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调皮王妃 [目录] > 第279章: 险

《调皮王妃》

第279章

琳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肚兜穿过了树林,冲进了草地,前方没有了任何阻碍,肚兜在那一片辽阔的草地上奔腾着,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

晴柔观察了一下地势,这一片草地的草还算茂盛,只是已经深秋了,都泛着片片的枯黄,不过,只要草还在,对于他们从马上跳下来的冲击力就会减轻了很多吧!?下定主意,晴柔将怀里面的煜祺又抱了抱,在心里默数着,一——二——三——跳!

虽然附加了一个人,但是晴柔的轻功也是不赖的,从马背上飞了下来,晴柔的脚步只是有一些的慌乱,却并没有让两个人直接地与大地母亲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平稳落地,晴柔的心里微微松气。原来学一些轻功的好处多多啊。

“煜祺,我们平安了。”将煜祺放到了地上,晴柔柔声安抚道,刚才,应该让煜祺吓得不轻吧,这个可怜的孩子。晴柔抱着煜祺,一脸的心疼。

让娘亲担心了吗?唉,娘亲,其实,我没有你想像中的那么脆弱,经不起吓啦。煜祺窝在晴柔的怀里,心里觉得特别窝心,有娘亲,真是好,一点点的小事都可以跟娘亲撒娇,有什么事情都有娘亲,他很喜欢,这种依赖的感觉,这种感觉,真好。爹爹宠他,却不经常抱他,但是娘亲会,娘亲就经常抱着他。煜祺的唇畔有了一抹灿烂的笑意。

“姨姨……”

“原来,没有摔死你们。”一道冷声传来,让晴柔的浑身一惊,防备地看着不远处的来人,虽说自己是不懂武功的人,但是当一个人无声无息地靠近自己自己竟然都没有察觉,那便是危险的了,何况,对方还是来者不善。将煜祺护在了身后,晴柔的神经再一次紧绷。

“丫头,放了你身后的那小东西,我不杀你。”那人的剑挥了挥,有些不耐烦,看来,他只是将自己当作是一个丫鬟,晴柔不动声色地摸了摸脸上早已经消失的面纱,原本她是担心着,拍被人认出了她是“已故”的凌奇王妃,反而会害了煜祺,不能保全他,而眼下,显然那人不认识自己,那么,这样就好办多了。

“煜祺,等一会儿不管姨姨说什么,你都要配合,晓得吗?”晴柔压低了声音,轻轻地对着身后的煜祺说道,此刻,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和自己心有灵犀一点,不然,以她瞥脚的三脚猫功夫,他们母子俩就只能到地府去相认团聚了。

煜祺更加小小声地回答:“煜祺晓得。”有了煜祺的保证,晴柔的心里才微微放松,那双手背到身后,偷偷地摘掉了煜祺束发的金发箍,随后,将自己手上的丝带将煜祺的头发绑回去,只要身上没有太多皇家的象征,那么,蒙混过关应该就轻松一些了吧。

“臭丫头,你是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吗?”黑衣人显然没有什么耐心。

没有耐心可是杀手中的大忌,看来,他虽然武功在我之上,但是心里毛躁不沉稳,智取不是没有可能的。晴柔在心里面盘算着,那双手还是在身后不停地动着,希望可以好好“改造”自己的孩子,现在,她是有多么地后悔了,这儿子与儿子的老子太相像了,也不是一件好事呀。晴柔苦着脸,有些难过。

“等等等,大侠先停停,听小女子一言。”晴柔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非常诚恳地说道,只差没有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地诉苦了。大女子能屈能伸,做人要懂得委曲求全啊。这点小困难,算得了什么?!

“你有什么要说?”那名杀手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一脸不悦地看着眼前这个啰嗦的女人,死到临头了,还有那么多的废话。好吧,就当是她的临终遗言。

“大侠啊,你可要为我们母子做主啊。”晴柔坐到了草地上,一脸的委屈相,那双手还不忘抹抹自己的脸,擦着没有眼泪的眼睛,要装,也是要装的彻底一些的。这一点的敬业精神,她还是多多的。

听着别人唤自己大侠,那人的心里面自然史乐呵乐呵的。对于他们,也就放松了不少的警戒,反正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与小孩。他怕什么?!

