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魂噬九霄 [目录] > 第68章: 前尘往事

《魂噬九霄》

第68章 前尘往事

樱殇之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花开花谢蝶应知,春来春去莺能问。潮起潮落涛依旧,人来人往缘成空。你不必伤怀,我不过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而已,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候,我也该梦醒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谢谢你能在我生命的尽头出现,并留下浓重的一笔!”蛮荒圣女面上带着温柔浅淡的笑意,如同一位洞明世事的智者,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度,绝世风姿在暗香涌动的清风中展.露无遗。

“你要走了?”蛮荒圣女越是这样云淡风轻,陆羽就越是感到心痛,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大手将他拉扯进黑暗的深渊,几乎令他窒息。

“你在为我心痛?”蛮荒圣女略微有些诧异,因为她感觉到陆羽并不是出乎同情,而是发自肺腑的感伤,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由得仔仔细细地打量着陆羽,一瞬间似乎又想起了前尘往事,幽幽地说了一句:“你,真的很像他!”

“我像他?”陆羽怔怔出神地望着眼前的可人儿,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那根弦被深深地触动了一下,瞳孔越睁越大,只觉得此情此景越来越眼熟,漆黑清亮的瞳仁中流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怅惘。

元神越缩越小,光芒逐渐变得黯淡下来,蛮荒圣女的身影也跟着变得涣散,仿佛随时都要消散。蛮荒圣女知道时间所剩不多了,强自催动本命精元,凝成一道法诀,如闪电一般灌入到陆羽的体内:“有缘人,这是我送给你最后的礼物,只有习得‘大本源诀’的人,才能够沟通浩然正气剑,成为它真正的主人!”

陆羽感觉到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铺天盖地而来,却并不像九天玄雷那样刚猛强烈,而是十分纯净柔和,念头一动,仿佛就能沟通到冥冥之中的本源之力,浑身都是暖洋洋的,就像是婴儿浸泡在母亲的羊水里一样温馨舒适!

大本源诀,这已经不属于中千玄术的范畴,而是威力绝伦的大千道术!

陆羽是何其幸运,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大千道术,但他却并没有喜出望外,而是感到怅然若失,心里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尤其是得到了大本源诀后,这缕元神原本就带有蛮荒圣女的一丝本源记忆,通过这丝本源记忆,陆羽看到了一段被时光掩埋的前尘往事:

苍穹如墨,夜色如同没有边际的帘幕,幽玄诡秘,给人莫大的压力。月色异常凄寒,星辰寥落,滚滚乌云如蛟龙奔腾席卷,狂风急剧涌动,寒流如潮,天地一片肃杀!幽都山已然成为一座死山,千万妖魔在魔神的率领下雷厉风行,势如破竹,人族难以抵挡,死伤无数,渐露溃败之象。

正当蛮荒圣女手足无措之时,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灵光,一个格外熟悉的声音俨然在心中响起:“徒儿,你学道所为何事?”

“学道,以成众人之道。师父,弟子立志以天下为己任,故一心修道!”

“那你可知‘道’为何物?”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故‘道’立于天地之间,存于万物之中,心中存一念,便是道!”

“很好,这些道理看来你都已明白!不过,修道之路漫长而艰辛,你真的愿意潜心修道吗?”

“弟子愿意!”

“徒儿,你一旦做出了这个选择,必定要放下其它的东西,比如七情六欲。你真的愿意吗?”

“弟子愿意!”

蛮荒圣女不知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画面,但她已然醒悟,道者,以无情为道,以牺牲为道,以放下为道,既然她选择了这条道路,便无路可退,因为她是万人仰慕的蛮荒圣女,她身上肩负着千千万万人的希望!

蛮荒圣女凛然而立,长发迎风飞舞,一袭仙衣飘动如云,仿佛要摧动这无边的夜色。稀疏的月光凄冷洒下,蛮荒圣女面如寒霜,飘飘乎如遗世独立,冷艳不可方物。

“天问,永别了!”蛮荒圣女决绝地闭上双眼,双手变幻出各种姿势,口里念道:“大道无形,天道无情。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道清神明,六门自开,六贼自除,六根乃静。回照寂然,为化众生。玄牝成山,荡尽妖魔!”霎那间,天地风云变色,半空里乌云翻滚,雷鸣电闪,狂风如蛮荒野兽般怒号,尘土乱扬,山谷震动,一片肃杀之象!

