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老婆,诱你入局 [目录] > 第2章:楔子·失控

《老婆,诱你入局》

第2章楔子·失控

半盒胭脂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花映月真的吓坏了,直到门被关上她才回过神,大惊失色的想挣脱池铭的手,抬脚踹在他膝盖上。

他闷哼了一声,长眉皱起,她愣了下,他……很疼吗?

就在她怔忡的刹那,他抬起头,一只手抓住她的长发,另一只手狠狠的给了她一耳光。

脸颊麻木片刻之后才有痛楚传来,她被打得发晕,身子往下坠,他卡住她小巧的下颌,冷冷的笑了:“既然来了,就别想走。”

身子透骨的寒凉,她听见自己变了调的声音:“你疯了,我爸爸会……”

池铭把她翻了个身,撕扯着她的连衣裙,粉色的绸缎如纸张一样碎成片,露出少女白皙娇嫩的身子。

“我家人全部死了,我一个人活着有什么意义呢?不如拉你垫背。花映月,你是花家最宝贝的小丫头,花海天看到你被我玩死,那表情肯定有意思。”他双眼赤红,温雅的声音转为血腥的暗哑。

花映月闻言,耳中嗡的一响。

不止是侮辱,他想拉着她一起死……

求生的本能让她如离了水的鱼一样疯狂挣扎起来:“池铭,你放开我好不好?你不要冲动,求求你……”

他轻轻的笑,扯着她的头发往墙上一撞,她立刻眩晕得没了力气,他贴近她耳朵,缓缓道:“我妹妹受过的苦,你一样一样都得受。你害得她被**强`暴,你也尝尝这种滋味儿,你害死了她,你偿命。叫吧,越大声我越兴奋。”

内衣也被撕毁,一堆破布落在地上,她被迫跪趴在地上,以一种极屈辱的姿势被他冲撞进来,肉`体撕裂的痛难以想象,她痛得脱了力,一开始还哭着哀求,最后只能发出含糊的低泣。

还没发育成熟的身体根本没法承受他的野蛮,苍白的小脸被他扳转过来,那涣散的目光,痛苦的表情让他快意无比。

之后他如何折磨自己的,花映月记不清了,从昏厥中醒来的时候,她躺在小床上,头搁在母亲膝盖上,身上盖着一条床单。

何锦绣感觉到她在动,颤抖着道:“映月?”

她睁大了眼睛,目光怔然,像个木偶,何锦绣又气又心痛,轻轻拍着她的脸:“不怕了,妈妈在,妈妈保护你啊……”

花映月眼神渐渐有了焦距,她看了看母亲,不说话,只抓紧了何锦绣温暖的手。茫然打量了一下陌生的环境,逼仄狭小的空间,墙上挂着三张黑白遗像,池少阳,曾蓉,池筱恬……

这是池铭家!

她倏地坐起来,把何锦绣吓了一跳:“映月,怎么了?告诉妈妈?”

“池铭呢?”娇嫩的声音哑得可怕。

“那畜生!爸妈会给你做主的!你先睡一下,醒来什么都好了啊……”

让她在这儿呆着,只说明一点,池铭在外面的房间,落到父亲手上,他绝对生不如死!

……本章完结,下一章“楔子·求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