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目录] > 第19章:春去春不回,梦里贪欢(八)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第19章春去春不回,梦里贪欢(八)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早已觉不出,到底是什么时候,我对着那双黑眸便会心跳加速;更加觉不出,到底是什么时候,我只听到他的呼吸便会满怀喜悦。

这一刻,我看不清他的黑眸,却听得到他的呼吸沉重地回旋于耳边。

我的心跳得厉害,但再也觉不出喜悦。看着他沉默寂然的眉眼,我很想哭。

我想,如果他给我一个原因,哪怕再勉强再说不过去的原因,我都会接受。

然后,跟他一起走。

天涯海角也好,鬼域魔界也好,被天下人鄙弃追杀也好,我都会跟他一起走。

虽说对不住昆仑,对不住师父,可我不能让景予这样孤孤单单一个人沦落他方。

但他那样低着眉眼,决然地说道:“没有为什么,我是魔帝之子,自然要回归魔族。”

我摇头,“我不信。你一定有难言之隐,告诉我。”

他和我一样在襁褓间便被带上昆仑,朝夕相处两百年。

我亲眼看着他和我一起从丹田吐纳开始修行,渐渐越来越强,然后一次次奉师命下山斩妖除魔,不遗余力……

我不认为他会和魔族中人有太深的纠葛。

我第一次那样认真地凝视他,希望他能觉出我的诚意。

他果然有了反应。

他抬起头,漆黑的眸子盯着我,眸光黯淡而苦涩,却在我心神摇曳时,忽然间幻作了一道漩涡,伴着凛冽杀气,猛地向我袭来。

我大惊而退时,他的长天剑飞出,直直地劈向我脖颈。

虽避过了致命一击,可肩胸被割开了一个长长的伤口。

鲜血飞溅,满襟落梅。

喷涌的鲜血甚至飞到了他的襟袖和面庞。

“景予!”

与其说我在唤他,不如说,我在唤我自己。

被剑割开的皮肤很冷,却意外地觉不出疼。我便很想知道,我是不是在做梦。

我想舍弃一切追随他而去,他却不置一辞径取我性命……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原微师兄曾说,我是个有福之人。因为景予可以对所有人所有事都漠不关心,却始终不会忘了捧我在掌心。

任它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任何女人遇到这样痴情且优秀的男子,都会很幸福。

到底彼时的幸福是幻觉,还是此时的绝情是幻觉?

我失神地看着他再次逼向我的长天剑,指甲掐在流血的伤口,忍不住再次唤他:“景予……”

声音已经变了调。

连我自己都不信,有一天,昆仑女仙叶菱会发出这样悲伤甚至绝望的声音,破碎地呼唤一个人的名字。

他分明听到了我的话。他的眸光开始收缩,他的剑尖开始颤抖。

=============================================

……本章完结,下一章“春去春不回,梦里贪欢(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