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58章: 绣帕

《调皮王妃》

第258章 绣帕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可是,我应该怎么暗示?!这倒是有些苦恼了无树。

写匿名信?不行不行,她的字迹,延奇都是认识的。送信物?可是,她的身上,早已经无了皇室媳妇的象征——金玉龙凤镯。而且,延奇不是笨蛋,若是一个不小心,那么就是阴谋被揭穿……

结果,可想而之。无树否定掉了脑子里面,所有的假设。

“神医,你怎么了?”喜儿看着无树的眉头皱起,又松了下去,然后,又是皱起。这样反反复复好多次,真是越看越象王妃呢。

“没什么没什么,差不多时候了,我要先走了,喜儿再见。”无树摆了摆手,转身疾步离开。

那么,到底应该要怎么做呢?!无树苦恼着。从煜祺那里下手吗?可是,煜祺才三岁,他能知道什么哦。真是恼人,烦死了、烦死了,无树的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继而又在空中甩了几下,一方丝帕自无树的袖口中掉了出来,无树也无在意,继续苦恼着走她的路。

风一吹,那方绣帕就随着风起,飘出了离无树老远的地方,喜儿走过去,好不容易蹲身捡了起绣帕,唤道。

“唉,神医……”因为有喜了,喜儿不方便走得很快,只能在后面用不快的脚步跟着。不一会,就看着无树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中。

“吖,只要下次见到神医的时候再还给神医了。”喜儿叹了一口气,看样子只好拖李章递过去了,喜儿刚想收起这方手帕。不料,却瞥到了绣帕的花色与做工,喜儿惊呆了,这……这……这东西,明明是她送给王妃的……只是,为什么会出现在了这个神医的身上!难道……

望着无树消失的方向,喜儿思忖了片刻。随后,转身走向王府的内院,步履坚定!

*********

“都听懂了吗?”延奇与煜祺,初步定下了逮捕计划,当然,以后也要见机行事才对。

“是,爹爹,煜祺都懂。”煜祺点了点头,一脸的专注,能把娘亲带回来,这是他的心愿,难得爹爹说了诱拐娘亲的好事,他自然是开心极了。

“只是爹爹,找娘亲,为什么要留下神医姨姨啊?!”煜祺一脸的不解,爹爹为什么不直接去找娘亲,而要找神医姨姨呢?!

这难道就是书中所说的——假借他人之手?!煜祺的小脑袋,快速地旋转着。

“找个机会,你扯下你神医姨姨的面纱来看看就知道了。但是千万不可以声张。”延奇顿了顿,警告道:“若是露出了马脚,煜祺的娘亲有可能就回不来了。”

煜祺认真思忖了片刻,点了点头。

“好儿子,这是秘密。”延奇言道,只要煜祺点头了,就一定会遵守诺言的,这就是从小培养孩子诚信的好习惯的效果啊。“秘密。”煜祺的唇畔扯出的笑意,那张娃娃脸像极了延奇的,煜祺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对着延奇晃了晃。

延奇一愣,不解,瞪大了眼睛看着儿子,这东西,他又是从哪里学来的。

“爹爹笨笨,这样子啦。”煜祺的小手握住了延奇的手,然后将其他抱拳,掰出了延奇的小拇指,和自己打钩钩,偏高的提问透过了小拇指传了过来,煜祺笑得开怀。

难得,延奇的唇畔,也有了一丝浅微的笑意。或许,这是三年来,延奇的第一次带着笑意的表情了。当然,要一家团聚,这就不得不是最好的办法。

这,不算是算计吧。

“我应该……我应该怎么做?”喜儿握紧了手松了又握,坚定的步伐开始犹豫,定定地望着手中的那抹绣帕。这手工分明是她的无差,她不会连自己做得绣品都看不出来的,而这丝料、棉线,也是王府的……

或者,是王妃当初送给她的?!不像。喜儿否定掉了第一个猜测,王妃对那绣帕喜欢得紧,去哪里都带在身上,又怎么会轻易送了人!?而且——她的眉宇好像王妃……喜儿的心,猛然失跳,天哪,喜儿捂住了自己的张大了的嘴,心里的疑问浮露出了水面——她,会是王妃吗?