数不尽的本源之气汹涌而来,在蛮荒圣女的身后凝聚成一道犹如日华一般耀眼的光圈,蛮荒圣女如同飞蛾赴火般融入光圈里,随即化作一张巨门腾空飞起,天空仿佛都被这座门户罩住,四下里愈加阴黑,全然看不到一丝光芒。千万妖魔忽然失去了一切光亮,分明感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登时乱作一团。

“轰!”只听见一声巨响,巨门轰然压下,人魔两界的通道被彻底封印,千万妖魔措手不及,全都被逼回了魔界……

天地便又沉寂了下来,又仿佛失去了一切光彩,茫茫苍宇,竟只余下无穷无尽的黑暗。

“师妹!”一声悲呼破空传来,打破了所有静寂。夜空如玄,一道惊天光柱如彗星冲日,似要将无边夜色撕裂开来。只一瞬间,赤光跌落到无情门前,向天问破空而出,半跪在地上,面露凄惶之色。

此时的向天问毫无半分凌人气势,俨然是一个伤心欲绝的普通男子,眼睁睁地看着心爱之人化作巨门,向天问感到阵阵撕心裂肺般的痛楚,心头如被刀割,星眸里隐然有泪珠滚动:“蛮荒圣女,你怎么可以这样离开我?五百年了,我苦苦等了你五百年,难道你就真的不明白我的心意吗?师父常说‘有教无类’,可是又有谁能真正做到呢?人魔一向有别,又怎么能和平共处呢?唯有一统诸天万界,才能永远地消除隔阂,真正做到不分彼此啊!我承认,以前我是想通过你得到浩然正气剑,可是现在,我做这一切,全都是为了你啊!就算你不接受,怎么能如此牺牲自己!师妹,我不准你走!我要你回来!”

巨门上忽然闪过一道柔光,蛮荒圣女的头像突然凭空出现,巧笑嫣然道:“师兄,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绝望中的向天问终于发现一个亮点,犹如溺水中发现一株救命稻草,便心急如焚地向柔光靠近:“师妹,是你吗?你、你快回来,我一直在等你……”

蛮荒圣女摇了摇头,歉声道:“师兄,对不起,你的心意我明白,我也由衷地感谢有你这么个师兄!不过,我回不来了,这不过是我残留的一缕元神……”

“一缕元神?师妹,你的本命元神去了哪里?”向天问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勃然作色道:“难道是陆师兄为了夺取浩然正气剑,吸光了你的本命精元?”

柔光愈来愈暗,蛮荒圣女知道时间已经不多了,用尽全身的力气说道:“师兄,我想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只要我能做到,我什么都答应你!”

“我要你三千年不问天下之事,你能答应我吗?”

“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是在维护他,对么?”向天问的心像是被巨石砸中,疼痛铺天盖地而来,身子也不住往后退了数步。

三千年便是一劫,蛮荒圣女深知向天问争强好胜,雄心勃勃,一心想要打败蛮荒大帝,便只能以劫煞之期约束向天问,暂保人界平安。蛮荒圣女愈加感到吃力,生命已然走到尽头,再次恳求道:“师兄,你能答应我吗?”

向天问悲痛欲绝,却还是强自摆了摆手,咬牙说道:“也罢,我答应你!只要是你说的,我统统都答应你!”

“师兄,谢谢你!”蛮荒圣女终于放下心来,绽放出如扬花一般的笑容,而后便如昙花一般迅速颓败,柔光顿时熄灭,天地又出一片黑暗之中。

“师妹!”向天问只觉天旋地转,内心浑然一空,如发狂般吼了起来。然而,蛮荒圣女却再也无法回应,永远地化作了巨门,镇守住人魔两界的通道……

向天问万念俱灰,铺天盖地的绝望凝结成了一条汹涌澎湃的洪涛,在体内翻江倒海,向天问再也忍不住,如钢铁一般的坚毅身躯蓦然瘫软在地,泪痕满面道:“千万年的苦苦等候,始终换不回你亘古如一的真心,却在你灰飞烟灭之际,看到你风淡云轻的一笑。如此残忍而决绝,生生将我的世界撕裂开来,然而只是这一笑,便在我心里刻上了永恒的印记!师妹,你等着,就算是我遭受永劫沉沦,也一定会将你救活!”

“蛮荒圣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切太过真实,陆羽竟有一种感同身受的错觉,一种莫名的绞痛在心中激荡,仿佛那个在无情门前长跪不起的男子就是他一般,刹时有一股温热的液体夺眶而出,逐渐模糊了他的视线。

这一切好似绵延了一个世,但其实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夕颜并不知情,甚至都没有察觉到蛮荒圣女的存在,只是见陆羽的情绪波动得极为厉害,一向坚强不屈的他居然都难以自抑地流下眼泪,心中惊诧莫名,急切地问道:“陆羽,你怎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神秘男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