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蝶舞:雪妃传 [目录] > 第47章:依云

《蝶舞:雪妃传》

第47章依云

涅槃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唐皓再次走进我房间时,我已经从躺在床上发呆转移到了窗前对着一大瓶的鲜花静默,我知道唐皓站在了我的身后,但我依然不想动,记忆后遗症还没消散,我的心情不怎么好。

“为什么这般情绪,因为你记起了过去,记起了和韩宵之间的记忆?”

依旧没有转过身,我只是实话实说着我的答复:

“我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只记得曾穿男装见过他,我们之间也应该发生过什么,为此我竟然回家吵着非君不嫁,所以我爹才用了财力物力去疏通,把我的画像送到皇宫,希望得到御前赐婚的机会嫁到将军府,也因此才引来了柳家满门的血债。我情绪不好,是因为我发现为柳家招来灭门惨祸的罪魁祸首根本就是我自己,是我害死了我自己的全部家人,我还口口声声的要报仇,真是好笑。”

也难怪真正的薄姬没有勇气再继续活下去,应该就是因为她记得所有的一切,猜到了一切惨祸的根源就是因为她的一句‘非君不嫁’。所以怎么还能活着,凭什么还有资格活着?

“薄姬”

轻唤着我,唐皓心疼地伸出手臂抱住了浑身战栗的我:

“果然,你曾经对别人已经交付了真心,当你随风起舞,当你哼唱那些带着薄愁的歌,我就担心过,在你的记忆里或许曾出现过他人,甚至可能你早已经接受了别人对你许下的生生世世。可我看见你那么伤心自责,我宁可你全部都记得,记得你和韩宵的一切过往,从此走出我的生命,而不是一味地凭借你的猜测这样伤害你自己,事情的真相一定不是你想的那样,否则你的亲人不会如此孤注一掷的护你周全,一心期盼你能为他们复仇。”

原来,他的悲伤丝毫不比我少,我和韩宵的过去已经重重伤到他了,可他这时候却一心只想着先安慰我,这种自虐的深情让我的心反而更痛了。

因为我永远没有办法对他解释清楚,和韩宵有过去的不是我,是真正的柳薄姬,他才是第一个让我心动的男人,也是我的唯一。

“皓!”

我没有办法再叫他大哥,我也什么都不想再去多想,我只想要唐皓的怀抱,只想聆听他有力的心跳,只想在这股有魔力的沉香气息中安静的沉溺着。

转过身,我主动投入了唐皓的怀抱,紧紧贴着他的心口,任凭眼泪浸湿了脸上的面纱,许久,我们只是那么静静的相依偎着。

“糖糕哥哥,你们这是怎么啦?为什么水月哭地那么伤心?面纱都湿透了。”

任凭推门进入的依云疑惑地望着我们,我跟本不舍得离开唐皓的怀抱,只是努力让自己渐渐停止哭泣,唐皓也依然坚定地拥着我,平静的回答道:

“没什么,水月想起了家父家母才一时感触,你找她有事?”

“哦,是这样啊。”

依云同情地看了看依旧躲在唐皓怀中的我,尴尬地说到:

“是爹叫我来问水月这次舞蹈要用的乐谱是什么,还有问一下舞衣是否已经准备好,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现在水月应该没有心情想这些事,那就以后再说吧,我先走了。”

“依云,你别走!”

这些个都是正经事,不能拖到以后再说,我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终于还是离开了唐皓的怀抱,主动走到了依云的面前。

“我没事了,我刚好就想问皇宫里有什么特别的规定。”

“你真的没事情吗?”依云还是不太忍心,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我的表情。

“能为皇上表演自然是唐庄的荣幸,如果准备不足弄巧成拙让唐庄失了颜面,水月就更对不起父母在天之灵了,所以正事要紧。”

“也对哦,水月妹妹你真是个大孝女,那我们坐下说吧,事情还真的很复杂。”

唐皓特意移动了八仙桌边的团凳,让我坐着时也可以随时依靠他,依云没有在意这些暧昧细节,一心回忆着大将军的吩咐,滔滔不绝复述道:

“因为是殿前表演,闲杂人等都不能进入,所有献舞的美人都不允许带自己的乐师进宫,只可以事先将乐谱交于宫中的主事公公交由宫中乐师准备乐曲,如果有任何特殊准备也要提前告知宫中,还有,所有美人的舞衣也要事先送到宫里审度通过才能穿。不过呢,宫中已经传下话来了,说水月贵比公主,不同其他美人,所以只要是水月提出的要求一律免审照办,舞衣也不用审看了,距离皇上寿宴不过只有10多天了,跳什么舞穿什么舞衣你都想好了吗?”

