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蝶舞:雪妃传 [目录] > 第38章:情浓(3)

《蝶舞:雪妃传》

第38章情浓(3)

涅槃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唐皓说现在正值唐-716年,也就是唐玄宗李隆基登基后的第四年,历史上的盛唐时期的开端,如果我没有记错,唐玄宗是活到70几岁后才病死的。即使是著名的安史之乱都没有让他死于非命,所以唐皓的报仇是不可能实现的。

现在的唐玄宗应该只有30岁左右吧,其实在历史上所有皇帝中,我对唐玄宗还是有那么点好感的,毕竟他是古今八大痴情皇帝之一,在感情上做到对爱妃3千宠爱集一身十年不变,又英明果决,在纷乱的宫廷战争中靠自己的睿智和忍耐力把江山从皇姑母手中抢夺到自己手中,又稳固了边疆,扩大了版图,带给了百姓最安宁的富裕日子,凭这点就足够让人心生敬畏,称颂明君。

说巧也巧,因为喜欢舞蹈,在现代的时候我为了解惊鸿舞和霓裳羽衣舞还翻阅了很多关于唐玄宗时代的历史书籍,当时也不过是一时兴起,却不料却歪打正着了今日的聆听理论依据。

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劝唐皓,因为我不是他,所以我没有立场去评价他的仇恨是否值得,我也无法真正体会他心中的痛,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语言用来安慰人,宁可闭嘴,让对方留在自己安静的空间里。

那扇记忆的门打开了要关上是很难的,我和他现在的景遇实在太相似了,难怪我们会彼此吸引,估计是同病相怜的磁场震频太相似了。

我微微转过身,伸手环住了唐皓的腰,就这样静静的靠在他没有受伤的半边肩膀上,倾听着他颈动脉的均匀跳动声,天地间就只有这个心跳声可以让我感到安详和安全了。

既然命运让我们遇见,便自有道理,无论我的出现对他而言是幸或不幸,无论他的存在与我而言是何种意义,我们既然已经彼此动心,便该珍惜这份缘,永远既然很遥远,又何必多忧虑未来,此刻,他有我,我有他便已经够了,不是吗?

我主动投怀送抱的使得唐皓有点不适应,我能感觉他的肩膀有些颤动,但渐渐地他也就平静了下来,只是用他的大手反复抚摸着我的长发,并深深地嗅着我地发香。

这份简单的宁静在我们四周扩散着,蔓延着,象满地琉璃倒影一样眩目美丽之极,让我第一次领悟了岁月静好原来竟有这般的极致诱-惑,教人沉沦。

就是这样静静的相拥,等我离开时,我还是看见了唐皓伤口上棉布又有渗血的痕迹,让我很是自责。

为了让唐皓真的能好好静心休养伤口,接着的3天我都没有去唐皓的房间,古代毕竟没有抗生素一类的神药,那些棉布也没有消毒水浸泡,伤口要是感染炎症那就麻烦了。

唐冰也和我想法一样,偷偷在给他喝下的苦药中加入了附加药,让他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尽量多的真昏睡休养,做为交换条件我也答应了唐冰无论以后和唐皓是否真会超越友谊,我们都彼此直呼其名,继续朋友般轻松相处。

古代可以供我打发时间的东西实在少之又少,没有电视、没有网络。为了打发时间,我让芝草找来了唐庄所有能找到的乐器一个个把玩。

最后,对着一桌面的眼生‘乐器’,我也只有古筝这种大众化的东东还能凑合连贯出些入得了耳的乐曲。

当然,看不懂任何乐谱的我也就只能随心玩玩流行歌曲,一边哼哼歌词一边想着简谱一边试着下手弹,时间倒也被我优雅的催快了许多,不知不觉就那么过了7天有余。

我的眼睛并不向往另一片天空,

禁止进入爱情是我说的,

谁也听不见这种孤单真可怜,

多爱一次就多些寂寞,

你为什么还是不懂我要的自由,

一句话就让你离我远了,

别让我以为快乐最后会粉碎,

人最孤单的时候绝不会掉眼泪,

说爱我在我的耳边对我说,

我已经真的太久忘了这种心动,

爱太难了解了,

我们还看不懂那一些心酸快乐有多少还很真呢。

说爱我用你的手心温暖我,

就算你不能证明爱我能爱多久,

我知道你想躲我要的并不多,

一起看天空好吗最后一分钟----

唱完这首梁一贞的老歌‘说爱我’后,我依然深陷在歌曲意境里,

如果没有经历过刻骨铭心的深爱,应该写不出如此催泪的歌词吧。

动心,动情,真的都没有理由规律可言吗?

这几天唐冰每天会按时来监督我喝下调理身子的中药,我总是忍不住向他打听唐皓的伤势,即使问多少遍唐冰都给我一样的答复,我还是不厌其烦会再问,白痴都看得出我对唐皓的在意和度日如年,可我自己却始终找不到让我这般沦陷的理由。

我究竟是什么时候对唐皓动心的呢,绝不是他不顾自己的伤势阻止我离开的那一刻,我明明在看着他受伤时已经有心痛欲裂的感觉。

是花海中他诀别转身的那一刹那?

是他亲口喂我喝药的那一刻?

是树下淋雨时被他霸道押回房间的那一刻?

还是早在山谷看见他来救我的初见面瞬间?

托着腮发着呆,所有的唐皓叠加起来在我脑海中,顿时让我产生了幻觉——我竟然看见唐皓走进了我房间,走到了我的身前,拉起我将我拥进了怀里。

当我再度闻到那股淡淡的沉香味,听见了他有力的心跳,我的心脏立刻有种麻痹的感觉,无力地依偎在了唐皓怀中,深埋着脑袋一言不发。

“为什么这么狠心不见我,为什么要联合唐冰阻止我来见你,若不是二弟用水月来发誓你一切安好,我真的怀疑你已经离开了。”

“我只想你的伤能快点好起来,我在的话,你根本不会好好休息,所以我才忍着不去找你的,可我每次问唐冰你的伤怎样了,他都是回答一样的话,说你基本无碍了,我知道,要是你真的无碍了,他就不会再给你加药,也不用这句假话来搪塞我了,所以,我一直都在耐心等你真的无碍了才敢去探病,我哪里狠心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圣旨(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