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64章: 说漏嘴

《调皮王妃》

第264章 说漏嘴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阴鹜的面庞,正在充分显示着主人隐忍的怒气,但是,延奇性感双唇却微微的上扬,将冷寒的脸庞点亮,那抹不符合的笑容,让煜棋的心里,一阵毛骨悚然。

“煜棋。”低迷的嗓音充满了磁性。但在他们母子两个看了,却是格外的危险。

延奇他,非常善于隐藏自己的脾气,无树抱着煜棋,一步一步地后退,小心地避开了延奇的逼近,现在的这个男人,就像是瞄准了猎物的野兽,随时准备出击,给他们一个致命的打击。

煜棋抱着无数的脖子,搂得可紧了,毕竟,煜棋再聪明也是一个孩子,在面对延奇发怒的时候,也总是需要有人可以依靠的才会觉得心安,若真是说心安,那也不如说是拉一个替死鬼有难同当来得准确些。

若是以前,无树肯定是不怕的,但是现在,延奇没有认出自己,他不知道,当他不知道她是晴柔的情况下,他是什么样的举动?他在意的,是尹晴柔这个名字,还是尹晴柔这个人呢?!若是在意人,他为什么认不出她来?!

“过来,煜棋。”延奇依旧负手而立,脚步停在了距离无数他们好几丈远的地方,因为,他发现无树一直抱着孩子再后退,若是在这么退下去,他们绝对会掉到他们身后不远的池塘里面去,已经是深秋了,这两个人可经不起落水的折腾。

所以,延奇即使是恼怒,也明智地止住了脚步。

煜棋的头一缩,当做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他是男子汉小丈夫,不是大丈夫,才不要敢作敢当呢,煜棋的头埋进无树的怀里面,打算做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乖宝宝,他挑起了爹爹的怒火,相信爹爹会想办法发泄发泄的。例如,再毁掉王府里面的假山,庭院什么的……

无树抱着煜棋,继续后退。这个笨蛋!还退,延奇英挺颀长的身形流露出一股费解的傲势,若是,无树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延奇紧绷的脸上,竟是有着一丝的紧张、担忧。

“笨蛋,不要再退了!”低迷的嗓音才刚刚响起,突兀的尖叫声已经传入了延奇的耳畔。这个笨女人!延奇的心里还在咒骂,但是身躯却已经如同行云般流泻了过去,一个完美的蜻蜓点水,就拉出了浸在水里的两个人。

延奇的眉头差一些扭成了麻花状,看着两个浑身颤抖的落汤鸡,他的一双闇黑的眼眸迸发出炙人的火焰。这个笨女人,三年不见,变笨了吗?叫她不要再退了,她偏偏退得更快一些!!该死的!

“阿嚏!阿嚏!啊……”无树捂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狼狈地双手怀抱着肩膀,身形他们如同是秋风中残败的落叶般抖颤着,而她脸上的面纱,也早已经不知所踪,只是,眼下都无人去注意。

“桐秋!!”暴怒声从那张粉色薄凉的唇中吐出,使得他身前的两个人也一颤一颤的抖动着。不一会儿,马上就有人脚步慌乱地跑了过来。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模样,头上扎着两朵的发髻,身上穿着淡粉色的二等丫鬟的服装,脸上竟是紧张的神情,在离延奇五步之远,就不再前进,她的身子也跟受了冻一般地抖啊抖的,张着嘴,支支吾吾地轻声言道:“王……王……王爷。”

黑眸中的阴冷,随着无数与煜棋的颤抖,变得更加的深邃,“处理掉!!”

“处……处理……理掉?”桐秋看着面前两个颤抖的人,不理解,王爷的处理掉,是什么意思。

阴寒的视线扫了过来,桐秋就立即地噤声,王爷好凶,她的脑子不能思考,呜呜,她怎么晓得,王爷的处理掉是什么意思嘛。

延奇俊美的宛如冰雕的轮廓上,有了一丝狰狞的味道,如同提小鸡一般,一手一个,延奇迅速地带着两个人离开了这个鬼地方。再让他们冻下去,那是会受风寒的。桐秋只看到一抹的白衣翩跹,然后面前的三个人全部消失。

这就是王爷说的处理?!呜呜,再王府里面当差已经两年了,可是见到王爷她还是会抖,跟再主子身边真的好难!她能不能降回去,当回她的三等丫鬟?!

