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天下聘,暴君的温柔 [目录] > 第7章: 人生只若初见2

《天下聘,暴君的温柔》

第7章 人生只若初见2

肖若水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男子轻蔑的哼,“杀我?凭你也配!”

天瑶微恼,这男人,还真是……自负的要命。

指间银光一闪,纤细的银针无预兆的刺入男子腕间经渠穴。若唤作普通人,早该痛不欲生,而男子只是轻蹙了眉心,淡淡的冷哼了声。

“幼稚。”

天瑶耸肩,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快速抽回银针,将男子搀扶起来,一步步艰难的向前方走去。

“我家就在前面,你体内的余毒未清,还有,你的眼睛……”天瑶欲言又止,毒是从双眼侵入,那才是最棘手的。

经过一条长长的木桥,锦靴踩在上面,发出嘎吱的响声。木桥尽头隐约可见木质小屋,是天瑶平日采药休憩之处。

她将他扶到榻上,身下柔软的触感,让他不自觉的剑眉一挑。竟然用白虎皮扑床榻,这女子究竟是谁!

耳边传来叮当的瓶罐撞击声,片刻的功夫,天瑶再次回到他身边,动作轻柔的卸下他身上的铠甲。“可能有些疼,忍一忍。”

白色药粉散在胸口,瞬间与伤口侵出的血水相溶,确是极痛的,男子隐在衣袖下的手掌紧握成拳,手背上的青筋根根凸起。他额上有豆大的汗珠滚落,却依旧不曾喊一声痛。

她给他用的,的确是上好的金疮药,还有……迷魂散。

“你……”男子敏感的察觉,只是为时已晚,刚发出一个音节,高大的身子便倒了下去。

天瑶淡淡的笑,“睡吧,睡着便不会痛了。”她说完,转身离开。

……

不记得究竟多少年,没睡的如此安心过。再次醒来,眼前漆黑一片,不知何时眼睛被蒙上了一条白绢。屋内飘散着浓重的药味,屋外正下着倾盆大雨,雨打落屋檐,发出哗啦的声响。

天瑶惬意的站在窗前,听着雨打芭蕉,她摊开的白皙掌心间,是一只七色云雀,畏缩成小小的一团。

“今儿是惊蛰,雨水自然多了些,胆小鬼。”天瑶取笑,回头,男子已于床榻上坐起。

“醒了?喝药吧。”清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天瑶走过来,将药放入他掌间。

男子端起碗,将碗中浓黑的药汁一饮而尽。

“不怕我在药中加料了吗?”天瑶玩味的笑。

“你若想杀我,何必等到现在。”他冷冷道。

而事实证明,天瑶的确又在药中做了手脚,喝过药不久,他便再一次沉沉睡去。

再次醒来,天外已是暮霭沉沉。天瑶坐在木桥头光滑的大石上,一双白玉赤足随意的荡在水中。而不知何时,男人已置于她身后。

“嗯,比想象中醒来的早些。”银铃般的笑声响起,玩味性十足。

“在做什么?”他冷淡问了句,衣摆一挑,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看星星。”天瑶仰头,随口说了句。雨后的天幕,星子希希寥寥。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人生只若初见3”↓↓↓更精彩哦!