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68章: 训

《调皮王妃》

第268章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晴柔还未来的及回答,忽然之间,发现原本离自己挺近的延萧去到了一丈之外。三年未见,他的轻功倒是突飞猛进了。晴柔心想。

却不料,延萧的身后,还有一个人。

“你来做什么?”冰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延萧耳后的些微的绒毛都因那熟悉的嗓音而竖立起来,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处于严重防卫状态。

“我来……是找煜棋玩的。”延萧转过身,脸上堆满了无害的笑容,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然后小心地将延奇的手从自己的衣领处移开,连蹦带跳地离了延奇五尺远。他说呢,什么时候自己的轻功本事是如此了得了,原来,是三哥在后面扯着他。离了五尺,等等如果要逃跑,机率也大一些。

站到了两人的中间,延奇似乎是刻意挡住了延萧看向晴柔的视线。延萧瘪瘪嘴,也不敢吭声,只好自动地往旁边挪移了几步,而那抹身形却如影随身,但看上去又是那么地漫不经心,似乎就是无心之过,这就是三哥的厉害之处了。

“小皇叔是来找我玩的。”煜棋连忙出声,助延萧一臂之力,好不容易盼到了小皇叔过来,爹爹要是把人吓跑了,小皇叔铁定十天半个月的不敢来王府串门了,那他们的计划还怎么实行?!煜棋从晴柔的怀抱里面跑出来,来到了延萧的面前,死命地拽住延萧的衣袍,生怕延萧就这么跑掉了。

“煜棋小可爱,不要再拉了。”延萧的脸色有些尴尬,因为在场的还有异性陌生人,也算是他想追的人,他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如果在这么拉下去,他的裤子若是掉下去了怎么办,他不觉得这腰带是很坚固的。

“不要。”煜棋拽得更紧了,如果一松手,小皇叔赖皮跑掉了怎么办?小皇叔可是黄牛过很多次了的,言而无信的人,不可以放手。

延萧一只手拉紧了自己的裤腰带,一只手想推开煜棋,不料这小家伙抱得好紧,三哥紧盯着自己呢,他就更又不敢使劲地推了,窘迫的脸上,泛起了朵朵的红霞。这个小家伙,再不走开,他的裤子可真要被他扯掉了,延萧可听到了腰带的吱吱声了。他再怎么样也是欹猷王朝尊贵的凌萧王爷(凌萧是封号),这当众掉了裤子,要他以后的面子往哪里摆?!

须臾,延萧的三哥似乎良心发现了,提开了他家的可爱混世魔王。终于让延萧保住了自己的清誉!延萧吁了一口气,然后将被煜棋拉皱了的衣袍扯平,望了一眼对他虎视眈眈的煜棋,心慌地栓紧了裤腰带。他这腰带可再也经不起这个小娃的折腾了。

晴柔远远地站着,看着延萧孩子气的举动,面纱下,那朱唇抿成了一个弧度,眼角,都带了清晰的笑意。延萧远远地看着,痴迷地看着晴柔,迷惑中,忘记了那双明媚的眼眸,是如此的熟悉。

“小皇叔!!”为了避免小皇叔英年早逝,自己少一个可以玩乐的对象,煜棋大声地叫着延萧,唤回了延萧的一些理智,延萧转眼,看到了延奇紧盯着自己,阴鹜的眼眸中几乎要喷出了嗜人的火焰,他迷惑着,自己到底又是闯了什么祸,做错了什么事,让三哥这么敌视自己?!

“延萧,去书房。”低沉的嗓音使今天明媚的秋阳都蒙上了一层的阴影,美人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延萧没有犹豫,快步走向延奇的书房,反正三哥一有事就让自己去书房,他算是常去的,早已经轻车熟路了,根本用不着下人们带路。

“爹爹。”煜棋拉住了延奇转身的衣袂,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直盯着延奇脸上的神色,那双手依旧拉住延奇的衣袂,不肯松手。

延奇的脸上,有了些的愠怒,但还是顿住了脚步。

“等等,你要把小皇叔还我。”煜棋眨巴着眼睛,小皇叔可是还没有答应了要带他和娘亲出去呢,他还要软磨硬泡一番功夫才是。延奇的脚步微微一顿,那张宛如冰雕的脸蛋,似乎有了一点点波动的点了一下,随后,又是双眉紧促地望着煜棋。

煜棋看到了延奇那小小的一个点头,差一些高兴地得意忘形了,用力地扯着手里面的东西,忽然发现,爹爹的眉头皱的死死的,煜棋才发现,爹爹的衣袍还被自己捏在手里,而且,好像还皱了好一大片,煜棋低头,看着自己手里面的衣角,心里顿时明了爹爹是再恼火些什么,仿佛手里面的是一个非常烫手的东西,煜棋连忙地松了手,还很孝顺地跳到了三尺外,不挡着延奇的道,煜棋乖乖地说道:“爹爹您慢走。”夫子教的礼节,他倒是学的有板有眼的,果然是一个孝子啊!

延奇看也没看一眼,向书房的方向走去,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与他的四弟,好好的“谈谈”。至于要如何交谈,恐怕,这只要他们两兄弟之间,心知肚明就好了。

看着延奇远去的背影老久,晴柔才缓缓地开口:“煜棋。”

“嗯?”煜棋走到了晴柔的身边,扬头,对着晴柔粲然一笑。刚才差一些拉掉了皇城里面两位王爷的裤子,他的心里可是好高兴呢!放眼天下,还有谁能像他一样的睿智?

