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蝶舞:雪妃传 [目录] > 第49章:烟云楼(2)

《蝶舞:雪妃传》

第49章烟云楼(2)

涅槃灰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一如往常的面露冷峻之色,似乎什么都没有说过,而我的心却已经因为他的醋意飞快地跳跃起来,唐皓就是说话直接,我知道他没有开玩笑,也只能收起好奇的心真的把已经带了面纱的脸尽量靠近他的胸口,藏起了唯一还裸露这的一双眼睛。

这一路,虽然走得不快,我还是觉得马背的颠簸,侧坐着的我很难把握平衡。我只能用双手紧紧环住唐皓的腰,听着他的心跳和马蹄声交错的节奏。

随着路渐渐变窄,再容不下4匹马并驾,祝霄和依云自然的就骑到前面去带路,我们便和唐冰并驾齐驱一路相随。

唐冰怎么会放弃如此好的嘲笑我的机会?故意侧着头用羡慕无比的夸张神态嘲笑我们的恩爱,我索性完全闭上眼睛不去理睬他。

等靠近了烟雨楼,听见唐皓的提示,我才转过了脑袋坐正了身子望向了前方。

远远的就看见在一幢2层小楼前已经有一堆人迎候着我们一行人。

他们的打扮和我平时见的人都不太一样,也是统一的装束,但显得更为考究些,为首的人服饰更为繁琐,这个人有点微胖,也很高大,但是脸色特别苍白,他的脸上正带着谄媚的微笑看着我们,直觉告诉我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高力士,他比玄宗长2岁,此时不过30多岁,正值壮年。

高力士看见我们,连忙主动迎上前来:

“奴才见过两位庄主,唐三小姐,祝少将军,祝二小姐。”

“高公公客气,水月,这位就是高公公,”

被唐皓抱下马,站稳后我就连忙按照昕雪教导的方式向高力士行了个礼。

“唐水月见过高公公。”

高力士连忙拦住我的礼:

“哎呀,三小姐这般大礼可要折杀奴才了,您身份贵比公主,怎敢让您给奴才行礼,这要是给皇上知道了,奴才可是要受大罚的。”

“水月的礼高公公自然受得起,水月长居深谷对皇上的喜好一无所知,还望高公公多多从旁指点。水月所求并不多,只愿皇上不要因为水月的献丑而龙颜大怒,连累到唐庄声誉扫地就已足够了,所以,这一拜还请高公公一定受下。”

说完,我还是坚持朝着高力士盈盈地拜了下去,我当众的这一番恭维话语和这一拜,绝对给足了高力士的面子。他明显喜形于色,更是带着欣赏又探究的眼光深深注视了我几秒。

估计他也没有想到一个深谷病妞能表现出如此端庄得体吧,那句古话怎么说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特别这种一直服侍人的奴才最爱听马屁了。

我这番恭维也都是事实,高力士毕竟是皇帝最信任的人,对皇帝的喜好了如指掌,这次大计划要靠他指点帮称的地方真的多了,先打好关系自然重要。

接着,高力士少不得又和久违的唐皓祝霄他们一番客套,才把我们一行人带进烟雨楼。

一个选舞姬的临时舞台而已,沿途十步便有一个着重铠佩长剑的御林军把守,真的是禁卫森严的有点夸张了。

高力士一路引我们到了二楼的一个大房间,房间里的陈设特别精美,墙边的陈列架上的摆设还有上方的字画一看就知道是价值不菲的精品,房间中央放着一张大桌子,边上放有6把圆椅子,桌子和椅子上都镶嵌着大理石中的精品云石。桌子上早已经准备好了瓜果点心,都用金色的盘子盛着,点心精致的就象艺术品,根本不舍得去吃了它们。

我发现这间房间最巧妙的设计是它的窗,我第一次在古代看见可以落地开的窗子,中间有几根横着的木杠子启到安全保护作用,窗前还有及地的纱幔可以阻隔一下外面看入的视线。

高力士观察入微,顺着我的眼神适时地开始向我们介绍这个房间的设计巧妙处:

原来房间里的人可以从窗口往下看,露台下面就是那个圆形的表演台,我们无论站在房间里任何一个地方都能俯视到舞台每一个角落,而表演的人是从大楼另一个入口进来的,他们只能直接上到舞台,没有任何通路可以走到二楼,她们也看不到二楼布幔后的一切,一切都非常安全。

对我来说,其实整个烟云楼就象现代的小剧院,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设观众席只有二楼的贵宾包厢。

