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目录] > 第98章:百岁流年,空恨碧云离合(四)

《莲上仙(一世艳骨,移步生花)》

第98章百岁流年,空恨碧云离合(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已经收回所有对他不凡能力的赞赏,不胜抑郁地愤愤说道:“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

让他清掉我身上的魔气来着,他怎能连我师父施加在我身上的法力也清掉了,直接让我成了破莲叶梗子?

尤其,是在景予面前……

他幽深的黑眸沉默地凝视着我,或者说凝视着寄住着我魂魄的几根破莲藕。我只觉自己已被气得颤抖,有种被人脱.光展览般的羞恼和愤怒……

我恨不能回到一百八十年前,把凤雪这鸟.人拍回他爬出的那只鸟蛋里。

凤雪给我骂得也抑郁了,问向白狼他们:“这……这是怎么回事?”

白狼的长嘴向景予一努,叹道:“还不是这位做的好事?咱们叶姑娘被他十二道金箭早就射得死绝了!便是昆仑仙尊也没有让人死而复生的本事,只能借了莲身重回人世而已!”

他言毕,便鄙夷地看向凤雪,“凤兄这是打算救你阿姐还是害你阿姐?没本事救人别逞能行不?这里离昆仑那么远,便是把她送回去请仙尊们重做莲身,她的魂魄也未必支持得住啊!”

凤雪惶恐道:“我……我不知道啊!我以为阿姐是修仙的妖……”

白狼道:“叶姑娘刚出世便被抱上昆仑修仙,怎会是妖?凤兄的眼光很有问题!”

凤雪便看着我,很是愧疚愁郁,“阿姐,阿姐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的……我这便带你离开酆泉狱回昆仑!我是凤凰,飞得很快的!”

我忍了又忍,终于把那股满怀气郁压了下去,淡淡笑道:“不用了!近来仙尊们正忙,未必有空理我。你带着我四处玩玩吧!骑着凤凰看风景,想来别有一番趣味。”

凤雪忙道:“好!好!只要阿姐不急着办别的事,我一定背着阿姐看遍天下好山好水!”

我有什么别的事?

一夕?轮回石?

终究是与我无关的闲事。

而且我必定是闲得慌了,才会放着救命的事不理会,一头扎到那些破事里找死。

可惜,凤雪虽应允了,很快被其他人否决。

青岚和白狼几乎同声说道:“不可!”

白狼道:“据我老狼在尘世跌摸滚爬数十年的经验来看,凤兄不仅眼光有问题,智力也很有问题。我都说了姑娘的魂魄没法在荷叶上支持太久,凤兄听不懂吗?”

青岚则道:“借莲重生乃是逆天之事,若是中间有所讹误,叶姑娘不仅会死,而且会灰飞烟灭,永远消失。”

凤雪正跪坐在我跟前抚着叶片,此时却连手指都凉了。

他雪白着脸道:“不会吧?我只是看着那道仙家气流似对阿姐身体有所禁制,所以顺手清了,根本没想到会害了阿姐啊!”

================================

预备上架了。上架前讲几则关于读者和写手的小故事,其实是一堆废话,不喜欢的童鞋可以直接点右上角叉掉。

【一个读者毁掉了一个写手】有个晋.江的写手开了个文,成绩不好不坏,但写得据说还不错。有个读者每天跟文,然后每天认真评论,并写出她认定的故事走向。但写手有自己的构思,没有按她的写,结果不断受到该读者抨击,写手求她弃文,她遂说写手不受教,不听读者意见,人品有问题云云,连续不断地天天写评,天天指责,天天嘲骂……其实只是一个读者的意见而已。但最后,那写手弃文了,走了,有人说她是崩溃了。反正她从此再也没有出现,再也没有写作,只有那读者的意见,继续占领着评论区。

【几个读者成全了一个写手】不知道有多少人知道,我最初是写武侠的。那篇《幻剑之三世情缘》在当年的网站大推过很多次,但始终很冷,冷得我一度快写不下去。我的评区也很冷,冷清清的就那么几个人在讨论我的书,如老夫子、长风、小尘等。嗯,武侠文,所以是男读者。是他们一直劝我写,说在等我更新。我说我为了他们也会写完。后来,我写完了;再后来,我不敢再尝试武侠,转写言情。长风在一年后因为工作繁忙把他为我创的读者群转到我名下,怅然告别;小尘为我建了好多群,当了五年的群主,至今依然是我VIP读者群里唯一的男性;老夫子在书的繁体版上市后告诉我,他特地转道香港,买了十套我的书。不久,老夫子的号被盗了,好久才换了个Q号重新加回我,可不久又被盗了。我一再发消息请求那个盗号的把号还给他,可惜石沉大海。已经是两年前的事了吧?我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但我还记得他,并希望有一天,他能看到这段话,重新加回我。没有他们,就没有最初的《幻剑》,也没有后来的寂月皎皎。

【一批读者忧郁了一个写手】一个写手因写过把孩子活活摔死的段落而备受抨击。她曾告诉我,她根本不敢看评论区。这算是轻的,另一个写手据说因为评区的混乱得了忧郁症。前不久刚结文的一个风尚阁写手提到评区的状态则跟我说,“那时候想到要上红袖发文就怕,想到去评论区手都抖。”而我,在《医女》评区闹得最凶时,我胸闷憋气的症状也发作得极厉害,甚至夜不成眠。我两三天去一次医院,每天吃大把的药,各种检查都做全了,结果最后医生不给我治了,说我没病,只是太紧张想得太多。其实我当时不信的,认为医生太没本事。可过了九月,我的病不药而愈了……原来我并没有我自己想象的那样淡定。我们都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坚强。

【曾经的红写手,他们在哪里?】又一个很红的写手告诉我她倦了。我说你比我晚写一两年都倦了,那我呢?当然她不是第一个,更多的写手连招呼都不打一声,便消失于我们的视野中。他们都比我厉害,他们都曾红得发紫,他们都曾有极快的写作速度。可日更六千、一万,带来的是什么?是精力和灵感的透支,是写作寿命的提前终结。毕竟不可能人人都有唐家三少的能耐,女性的体力也不能和男性比,对不对?

我有时也很倦,但我无疑挚爱着写作。我想,我终身都不会放弃写作。虽然慢,可我会一直写着。我并不以VIP收入为主,更新时也不得不优先考虑出版进度。但我依然会很欣喜地每天去后台看哪些读者冲了咖啡,投了月票,哪些又是跟了我多少年的老读者……那种骄傲和满足,是纸书无法带来的快乐。

零零碎碎说了好些,其实只是想说,亲爱的读者们,你们对写手真的很重要,不论是大神,还是小透明。如果可能,尽量冲杯咖啡吧,留一两句话吧,踩几个脚印吧,多给点理解、多给点支持吧……特别是新写手,他们说求留言时,可能真的是写得太寂寞迫切需要一点点鼓励。一点点鼓励而已,说不准就能成就一个大神呢!

至于我呢,混得太久,饺子皮也厚了,但依然像期待你们表扬一样期待着你们的意见,或者说像期待你们意见一样期待着你们的表扬……哈哈~

愿大家阅读愉快!

……本章完结,下一章“百岁流年,空恨碧云离合(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