“大侠啊,你晓得吗?我和我儿子有多么地可怜呀。”晴柔说着就抱住了煜祺,将煜祺按在自己的怀里面,他不哭,那就露馅了,那就按住他的小脑袋,别人那人看清楚他的表情,毕竟,那张脸,真是太容易认出来了。“我们只是一些无知的村民啊,可是谁想就被那些凶神恶煞的官兵大爷们抓到了这个鬼地方,还给我们母子两个穿上了这身衣裳,在把我们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大侠呀,幸好您出现了,不然我们母子两个说不定就被这个地方的豺狼给拆吞入腹了。”晴柔说得声情并茂,好像是真的一般。最后,还不忘挤下几滴眼泪下来博同情。晴柔晓得,江湖儿女最重感情,看那人也是中年,想来也有妻儿,说说同情的话,或许会有几分作用。

“可怜我上有八十婆婆无人照顾,我家相公又英年早逝,留下我们母子两个相依为命,没想到官府竟然是这样的气压我这样一个寡妇……”晴柔继续卖力地编着剧本,只是,相公英年早逝?!煜祺的额头,布满了黑线,爹爹明明还健壮地很呢!娘亲还真是会瞎掰,寡妇?!煜祺的心里猛然一惊,真不晓得,爹爹听到了会如何。

“慢着。”那人忽然吭声,打断了晴柔的话语,晴柔忘记了哭泣,抬起头,看着那个人。心里暗叹,不是吧,他起了疑心了吗?晴柔抱着煜祺的手猛然缩紧,看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了。

“那孩子,不是凌奇王爷的独子?”那人的煜祺里面有着一丝的疑惑,看那孩子穿金戴银的,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啊。

“小……小女子不是说过了吗?是那些官府的人把这身行头硬是给我们母子两个换上的,我们母子两个这辈子都没有穿过这么好的衣裳啊,就没有抗议,也舍不得脱,这要是能回家了,将这两身衣裳拿去当铺,还能典当好一些银两来补贴家用呢。”晴柔将村妇的模样演绎地淋漓尽致,就连那爱财、没见过世面的毛病都显现出来了。

“有人硬是给你们换上的?”那人的声音有了些暗沉,心里却是有了不少的疑惑,难道,这次行为已经被暴露了吗?他难道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凌奇王爷晓得自己要来绑架他的独子,所以特地拉了两个替死鬼过来抵命,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的身后,捅自己一刀?!越想越恐惧,那人的身形微颤,这些年,那个凌奇王爷对于他们这些土匪盗类越发地变本加厉,严厉打击,但是,他却从来不正面出兵去剿匪,而是将他们当作以改革玩具刷的团团转,到他玩累了,才出手,给他们致命一击。而眼下,是不是他中了他的圈套?!

“是啊。”不了解为什么那人的脸色会变得如此奇怪,晴柔小心地带着煜祺往后退了退,尽量做得毫无痕迹。

根本无暇去顾及些什么,那人揪住了晴柔的衣领转身就跑,晴柔不解他的意欲是什么,挣扎着不愿意跟着他一起跑。开玩笑,他跑他的,她走她的,没事拉上她做什么?难不成,他要绑架?不会吧,她都说了她是村妇,他应该认为她很穷才对啊。绑架她可是没有一点点的好处的呀。她发现,自己不应该只学轻功而不去学学防身的武功,如果有命活下来,她一定要练就一身的好武艺……即使不是上乘武功,也要有点本事!!

“你要做什么啊?放手,放手!”晴柔掰开了那人的手,将煜祺紧紧地抱在怀里面,一脸的愤然。

“救你。”那人回了一声,揪住了晴柔的衣领,继续往前跑。

“等等等,救我?为什么救我啊?”晴柔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端端的,她要他救什么啊?何况,要杀他们两个人的人是他唉,如果真的要自救,让你消失在我们母子两人眼前才是真的。

“我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了。”那人的口气有些着急。

管我屁事哦,晴柔在心里不悦地回答,“那怎么办呢?那么您快些走吧,不用管我们母子两个了。”我们不需要你的关照啊。

“大妹子你身世如此让人怜悯,大哥我自然不能其你于不顾了。你跟着大哥一起跑。大哥我这次要是大难不死,我就送你回去。那些官府都是狗仗人势,专门欺负你们这些老弱妇道人家。”那人说得义愤填膺。

这年头,土匪都是那么有人情味的吗?他到底是不是做土匪的啊?!晴柔心中疑惑地要死。却不敢问出声。唉,只能说,她编谎话的本事太过于高强了,骗一个,上当一个。窝在晴柔怀里面的煜祺始终都不曾抬起头来。不让那土匪看到自己的脸,因为,光是听那人的话语言辞,煜祺就晓得那人是谁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