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噩梦①蜜恋三次方 [目录] > 第80章:Chapter 16(3)

《噩梦①蜜恋三次方》

第80章Chapter 16(3)

薇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午三点左右,酒店里生意最冷清的时候,君兆夕在柔和的萨克斯音乐中昏昏欲睡。

这时候,酒店的大门被推开,随着门童一声:“欢迎光临。”一对衣着光鲜的男女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

因为生意冷清,大家不由得把目光落在那对男女身上。他们年纪都不大,那个少年长得很英俊,神情很傲慢自得,微挑的嘴角上始终带着一丝似有似无的骄矜。而挽着他的女孩则显得柔美娇艳,只不过和她甜美面容不相称的是,她的眼睛里没有爱情的灵魂。

君兆夕站在暗处,看了眼那对男女,漠然把视线收回,想了想,他索性转身退回更暗的地方。

两人坐定,那个少年爱抚地摸了摸那个女孩的头,问:“想吃些什么?”

“我有些渴……这种叫做‘紫霰雪’的饮料看上去很特别哦……”

女孩细阅了一下菜单,抬眼看向服务生说。

那个女的语气格外甜腻,但仔稍微细心点的人就不难听出那是拿捏好腔调装出来的。

“两杯紫霰雪,另外,还要这个、这个、这个……”

少年将斜依在椅子上,懒洋洋地对着菜单指点。

因为顾客稀少的缘故,这桌上菜格外的的快,不到十分钟,他们已经开始享用起来。

君兆夕并不想呆在这里,正打算退出去的时候——

“铛”

大厅里忽然传来一阵脆响。

“你们什么时候改卖变质饮料了?”那个少年抱着手臂,背对着众人冷冷地说,“叫你们经理过来。”

在场的人都吃了一惊,彼此交换着眼神,不知道如何应对。最后,他们把目光落在了君兆夕身上。

出了这样的问题,那就是丽萨姐的事情了。可是现在丽萨姐刚好不在酒店,出了这样的临时状况,黑锅当然是由他来背了。

不得已,君兆夕从阴影处走了出来。

“请问,刚才那杯饮料有什么问题?”

款款走近他们,君兆夕平静而疏离地问。

也就在这时,那个女孩停止了用餐,诧异地站了起来。她的脸上换了好几种表情才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容:“君……兆夕,怎么是你?”

路珊珊完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遇到君兆夕。

“他是……”路珊珊嗫嚅着,企图向君兆夕解释。

惊闻君兆夕这个名字,那个少年的脊背一僵,怔了怔,他有些难以置信地回头看向了君兆夕。

君兆夕冷漠的眼神掠过路珊珊的脸,很显然他对她没有兴趣,他静静回望着那个少年。

没想到路珊珊这么有本事,才一个月又搭上了另外一个阔少——雷氏集团的二公子RAY。

在这个城市没有人不知道明面上不但雷氏、君氏两个集团是生意上的死敌,私下里,这两个家族年龄相若的公子更加是死对头。

“很好,真的是你!”Ray薄薄的唇上绽出一抹邪肆的笑,“没想到刚从伦敦回来,就看到你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站在我面前。”

君兆夕的瞳孔下意识一缩,旋即,又漠然了。他没有忘记当年他们之间的过节,从小到大RAY无论哪个方面都比不上自己,他们一直较劲斗狠,每次都是自己抢尽风光。三年前,出于嫉恨,在一场赛车中,RAY找人在他拿去改的车上做了手脚,差点将他置于死地。事情的真相查明后,雷氏集团的老爷子亲自登门赔罪,请求爷爷放RAY一马。就在爷爷表示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将RAY送进监狱终身监禁时,是他放了他一马。

“我可以放他一马,条件就是:让他有多远滚多远,永远不准回国——我要他一辈子记住,有我的地方就是他的禁区!”

当年的志满意得的话还在耳边,然而眼前的情景却已物是人非。鄙薄的一笑,君兆夕再次平静地询问:“请问,刚才那杯饮料有什么问题?”

难掩的得意从RAY的眼中滑过:是时候报仇了。在伦敦的每一天,他都活在极度的耻辱里。尽管他有无数的钱,可以去全世界最富丽堂皇的地方,但他只要一想起世界上有一个地方是他的禁区,他就觉得深深、深深的耻辱。一个月前,当他知道君兆夕已经被赶出君家,这个禁咒已经被打破,他就迫不及待地回来了。

先不急着报仇,要像猫玩弄老鼠那样,慢慢的折辱他、一点点毁灭他。抹去眼中的所有情绪,RAY昂起头,漫不经心地敲着桌子说:“饮料发酸,另外还有令人不悦的酒味,最可恶的是里面居然多出了很多沉淀了。怎么,这家大酒店自从多了君大少爷这样的招待,连饮料都变得酸臭不可闻了?”

“算了,Ray!”

路珊珊拉了拉Ray,她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经年累积的恩怨,于是小声哀求着。

君兆夕仿佛对他挑衅的话语置若罔闻,只是端起那杯饮料,轻轻一晃,那杯淡紫色的饮料里顿时冒出星星点点犹如雪花的东西,那些“雪花”翩跹了一小会儿,渐渐落在杯底,成了沉淀。

君兆夕面无表情地将杯子放下,用职业的口吻说:“红酒饮料自然会有酸味和酒精味道,还有,为了制造霰雪的效果,我们在里面加了牛奶,牛奶遇到红酒当然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呵。”RAY冷冷一笑,挑眉讽刺,“没想到君大少爷伺候起人来,居然可以如此耐心周道。”

冷不防,尾指轻轻一跳,君兆夕垂下眼帘,转身往回走。

“哈哈哈……”Ray放声大笑起来,“你这样子看上去真像一条狗。怎么,那个不可一世的君大少爷呢?”

君兆夕顿住脚步,下颌因屈辱而微微一颤。

RAY不依不饶地站起身:“现在的你和君家那个柴禾妞真的很配呢,天造地设的一对……白痴!”

猛地睁开眼,君兆夕蓦然回过头去,刀锋一般的目光凌厉地割在他脸上。他可以纵容他侮辱自己,他尝试过忍受,然而,当他连带着她一并侮辱时,一股不由他所控制的激愤猛地窜上了心头,剧烈地燃烧起来。他的脊背因此颤抖,手紧紧握了起来。他,这是在找死!

“生气……”RAY不无鄙视地走上前去,扯了扯君兆夕的衣领,凑近他的左耳说,“你以为你还有生气的资本……有你的地方就是我的禁区?这句话很有气势嘛!不过,从现在开始,它应该换一个主人了。君兆夕……”

“混蛋!”

一句话没有说完,君兆夕已然猛地出拳将他击倒在地。

暴怒中的君兆夕彻底失去了理智,顺手握住桌上的一瓶红酒,重重地朝正要起身反抗的RAY砸去。

“砰!”

重物撞击的声音敲响在每个人心头,整个酒店顿时安静了下来,刚赶来的丽萨姐怔怔看着倒在地上的客人,以及地上那一滩看不清是酒还是血的暗红液体。

“啊!”一旁的路珊珊尖叫了一声。

君兆夕看都没看她一眼,直接推开门出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Chapter 17(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