?”煜祺的眼神一动不动地望着伊允。

“煜祺娘亲……”伊允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你们都在骗我,我娘已经死……”煜祺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望向伊允身后的目光充满了畏惧。眼眶中已有了泪水,煜祺却睁大了眼睛,不让眼泪流出来。

伊允猜测到了身后的人是谁,正欲开口,看到了延奇的眼神,又是欲言又止,想走过去拉走煜祺,但是这对父子,一样的倔强,只要是他们认为对的,就会义无反顾。她是拉不住他们两个的,眼下,还是快些去请皇上和皇后来得好。伊允慢慢地向后退去,出了王府就直奔皇宫的方向。

“你说什么。”延奇背手,冷漠地伫立在院子的门口,眼神异常严岐地凝住煜祺,阴鹜的眼眸里,暗潮汹涌。

“爹……”煜祺怯生生地唤了一句。

但是,此刻的延奇似乎根本就听不进煜祺的声音,声音越发的冷冽,“你刚才,说了什么。”

煜祺的脚步微微地往后面移了移,他从来没有看见过爹爹这样的神情,以前的爹爹即使冷着脸,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这样的恐怖。

“爷,爷,您冷静些。”李章听到了消息,迅速赶了来,看到了延奇正怒视着煜祺。

王爷向来疼爱煜祺的,现在怎么会……李章还未靠近这两个人,就听到煜祺闷声地叫了一声,随后,两个人影都已经消失在了李章的面前。

延奇的身形如龙翔蝶舞般地飘然到了煜祺的明日楼,继而,顺势将煜祺往地上一放。

煜祺连步退后,畏惧地望着自己的爹爹。然后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这是他的书房,而眼下,在她面前挂着的画像,正是他的娘亲。

“跪下。”冷然的声音从延奇的最终传出,让煜祺打了一个激灵,然后跪到了画像面前。深秋的天气还是有些寒的,煜祺的膝盖下面没有铺着棉垫子,就这样直直地跪在了地上,跪在了晴柔的画像面前。

……本章完结,下一章“ 惩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