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凤凰斗:第一嫡女 [目录] > 第26章:愣子

《凤凰斗:第一嫡女》

第26章愣子

南宫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真是这样名贵的箫,换做是她,万万无法舍得送人呐。

抱犀也很肉痛呢,虽说自家少爷惯是仗义疏财,但像这样头一次见到一个人,就把他自己随身携带的极其名贵的紫竹箫送人的事情,说实话连抱犀都从没见过,难掩吃惊。

“公子您可别为难我了。”抱犀说着竟是把那箫往楚惜情怀里一塞,就拔腿跑开,一边就上了船。

梅香瞪圆了眼睛,“居然有这样的愣子!”

她惊奇地看着柳裴然,今儿这事可算是咄咄怪事了,从没见过这样痴傻的呆瓜!

楚惜情掂量了一下那紫竹箫,重量不轻,光看色泽形态便知是上品,她一时真的有些迷糊了,只是蹙眉对下面说道:“柳公子,在下自己也有箫,真的没必要收你的箫了。”

柳裴然在船上喊道:“兄台且收下吧,名箫配仙音,相得益彰。知音难觅,梦白今日难得一见,此箫的确是箫中极品,在我所见的诸多箫中,还未有能和它媲美的。”

楚惜情还想说什么,见船上的抱犀已经在说:“快迟了罢,公子,咱们得快些去了,不然要赶不上了。”

柳裴然闻言,便让人开动船只继续往前了,楚惜情想追上去,便见他摆手,笑容灿烂而潇洒:“若是觉得过意不去,便请再为梦白吹一曲,便已足够了。”

楚惜情心中的怀疑退了下来,脸上的表情认真而严肃。

知音难觅,她忽然明白了柳裴然的话,明白了他为何会这样做。

他只是为乐而痴而已。

既然人家都如此悠然随心,一派魏晋名士的纯然洒脱,她又何必为为何他送箫而纠结不已呢?

她洒然一笑,拱手道:“多谢柳兄赠箫,此箫的确是极品,愿以一曲送柳兄!”

“请。”

柳裴然认真地端坐在船头,神情专注,一旁小厮抱犀已经拿出个铜鎏金金蟾香炉点起香来,香雾缭绕间,少年微闭起了眼睛,静静聆听楚惜情再次吹起的曲子。

这一次是用名箫暮云吹奏,箫声在幽深之中更加细腻婉转,音色更是优美至极,只一吹奏,楚惜情便是知道,柳裴然绝对没有撒谎。

此箫的确是极品,让她一时间便喜爱起来,更是感佩柳裴然的洒脱。

这一次,曲调不再忧伤,换做了静谧悠扬的《流水》。

高山流水觅知音,今日正以一曲《流水》送给这样一位萍水相逢的知音。

在优美的箫声中,那艘白蓬船随着艄公的撑杆缓缓朝前驶去,船上的那个少年睁开眼睛望着石桥上持箫的楚惜情,那一袭白衣渐渐晕染了江南的水墨,缓缓消失不见了。

唯有一缕箫音不绝于耳,绕梁不去。

---求个咖啡啥的,这个是免费的嘛,每天一杯,健康美味O(∩_∩)O~庶女的番外在更新着,亲们可以去看。

……本章完结,下一章“顾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