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目录] > 第7章:碧藕为骨,荷叶为衣(七)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第7章碧藕为骨,荷叶为衣(七)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心里莫名地一疼。

必定又是恍惚间的错觉而已。

肉身都没了,几根破荷梗几片破荷叶,能把身子撑起来便不错了,哪里来的心,又哪里会觉得心口疼?

我这样浮萍心性的人,能日日不辍地练上两百年的剑,师父归功于天赋,而我归功于景予。

.

昆仑山,孤鹜峰。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每逢日出日落,红霞照丹枫,兰芷薰人醉。携手观秋水,并肩看长天……

他的模样比秋水或长天更美更动人心魄。他舞动长天剑时,我不由地拔出秋水剑相随。

据很多后入门的师弟师妹们说,景予师兄与叶菱师姐双人舞剑,是两百年来昆仑山最美丽的风景。

而我眼里只有景予一道风景。

想想这人真是不厚道,最凶猛的武器都换成了噬魂金弓了,又何必把那把长天剑带走?

还有我那枚从小佩着的玉坠儿,真不该送他。亏我当时还想在上面刻上自己名字呢,可怜了我两百年的功力,把自己手指都扎破了,都没能把字刻上去。

也许从那时便注定了这样的结局吧?

瞧这秋水剑失魂落魄的,哪天害我成为昆仑山第一个驭剑飞行时摔死的剑仙,真会被人笑掉大牙了……

.

白狼难得的善解人意,正在问师父道:“皑东仙尊,你怎么会想着把叶姑娘嫁给那个宁公子?我瞧着他装腔作势,矫情无聊,再俗气不过,连好端端的神兽到他那里都成了贼眉鼠眼的怪兽了,可见得不是个好东西。”

师父便看向我,“你怎么看?”

我向白狼一竖大拇指,说道:“附议!那公子一看就有妖气……哦不,一看就不像正经人。”

说修仙的剑侠有妖气,听着才不像正经话……

师父便又郁闷了,“哎呀,为什么就我觉得他人品不错,修为又好,堪称当今年轻剑仙中的典范呢?”

我悄悄用脚尖踢了踢白狼。

白狼看我一眼,立刻卧剑狂呕,呕,呕……

我便道:“师父,你和白狼有仇吧?看看你说的这话儿,把它给恶心的!”

师父默了,然后痛心疾首地自责道:“师父的错啊!唯一的弟子居然教得这样是非不明、好歹不分!枉我满腹经纶、才华绝世、术法超群、睿智无双……”

白狼的小心脏承受不住了,假吐变作真吐。

我很怕再一头栽下云端,看着师父半秃的脑袋,忍着没吐。

转头一想,昆仑山八大仙尊,就数我这排行老六的皑东仙尊弟子最少,也对弟子最好。他打什么主意还好说,万一说到掌门的二师伯广昊仙尊,或者五师伯文举仙尊那里,几个长辈一合计一拍脑袋,真把我嫁给那宁丰,我可没景予那等本事,可以挥手间便伤了同门师兄弟夺路而逃。

=============================================

……本章完结,下一章“碧藕为骨,荷叶为衣(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