“喜儿,你怎么到处乱跑?不是让你呆在屋子里的吗?”李章柔声的训斥声传入了喜儿的耳朵,喜儿回过神来,看着李章,犹豫着要不要将自己的猜忖告诉他。

两年前,王爷忽然让李章娶她。喜儿以为,李章会不愿意,没料他竟是一口就答应了。喜儿是爱慕李章,但是她不清楚李章的心意,两个人在婚后,李章虽然不说,但是她也不讨厌自己啊。喜儿心中的纠结才略略地松了松。

若说他们能结成连理,还全靠了了王妃呢。

王爷才不会管这档子的闲事。喜儿记得王妃曾经与她提过这件事的,原以为是说着玩的,没想,王妃竟与王爷说了,而王爷也下令让他们即日成婚。两个人就这样地成为了夫妻,不然,以李章的木讷性格,还不知道要拖上多久呢。

说来还全仗着王妃的福,才没让他两个认为了一对怨偶。

“你在想些什么?”李章唤回了喜儿的神智,言道:“小王爷得了麻疹,你一有了身孕的人也要顾着点自己。不要出来瞎逛。”不是因为别的,只是担心喜儿也会不小心染上,女人家,身体自然比不上男人的健壮。

何况——她还有着身孕,神医说过大人感染上了,会比小孩子要严重地多了,这要是有个万一,他……李章的双手握紧,带着喜儿,往内屋走去。虽然看上去,李章是好粗鲁的男子汉,但是动作之中都透满了柔情。

“李章。”喜儿轻声唤道。

“有事以后再说,你回去,我还要去看小王爷。”对于煜祺,李章也都是关爱得紧,看着小王爷得了病,他也是急的日夜在煜祺的房门外面守候。

“你天天呆在那里……”喜儿也有些担心。

“神医说多晒太阳就不易感染。妇道人家,不要管那么多的事情。”李章黝黑的面庞上,有几丝可疑的红潮。对于妻子的关心,李章还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愫。

“哎,你等等呀。”看着李章转身就走,喜儿追了上去。李章虽然口头上不耐烦,但还是止住了脚步,道:“你又有什么事情啊?!”

“李章,你看。”想起了正事,喜儿将手上的那抹绣帕献宝似的递给了李章看。

“这不是你的绣品吗?我现在没空,晚上回去再说。”李章言道,他素来是公事公了,可不能让人落了口实,说他假借公事来寻私情来了。李章转身,迅速离开,生怕是被人看到了。

“李章你站住!!”喜儿双手叉腰,对着李章吼道。真是的,她是他的娘子唉,为什么白天看到自己就跟看到贼似的。她可是他明媒正娶的娘子唉,有必要弄得跟会情人一样嘛!或许是因为怀孕了吧,喜儿的脾气也变得好大。

李章的脚步略微停顿,继续向前。

“你要是不理我,我晚上就把你关外头……唔……唔……”喜儿的话还没有讲完,就有一双大手捂住了喜儿的嘴。

“你不要大声嚷嚷。”原本离得老远的李章一下子就冲了回来,捂住了喜儿的嘴,然后张望了一下四周,继而道:“给你一盏茶的时间,你又是快说吧。”

“唔……唔……”喜儿送给了李章一个大大的白眼,你这么捂着我,我怎么说话?!李章赶忙松手,迟早有一天,他会成为妻奴的,还是心甘情愿的,李章在心里言道。

“我的话很长。”

“那就长话短说。”李章焦急地踱步。

喜儿愤愤地看了一下自己的木头相公,然后道:“我晓得王妃在哪了。”这就是长话短说的效果,一针见血。

“王妃?喜儿,你说你知道王妃的下落了?”李章露出了惊喜的神情,“快说,你知道了些什么?是王妃和你联系了吗?还是王妃回来过了?”

虽然知道李章是在替王爷和小王爷着急,但是喜儿还是会数落着:“就知道关心你家的主子,你怎么都不晓得要关心关心我,我怀着孕,你就撇下我不闻不问的……”

李章耐着心,等喜儿发完了牢骚,实际上确实一句也没听进去。待到喜儿停了嘴,李章问道:“王妃在哪里?”

“呐,你拿这东西给王爷看,告诉王爷这是从神医的身上掉下来的,你就明白啦。”喜儿嘟着嘴,将手上的绣帕递给了李章。王爷应该见过这东西吧,以王爷的睿智,肯定会猜出来。哈,王妃回来了!喜儿的脸上,流露出了喜悦之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 夫妻斗智——前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