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丑颜:阿呆皇后 [目录] > 第20章:丑奴儿(4)

《丑颜:阿呆皇后》

第20章丑奴儿(4)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年后,月锦风姿绰绰的拎着两条鱼交给朱雀,朱雀慢吞吞的走到灶房,月锦跟了上来,指挥她一会递这个,一会递那个,边掌勺,边对朱雀说:“阿呆啊!今天为师在街市上听说云国的皇今日迎娶了皇后,你作何感想?”

朱雀添柴的手抽搐了一下,缓缓起身,恰到好处的微笑呈现于脸上,清泠的说道:“没什么感想!”

月锦眯着眼睛,问道:“没什么感想,你出去做什么?”

朱雀懒懒的倚在门边,轻轻合上眼,外面的微风轻轻拂过她的面,她那双如蝶翼般的纤长睫毛轻轻颤动,笑道:“我这肤色可是娇嫩的很,受不得这炊烟侵害!”

月锦蹙眉瞪着她:“你走了,谁帮我添柴啊?”

“师父难不成忘了,徒儿可是从火堆里爬出来的人,见到火会心生恐惧!”朱雀凉凉的说着,扬袖走了出去,庭院中迎面吹来一片梨花瓣,她捏在手心,眼神恍惚了一下,继而毫不留恋的将手中的梨花花瓣捏碎,走到一旁的软榻前,缓缓躺下,觉得太阳照在脸上有些刺眼,朱雀顺手拿起月锦搁置在一旁的医书盖在脸上。耳边回响起月锦说的帝后大婚,心里竟然还会很痛,她将手放在心口处,揉了一下,竟好了很多,朱雀却低低的笑了起来,事到如今她这个在他们眼中的已亡人还是放不开吗?

原来最呆的人始终都是她啊!

“你不是说没什么感想吗?这会儿又在这里伤感什么?”软榻一边轻轻的陷了下去,朱雀闻到一股清淡的药香味还有鱼香味,低低的笑了起来。

月锦也笑了,一把拿起她盖在脸上的医书,看着朱雀布满伤疤的脸庞上,双眸像是被泉水侵润过一样,明亮动人,轻轻一叹,示意朱雀往里面挪挪,朱雀只得向里面挪了挪,月锦在软榻外面躺了下来,顺手拿起旁边案上放着的一罐花生米粒,潇洒的往半空中一抛,仰脸竟稳稳的接在了薄唇间,他侧头见朱雀瞪着他,不由低低一笑,又拿起一颗花生米,对她说道:“阿呆啊!接着!”

朱雀赶紧仰脸看着上方,却迟迟不见花生米落下,耳边听到月锦恶作剧的浅笑,朱雀这才觉察到月锦又耍了她,正欲转头找他理论,就觉得一粒小小的东西被月锦快速的放在了她的唇瓣间,她迟疑的送到嘴里咀嚼,花生的味道缓缓蔓延,朱雀看着月锦,对他忽然的善心,觉得寒毛直竖!

“阿呆啊!还是忘不掉那个人吗?”月锦的眼中升起那么一丝暖意,眼中的神情复杂,轻声问朱雀。

“快忘了!”静静地,朱雀听见自己这么说道。

月锦看着软榻上方的古树枝杈,轻轻地说道:“汉霄苍茫,牵住繁华哀伤,弯眉间,命中注定,成为过往。”

朱雀亦看着枝杈间流泻出来的日光,点头说道:“我明白师父的意思!”曾经的曾经,生生的两端,她和云国宫廷的人彼此站成了岸!从那以后她就甚少在夜间做过梦了……

月锦沉默了一下,说道:“过几日,为师要回一趟凤国!你要同往吗?”

“你是我师父,我不跟着你,还能跟谁!”朱雀眼睛闪烁了一下,伸手抱住月锦的手臂,音若天籁,却如同飘在云端,空灵而飘渺。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简单带几件换洗衣服就行,毕竟是要回家了!”说到回家,月锦竟然自嘲一笑,唇角勾勒出一抹笑花,美如梦魇,却略带嘲笑之意。

“嗯!”朱雀紧了紧月锦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上,低低的应道。

————————————————————————————————

下一章:月锦的真正身份曝光!喜欢就收藏啊!云檀的心在滴血!

……本章完结,下一章“师徒情(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