“你觉得,你的小皇叔能回来吗?”犹豫了许久,晴柔才浅浅地开了口,语气里面,还有着几分深度的猜疑。

煜棋的小嘴一哂,小皇叔,是能回来的!毕竟,他和爹爹在先前,可是有了协议的。小皇叔可还有事让他忙呢。孰轻孰重,爹爹肯定懂得比他多得多。

************

“三哥,你家的那位神医今年多大了?”母后说了,该出手时就出手,不能让良缘失之交臂,那么,延萧决定要向延奇提一提了,毕竟是亲兄弟,这一点小忙也是要帮帮的。想当初,三哥找三嫂的时候,做兄弟的,他可没有少出力啊。虽然——有的时候帮的是倒忙,但,也是他的一番良苦用心啊。

延奇挑眉,某些话没有说出来,他想知道,家里面的老幺心里面,对着自己的王妃是打个什么主意。

早已经习惯了延奇不答话的习惯,延萧继续的自言自语道:“不知道神医她中意哪种类型的男子?是否有了心仪的对象,是否已经婚嫁了?我好想……”延萧陷入了无限地向往之中:“虽然我没有见过她的模样,但是她的那双眼眸,已经深深地吸引了我,我决定要非……”

“别想。”延奇薄凉的唇紧抿着,深邃的黑眸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冷淡的睥睨着聒噪的延萧,强制地压抑着心中那抹翻涌的狂潮,原来,他在窥视自己的王妃?!暗眸中,因为参合了某种的情绪而变得更加的深邃,延奇的表情,也硬生生地让延萧将非卿不娶这四个字憋回到了肚子里面去。

“呃……为什么?”延萧的长篇大论被打断,不解地看着延奇,

“三哥,你像我这般大的时候都已经娶了晴……呃,我的意思是,我也老大不小了,我想娶妻。”延萧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延奇的旧疮疤,免得延奇如同受了伤的野兽,将他碎尸万段了。尹晴柔,这三个字可是全皇城的禁忌。

他已经做好了延奇会给他几掌的准备了,大不了就是再床上躺个十天半个月的,没什么大不了的,延萧闭紧了眼睛,心跳,却是加快了不少。不料,延奇只是慵懒地坐在貂皮华椅上,半垂眼睑,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延奇的眼眸,延萧看不清楚延奇的心思,不知道,延奇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她不适合你。”须臾,延奇睁开了他的眼睛,眯细长眸诡狎地凝视了延萧好一会儿,才缓缓地开口。

“不适合?”其实,延萧比较想问的是,不打了?

言归正传,延萧的心中起了纳闷,三哥是怎么知道他们之间不适合的?!他都不觉得不适合呀?他觉得他们两个挺适合的,但,这番话,他还是藏在心里头比较好……

“她是你三嫂。”依旧是冷漠的语气,似乎再讲述着一个事不关己的话题。

“不就是我三……三……”延萧平淡的表情变得惊愕,那张娃娃脸,硬是被他挤成了一团皱巴巴的陶土,流畅的语音不再,结结巴巴地,就是说不出下文。那双受了惊的眼睛突兀地瞪着,充满了不可思议。

“三嫂。”延奇这次很好心地帮延萧接下了下文。

“三……三……”

“三嫂。”延奇再次开口,纠正了延萧,“你若是再结巴,你就永远别说话。”延奇意有所指,目光看向他僵硬的舌头。

下一秒,延奇连忙闭嘴,然后似乎还不够保险,有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生怕三哥真的拔了他的舌头。这舌头还要留着哄哄美人呢!

若是三哥让他没了舌头,皇城里头,有多少的姑娘家家的要哭得肝肠寸断了。再说了,全天下也就四个王爷,三哥一个那么冷酷也就够大家受得了,没了舌头他不是比三哥更酷了?延萧的视线很谨慎地觑了一眼延奇,然后耸了耸肩,后怕地往后面退了退,脑子开始迅速的运转着。

对了,三哥刚才说什么来着的,那是三嫂?!三年多来,三哥可没有再娶,他的三嫂到目前来还只有一个……可是已经生死未卜了,难道说三哥看透了,决定了要另立新妃?呃……那神医确实不错,如果三哥愿意走出晴柔的迷潭,不再这么意志消沉,他也是可以考虑考虑着忍痛割爱的啦。

思忖片刻,延萧言道:“三哥打算何时与那位神医成亲啊?!”心里面酸酸的,他好不容易相中了一个呢,算了算了,为了不让皇城里面的姑娘们绝望,他就暂时保持单身好了,不然,四个王爷全都成亲了,姑娘们还有什么盼头啊?心都死了,延萧摇摇头,一副要普度众生的模样。

延奇的一道视线扫来,延萧噤声,这也说错了吗?延萧的心里,一阵惊悚。

“什么?尹晴柔?三哥,她是晴柔,三嫂?”此时,延萧脸上流露出了惊愕之色显而易见,那张大了的嘴巴几乎可以吞下去一个鸭蛋。他刚才说了什么?对,他刚才对着三哥说了什么?喔!天哪,他死的心都有了。

“我说过,她还活着。”延奇的唇畔,有了一抹幽长而深远的笑意。“别打她的主意。”阴森的视线扫了过来,延奇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地毫无影踪。

“三哥,你以为我还会吗?!”延萧苦笑不得,没想到到头来,那神医竟然是自己失踪三年了的三嫂,缘分这东西真是玄乎啊,似乎上天已经再冥冥之中安排好了,三年了,三哥也终于等到了三嫂回来了,在经历了这么重重的磨难之后,两个人的感情应该会更好一些吧?!

只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没有相认呢?!

延奇的视线定在了延萧身上许久,才淡淡地瞥开。但是,延萧晓得了,自己已经让三哥相信自己了,脸上的笑意开始绽放,淹没了心里面的那小小的遗憾。

……本章完结,下一章“ 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