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魂噬九霄 [目录] > 第94章: 坊市

《魂噬九霄》

第94章 坊市

樱殇之恋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们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魂徒,你这么费尽心思地拉拢他们,值得吗?”夕颜略微顿了一下,似乎是随口问了一句。

“这答案,你不是早就知晓了吗?”陆羽淡淡地笑了一下,煞有介事地说了起来:“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倘若不是因为遇到你,我到现在肯定还是蠖屈不伸,又怎么会有翻身的机会呢?我现在做的就是你所做的事情,给予他们一个平步青云的机会,同时也培养出一批忠实可靠的属下!”

夕颜略微蹙着眉头,不无疑惑地问道。“你确定他们会与你同心同德吗?”

“当然!我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不过,要想建立起一股新势力,得花费大量的资金,这几天倒是辛苦你了!”陆羽胸有成竹地说着,一个闪烁间,就已经飞出往生林,朝着镇上的坊市赶去。

夕颜捋了捋如飞瀑一般的秀发,嘴角浮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我还需要客气什么!”

卧龙镇虽然只是一个边陲小镇,但由于靠近蛮荒大森林,商业极其发达,商肆林立,鳞次栉比,各种物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形成了一个遐迩闻名的坊市。

陆羽刚刚步入坊市,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幅热闹非凡的场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卖经书的,卖丹药的,卖法宝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讨价的、还价的、成交的,层出不穷。由于坊市暗地里被三大家族把持着,所以特定的地方会有特定的护卫往来巡逻,维持着坊市的秩序。

“我的修为似乎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只有同时将五行神通修炼至小成,才有可能更进一步,迈入自然境。”陆羽路过悦来杂货店,原本还想进去看一看,无意中瞧见前方的拐角处围了一群人,虽然都是兴致勃勃,却始终保持着鸦雀无声的状态,好像都在屏息期待着什么,与周遭的人声鼎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陆羽狐疑地走了过去,只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背墙而坐,腰间挂了个玉葫芦,器宇轩昂,风度翩翩,文雅中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身旁还挂着一副对联,上面龙飞凤舞地书写着:“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地作瑟琶路作弦,哪个能弹!”

摆在中年男子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青石棋盘,盘中黑白子摆放错落有致,相互胶着,不相上下,可谓是出神入化,气象万千,关键之处杀法精妙,惊心动魄。所有人都看得瞠目结舌,半晌都没有回过神来。

中年男子苦涩地摇了摇头,虽未动唇,陆羽却分明听到一阵长吁短叹:“没想到我自封为一代棋圣,却被自己布下的‘无为棋局’给困住了!哎,这一晃十八年就过去了,整整十八年了啊……”

陆羽浑然一惊,暗自思忖道:“难道前辈真的被这棋局困了十八年?”

“自古才清多寂寞,从来高处不胜寒。或许,这天下间能够与我对弈的,就只有师兄一人而已。只可惜,我们已经分别了整整十八年,我一时找不到其他对手,只好用左手和右手互相对弈,所以才有了这无人能破的无为棋局!”中年男子依旧没有开口说话,但陆羽却准确无误地接收到了一股微不可察的意念。

陆羽愈发感到不可思议,惊疑道:“难道前辈知道我在想什么?”

“没错,你在想什么我一清二楚!”中年男子依旧是神色自若,目光如炬地盯着棋局,甚至连瞧都没有瞧陆羽一眼。

“你……”陆羽终于动容,讶异得说不出话来。

“少见多怪!”中年男子不经意地抬起头,目光却锁定在陆羽身上的那枚紫微玉符上,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欣慰,淡淡地笑了起来:“你我也算是有缘,不如坐下陪我下完这一盘棋吧!”

陆羽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如实说道:“其实,晚辈并不会下棋!”

“那有关系吗?我精通棋道,不一样也被这棋局难倒了!”中年男子自嘲地笑了一下,面上虽是一片祥和,但眉宇之间的威势仿佛是天生的一般,无形中给人一种不容抗拒的威压。

陆羽只感觉这声音分外耳熟,心中不免有些起疑,却又不好在他面前班门弄斧,推托道:“在下根本不懂棋道,恐怕会扫了前辈的兴致!”

“下便下,何来那么多废话!”中年男子双手一引,棋盘两端出现了两条石凳,俱是精致小巧,浑然天成。陆羽没奈何,只好坐到了白子一端。中年男子暗自念诀,身子瞬移到黑子一端。

众人都在这儿观看了许久,也没从棋局上看出一点眉目来,都一致认为中年男子乃是不世出的棋道高手。不过,当众人看到中年男子有意邀请陆羽下棋后,不由得大跌眼镜,一脸的难以置信:“咦?奇怪?这不是陆家鼎鼎有名的废柴公子吗?这位中年男子一看就是难得一遇的绝顶高手,怎么会找一个脓包下棋呢?”

“须你白子先下!”中年男子仍未动唇,但一声轻喝却清清楚楚地传到了陆羽的耳朵里。陆羽顿觉天旋地转,神情一阵恍惚,手也禁不住颤抖起来,白子不知该落在哪里。

陆羽强定了定神,只见这局棋中劫中带劫,既有共活,又存生长,黑白棋子互生互衡,好似排成了一个奇阵,生死环扣,非比寻常。陆羽并不谙棋道,刚要仔细推算,便觉胸口不适,气血狂涌,只得停了下来。

恰在此时,紫微玉符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一股玄奥的意念顿时涌入了陆羽的脑海中:“下‘平’位三六路!”

“夕颜,难道你也懂得下棋?”陆羽诧异地瞥了紫微玉符一眼,本来还心存疑虑,但一时也想不出妙招,只好照着下了‘平’位三六路。

中年男子人眼见陆羽自填一眼,甚违棋道,无异于引颈自刎。但陆羽自落子后,局面豁然开朗,黑棋虽然占尽优势,白棋却有了回旋的余地,整个棋局顿扫无为之势,变得活络起来。中年男子惊诧之下,略一沉吟,便用手指一引,一粒黑子随之落到了棋盘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棋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