***********

还未回过神来,无树又一次地落入水中,不过这一次不是落入水中的而是,某人恶意地把她往水里面扔。而煜棋,还被他提在手里面,延奇拎着湿漉漉的煜棋,往外面走去。

“你……”无树呛了好几口水,开口想要骂人。

“喜儿。”声音恢复原来的冷淡了?!

“是,王爷。”

“拿件衣服给她。”

“是的,王爷。”随后是两阵脚步声由近至远地传开,不一会儿就听不到了声响。

他走了。晴柔还是浸在水里面,却发现,这水不像是湖水那么刺骨,反而有高过体温的热度,无树望了望四处热气四起,忽然明白了,这是以前,她还是王妃的时候的温泉浴池!怪不得,泡在里面,她一点都不觉得冷了。无树的心里一阵暖流涌过,其实,延奇还是挺关心自己的。

等等,关心?!他为什么关心一个现在与他算是陌生人的人啊?还把她的专用浴池给“陌生人”用?!无树摸了摸自己湿润的发,心中流淌过了一丝不悦,他现在可还不认识自己呢,这算不算是对自己有意思了?!可恶,移情别恋了吗?!虽然,这次的第三者还是她自己,但是,心中,总是觉得怪怪的。一种异样的情绪,充盈了她的胸腔,让她发闷。

她竟然吃醋!!没错,她再吃醋,吃自己的醋。

“神医,我可以进来吗?”喜儿轻轻地扣了扣门环,在外面轻声问道。

“可……可以。”无树的脸上有了一丝的窘迫,不过还好,有面纱遮着,无树下意识地摸上自己的脸,咦,面纱,她的面纱是哪里去了的?!无树的手在水里面摸着,喜儿已经推门而入。

“神医,你们的衣服我已经准备好了。”喜儿低头,却看到了没带面纱的无树,不由自主,就念了出来:“王……王妃?!”

“呃……”晴柔呆在水里,似乎看到了自己的谎言被人揭穿,尴尬地站在水里面,不晓得应该有什么样的举措,只是愣愣地看着喜儿脸上错综复杂的神情,酡红的脸蛋上有了一丝可疑的忐忑。但是,喜儿的下一句话,更让晴柔惊讶。

“王妃你不戴面纱了吗?”

“不戴面纱?!”晴柔原本尴尬的神情迅速褪去,喜儿话里面的意思是——他们早就认出她来了?!那么,自己不就是像小丑一样地在演戏?晴柔的一双眼眸如秋水,此时,却已经危险的眯了起来。

“我……我还有事!”喜儿眼看情况不妙,就打算放下了衣服,脚底抹油,偷溜。喜儿虽然是孕妇,但是逃跑的动作可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反而是利索地很。

“站住!”该死的,她一定要弄清楚,他们到底知道了多少,什么时候认出她来的,她怎么都没有一点察觉?!

怪不得,王府里面的人都对她尊敬地很,什么活都没有,原来……连喜儿的一副知道内幕的表情,那么,谢延奇,你不会笨到什么都不知道的地步吧?!还是,谢延奇你根本就是在玩弄我,看着我偷笑!

喜儿的身形僵住,往前迈的脚步缩了回来,毕竟是曾经伺候过的主子,下意识里面,就是乖乖的听话。

“你怎么认出我来的?”晴柔想走出浴池,但是刚起身,又坐了回去,外面,有点冷,不,是很冷。

“王妃您不是没带面纱吗?我自然是认出来了的。”喜儿面有难色地转了过来,熟稔地替晴柔换了身上你那套已经湿了的衣裳,然后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乖乖地立在了一旁。

“我知道你不是现在认出来的。”晴柔盯紧了喜儿躲闪的眼眸,问道,“延奇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对吧?!”

“王妃……”喜儿哭着一张脸,想说,又不敢说。天都知道,在王府里面当差,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而在聪明的主子身边做事,更是难上加难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恶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