其实从决定要献舞时我就考虑这些问题了,跳舞不是问题,问题是我没有想到连舞台布置,乐谱、舞衣这些都要我自己准备,我只当宫中会给出乐谱,舞衣,还想着临场发挥就行。

所以,面对依云的问题,我不禁有些茫然了,要知道在现代任何表演都是靠灯光音响渲染氛围的,从没进过宫,我怎么知道古代皇宫是什么架势状况,叫我怎么准备啊?

唯一确定的是,这次表演必须要有一鸣惊人的效果,否则就无法感动皇帝,所有的计划的结果就会变的无比凶险了。

看着我的一眼懵态,依云全在意料之中,唐水月从没有离开唐庄和娥眉山的别院,别说宫里的舞蹈,估计寻常人家女子跳的舞蹈也没有见过,当然手足无措,于是便直接提议早就准备好的想法:

“水月啊,有一个地方你一定要去,那就是===烟云楼!这个烟云楼就是为这次御前表演临时盖的,虽然宫里没有直言,但所有人都清楚,淑妃小产离世后,皇上甚少踏足后宫,为了皇家子嗣,皇后才劝皇上首肯民间女子入宫殿前献舞,所有能进宫的美人都有可能一招飞上枝头变凤凰,所以各地的美女都跃跃欲试,即使有县衙初选、送画像进宫筛选、还有钦差大臣的亲自把关,最后到长安的美女还是多不记数。所以才盖了这个烟云楼,让高公公在烟云楼最后审看选择最终的名单。”

说到这里,依云故意停顿了一下,这才又忽闪着长睫毛笑嘻嘻的说出了重点:“最重要的是,烟云楼上的‘起舞阁’是和宫里的起舞阁完全一模一样,为的就是让从未进宫的美人们能心中有数,当然,烟云楼虽在长安街头,但除了候选美人和宫里的人,任谁都不能擅入,连我这个大将军的女儿,闯了几次也都没成功。不过,有水月你在就不同了,你若提出要去烟云楼亲见一下起舞阁,一定不敢有人拦着你的。而且明天就是长安城一个月一次的集会日了,去过起舞阁我还可以陪着你亲自去挑喜欢的布料和首饰,找制作舞衣的绣访,就是不知道你身子受不受得住那样的辛苦。”

“我的身子比以往好多了,支持半日应该没有问题,大哥,那个起舞阁,水月可以去吗?”

长兄如父,既然唐皓点头示意我可以去,依云便立刻站起了身,风风火火的冲到了门口。

“那好,我现在就去和爹说,明天我们5个人都去烟云楼,有我们4个保护水月一定没有问题的,水月啊,明天一定会很辛苦,你最好现在开始休息,别再伤心伤神了哦。”

说完,依云便兴冲冲地出了门,再度还给了我和唐皓一片静颐的空间,

相对无语,我放肆地将身体依向唐皓的怀抱,手指下意识地在他的掌心划动,隔墙有耳,依云的突然造访让我变得警惕许多,不敢再说任何可能会致使我们功亏一篑的废话,只是珍惜着和唐皓之间难得的独处时间。

唐皓当然懂我的深意,他的手紧紧缠绕在我的腰间,也一样珍惜着我们的这刻亲昵----

因为不想在表演前揭开面纱,所以我一直用体弱不适合多走动的借口在自己房间用餐,刻意减少了和祝霄有再次接触的机会,

这一夜,有着满屋子的花香,已经习惯木板床的我睡的还算香甜,一夜无话,第二天我还未起床,依云就已经早早地冲进我房间,冲到了我的卧榻边:

“水月,你快点准备了,高公公大早就叫人传话说会在烟云楼亲自迎候你,高公公说了除了你们兄妹,我和哥哥也被皇上获准陪同进烟云楼观舞了,这个特殊照顾都是因为你!我太兴奋了,我也可以进烟云楼了呢,太好了,我去叫糖饼糖糕他们也快点,你先梳妆一下,我们一会儿一起来接你出发。”

看来无论古代现代,女孩子提到逛街看表演还有血拼都会激发肾上腺素分泌吧,看依云这样兴奋,我都被无形感染了,终于我可以不用找任何借口就能大大方方地到古代的集市参观加购物,那今天就让我暂时把所有的烦恼都埋到心底角落,纵容自己开心一天吧,不,半天也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烟云楼(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