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丑颜:阿呆皇后 [目录] > 第8章:钗头凤(8)

《丑颜:阿呆皇后》

第8章钗头凤(8)

云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朱雀还待说话,玄洛已经将薄唇压在她的唇瓣上,缠绵悱恻。

她的眼眶开始发胀,开始发红,他见了,越加急切的撕扯着她的衣服,萎靡的喘息和压抑的痛苦呜咽声在暗夜的狐裘上悲哀的响起,玄洛的外袍早就被被他践踏在一边,压在他们的身下,上面的金凤双眸中凶光尽显。

玄洛喘息渐渐沉重,汗水濡湿了鬓发,沿着脸颊颈项滚下,朱雀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极其讽刺的冷笑!

他们沉沦在欲与孽,情与痛的深海里颠簸,玄洛的双眸沾染上了疯狂,眼里含着淡淡的血丝,他的发丝贴在汗湿的胸膛上,宛若水藻一般缠绵妖孽。

朱雀身体里的兽被他释放出来,伴随着一滴眼泪滑出眼眶,她终于从战栗的激情中彻底的崩溃了自己心中所有的恨,哽咽的唤道:“云焕!”

玄洛的身体明显一僵,但他置若罔闻,看不到边际的深海里面,他执意抓着她一起沉浮,低低的,他在一片看不到边际的白芒中,沙哑的说道:“雀儿!你是为我而生的,除了我还有谁配站在你的身边同你一起笑望苍穹呢?”纵使他得到她会招来她一世的恨,他也不愿意放手!

玄洛还在熟睡,睡梦中的他褪掉了白日的冷漠深沉,眉眼间竟透露出温和来,他的手臂固执的圈着朱雀的腰肢,眉头微蹙,朱雀心中冷笑,毫不犹豫的拿掉玄洛的手臂,从床上站起身来。

玄洛翻了个身,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显然并没有惊醒!

身体有些酸痛,朱雀忍住眼里的雾气,弯腰捡起地上散落的盔甲,重新穿戴起来。

铜镜里,朱雀拿起梳妆台的檀木梳子缓缓梳理着长发,在接触到镜中女子狼狈的面容时,手指用力,木梳竟蓦然折断,分成两半,朱雀豁然起身,木梳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呜咽声,她没有看玄洛是否被这道木梳落地声惊醒,在她看来她于他早就恩情早逝,云焕的性命换她形同簸箕的贞洁,值!

云国宫殿在泛着鱼肚白的天幕中,廊腰缦回,檐牙高啄。蜂房水涡,高低冥迷。

清晨的风很凉,刮在朱雀的脸上,有一种尖锐的疼痛,她走在前往瑜景宫的青石板面上,心里起伏难当!

青石板面上的鲜血早就被洗涮干净,空气中也只是偶尔还能闻到一两道血腥味,除此之外,昨日的叛乱似乎只是一场梦境,可朱雀知道那毕竟不是梦,而是血一般存在的事实!

瑜景宫外,文太后身边的薛涛薛公公早就在那里候着,看到朱雀出现,不由上前,恭声道:“五小姐,太后让您先去寿和宫一趟!”

朱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看着近在咫尺的瑜景宫,哑声问道:“皇上醒了吗?”

“皇上寅时的时候醒过一次,这会又睡了!”薛涛低低的回道。

朱雀紧绷的心终于松了下来,便没有再说什么,示意薛涛前方带路,前往寿和宫!

……本章完结,下一章“深宫泪(1)”↓↓↓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