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蝶舞:雪妃传 [目录] > 第46章:将军府(3)

《蝶舞:雪妃传》

第46章将军府(3)

涅槃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房间确实布置的很温馨,新鲜采摘下的鲜花花束放满了屋子里的各个角落,鲜花自然的香味让我一走进屋子就忍不住地一次次深呼吸着,暂时减缓了心头重重压抑着的无奈悲情。

比起我的表现,依云似乎很兴奋,不断向我介绍房间里的每一件摆设的来历和价值不菲,那些是她皇上赏赐的,那些又是外域进贡的珍品。

等都介绍完了,嘱咐丫鬟伺候我更衣休息,便又拉着唐皓去她为他布置的房间。

人终于都散了,我也终于轻松了,四仰八叉的躺倒在了依旧很硬很难适应的木床上,静静地发起呆来。

我潜意识感到祝霄这个意外的出现会是我们所有计划的一个威胁,真是遗憾不知道这个祝霄究竟和柳薄姬之间发生过什么,为什么一个吵着非君不嫁,一个又是那样的失魂落魄?

女扮男装?

既然能那么轻易就被韩宵识破女扮男装,估计柳薄姬也没有太多假扮男生的经验,这场相遇或许是她第一次偷偷出门,所以才会觉得韩宵是命中注定的缘分,所以才会缠着柳震霆不惜一切代价的撮合她和韩宵的姻缘,最终招致了灭门惨祸。

所以这场灭门惨剧的起源是因为前生的我自己吗?

有着这个假设在脑中成型,我的心情无法不变得复杂,那一切被我狠狠压抑的梦境再一次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重又看见了那一片的荷塘,那一目的烟雨长廊---

结拜

此时,在另一个院子里,祝霄也在沉思,为什么唐水月听到自己说起江南的事情后眼底会有那般的惊慌失措出现?

难道真是她?

但那个自称柳公子的女子若真是她,进门后她便不该有这样陌生的眼神出现。

究竟是不是她呢?

随着思念再度无边蔓延起,韩宵的脑海里再一次打开了记忆的筏门:

韩宵和柳薄姬初次见面是在一个大雨天,当时的薄姬和丫鬟刚从家里偷溜出来,还没来得及到处逛就突逢倾盆大雨。

无奈,主仆二人只能躲进最近的一家酒家暂时避雨,酒家早已客满,薄姬直接就闯进了祝霄所在的小包房,往桌子上扔下一包银子便吩咐店小二赶祝霄走。

小二早知道韩宵的身份,怎么敢照办,连忙向薄姬介绍祝霄是振远将军的公子,好心地提醒她别有眼不识泰山。

薄姬根本不听解释,见小二真的不肯替她出面赶韩宵走,就拉着丫鬟大大方方的坐在祝霄的对面,拿起筷子张口就吃桌面上现成的饭菜。

她给出的理由是韩宵一个人坐那么大个桌子太浪费,满桌的菜他反正也吃不完,所以她好心帮他积德行善,顺便躲躲雨,所用她不客气韩宵也不用谢她。

当时祝霄一眼就看出这是一对女扮男装的主仆,被这对不速之客搞得一个头两个大的同时,也实在不忍心赶她们出去到鱼龙混杂的大堂再去招惹其他客人。

反正也就一顿饭而已,祝霄也就懒得理会她们的合理拼桌,随便她怎样吃喝,只是站去窗口静静地欣赏着江南烟雨的独特美景。

祝霄万万也不会想到他这个体谅的表现竟被薄姬认为是好欺负,雨虽停了她仍然一直跟着他,怎么劝说都不离开。还口口声声说不相信他是将军之子,因为他看上去太文弱,又那么好欺负,所以一定要见识一下他的武功才罢休。

纠缠到最后逼得祝霄只能出手点了薄姬的穴道让她彻底闭嘴才消停,谁知道被解开穴道后的薄姬更是变本加厉的纠缠。

这次她的要求是要听凭上天的缘分跟祝霄结拜成兄弟,还真的象模象样买来香烛放在地上,更不由分说就在祝霄身边不远处自己先跪下,认真地说什么同生共死之类的话,当然还顺带替祝霄说了另一半的誓言,这个结拜就算礼成了。

这种胡闹的结拜祝霄怎么可能认同,但薄姬却很诚恳地表示结拜是一辈子的事情,是生死与共的承诺,所以他们应该有福同享,所以祝霄会的武功一定是要和她分享的。

就这样,祝霄在江南的整整半个月都被这个‘结拜兄弟’纠缠着,搞的自己整天哭笑不得,直到祝霄到了回长安的日子薄姬才恋恋不舍的放他自由。

至今,祝霄依然清晰的记得她最后那留恋的眼神和那番惊天言论:

“结拜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是不可以耍赖的,你就先回去吧,放心,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然后就吃你家住你家跟你一辈子了,还有一定要记得下次跟人结拜前,一定要记得先问人家的名字。”

说完就薄姬就一脸坏笑地从此消失了,直到薄姬再没有出现,祝霄才想起自己始终只知道想办法躲避这个丫头的追踪,确实从没有问过这个‘柳公子’真实姓名叫什么,住哪里,而她也一直神出鬼没,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回长安的路上,恢复‘自由’的祝霄每日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这个刁蛮的丫头,担心她是否一切安好,担心她是不是又开始找别人的麻烦,担心她是不是继续随便找人结拜顺便到处混吃混喝?担心她那一身三脚猫的武功路数遇到采花贼该如何自保?

直到这一刻,祝霄才发现了薄姬的魔力,和她的可怕掠夺能力,她已经悄无声息地夺走了他的心,而他却完全后知后觉,任由自己的心房完全空了,只剩下她的一颦一笑残存在那片空荡荡中提醒着她曾到此一游。

今天,那双美丽的眼睛又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祝霄可以百分百肯定那绝对是同一双眼睛,因为这双爱笑的眼睛每夜都会出现在他的梦里,每时每刻都还在他的脑海里。

祝霄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看一下面纱后的水月,一定要知道这一切是不是她跟他开的玩笑,她消失前最后留下的话一直回响在祝霄的耳边:

“结拜了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是不可以耍赖的,你就先回去吧,放心,我一定会去找你的,然后就吃你家住你家跟你一辈子了,还有一定要记得下次跟人结拜前,一定要记得先问人家的名字。”

水月啊,你是不是就是这个‘柳公子’呢,是不是你知道我们的亲事,故意女扮男装来见我?

如果这是真的,那我绝不再让你离开了,与我而言,与你结拜不仅是一辈子的事,而是生生世世的约定,

想着这个最为合理圆满的假设,祝霄突然觉得很兴奋,很期待,很感恩上天的垂怜----

……本章完结,下一章“依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