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魂噬九霄 [目录] > 第3章: 符中仙

《魂噬九霄》

第3章 符中仙

樱殇之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卧龙镇依山傍水,前有怒江之险,后有天堑山脉之阻,乃是大衍王朝易守难攻的要塞。当初陆家先祖就是看中这一点,才倾尽全族之力迁徙到这个地方,果然也使陆家避免了灭族之灾。

天堑山脉堪称大衍王朝第一奇山,险峻雄奇,崇山峻岭,直垂天际,天堑幽深,怪石嶙峋,满山苍翠,古木成林。道路曲曲折折,错综复杂,稍不留意就会迷路。每当陆羽百无聊赖的时候,都会到山谷中透透气,所以对这一带还算比较熟悉,不过,他可不敢深入,因为天堑山脉深处,就是令人闻之色变的蛮荒大森林!

陆羽之所以对天堑山脉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其实还有一个特殊的原因,那就是他的娘亲埋在了山谷中的一片密林里,每到清明节时分,陆羽都会去扫墓祭祀,焚香烧纸,甚至会对着冰冷的石碑袒露心声。

这一年的清明节早已过去,但陆羽破例地点起香蜡钱纸,长跪在母亲的坟前,深深地自责道:“娘亲,孩儿不孝,不仅没了为您争一口气,还使您脸上蒙羞,着实是孩儿无能!”

尽管陆羽已经将坟墓周边的杂草清理干净,但坟冢上还是不可避免地长出了青翠柔软的野草,清冷的寒风吹过,直将它们吹得摇曳不定。

透过这一株株野草,陆羽仿佛看到了自己摇摆不定的人生,自己刚出生不久,母亲就突然离世,由于是偏房,地位又卑微,死后居然不能进陆家的祖坟,只能埋在这茫茫大山中;陆羽同样地遭受着母亲的命运,一直被人忽视,即便是在六年前曾获得过无数的褒奖,那也未曾长久,之后就再度被打入冷宫,鲜少有人真正地关心过自己!

原本陆羽还打算通过自己的努力,一举迈入通玄境,自己在家族的地位就会得到显著的提升,到时就有一定的话语权,可以在适当的时机向父亲求情,风风光光地将母亲的坟牵进陆家的祖坟,也让祠堂中供奉着母亲的灵位!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可能了,别说是这个小小的心愿,就连陆羽也是自身难保了,因为陆家堡的祖训就是:一旦家族子弟年满十八岁,若是还没有踏入通玄境,要么就被派去打理家族事务。以陆羽现在的处境,根本不可能派到管理层,基本上和打杂的下人没有什么区别。

尤为重要的是,这些年陆家一直在韬光养晦,暗中积蓄实力,在许多城镇都发展了分支,一旦陆羽被派到别处,很有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留给陆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最多三个月,陆羽就要被迫离开这个并不温暖的家。倒也不是说陆羽留恋这里,对于陆家堡,他多多少少是有些怨恨的,他只是不舍得离开这片曾经和母亲一同生活过的土地,还有那个永远带着纯净笑容的丫头……

“子欲养而亲不待,孩儿从未尽过半点孝道,就算是您归去,孩儿也没能力将您牵进陆家祖坟,孩儿简直是枉为人子!”陆羽狠狠地磕着头,额头被磨破了皮也浑然不在意,多年的辛酸苦楚全部集中到这个点上,眼眶之中隐隐有咸咸的液体溢出……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天地也在这个时候变了颜色,乌云密布,狂风怒号,尘土漫天飞扬,紧接着雷鸣电闪,不一会就下起了倾盆大雨。陆羽依旧是跪在大雨中,一点也没有回避的意思,雨水不知疲倦地打在陆羽的身上,落魄的少年完全淋成了落汤鸡。雨水顺着脸颊流淌进心底,刺骨的冰冷逐渐侵润了伤痕累累的心。流淌在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早已混淆不清了!

“轰!”只听见一声巨响,一道紫色天雷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径直打向那块石碑。这道紫雷威力无穷,要是打在石碑上,不单单是石碑会炸成齑粉,连坟墓也要被夷为平地。陆羽已经反应过来,说什么也不能让紫雷毁了母亲的墓地,飞也似的扑了过去,死死地抱住了石碑。

“嘭!”紫雷毫不留情地劈在陆羽身上,陆羽顿时被劈得像焦炭一般,浑身电流火星飞窜,当即昏死过去。

就算是通玄境巅峰的人被这道狂暴的紫雷劈中,也要一命呜呼,更何况陆羽现在武力全废,如何能禁受住这气吞山河的一劈?

“轰隆隆!”天际如炸开了锅似的,万千雷光在云层中此起彼伏,滚滚惊雷宛如蛮荒洪水,凌空劈下,轰隆声不绝于耳。

突然,陆羽胸前的一枚紫色玉符剧烈地抖动起来,通体焕发出绚彩夺目的紫光,像是有灵性似的,倏地腾空而起,如长鲸吸水般将急剧劈下的紫雷一吸而空。也不知道这玉符是用什么材质雕镂而成,在紫雷的一顿狂劈之下居然岿然不动,甚至连一丝一毫的裂缝都没有!