高力士又寒暄了一番就告辞离开了,我们也乐得他早些走。

高力士一走,祝依云就收起了大家闺秀的伪装,到处看还兴奋得拉着唐皓唧唧喳喳说个不停。

我没有去注意他们在说什么,我现在唯一关注的只有舞台,心底涌起一股熟悉的感觉,看着铺着红毡子的舞台,我真技痒想上去舞动一番,心里不禁怀念起在现代发达的灯光舞美以及音响烘托后的精彩演出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决定还是暂且放下担忧的情绪,先看别人的表演水平,做到知己知彼后再想对策。

舞台上已经站上了第一个候场的少女,这个女孩子眼看着也就十四五岁的燕子,显然因为第一个上场很是紧张,眼睛不停地瞟向二楼。

她身上穿的舞衣是正红色的,是特别夸张的那种红,衣服的设计也是极尽复杂,头上、脖子上、手臂上戴的那些装饰品估计总价值不菲。

戴着那么多的累赘,跳舞的时候不觉得别扭吗?

再看她的化妆,这个也是我关心的细节,女孩子的脸应该是用水粉涂了很多层,因为白的太不自然,嘴唇也太红了,原本应该很清丽的这女孩经过这番大浓妆的打扮反而显得媚俗了很多。

旋即,音乐起了,是很欢快的那种曲调,我仔细看了两边器乐区域,看清楚乐师手里的乐器后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阳琴、古筝、萧、排钟、还有许多是我根本不认识的古乐器,唐朝真是一个歌舞升平的时代,这乐师仪仗就是在现代那也是一个规模可观的民乐团啊。

相比乐队的高规格,舞台上女孩的舞蹈动作就显得有点简素了,人在舞台上的翩飞幅度也不大,整体感觉竟然有点像是日本现在的艺伎舞蹈注重细节。

能一路过关最终被选到长安自然不平凡,这阙舞姿虽然动作简单,但挥手间还是能感觉的到这个少女身体的柔软度和眉眼间的柔情似水。

静静地听着女孩子表演完的自报家世背景,人不自觉地就靠向身边的柱子,懒懒地等着下一个节目。

“结拜是一辈子的事,所以你是回来找我了吗?”

太过注意观察舞台上的少女,我根本没发现祝霄是什么时候走到我身边的,他突然开口问我的这一句话,我也根本不明白,自然淡定。

转移了视线疑惑地望着祝霄,确定他确实是在和我说话,便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祝霄显然很失望于我的反应,但还是不甘心的继续追问道:

“我依然记得你曾经对我说的每一句话,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这句‘你究竟是谁’当然会引出一点点我做贼心虚的心思,显是看清了我眼神瞬间的变化,祝霄立刻得寸进尺:

“敢把面纱揭开吗?这里没有外人,向我证明你并不是她,敢吗?”

边说着,祝霄更逼近了我一些,吓得我连忙后撤。

横梁挡住了我的腰,我身后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退,但祝霄一点没有停下的意思,他的上身几乎已经要接触到了我,他的手也已经举了起来,难道他真要直接扯掉我的面纱吗?

慌到极限的我立刻大声喝止他的疯狂之举:

“不要!”

幸好,在这间房间里并不是只有我和祝霄两个人,在我求救同时,唐冰先一步赶到扶住了我后倾的身体,避免了我失去重心摔下楼去的危险,而唐皓则大力拉开了我面前的祝霄。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他们叁个应该在这一刻直接同归于尽了。

我自然的靠入了唐冰的怀中,心中后怕的要死!

感受到了我的颤抖,唐冰紧紧地挽住了我,他的手那么大力,我顿时很有安全感,这才放松了许多

唐皓更进一步逼向祝霄,眼中依然在喷火,架势似乎要和祝霄进行一场决斗。在一边的祝依云简直是被这个剑拔弩张的阵势吓坏了,连忙上前试图挡住唐皓前进的身躯。

“你们这都是要干什么呀?这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呀?”

没有人回答她,依云只有求助地望向我,而我根本无法给她什么合理的解释,也知道根本拦不住唐皓的愤怒,只有低下头不去看她,任由事态继续发展。

“哥哥,你们到底是干什么呀,你倒是说话呀!”

在我这里得不到答案,依云还是只能大声质问祝霄,祝霄却也选择了漠视依云,依然冷冷地望着唐皓:

“一样的眼睛,一样的身型,连声音都一样,难道世界上真有完全一样的人?我只是要确定是不是她,我跟本不会伤害她,你们为什么都那么紧张,所以说,我猜对了,她根本就是她,是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烟云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