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帝凰:邪帝的顽妃 [目录] > 第26章:一样骄傲

《帝凰:邪帝的顽妃》

第26章一样骄傲

蔚然语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26

“啊……流血了!”

回过神的夏晓菡叫了起来,慌张地冲着董嬷嬷叫道:“嬷嬷,快去请大夫……”

“先用这个包扎一下吧!我没用过,很干净呢!”卫襄递过一块灰色的帕子,夏晓菡来不及多想就赶紧给无忧包扎起来。

无忧看了一眼帕子,心一动,转头去看束云凤,只见她爬在围栏上,不知道在看哪,似乎根本没注意卫襄对她的关心。

因为无忧受伤,董嬷嬷也无心再带她们参观,派小六公主和夏晓菡送无忧回去,自己也催促着众位公主小姐回去了。

无忧回到宫里,早有管事的人将她被打的事报告给德妃,无忧开始还担心被她骂,结果她连一句问候都没有,全当没这回事似的。

倒是以冬姑姑闻讯赶紧给她送药膏来,无忧当时正沐浴出来,以冬姑姑一把推开侍候她穿衣的金喜,拉过她的手臂检查。

看到咬得血肉模糊的手臂,以冬姑姑心疼地看看她,叹了一口气:“作孽啊!”

她赶紧给她穿好衣服,把她抱到了床上,无忧腻在她身上,贪婪地闻着她身上的淡淡香味,扁了嘴撒娇:“姑姑,好痛!”

胎穿的又一个好处是可以从小长大,再经历一次童年,无忧庆幸自己遇到了以冬姑姑。

无休无止的病榻折磨,还有这人情淡漠的皇宫,让无忧常常想要是没有以冬,这个童年好没意思。

有以冬姑姑的宠爱,这个童年就有意义多了,所以她积极逮住机会享受前世所缺的母爱。

“痛你个头……我听人说你被咬时哭都没哭一声,当时不痛,现在怎么就痛了?”

以冬才不吃她这一套,瞪了她一眼,唠叨:“你这傻丫头姑姑都不知道你是什么变得,换别的小孩早哭得一塌糊涂,偏偏你平静得啥事都没似的,你到底疼不疼啊?”

“姑姑,哪有不疼的,我也是血肉之躯好吧!只是……不想哭而已!”

无忧骨子里的冷淡不是成熟与否的表现,而是生来的。

前世没到袁家之前跟着母亲东奔西跑就学会了坚强,那个在记忆中模糊不清的母亲教会她的第一件事就是眼泪是弱者的表现,没有人会同情你的眼泪,你哭只会让更多的人欺负你……

所以不论前世还是今生,让她流泪的机会很少很少。上次遇到卫襄是意外,是对类似于生离死别后重逢的感慨,情不自禁而已。

会哭,不想哭……以冬姑姑也不知道想到什么,边给她上药包扎,边重重地叹气:“你这性子也不知道像谁,哎,将来谁娶了你,也是头痛啊!”

像谁?无忧想到了那个在鞭打下挺直的身躯,扯了一下唇角,自己的性格某方面和小恶魔还是挺像的!

都是一样的倔强,一样的骄傲,宁可自己独自舔伤,也不会让人将自己看轻了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哥哥了不起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