这场滂沱大雨来得快,去得更快,没过多久就雷息电止,云消雨散,整个大地总算又恢复了平静。

浑浑噩噩中,陆羽只觉全身痛如刀绞,好像处在火山口一样,气血在体内如火焰般翻滚,那种滋味比死还要难受。

“难道我死了么?”陆羽本以为被紫雷劈中必死无疑,但一想起娘亲还埋在这荒山野岭,心中生出一股强烈的求生渴望,格外艰难地睁了睁眼睛:“不,我不能死!我死了,谁还会在乎娘亲的灵位问题?”

玉符吸入足够的紫雷,渐渐地散发出一股淡紫色的薄雾,一个身着翠水流霞裙的美丽女子,也随之在薄雾中凝聚成形!

透过眼皮的缝隙,陆羽感觉薄雾中的人儿越来越清晰,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就好像瑶池中的仙子,突然从仙雾中走了出来一样!

“莫非我真的已经死了?不然怎么会看见这样的怪事?”陆羽赫然大惊,同时心中又充满了疑惑:“可幽冥炼狱里全都是妖魔鬼怪,怎么会出现这么一个天仙般的人儿?”

美丽女子旁若无人地伸了个懒腰,眼笑眉飞道:“十八年了!本仙沉睡了整整十八年了,今天终于重见天日了!九天玄雷果然是大补之物,竟然能破除灵阵封印,让我的魂魄重新凝聚成形……”

陆羽艰涩地努了努嘴唇,吃吃地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何会从我的玉符里飞出来?”

美丽女子那如水波一般的目光投在陆羽身上,歪着头想了片刻,俏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可以称我为‘符中仙’,不过,原主人替本仙取了一个极好听的名字:夕颜!你若是喜欢,也可以叫我为‘夕颜’!”

“莫非,你是器灵?”陆羽曾听一位传功的师傅提起过,只有级别在道器以上的法宝,可以将吸入的天地灵气转化为人形,她拥有独立的思维,可以自我修炼,甚至还可能参悟大道,羽化飞升。陆羽也是乖觉的人,联想夕颜所说的话,再加上她是直接从玉符中幻化而出的,十有八.九便是传功师傅口中所说的器灵。

“寻常人被九天玄雷劈中,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就算是拥有大气运的人遭此变故,也会吓得面无人色,语无伦次,你却能够及时调整情绪,思路清晰,一语中的,不愧为故人之子!”夕颜被薄雾轻轻地裹着,恰似弱柳扶风,说不出的楚楚动人。

“器灵居然能修成如此绝美的模样,简直是不可思议!”陆羽也是第一次见到器灵,只觉那双顾盼流转的美目脉脉凝视着自己,深邃而神秘的剪水双瞳内犹如浩瀚无际的汪洋大海,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我美么?”夕颜任凭腮边两缕青丝随风轻柔拂面,一双桃花眼暗送秋波,直教人心荡意牵,欲罢不能。

“嗯……”陆羽只觉在那双盈盈美目的注视下,居然发现自己除了点头,再无别他。

夕颜轻抚着如云秀发,媚眼如丝,幽幽地问道:“那,比起你的冰瑶妹妹呢?”

“不好!器灵既然能自我修炼,那肯定也会奇法异术!”陆羽浑然一惊,立马清醒过来,冷冷地喝道:“亏你也自称为符中仙!如今玉符在我手中,也就是说,我现在是你的主人。于情于理,你都不应该以魅惑之术对待你的新主人吧!”

“咯咯咯!你竟然能破我的幻术,也算难得了!”夕颜捂着嘴,发出如银铃一般清脆的笑声,不过随即面色一正,声色俱厉道:“但是,你既然知道我是器灵,也应该知道,器灵是可以自行认主的。要不是看在原主人的面上,就凭你刚刚的话,就足够你死上千百次了!”

陆羽闷哼了一声,纵然对方只是一道虚影,不大可能驱使威力极大的法术,但自己现在修为全无,跟一个凡人没什么两样,所以对方要想杀死自己,似乎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夕颜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原主人,这人究竟是什么来头?她还说我是故人之子,莫非这故人就是我的娘亲?

一想到这,陆羽就像陷入深渊之中,忽然看到了一丝光亮,迫不及待地问道:“你的原主人是谁?是不是我的娘亲?”

夕颜神色忽的一黯,叹了口气,摇头说道:“有些东西,不是你现在能够知道的。你现在太弱,哦,不是,是非常弱,所以,你必须尽快提升修为,时候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一切的!”

其实,陆羽对母亲的情况根本一无所知,甚至连母亲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因为他刚一出生,母亲就因为未知的原因突然离世。整个家族都对这件事秘而不宣,陆羽曾经向父亲旁敲侧击过,但没有得到正面的答复。现在听夕颜这么一说,这件事就绝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极有可能牵涉到了一个惊天的机密,要不然夕颜也不会流露出难以启齿的表情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圣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